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四百四十七章 我儿子明明是败家子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监控室内。

    “院长的批文下来了!通知驯兽院,准备救人。”桌角的一台小型仪器中,正在缓缓的吐出一张印满文字的纸,纸张下方还盖着院长的印章。

    当一众导师终于辗转联络上院长,说明情况后,院长立刻就做出了指示。关闭结界,以救人为主。

    “消失了……气息消失了!”正当众人已是整装待发时,坐在观测仪器前的白袍导师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是那两名学员的气息消失了?”围观的导师面色一变,脑中已经浮现出了此事可能引发的一系列后果。

    “不,是神行烈……神行烈的气息消失了!”白袍导师的声音都在颤抖。

    “这怎么可能?”房中的导师也不急着救人了,一时都忙围到了仪器前,“神行烈当初可是驯兽院一群老家伙联手才制服的,难道你想说现在它被两名学员击杀了?”

    “不对,等等,又有变化了……”白袍导师的目光紧追着屏幕上闪烁的曲线,“神行烈的气息又出现了,但是它的灵魂波动,正在和其中一名学员的灵魂波动融合在一起!”

    “这真是越说越滑稽了!”已经有一名老教员表示了不屑,“两者的灵魂波动要彼此融合,那除非是建立了灵魂契约。况且不论是召唤契约还是平等契约,双方都可以保持灵魂的独立性。要说完全向契约主人靠拢,也就只剩下最高一等的主从契约了。

    那神行烈咱们又不是没见过,你觉得它会跟别人签这种耻辱的契约?对象还是一名学员?分明就是这仪器的显示出了问题,待会记得反馈给维修部那边。”

    “你们看,现在那两道融合的灵魂波动,又在和第三道灵魂波动彼此交融了!”忽然又有一名导师指着屏幕惊呼起来。此时那三条曲线当真已是完全混杂在了一起,不同色系的灵魂波动沿着起伏的轨迹蜿蜒流窜,若不细看,甚至无法分辨。

    “所以我早就说,是这仪器出了问题!”之前那老教员看到这里,不禁笑骂了一句,“驯兽院那些老家伙努力了几百年都没做到的事,要是被一名学员轻轻松松就做到了,那群老家伙会疯的……”

    ……

    结界关闭后,一众导师很快就通过特殊的通道,进入了地下暗室。

    刚刚点起烛火,在他们面前就出现了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一幕。

    只见一男一女两名学员,衣不蔽体,正以一种……懂的人都懂的姿势,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他们身周环绕着一圈灵力薄膜,如同一层保护罩般将两人覆于其中。此时他们看上去似乎已经疲倦得很了,灵魂波动安稳匀称,都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

    这两名学员都不陌生。一个是之前为了九幽殿,大闹学院的叶朔,另一个则是那位令全院导师都头痛不已的小魔女南宫菲。同时,神行烈的确已经不知所踪。如果仔细感应,或许还能分辨出,属于它的那一道微弱的灵力波动,正和那名叶姓学员的灵魂紧密的融合在一起。

    三道灵魂波动的融合……几名导师终于明白,他们刚才看到的曲线交缠究竟是代表着什么了。

    在想通这一点的时候,也让所有人的下巴都掉了下来。

    ……

    叶朔收服了神行烈,同时一举拿下南宫菲一事,很快就像旋风般传遍了整个致远学院。

    所引起的,自然是一场接一场的轩然大波。

    一部分学员在怒吼:“叶朔!老子当初选驯兽系就是为了收服神行烈!竟然被你捷足先登了!你还我神行烈!老子要和你到南广场的擂台上决斗!”

    另一部分学员在怒吼:“叶朔!老子当初进致远学院就是为了南宫菲!竟然被你捷足先登了!你还我南宫菲!老子要和你到南广场的擂台上决斗!”

