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四百二十四章 针锋相对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

    教室里的气氛剑拔弩张,不过也不排除有许多人是怀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在看..la

    为何说是看热闹?因为那个人是西陵江坤呀。说起实力,西陵江坤的修为与境界并不差,在整个致远学院也算是上游水平。尽管他在天级班并不出众,但也属可,还没有到被人看笑话的地步。

    然而此人的性格……却有些让人不知该如何形容。

    西陵世家作为邑西国五大家族之一,能历经千年而不衰落,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

    而且,他们还掌握了邑西国的通商岸口,是邑西国经济的重要来源。说西陵世家富可敌国,这并不是夸张。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培养出西陵江坤这样性格的纨绔子弟吧。

    西陵江坤没事喜欢装大爷,虽然他也有这个资本,但是在别处还好,在这世家子弟如云的致远学院里面,他也是吃过不少暗亏的。

    然而有的人知道吃一堑长一智,可西陵江坤却偏偏总是在同一个坑里摔倒。有时装逼装大发了,总是让自己下不来台。丢脸不说,他丢的不只是他的脸蛋,更是整个西陵世家的脸。

    以至于在外面说起西陵世家,人人都是赞不绝口,一脸敬重。而在致远学院里,托了西陵世家那位小少爷的福,总会让人想起西陵世家那位爱出风头,又总是下不来台的西陵江坤。只要提起西陵两个字,天级班里的大半学员估计都在心中暗自发笑。

    不但如此,西陵江坤的口头禅偏偏就是,“我西陵世家如何如何,你敢惹西陵世家,西陵世家是不会放过你的!”诸如此类言语,也让人不得不怀疑,若是西陵江坤并非西陵世家之子,估计早已被人狠狠的教训上好多顿了吧。

    此刻的教室里,西陵江坤同样是以西陵世家作为筹码,威胁着叶朔。

    然而叶朔并不为所动。一方面确实是因为他无所畏惧,另一方面在叶朔的脑海里,西陵世家是个什么东西,他根本听都没有听说过……

    西陵江坤见叶朔并没有按照他所想的那样,听到西陵世家这两个字,便主动认怂,将两把剑还给他,顿时,心里的那股傲气又被激发了出来。

    他也并不是没有做过事前调查,那个叫叶朔的人来自定天山脉,对于致远学院而言,学院身处邑西国腹地,对于偏远的定天山脉自然是一副看乡下人的目光。大体也就是城里人看乡巴佬进城,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优越感。

    西陵江坤还曾幻想着,那个叫叶朔的插班生,一副怯生生的眼神看着他,对他说道:“西陵公子,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哇我都从来没有见过呢!”

    然而现在他的幻想落空了,他那城里人的优越感非但没有得到,相反,他的自尊正在被挑战。

    “你们两个是想做什么??想要打架的话,等下课休息的时候去南广场的擂台上切磋!”说话的是一名老者,他虽然样貌苍老,但声音却是中气十足。

    那老者穿着一身布衣长衫,仙风道骨,正从教室门外走进来。

    “古谈导师……”西陵江坤嘴里小声念叨着,“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坏我好事!”

    “古谈导师早!”班上的学员向那名老者打招呼。

    老者名叫古谈,是致远学院里为数不多的骨干级教员。在众多骨干级教员之中,古谈导师的修为与境界并非是最高的,然而他一手操控傀儡之术却是出神入化,整个学院无人能及,或者说整个邑西国都无人能及。也只有天级班的学员能够享受到如此优质的教学课。

    古谈的傀儡皆以特殊材料制造,精致无比,宛若真人。即使是细细察看,甚至都无法分清究竟哪个是真人,哪个是傀儡。

    古谈操纵傀儡无需牵引绳,仅需灵力操控,便可使大量傀儡为他所用。而等级最高的灵傀儡,他也可以一人操控十具。

    据说,古谈年轻之时,在邑西国开疆拓土的战斗之中大杀四方,为邑西国立下了汗马功劳,是一个无比传奇的人物。如今古谈已是古稀之年,他本想告老还乡,安心养老,但没有想到致远学院的院长,数次亲自邀请他出山。在院长盛情难却之下,古谈终于是答应出山。

    不过,正如当年致远学院的院长承诺的那一般,当年院长如此说道:“古谈先生权当是换一个地方养老罢了。”

    于是古谈在致远学院也差不多便是养老。偶尔给那些年轻人上上课,次数也不多。古谈的课一个月也就只有一节,而且只有天级班的学员可以上,但却颇受学员们的欢迎。

    见来人是古谈导师,原本嘈杂的教室里很快便安静了下来。这时众人才看清在古谈之后,还站了一个人。

    那少年与教室里的众人年纪相仿。唯独有一点不同,那少年有着一双冰冷的眼睛,他注视着教室里的每一名学员,看得人毛骨悚然,深深升起一股没来由的敌意。

    那少年在戒备天级班里的学员,而天级班里的学员在这短暂的眼神注视之下,也对站在古谈身边的那少年产生了戒备与敌意。

    “这是这一次通过中期评审的学员,楚天遥同学。楚天遥同学在中期评审中得到了sss级,今天正式加入我们天级班。唉,本来这些介绍也不该我来说,谁知道你们那班主任跑去哪儿了,还需要我这老头子来做新生介绍。”古谈导师站在讲台上,示意楚天遥走进去。

    楚天遥缓缓地走进了教室,他的座位被安排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这并非是刻意针对他,只是因为教室里本就已经满员,每个座位上都有固定的学员,变更座位不太方便,便也只好将他安排在了最后。

    但这一切让楚天遥看在眼里,心中早已变了味。尤其是叶朔……楚天遥注视着叶朔,很快他便将目光移开,不再去看他。叶朔坐在偏中间的位置,楚天遥压着自己的目光,使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

    他缓缓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他走得很慢很慢,仿佛是一场表演。他要让教室里的每一个学员都注意到他。

    古谈看着楚天遥的背影,那孤傲的却又脆弱的背影。古谈摇了摇头。与在座的那些年轻人不同,古谈见过太多太多的人,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事,对于别人选择的人生,他不愿作过多的评价。

    等楚天遥坐到座位上时,周围已经有人开始对他不满,“这个人怎么回事啊?走路走的这么慢干嘛?”

