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四百四十八章 你们两个猪队友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致远学院的图书室,这里原本是为那些用功的学员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学习环境,但是今天,因为几个人的加入,打破了图书室的安静。

    按照规定,实践报告原本是可以独立完成,也可以小组讨论。不过大部分的学员还是选择了三人共同完成。或许是打着“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照应”的心思。虽然最后的报告还是要每人各交一份,但就算组员帮不上忙,事后能拿他的报告参考一下也是不坏的。

    因此随着截止日期的临近,越来越多的小组成员选择了结伴来到图书室。室内一片奋笔疾书的景象。

    叶朔等三人也在其中。自从回到致远学院,听说了那件传得满天飞的绯闻,西陵江坤着实郁闷了好一阵子。不过用不了多久,他就凭着西陵世家代代相传的强大心态,宽慰着自己从失落中走了出来。

    没有爱情他还可以有成绩,这次的实践报告一定要全力以赴,不止要拿优秀,最好还能登载在致远学院每月一期的院刊上,那样他就可以名留青史了……说不定到时候,南宫菲也会回心转意,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喂,叶朔,之前实践课程的时候我跟你说过,每天把血箭毒蛙关在不同的环境里,记录它的各项指标随着环境变化的数据,你记录好了吗?”西陵江坤现在是一门心思只想着他的实践报告了。

    叶朔抬起头,似乎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在西陵江坤期待的目光中对他摇了摇头:“没有。”之前他满脑子都是顾问的事,哪还有时间管那劳什子的血箭毒蛙啊!

    “没有?!”西陵江坤一下就炸了,“那你现在让我怎么办?!我的实践报告还等着用啊!!”

    “那你就别写指标变化这一项了吧?随便换个课题?”叶朔好心的提议道。

    之前还要多亏了续垣,帮他找来一份“万能检讨书”模板,只要稍稍改动几个词,就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了久伐导师的检讨,可以把更多的心思都花在实践报告上。

    同时从检讨书中他也得到了灵感。既然总有那么些东西是通用的,那这份报告其实没必要全部自己写,在图书室多找几份登在往期院刊上的实践报告范例,然后稍稍融合改写一下,一篇新的实践报告也就完成了。反正血箭毒蛙的特性又不会变。这也是他愿意和那两个互相嫌弃的组员一起来图书室的原因。

    “什么叫我别写……!”西陵江坤都快要抓狂了,“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一遍又一遍,让你记得把数据记录下来吗!你为什么不当回事啊!现在到底是谁的责任啊!”

    早在回到学院之前,他的父亲还一再的嘱咐他,要尽可能多的和叶朔同学玩在一起,最好是保持形影不离。并且以后每一天晚上,都要向家里通报一下这一天和叶朔的相处细节。

    等到下一次节假日,如果有时间的话,最好——但从父亲当初那咬牙切齿的表情来看,他想说的明显是“必须”——请叶朔同学到家里来玩。

    这到底是什么鬼!以前老爹从来没对他的交友这么上心过啊!不过等等……他和叶朔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朋友了?!

    当时父亲给出的理由是,既然和叶朔接触几天就让你改变了这么多,只要多跟他在一起,你一定会变得更加上进。加油,爹爹期待你彻底改头换面的样子!

    西陵江坤当时是表现得不屑一顾的,而现在的事实也的确如此。叶朔现在这个漫不经心的态度,哪里是有一点上进的样子啊!!

    “算了算了……数据我等一下再自己想办法吧……那南宫菲,我之前也跟你说过,让你割下一小块血箭毒蛙的皮肤放在培养皿里,然后从里面提取出微量的毒液,详细分析出每一种毒质的元素构成成分,这个好了没有啊?”西陵江坤实在是被叶朔气得不轻,也不再理会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南宫菲身上。

    “哦,没有。”南宫菲头也没抬,“提取毒液的事我一直以为是叶朔负责,难道不是么?”