    ……

    正在学院中都在为这两个大消息炸开了锅时,本来应该反应最大的西陵江坤,现在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

    自从实践课程结束之后,他就被卷入到了一个更大的麻烦中。

    林江以东,四面环山,尽头有着一个幽静的山谷。山谷中草木郁郁青青,人工精心栽培着许多别致的花卉。

    仔细观看,可以看见那青山翠柏之中,正掩映着一间偌大的宅子。宅子建得十分讲究,雕梁画栋,在这山谷间讲究天人合一,因地制宜,整栋宅子都按照谷内的地势所建,所有的屋宇都错落有致。

    在一间被竹林掩映的小屋子附近,正垂头丧气地走出来一个人。这人正是西陵江坤。

    这间竹林小屋,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了。这栋小屋叫做竹林轩,是西陵江坤的父亲,西陵杰专门制造来给他面壁思过用的。说是面壁思过,但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过去西陵江坤来的时候,倒也没有觉得心情如此低落过。

    但是这一次,这一次啊,西陵江坤没来由的感到一阵郁闷。

    原本开开心心的实践课程,西陵江坤还觉得自己特别的有成就感。这一次他确实突破了自我,甚至他还打算着,实践报告也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去写,争取拿一个优秀,让所有人刮目相看……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他的意料,实践课程完全变成了一团糟。

    而现在更加糟糕的是,他居然被叫回了家。对于西陵江坤而言,没有什么比回家更让他感到心情压抑了。好不容易离开父亲的管束,本以为可以放飞自我了,没有想到这就被逮了回来!

    而且回家之时,西陵江坤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脸,虽然仅仅只是一个侧面,很快他就被带去了竹林轩闭门思过。但是那一闪而过的父亲的脸,阴沉得就跟能拧出水似的。

    虽然父亲西陵杰一向严厉,但也很少见到他这样的态度。

    而现在他在竹林轩里面,忐忐忑忑的待了不久,就被下人叫了出去,看来是父亲终于要开始审问自己了……

    西陵江坤觉得他的心情更加郁闷了。

    穿过那熟悉的小道,在回廊里不断的走着,越是接近大厅,西陵江坤的情绪越是低落,最后他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推开了大厅的两扇雕花木门。

    那一刻,西陵江坤觉得自己的体重可能有一吨重,每次抬腿都沉得他几乎喘不过气。这种气氛实在是太压抑,太让他难受了!

    这要是在外头,他还可以装装逼,大吼一声,我可是西陵世家的大少爷,你敢惹西陵世家吗?然而现在的问题是,难道他要对着自己的爹喊,我可是西陵世家的,你敢惹西陵世家吗?……

    “西陵江坤!”当自己的名字连名带姓的被父亲喊出来的时候,西陵江坤终于明白了何为杀气,他感觉父亲此时怒火中烧。

    “西陵江坤,你给我站过来!”西陵杰的声音因过度的气愤,甚至都带起了一丝颤音。

    “父亲大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西陵江坤居然是有底气这样对他父亲说话,这在以前是前所未有的。也许这也是这一次实践课程所带来的改变。

    “……”西陵杰并没有直接回话,相反的,他用一种完全陌生的目光注视着西陵江坤。西陵江坤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为什么父亲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不可能,不可能……”西陵杰嘴里默默的念叨着这句话。

    “什么不可能?”西陵江坤满脑子的问号,为什么总感觉今天的父亲看起来怪怪的。

    “你真的是西陵江坤吗?”父亲的这句话让西陵江坤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老爹,我当然是你儿子啦!?”

    “不可能……我的儿子明明就是一个败家子!怎么可能会变得像一个有为青年一样!”西陵杰嘴里竟是开始了这样的喃喃自语。

    顿时,西陵江坤的脸上布满了黑线。怎么会有这样的老爹?自己儿子变成有为青年难道还不好吗?

    “该不会是中邪了吧?”西陵杰瞅了瞅西陵江坤,“是该改天找一个术士帮他驱驱邪了……”

    “老爹,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呀!我到底哪里看起来像中邪了?”

    西陵杰并没有回答,再开口直接忽略了他的提问,“不管你有没有中邪,总之你不能再和你们班那个叫叶朔的接触了,知道吗?”

    “不能再接触,这是为什么!?”听到这句话,西陵江坤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这是为什么?父亲?难道……

    不知为何,在西陵江坤的想象中,他所理解的“不能再接触”是这样一番情景。

    “叶朔拿命来,你居然敢沾染我心爱的南宫菲!”西陵江坤说着,一拳便要揍上叶朔的脸颊。而叶朔此时整个人都僵硬住了,脸上惊恐的表情逐渐扩大化,“西陵大哥,是小弟错了,对不住啊!”

