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四百三十五章 被废弃的容器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树林里,传来了一阵沙沙作响声。

    “沙沙沙……”那声音由远及近,似乎是什么动物正在树林里奔跑着的样子。

    而此刻的西陵江坤正在打瞌睡。

    他觉得特别的累,特别的累,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沉去。

    这与平时的困意袭来不同,是一种近乎于神智丧失的混沌之感。

    西陵江坤觉察到了那声音的出现。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很快就要到达他身边了。他的反应告诉他,他应该快点睁开眼睛,保持戒备。

    然而他的身体却全然不受意识的控制。仿佛他的大脑思维,与他的身体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当中。他明明知道现在不能睡过去,但却依旧无法阻止自己身体的行为。

    睡吧睡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西陵江坤的脑海里不断盘旋着这个念头。最终,他的神志也选择了妥协,不再挣扎,整个人都仿佛要陷入深度的睡眠之中。

    在一刹那的失神之后,一种剧烈的,几乎让人窒息的疼痛,从西陵江坤的腿部传来。伴随着腿部剧烈的疼痛,还有一种撕心裂肺一般刺骨的酸麻质感,疼痛到西陵姜坤一霎那间,感觉整个世界一片空白。他的大脑几乎被疼痛支配到再也无法思考!

    “救……救命……”这是西陵江坤彻底倒下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在另一边,叶朔与公孙芷琪,正在朝食堂的小屋子赶。

    当时因为涉及到灵魂出窍,伽罗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于是三人就想到了用作食堂的小屋子。其他学员们都聚集在作为宿舍的小平房与小平房外的院子里,那里的环境太乱了。

    能够去不远处的小木屋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来到小木屋之后,三人发现,那里早已经没有了人。于是三人觉得捡到了宝,当即拿出打火石,点燃了篝火,就在小木屋里开始了他们的课程计划。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伽罗顺利的灵魂出窍了。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黑灯瞎火的,林子里的路十分的难走。

    满满的都是荆棘丛,偶尔还有些不知名的飞虫,对着自己的脸横冲直撞。但是公孙芷琪却走得极快,似乎不愿意多浪费一时半刻的时间在路上。

    叶朔在后面紧紧的跟着,差一点点就追不上公孙芷琪,可见她跑的速度有多快。

    不远处渐渐能够看见,微弱的橙黄色的光芒若隐若现,公孙芷琪更是加快了脚步。在这样处于灵力压制的位面之内,她依然是不顾一切,提起了体内的灵气,硬生生的用了一段游龙步。到达目的地时,她已经不住的开始喘息起来。

    看着公孙芷琪那拼尽全力的焦急模样,叶朔似乎明白了什么。

    很快的,两人耳边就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似乎还有人在放声大笑。

    “我也不是经常出来~不过这一次,倒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最最关键的是阿绿她并不知道!”说话的人声音听着有些怪异,似乎想做出甜甜的女孩儿说话的模样,但是他的声音却又无法完全做到这一点。

    叶朔对于这个矫揉造作的声音十分的熟悉。果真是他——叶静颜。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阿绿!现在是实践课程啊!何况阿绿现在不知道,又不代表她以后都不知道。如果她以后知道了,那你的日子可就有得受了。”

    “嘻嘻,那有什么关系。阿绿要找我的话,我就躲在伽罗的身体里面不出来了!看她能拿我怎么办!”

    “还有一点……关于伽罗,他并不希望这件事情被太多的人知道,但是现在你在实践课程的时候出现了,恐怕接下来的事情会有一点麻烦。”

    “哈哈哈哈,哈哈哈!麻烦归麻烦喽,关我什么事~麻烦的是伽罗呀,又不是我~”那矫揉造作的声音听起来,笑得特别欠揍。

    公孙芷琪远远的就冲了过来,她似乎气愤极了,手高高举起,似乎就想打过去。但是当她看到前方伽罗的那张脸的时候,又硬生生地将举起的手放了下去。

    “喂,那个谁!麻烦你能不能从伽罗的身体里出去!”

    “那个谁?可惜我并不叫那个谁,我是有名字的。”“伽罗”微微一笑,十分的挑衅。

    “好吧!叶静颜是吧!你能从伽罗的身体里出去吗!”公孙芷琪说话的时候,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如果……我说我不呢?”叶静颜依旧在笑,笑容还是那么的欠揍。一如当初,他第一次见到叶朔时的模样。

    “你究竟怎么样才肯从伽罗的体内离开!!”公孙芷琪说话时,语气几乎就要像哭出来了似的。毕竟她现在正处在于两难的抉择之中。一方面,她好想揍一揍那个叫叶静颜的人,但是另一方面,这个叫叶静颜的人占据了伽罗的身体,自己如果去揍他,那打的人不就是伽罗吗?

    也许等到伽罗的灵魂回来之后,就会觉得浑身腰酸背痛的,就像被人打了一顿那样。确实,他就是被人打了一顿。

    然后听到公孙芷琪吞吞吐吐的向他解释道:“伽罗,对不起,我把你打了一顿……不对不对,我打的不是你……虽然我打的还是你……啊……这该怎么解释呢?我的本意并不是打你,但是我打的还是你……”大概就会陷入这样一个混乱的逻辑当中。

    “好了,静颜,你别再闹了。”一直在一旁微笑地看着这一切的续垣说话了。

    “为什么呀?我觉得这位小妹妹特别的可爱,不知不觉就想跟她玩玩。怎么了小妹妹,你很担心伽罗吗?如果你真的特别担心的话,就快点告诉我吧!我会代你转告他的~”叶静颜说着说着,便朝公孙芷琪身边走去。

    公孙芷琪皱了一下眉头,接连退了几步,离叶静颜远了一些。

    “做什么呀?为什么要躲着我呢?小妹妹,难道你不希望我能靠近你一点吗?哦,不对,不对,这话不应该这么说。应该说小妹妹,难道你不希望我这身体的主人,能靠近你一些吗?”

