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四百五十三章 魂师系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骄阳似火,**辣的灼烤着大地。虽然已是深秋时节,白天的日头却仍是常常大得惊人。

    乾元宗的巍峨大殿前。这里原本是不允许闲杂人等随意靠近的。但此时,却有一名锦衣华服的中年人,正在殿宇前的两座石狮子前来回徘徊着,时不时就探头朝重重院落内张望一眼,神情俞见焦灼。

    而一旁几名身穿乾元宗服饰的守门少年,在此则全无大宗门子弟的傲气,对这名中年人伺候得当真是极尽殷勤周到。有的给他撑伞,有的给他扇风,还有人专程到街上买来了爽口的冰镇西瓜汁。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质朴的崇敬,显然如今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发自真心。

    若是在商场上,眼前之人的确是一个跺一跺脚,便足能威震四方的大人物。但对乾元宗这等修灵有成的超级宗派而言,富豪的圈子还入不得他们的眼。

    宗门内随便拉出一名通天境强者,来日这些富豪若是有事相求,照样得低声下气,献上重金打通门路。生财之道,对这些大宗门而言,难道还怕会少了?

    并且作为修灵者,自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气。如果在这里的只是一名普通的富商,是绝对得不到他们这样的礼遇的。

    能够让强者甘心臣服的,永远都只有比他更强的人。

    直到敞开的大门中,快步走出了一名身穿暗蓝色长袍的冷峻青年。所有的弟子顿时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齐刷刷的对着他躬身施礼:“孤城师兄好!”

    是的,这些弟子表现出所有的恭敬,只是因为面前的中年人,是他们最敬重的这位墨孤城师兄的父亲!

    墨孤城冷漠的跨过这两排恭迎队列,始终是目不斜视,背脊挺得笔直,面颊就如刀锋削出,透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气。经过墨重山身边时,仍然是目不斜视,大步流星的径直向前走。

    墨重山略微一怔后,也明白了儿子的心思,不过他自然是无法表达任何异议,只得匆匆紧随其后。

    墨孤城的脚步很快,有心要在两人中间拉开极长一段距离。借着这段时间,墨重山也在后方悄悄观察着他。

    孤城的灵魂波动,如今已经无限逼近身为通天境的自己了。不过和自己这种利用丹药强行提升上来的不同,他的灵力非常沉稳绵长,收发随心,静时如松涛翠柏,动时如无边怒海,他已经是一位真正的强者了。如果真的进行切磋,就算是自己,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儿子成长得这么快,在宗门内更受到万人敬仰,墨重山却并未能因此感到多少欣慰。从前在他年纪小,实力弱的时候,自己就压不住他,现在他的实力已经反胜自己一筹,在他面前,恐怕两人的尊卑更是要彻底颠倒过来了。

    不止是墨重山,即使乾元宗内和他共同修行的一众同门,这么多年来都从未见过墨孤城笑。对他来说,面无表情就已经是最好的状态了。虽说在他发火的时候,也绝不会横眉怒眼,但那种周身涌动的杀意,就足够令人心底发凉。

    眼前的墨孤城似乎就正处于暴怒边缘,所经之处,枝头的鸟儿纷纷惊飞。直到他走进了树林深处,确定了四野再无人烟后,才冷冷站定。两道刀锋般的目光,毫不留情的扫向了身后的墨重山。

    “怎么回事?我不是告诉过你,没事的话,不要随便到乾元宗来找我吗?”

    墨重山对他这样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此时只急急的道:“但现在是有事啊!爹之前一连给你发了那么多条传讯,你一条也不接,一条也不回,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

    墨孤城冷冷打断道:“有什么事就快说。”

    墨重山叹了口气,面上是一种苦恼多日所沉淀下的萧索:“现在你弟弟的事,在商场上都传遍了,所有人都知道,我墨家的小儿子受了伤,但我这个当爹的……却偏偏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我……我真的是个不称职的父亲!