    “……”

    “无所谓啊,到时候随便从教材里挑几个数据抄上去就好了。导师又不会一个一个的去核对。”

    “你们两个……!你们这还有一点做学问的样子吗!!”西陵江坤恨欲狂。这一次他好不容易打算认真写实践报告,为什么就遇到了两个这样的组员啊!不仅帮不上忙,还尽拖后腿,还一点都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

    “倒是你啊,西陵江坤同学,你为什么要这么认真?”叶朔从报告上抬起了头,“实践报告这种东西,随便应付一下,到最后只要能过不就好了么?就算给你拿到满分,也不可能让你的境界提升哪怕一级啊!把心思放在实际的修炼上才是正道。”说到最后,叶朔竟然还有了几分语重心长。

    “叶朔,恭喜你已经领悟到学院学习的精髓了!”南宫菲笑了笑,抬起手和叶朔击了一掌。末了又略带不屑的瞟向西陵江坤:“如果你真的那么重视这份报告,当初的记录数据和提取毒液,你为什么不自己做呢?”

    叶朔的笔尖略微停顿了一下。自从和南宫菲在地下暗道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的想法就是不管有意无意,现在事情都已经出了,我就应该对你负责。有好几次他都想和南宫菲认真的谈谈,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但南宫菲却总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让他始终也没能找到机会开口。

    不过现在的叶朔,已经和从前在定天山脉的时候不同了。现在的他,虽然对很多事依然懵懂,却至少已经学会了更成熟的去思考问题。

    要对南宫菲负责,并不是顶着一个战斗中会拖她后腿的实力,口头上喊几句负责就够了,他必须要成为真正能配得上她的人。也就是说,他需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现在又多了一个重要的理由。

    “西陵江坤同学,你还是抓紧吧。有你抱怨的时间,我一页都写完了。”压下了心头关于南宫菲的思绪,叶朔把报告翻过了一页,认真的向西陵江坤说道。

    “我去!我去!我去!你们两个不要逼我骂人!!”西陵江坤抱头哀嚎,“啊啊啊,为什么偏偏给我碰到你们两个猪队友啊!!”

    在他们这一桌的不远处,图书室管理员敲了敲桌子:“安静!图书室里不要大声喧哗!”

    ……

    而在距此隔了好几排的另一张桌子前,气氛却是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静。

    叶雪松悄悄打量着对面的楚天遥。看到自己身旁空荡荡的座位,想到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是一个三人小组,现在自己还可以好端端的坐在这里为报告发愁,另一个人却已经是生死未卜了。

    虽然他和顾问并没有什么交情,甚至是在这一次的实践课程中才刚刚认识他,这个落差还是让他的心中填满了一种深深的悲凉感。再面对楚天遥的时候,也多了一些隐隐的怨恨和恐惧。

    写实践报告只是一个借口,更多的是他想找一个可以和楚天遥单独谈谈的机会。天级班下课后,他本来没抱多大希望,仅仅是试探性的和他提了一句,没想到楚天遥竟然真的答应了。和自己一起过来之后,他一句话都没说,就一直埋头在他的实践报告中。

    好像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有一名组员已经消失了一样……

    图书室其余的每一张桌子前,坐的都是三人小组,他们正在为报告或协作,或争论……只有他们这一桌显得最特殊。楚天遥他,真的就没有任何话想说吗……!

    终于,叶雪松主动抬起了头:“那个……楚天遥同学,顾问同学的消息,应该是你泄露出去的吧?”一说完这句话,他就紧紧的盯着楚天遥的表情。

    楚天遥面上是一片波澜不惊,嘴角竟似隐现笑意:“哦,为什么这么说?你觉得,我就像是那么狠心的人么?”