    叶静颜依旧在不断的靠近公孙芷琪。等他说完这话的时候,趁着公孙芷琪不注意,直接一个熊抱抱住了她。

    “啊!!喂!叶静颜,你……你干什么呢你!!”刹那间,公孙芷琪便涨红了脸,她紧张得说话都结巴了。

    叶朔与续垣在一旁看着。作为知道内情的两人,他们无言以对。

    叶静颜的性格恶劣,叶朔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早已领教了。只是没有想到,在实践课程这样一个环境中,叶静颜竟是能够趁机偷溜出来。

    不过,同时叶朔也很好奇,叶静颜与伽罗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两个人,或者说两个灵魂会进入同一个身体?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哈哈哈,小妹妹,是不是被我说穿了心事?你看你的脸,红得就像熟透了的苹果。”叶静颜说笑着,还伸手在公孙芷琪的脸上掐了一下。

    “哎呀,你走开!”公孙芷琪转过头去,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你这人真是太无耻了!不要以为你占用了伽罗的身体,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

    “哎?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问题呢!”叶静颜做出一股沉思状,“让我来好好分析一下这句话。你说不要以为占用了伽罗的身体,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这么说,倘若伽罗的身体并没有被我占据,而是伽罗本人的话,那么他是不是就可以对你为所欲为了呀?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叶静颜说到这里,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好啦,静颜你不要再闹了。你看看芷琪,再这样她可能真的要生气了。”

    “哎,我没有闹呀?我说的可都是事实。小妹妹,不要害羞了。喜欢一个人就要表达出来,你掖着藏着对方又不知道,这算是什么呢?何况伽罗那个笨蛋,可是在情感方面特别的愚蠢,就像是脑子里面少了一根筋似的。你指望他能够自己发现,估计等到变成了老太太,他都没有觉察出来呢!

    所以呀,以后不要老是说我们只是朋友,你这样子只会让机会白白错过的。”叶静颜说着,竟然是像一个前辈一样,指点起了公孙芷琪恋爱经验。

    “你不要自以为是了!我哪里有!还有,伽罗才不是笨蛋。再说了,我又不喜欢他,我们,我们本来就只是朋友啊!”公孙芷琪涨红了脸蛋,却依旧在嘴硬。

    续垣跑过来拉了拉叶朔,“我觉得这样的场面,我们两个还是应该走远一点好。”叶朔表示无比的认同。于是就这样,续垣拉着叶朔跑了,把公孙芷琪一个人丢在小木屋边。

    “你们!你们走什么!伽罗的灵魂还在外面飘着呢,他的身体还被这个奇怪的女人给占据了,你们怎么这就走了!喂,续垣你还是不是朋友!叶朔你怎么也走!喂!叶朔回来呀!!”

    公孙芷琪气急败坏。这样的场景实在是让她太尴尬了。尽管她曾经幻想过与伽罗独处的时间,但是现在这个人根本就不能算作是伽罗啊。如果自己当初不搞什么灵魂出窍,选一个即使看起来很难的课题,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公孙芷琪陷入了无限的自责之中。

    “小妹妹,我如果告诉你,我就是伽罗。刚才所有的一切,包括灵魂出窍,我说我是叶静颜,统统都是骗你的,其实我就是伽罗。你会相信吗?”叶静颜微笑着说道。

    “……”公孙芷琪没有想到叶静颜会这么说,竟是忽然的一愣,不知该怎么回答。最后,她战战兢兢地说道:“不不……不可能的!伽罗他才不会这么无聊!”

    “……呵。但是我确实就是伽罗。”叶静颜淡淡的说道。眼里透着一丝从未流露出的无奈。

    在离小木屋不远的地方,叶朔与续垣靠着一棵树干站着。

    “这里虫子真多。”

    “确实。”

    叶朔与续垣的对话透着一股尴尬。

    续垣知道叶朔想问什么,叶朔也知道续垣能明白他想要了解什么。两人就这样心照不宣,但是都没有点破。

    最后还是续垣忍不住了。

    “叶朔,难道你就不好奇吗?关于伽罗,关于叶静颜,他们两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不过没有经过伽罗的同意,这样可以吗?”

    “没有关系。其实伽罗以前向我提起过,他问我,如果是你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他,只是之前一直都没有找到契机。但是现在既然有机会的话,就告诉你吧。”

    “嗯。”叶朔点了点头。他感觉续垣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沉重。

    “伽罗是一个孤儿,他被他的家人所遗弃,理由是他是一个被废弃的容器。作为容器,他没有尽到他该有的价值。”

    “容器……?”叶朔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概念可以用来形容一个人。不过他也很快就想明白了,依照伽罗的特殊情况看来,应该指的就是他的**可以用来存放他人的灵魂。

    “伽罗与致远学院的渊源颇深。在他被遗弃之后,是致远学院的一位老教授收养了他,并将他留在了致远学院内。在老教授收养伽罗的时候,发现他的灵魂已经不完整了,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伽罗在过去,曾经被人想要当容器使用过。

    只不过作为容器,他失败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然而作为一个灵魂缺失的人,伽罗可能活不了多久。于是当时的老教授,选择了一个孤注一掷的方法。他去寻找来另一个没有**的灵魂,用以填补伽罗失去的魂魄。”

    “那个没有**的灵魂就是叶静颜!?”叶朔忽然间猜到了什么。

    “是的。当时用叶静颜的灵魂注入伽罗身体的时候,她还处于半死状态。但是没有想到,多年以后,叶静颜的那一部分灵魂,竟是从半死状态中苏醒了过来……”

    :。: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