    孤城啊,这么多年了,爹从没求过你什么。你不想看到我,我就一直遵照着你的意愿,逗留在你的视野之外!只是这次……爹只想请你走一趟邑西国,去把你弟弟带回来。到时我们可以请最好的大夫,一定能把他治好……”

    墨重山在说这段话的时候,内心是相当胆怯的。虽然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说一不二,但对这个儿子,他其实一直都有着一种恐惧心理。在他面前,他只能一再把自己的身份放低,好话说尽,然而……

    “不可能。”然而,即使好话说尽,墨孤城依然是留给了他冷冷的三个字。

    “你没有时间我就有了么?从这里到邑西国,往返一次需要浪费多少时间你知道么?接下来的几个月对我至关重要,没有时间陪你们玩。我一定要进入天宫门!”

    墨孤城难得一次说了这么多话,即使词锋咄咄逼人,墨重山却还是几分感慨。而至于这个儿子最近在忙些什么,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灵界大陆上的修炼圣地,天宫门,再过不了几年就会在这个世间重现。此时各个势力都在加紧挑选出最优秀的弟子,将推荐名单逐级呈报给天霄阁和九幽殿。再由他们汇总过后,向天宫门做出最终的推荐。

    虽说同样是推荐名额,但九幽殿一脉的推荐位格外强大,能得到他们的推荐,只要不是实在扶不上墙的烂泥,基本上就已经可以肯定是能进了。相比之下,天霄阁一脉的推荐名单,淘汰率就要高得多了。

    两大势力下辖者众,分配到每一号宗门的名额本就有限。本门弟子如能顺利进入天宫门,这不仅是荣誉的象征,更能得到上级下发的一大笔修炼资源。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下级宗门对推荐名额的把持自是格外严苛,选拔战举行了一场又一场,最后能被推荐上去的,必然都是万里挑一的精英。

    乾元宗隶属于天霄阁一脉,对名额的争夺自然更是激烈。一众弟子在选拔战开始的前几个月,各自都是卯足了劲儿修炼。

    墨孤城也是其中之一。虽然就连宗主都曾经公开表态,称他已经是十拿九稳了,推荐名额必然有他一个,但墨孤城精益求精。在他而言,并不仅仅是进入天宫门就满足了,要做,就要做考核中最优秀的!连一点时间都不能浪费!

    想到这里,墨重山也不禁唏嘘。那位天宫门创建者虽然被天霄阁奉为远祖,但他对九幽殿的特殊照顾,不仅体现在这一个推荐名额上,更是渗透在日常的方方面面。九幽殿一脉强,的确不错,但如果不是那位大人当初提供的海量资源,他们能变得那么强吗?

    即使强如天霄阁,最后却也不得不败在后门之下。这个世间的不平等,还真是处处都存在啊。

    “孤城啊,你真的不要有太大压力。以你的实力,就算是一个月不修炼,也能进入天宫门!”墨重山真心实意的道。

    孤城的实力他是最清楚的。不要说拿到推荐名额不成问题,就算是没有推荐名额!仅仅是以一个路人的身份去报名参加天宫门考核,他也绝对不会失败!

    但这句“得过且过”般的劝慰,听在墨孤城耳中却成了最大的讽刺。面色再度一冷,反唇相讥:“哼,那就算你一个月不做生意,也不至于破产。”

    的确,两人如今都有着足够他们挥霍的本钱。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仍是不愿分出任何一点时间,去留给他们流落在邑西国的那位可怜的家人。

    “你不是很有钱么?以你的财势,要找到一个替你跑腿的人应该不难。”停了一停,墨孤城忽然又主动加了一句。

    “话是不错,可是……”墨重山竟然有些说不下去,“我认为对现在的凉城而言,最重要的应该是家人的陪伴。他想第一眼看到的,不会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而是……如果是他一直崇拜着的哥哥,愿意去接他回家的话……”

    墨孤城双眸一冷:“自以为是!”

    背转过身,冷漠的留下了最后一句:“继续跟你们待在一起,玩着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游戏,我就永远都不可能变强!行了,我回去了,你不要再来。”

    说完这句话,他当真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和他来时一样的迅速。

    墨重山被独自抛弃在这片林子里,枯叶被墨孤城散发的强大灵压掀得冲天而起,在树梢间孤独的盘旋着。有几片也渐渐落在了墨重山的脸上、肩上。他缓缓闭起双目,感受着这份寂寞和惆怅,面上是一种深沉的悲哀。

    富可敌国的金钱,在他真正有着需求时,却是什么都不能为他买到。这么多年的努力,难道都错了吗……?

