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一定是巧合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南广场的擂台,就是一个专门用来给学员切磋的

    “学院里面是不允许学员打架的,所以要是想要武斗就会去南广场的擂台上。而且南广场面对着教学楼,要在南广场进行切磋,所有的学员只要趴在教学楼的走廊窗台上,就能够完全一览无遗。嘿嘿嘿嘿嘿~”说到最后,公孙芷琪竟是忽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教室里有人笑得比她更加大声夸张。

    因为有些事情是可以预见的,西陵江坤在擂台上不止输过一次,但他似乎特别喜欢和人到南广场去打擂台。也许在他的心中,他觉得自己总有一次会赢吧,至于是哪一次,估计就是下次吧。

    这也是西陵江坤心中永远没有变过的愿望,也许下一次,这个愿望就能实现了呢?他总是这样对自己说,他也坚信这一定会实现。

    “打赌打赌,这一次谁会赢?”班上一堆唯恐天下不乱的学员,顿时开始闹腾起来。

    “押注啦,押注啦,一赔十,一赔百。是押西陵江坤,还是押叶朔?”

    “而这一次,居然有人押西陵江坤,真神奇!?”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果真这一次,有不少人押的是西陵江坤。这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在过去,凡是西陵江坤要找人去南广场切磋,通常就意味着又有一场好戏看了。

    时至今日,西陵江坤的切磋从来没有赢过,但他好像乐此不疲。那时候押注打赌不过就是自娱自乐罢了,因为谁都知道,西陵江坤是不会赢的。他要是会赢的话,早就已经赢过了。倒不是说西陵江坤实力太差,而是他总喜欢挑天级班里的高手挑战。

    所以,这一次情况就与之前大有不同了。没有人了解叶朔,对于叶朔真正的实力如何,班里的人都不清楚。

    唯一的了解也就是中期评审的那一次。但叶朔的成绩也不过仅仅只有一个b级。而西陵江坤,虽然他的等级并不高,但是自从期中测试时,他被阿绿说“吃那么多药没有用的,关键还是要靠自身的修炼”以后,西陵江坤就像受到了刺激一般。

    当然他的这个受到了刺激,并不意味着他从此再也不吃药提升修为,专注于自身的功力提升,而是……他开始了疯狂吃药的道路。

    就在昨天,西陵世家的仆人刚刚为他们的西陵少爷送来了许多极品丹药。而西陵江坤竟是完全不顾副作用,把能吃的丹药统统都吃了下去。

    与他同住的室友也不免感叹,那简直就是在把药当饭吃啊!!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一次的押注,才有许多人选择了西陵江坤。虽然他们的内心也在担心,或许自己又要被打脸了。不过人生嘛,总要找点有挑战的事,万一这一次西陵江坤见鬼了呢?

    叶朔看着西陵江坤,不言不语。这一下西陵江坤更是无比的得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先是仰天一阵狂笑,结果没想到他这么一笑,周围人也开始跟着笑,他的笑声,简直就是有魔性一般。

    西陵江坤丝毫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相反,在他心中,他觉得这笑声是在嘲笑叶朔胆小鬼。

    “哈哈哈哈哈,被我吓得不敢说话了吧!所以呀,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乖乖向我主动认个错道个歉,然后再把那两柄我西陵世家所丢失的宝物,拿出来交还给我,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你了!”

    然而叶朔看他的表情,就像在看一个智障,“你不是我的对手。”叶朔这样说道。

    西陵江坤的表情还是保持着微笑。他怀疑刚才叶朔的话是他产生的幻觉,他有可能听错了,于是他挠了挠头,继续说道:“只要你肯向我主动认个错道个歉,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

    西陵江坤的这句话没有说完,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了……

    看来刚才叶朔所说的那句话并不是错觉。

    “呵呵呵……刚才我并非是有意要重复一遍自己的讲话,我不过只是想再给你一次忏悔的机会罢了……”西陵江坤强行的挽留着自己的尊严。

    “喂,我说西陵江坤,我同桌的意思很明白啦,你要拿回你所谓的宝物,就拿出证据来证明那宝物确实是你们西陵家的不就可以了,何必还要去打什么擂台?打擂台你不是自取其辱吗?”公孙芷琪把头凑过来,还冲着西陵江坤吐了个舌头。

    “公孙芷琪!什么叫做自取其辱,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你不要仗着你公孙家有个大背景,就以为能够吓到我西陵江坤,毕竟我西陵家族是不差你公孙家族的!!”

    公孙芷琪一脸的无语,“西陵江坤,你的脑补能力未免也太强了吧,我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啊!?”

    “我不管你这个意思还是那个意思,总之我就一个意思,让那个姓叶的插班生和我到南广场去比试一番!!”

    于是事情就莫名其妙变成了西陵江坤一定要和叶朔去比试……

    “西陵江坤,你就这么想让人和你去南广场的擂台上比试么?”忽然间,一个悦耳动听又柔媚的声音响起。

    听得西陵江坤一阵骨子里发软。这个声音不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女神的声音吗?

    南宫菲从旁边走来,笑得不怀好意。

    “如果你真的想和人比试呢,我大可以勉为其难和你去南广场比试一番,你看如何呀?”

    西陵江坤沉默了。

    但是很快,他竟是露出了一脸笑容,而且笑得特别的肉麻。

    他在为数不多的时间之内想清楚了一件事情。南宫菲素来高冷,她难得不高冷的时候就是想杀人的时候,比如说现在。尽管西陵江坤很清楚的知道南宫菲是想戏耍自己,但是他宁愿当这个被戏耍的人,因为就算被戏耍也机会难得。

    他很快就辨明清楚了。首先,无论从哪方面看,他都不可能是南宫菲的对手,所以输是肯定的。但是即使是输,也好过输在别人手上,因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于是,西陵江坤带着痴汉一般的笑容说道:“好啊,这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了!”于是,原本周围在瞎起哄的那些押注学员们顿时把押的注全改了,“一赔千一赔千,押南宫菲还是押西陵江坤?”