    叶雪松咽了咽口水:“其实,那一晚你阻止导师救援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怀疑了。你当时的样子实在是太镇定了,因为你早就知道他们会来,所以你一点都不吃惊!后来听说的确有内奸的时候,我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你……你怎么能这样呢?那个顾问到底也是我们的同学,不管你跟他有什么过节,你们可以自己内部解决,为什么要把他出卖给那一群凶神恶煞?”

    楚天遥笑容玩味的挑起视线:“我没有听错的话,你这是在讲九幽殿的是非么?”满意的看到叶雪松义愤填膺的表情僵了一下,这也让他更是自得,“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这两天他们的人应该还没有完全离开邑西国,说不定现在就正在学院附近打转呢。你说要是他们从上空经过的时候,刚好听到了你这一句‘大逆不道’之语,呵……”

    叶雪松的脸色急剧惨白。楚天遥话锋咄咄逼人,但他仰仗的却不是他自己的底气,而是另一个势力……不幸的是,那个势力他也的确招惹不起。

    最后叶雪松只能狼狈的绕开了这个问题:“我现在不说九幽殿,我就说你!你这样做真的太过分了,今天你出卖的是顾问,改天如果再有其他同学得罪你,你是不是也要这样背后阴他们一把?让你这样的人继续留在学院里,对所有的人都会是个威胁!

    我们都知道,现在学院内部正在彻查那个奸细,我……我要去向他们揭发你!”说着作势起身,双腿却是没来由的一软。

    现在是在图书室,大庭广众之下,楚天遥应该不敢对我怎么样吧?但是……如果我真的把他逼到狗急跳墙……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楚天遥依然是好端端的坐在他的对面,甚至连目光都没有从实践报告上离开。

    直到他将一个长篇幅的段落写完,才略带笑意的从衣袋里抽出一块玉简,端端正正的摆在了桌上。

    “你也懂得说,是我把顾问的消息出卖给了九幽殿,也就是说,我有他们的联络方式。呵……这次我帮了他们这么一个大忙,如果拜托他们稍稍帮点小忙,应该也不会太为难吧?”

    叶雪松的身子猛地一抖,紧紧的盯着桌上那一块传音玉简,就好像它会变成妖怪,忽然跳起来咬人一样。

    楚天遥直见将他戏弄得够了,才淡淡的道:“叶雪松同学,你年轻识浅,我不怪你。有些事还是多听听长辈的意见会比较好。不如你就和家里联络一下,如果令尊大人也同意你的做法,那我就坦然接受你的举报了,如何?”

    冷汗,从叶雪松的额头上滚了下来。

    如果是父亲的话……他很清楚父亲会怎么说。没错,自从他进入致远学院的第一天,父亲就曾经告诉过他,要和其他同学友好相处,广结善缘,因为这里的学员非富即贵。在生意场上,是连任何一家小商行都不能得罪的。

    如果父亲知道自己要去招惹九幽殿的话……到最后不仅是自己会被抹杀,还会连累父亲辛苦建立起来的商行……那个顾问,他和我非亲非故,我不能为了他赔上自己的家族!

    叶雪松的双拳在膝盖上狠狠的紧握起来。这一刻他必须做出取舍。虽然这样的结果是让小人得逞,虽然这样的结果让他不甘……

    楚天遥不知何时已经收起了传音玉简,又专心写起了他的实践报告,笔尖在稿纸上一路摩擦,沙沙作响。

    “等我把实践报告写完了,就列一份简略的大纲给你。你按照这个流程,在里面填充一些资料,稍稍扩写一下就可以了。”楚天遥的声音云淡风轻,好似方才两人的争论从来不曾发生。

    叶雪松默默无言的注视着自己面前,尚还是一片空白的实践报告。他知道楚天遥这是在软硬兼施的收买自己,但是没有办法,他给出的这两个筹码,自己连一个都拒绝不了……到头来,自己也不过是千万个落井下石的小人之一。

    再次朝着身旁的空位看了一眼,叶雪松叹了口气。顾问,只能盼他自求多福了……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