    西陵江坤鼻子一哼说道:“哼,叶朔你现在想认错,可惜呀,可惜已经晚了!”说完他一拳挥下去。就在他的拳头与叶朔的脸颊只有0.1厘米的差距之时,突然,天空中传来一声暴喝,西陵杰的声音从天而降:“西陵江坤,你这混小子!我不是说了吗!不许再和叶朔有任何的接触!”

    伴随着西陵杰的话音落下,西陵江坤的拳头与叶朔脸颊那0.1厘米的距离之间,忽然产生了一道巨大的屏障,无论西陵江坤如何用力往下压,那一拳始终都无法打在叶朔的脸上。

    “这不应该呀!”西陵江坤跪地长啸一声,“老爹,为什么你要帮着一个外人!”

    以上就是西陵江坤的想象了。

    所以在西陵杰的面前,他的儿子西陵江坤突然之间泣不成声,用着一种委屈而又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

    “不过是让你不接触罢了,你何必是这样一副表情,难道你和这姓叶的,感情这么好吗?”

    西陵杰说着叹了一口气,“总之我接下来会跟学院联系,如果能把那个姓叶的调离天级班就更好了!”

    于是西陵江坤的眼里,又出现了这样一个脑补情况。

    “叶朔,有种的你就给我出来啊!”西陵江坤在天级班门外大声嚷嚷着,但是叶朔就是不肯出去。而班级的大门里,同样有着一个无形的结界,西陵江坤想要往前走一步都不行。

    就在西陵江坤想要再次大声抗议的时候,西陵杰的表情忽然变了变,他迅速的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简,双目飞快的移动。就在西陵江坤好奇的想要上前查看之时,西陵杰早已把玉简重新收入了怀中。

    他的神色开始变得极其古怪,嘴角扯出了一片极不自然的笑容。

    “儿子,听说你和那个叶同学关系不错吧!嗯,挺好的,没事没事,你继续和他保持这样就可以了!”西陵江坤能感觉到父亲的脸正在呈不自然的扭曲。

    “老爹,你怎么了?”西陵江坤扯了扯嘴角。怎么态度一下子就变化那么大?看来中邪的是我老爹吧?!

    而另一边的致远学院之内。

    会议室里一片肃穆,一些主要的教职人员与导师都聚集在这里。

    会议室的中央坐着一名老者,只不过他的行为看起来并未与他的年龄相呼应。

    这名老者翘着二郎腿。他是致远学院的副院长,不过是挂名的。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副院长,对于这件事情您怎么看?”下面有导师向他询问道。

    致远学院作为一所千年古院,自然是经历过一些风浪的。但是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实属少见。

    “此事必然是有内奸。”老院长摸了摸他的胡子。“只怕接下来就需要麻烦各位教员,彻查一下,究竟谁才是内奸了。”

    “必然是那几个插班生。”下面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其实这句话,在座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所有的变故都是从插班生出现开始的。

    甚至之所以会引来九幽殿的人,只怕也是那些插班生之间的恩恩怨怨吧!

    叶飘零也坐在那些职工之中,只是,她的心思似乎并未放在会议之上。她的眼神没有焦距,也许是在发呆。

    所以之后的教职工七嘴八舌的讨论,她压根都没有听进去。

    “找内奸什么的,就让别人去做好了。”叶飘零打了个哈欠,这一次干脆闭上了眼睛。“不过,这一次的实践课程有了变故,倒也反而变得更好玩了。不知道那些小家伙们要怎么写实践报告呢?”叶飘零闭着眼睛,想到这里忽然失笑了。

    正如她所想,实践课程的实践报告……这是目前致远学院全体学员们最大的噩梦。

    所有人都在抓狂。

    但是,最抓狂的人莫过于西陵江坤了。

    先前他被父亲叫回了家,结果想象中的暴风骤雨并未来临,父亲突然又像中邪了一样把他送回了致远学院。临走前还特地交代,要时常和叶朔同学待在一起呀!

    而如今来到了学院,这才发现,他离开的那几天,其他学员大多已经开始准备起了实践报告,而他在家里待了几天,压根是什么都没准备,或者说他压根就忘了实践报告这回事儿。

    而他的队友……叶朔与南宫菲……他不是很想见到这两个人目前……

    但是实践报告终究要写。西陵江坤恐怕也只能自认倒霉了。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