    “我押南宫菲,我押南宫菲。”

    “我也押南宫菲,我也押南宫菲!”这样的喊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根本没有人押西陵江坤。

    “鬼!哪有这样一边倒的押注啊!都没有人押西陵江坤那还打个什么赌!?”于是,众人默默地收起了赌局。

    西陵江坤讨好的笑道:“那南宫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去南广场比试啊?”

    南宫菲笑笑,看向他,“比试是要比试的,就现在,但是不用去南广场。”她话音刚落,忽然身体一轻,如飞燕一般跃至空中,身体向上腾空而起之时,她的脚也顺势往前一伸。

    眨眼间,众人还未看清发生了什么,只听见西陵江坤一声大叫:“哎哟,我的妈呀!”原来南宫菲跃起之时,顺势一脚踹在了西陵姜昆的额头上。这一脚看起来力度实在不小,因为西陵江坤被踹倒在地之前,还在半空中腾空飞了两个跟头,可见那一脚是有多么的用力。

    “痛痛痛啊!!”西陵江坤抱着他的脑门在地上打着滚。

    大家看了一眼,一副“哦这样子啊,西陵江坤摔倒在了地上”的表情,便再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开始各做各的了。

    叶朔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西陵江坤,又抬起头看了看南宫菲,却发现南宫菲正站在前方,也注视着自己。

    他忽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如果是过去有人帮助自己,说不定他还会感慨一下人世间有真情……陌生人平白无故的帮忙,真是热情善良的表现。

    但是现在估计他该有的头疼了。叶朔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发现的,他有一种招惹麻烦的体质,有的时候有人帮助自己,通常都是挖坑给自己跳。以前的自己还傻傻的会道谢,现在回首,才发现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傻得可怜。

    比如说……一个名字在叶朔的脑海中忽然的闪烁起来。那个人名叫南宫无忌,坑了自己好多好多好多次。

    而且一环套一环,一坑连一坑,叶朔到现在都不敢确定,南宫无忌布下的暗局到底有没有结束。也许自己在未来某一天做的某一些事,恰恰又入了南宫无忌给自己挖的坑。

    所以现在这个叫南宫菲的人,自己与她相处不久,她又是为何原因要来帮自己?难道说仅仅只是因为她本来也看西陵江坤不顺眼吗?那她为何偏偏挑此时来教训西陵江坤?叶朔寻思间,脑海中又蹦出一个念头。

    等等!

    南宫无忌,南宫菲,他们两个……他们的名字似乎是很相似……他们都姓南宫,莫非,难道……

    一定是巧合,一定是的!叶朔努力说服自己。

    “怎么了?叶同学,我看起来特别好看吗?你为什么一直这样盯着我看呢?”南宫菲对着叶烁莞尔一笑。仅是浅浅一笑,便风情万种,让人不由得心生荡漾。

    西陵江坤倒在地上,看到这一笑,也仿佛是忘了疼痛一般,傻傻的在地上跟着笑了一下。很快他便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的身体就像弹簧一般从地上弹了起来!

    “好啊,南宫菲,你居然是为了那小子才打我!!说吧,你是不是对那个姓叶的小子有意思啊!?有没有搞错,这个插班生他才来不久,你就这个样子!!我对你好了那么久,结果你居然还是在耍我……你!!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与整个西陵……西陵世家为敌!!”说到最后,西陵江坤的声音竟是颤抖了起来,眼中满是委屈,竟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叶朔扶额……怎么有一种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于是他对着满脸委屈的西陵江坤说道:“西陵江坤,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南宫菲她同样也在耍我啊……”

    此话一出,西陵江坤那生无可恋的表情顿时一僵,随后缓了缓,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竟是也露出了笑容。

    对此南宫菲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她双手一甩,便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真是无聊,这无聊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她一个人自顾自的说着话。

    不过,经历了刚才那一出,心情大起大落最厉害的并非是西陵江坤亦或是叶朔,而是默默坐在最后几排,不言不语的楚天遥。

    他本来还以为,叶朔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和天级班的学员们打成一片,甚至在他被欺凌的时候,还有美女出手相救,凭什么?叶朔这都凭什么?

    何况,当西陵江坤要去招惹叶朔时,他的心里还暗暗高兴呢。叶朔过得太一帆风顺。纵然他已经做了某些事情,让叶朔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浩劫,但是他依旧不甘心。

    有的时候当人一旦开始做了,他便再也停不下来了。被黑暗吞噬的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只会越来越黑暗,直至被黑暗所腐蚀,化为灰烬……

    如果叶朔能够惹上那个西陵世家的少爷该多好……楚天遥的眼中,已经出现了叶朔被西陵家族追杀得穷途末路的样子。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切要何时才能成真?或许,等待机会来临,并不靠谱,也许是时候找准时机,给叶朔致命一击了!楚天遥在背后看着叶朔冷冷的笑了,那一天不会太久了,甚至可以说,很快,就要来了。

    “实践课程马上就要开始了!!就在四天以后你们都听说了吗!?”班上不知是谁开始传起了小道消息。

    虽说是小道消息,但是传到天级班,基本上可以算是落实了。

    “我听说分组已经在学院大厅前面贴出来了!我们快点去看啊!”公孙芷琪不由分说便拉着她身边的三个男生,冲出了教室。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