    而此刻的致远学院内,依旧是一片的祥和。然而,这祥和却并非真正的祥和,一切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罢了。

    致远学院之内,正在酝酿着一场更大的危机。然而这一场危机,究竟会在什么时候爆发,谁都不知道。也许只有时间才知道。

    宫天影在忽然出现,揭穿了楚天遥的真面目后,当晚就已经再次离开了。同时他留下了灵魂烙印,并告诉叶朔,当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时,就联络自己,到时他会陪着叶朔回定天山脉,一起向焚天派复仇。

    现在,正是致远学院之内,新学员开始进行选修课报名的时候。

    致远学院每一学期,都会有一次新的选修课程开展。每个学员都可以由此选择他喜欢的课程。由于是选修课,所以它必然不会像必修课那么基础,更多的是一种对于学员接下来的发展所做出的选择。

    也因此,学习将会变得更加困难,而导师也会变得愈加苛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选修课的通过率并不高,很多人更会因此而重修。但倘若需要重修的话,就无法得到下一次的选修机会了。

    现在,所有需要选课的人,都已经得到了报名所需的表格。

    叶朔看着两张列得规规整整的表格,一时并没有急于去选,而是先仔细的把每一个院系的介绍都看了一遍。

    元素秘法课。这一类其实他选什么都行,五灵元素的掌握对他来说早就驾轻就熟了,甚至是直接召唤元素都不成问题,如果进五灵元素系,一定费不了什么力气就可以通过考试。

    转动着手中的笔杆,叶朔看起来似乎有一些犹豫。

    主要还是因为他没有选修的经验,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可以。他并不像其他学员一样有偏科,有一门特别好,或者有一门特别差。也许正因为自身实力如此平衡,选课才会有这样的困难吧。

    犹豫再三,叶朔还是选择了空间系。秘法一道,空间与时间最强。增加实力是为了自己,既然要选,自然就选最强的!

    空间秘法,自己本来就有一点基础,就算是半途插班,应该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至于时间秘法,虽然叶朔也考虑了很久,但无奈他对此一窍不通,而且听说时间秘法刚入门时,有着相当多枯燥的理论。对于现在的叶朔,他也没有时间再从头开始了。倒是等复仇之后,如果还有机会,再系统的学习一下时间秘法吧。

    至于特殊职业课,他就有些犯难了。

    按理说他是应该选择炼药师系,毕竟凭着肚里的那些炼药知识,足够他在这里挥霍了。

    同时叶飘零在把报名表交给他前,还专程转告他,驯兽院的一众导师对他非常欣赏,如果他愿意报名驯兽系,他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叶朔唯有苦笑。他当然知道驯兽院的导师是在打什么主意。他们惦记了几百年的神行烈被自己收服了,这是恨不得把自己解剖了,再把神行烈掏出去啊!想到如果当真进入驯兽系,以后每天都得被一群导师大眼瞪小眼的打量着,叶朔就狠狠的打了个冷战。

    同时,驯兽师和其他十大盛行职业相比,有些小众。叶朔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着势利的一面,确实是不大看得上。

    纵观所有特殊职业,其实,阵法师、符师、幻术师这都差不多。而炼器师……身为炼药师的叶朔,倘若想要跨行,倒也是十分容易的,但这样似乎就浪费了一个名额,毕竟两者的差距并不大。而对于医师,叶朔的性格怎么也不像是一个在战斗中进行治疗的奶妈吧!

    最后,叶朔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魂师”上。

    这一类相对来说,有些小众,也有些邪门。那名声一向不佳的“亡灵法师”,其实就是魂师的一个支脉。

    不过亡灵法师只能操纵死魂,魂师如果修炼到高深处,甚至连生魂也可自由操纵!如果在交战中,你的灵魂忽然不听你使唤了……那对战局的影响可想而知。

    之所以会选择这个有些邪门的院系,只是因为叶朔想到自己所面对的敌人,无论是焚天派还是九幽殿,无不是用禁咒武装了个遍,从里到外都透着邪门。要对付他们,有时也需要以毒攻毒。说不定这些小人之技,有时可以得到出人意料的效果呢!

    炼药师系虽然确实更适合自己,但比起干巴巴的炼药,叶朔更看重的还是怎么杀敌。所以笔尖在略一迟疑后,还是干脆的在魂师系后方的方框处打了一个勾。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