    “装逼呗,毕竟一个从普通班升上来的人,当然要好好的表演一番了。”

    “得了吧,就他那个样子……太得意忘形了!”

    楚天遥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脸色却已愈发的阴沉。

    古谈导师的课,通常就像自习一般。

    操控傀儡之术是需要长期练习的。除去极有天赋之人,大多数人学习操控傀儡之术,只有勤加苦练,才能找到技巧,找到感觉。

    但对于天级班的学员而言,他们有大把的方式与资源,去使得自己变得更为强大,没必要专注于这样一种需要潜心苦修的术法。所以傀儡对于这些学员而言,更像是一种玩物。只需要让那些傀儡动动,跑跑跳跳,翻个跟头,跳个舞蹈就可以了。

    所以古谈的课,几乎都是理论课。古谈也通常只讲个一刻钟的课,剩下的时间大家自我消化。

    所以一刻钟之后,古谈导师的课上完了。教室里的学员纷纷以交流学习为名,开始各自聊天。

    坐在叶朔身后的续垣,又把头一下给凑了过来,“那个楚天遥,就是和你一个门派的那个师兄啊?”

    叶朔点了点头。

    “那个人看起来好可怕,绝非善类……”伽罗在旁边补充道,“叶朔啊……你平时在门派里,是怎么跟他打交道的?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忽近的气场……而且,总感觉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怪邪门的……”

    “嗯,怪邪门的,这是为什么?”公孙芷琪也把头凑过来,“我只是觉得这个人看起来肯定脾气不好,肯定很难和他相处。至于邪门,我怎么感觉不到??”

    “那一定是因为女人的第六感,所以才能感受得到。但是芷琪你自己的内心是个大叔,所以感受不到!”续垣在旁边一边说着,一边偷笑,但是却表现得很有气势。

    “女人的第六感……我是大叔……?”公孙芷琪看起来十分的疑惑,“就算我是大叔,没有第六感,那伽罗为什么会有第六感啊!你是想说他是女人吗!?”

    “咳咳咳!!!”伽罗在旁边干咳,并且在桌子底下很用力的踩了续垣一脚。

    叶朔在一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我师兄以前不是这样的,也不知何时开始,他忽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叶朔轻声的,默默地说道。

    “也许他一直在变,只是我并没有注意到,又或者,他一直都是那样一个人……只是我以前没有发现。现在的我,只是能看见很多以前被我忽视掉的事情罢了……”

    叶朔无奈,明明两个人在同一间教室里面,明明两个人曾经是同门师兄弟,但是现在却形同路人。不,路人,至少不会是这样的态度面对对方……

    叶朔觉得脑袋里一片混乱。也许是时候,他该变得冷漠冰冷起来了。

    “叶朔,问你个问题,你晚饭想吃什么?那天那家店的火锅你觉得怎么样,还不错吧,要不今晚我们再去那家店?”续垣在叶朔身后,兴致勃勃地询问着今晚的晚饭。叶朔更加无奈,说好的冷漠冰冷,忽然就像是被火锅所融化了。

    身边有朋友,这种感觉真好。想到这里,他忽然又想起来了,不知道,顾问他现在怎么样了。明明两人就在同一所学院里面,却偏偏好久都没有见上面了。

    “对了,我问你们一个问题……我有一个朋友在普通班里,我要怎样才能够找到他?”

    “普通班……”公孙芷琪想了一想,“这个看起来有点难度呀,毕竟你知道致远学院太大了,而且普通班的话好像在山的另一边……要找人确实不是那么的方便……”

    “这个没关系啊,马上就要去上实践课程了,你跟阿绿说一声,让她把你和你朋友分在一起不就可以了吗?”伽罗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补充说道。

    “实践课程?那是什么……?”叶朔一脸茫然。致远学院里的很多事情对他而言,确实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哇伽罗说的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马上就要实践课程了!所谓的实践课程呢,就是类似于野外历练的一种方式,考察的是致远学院的学员们,在实际操作中,对于所学知识的运用,而且为了增进学员的感情……”说到这里,公孙芷琪撇撇嘴,“会把各个层次班级里的学员统统都打乱掉,随意组合成一支新的队伍。”

    突然,公孙芷琪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唉,虽然我也不是那种喜欢说长道短的人,只不过……那一次,我明明可以赢的,偏偏就是被普通班的人拖了后腿,不开心……不过叶朔,你这么厉害,你的朋友肯定是普通班里面最厉害的!”公孙芷琪扑闪着她那双闪亮亮的大眼睛。

    “芷琪呀,没有想到你也是那种喜欢拍马屁的人~”续垣在旁边揶揄道。

    “那……实践课程什么时候开始呢?”看样子叶朔是等不及了。

    “这个倒不大清楚,不过实践课程,通常在期中测试结束之后的半个月之内,就会开始的。”公孙芷琪说着,忽然听见了下课铃声。

    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只不过伴随着那阵下课铃声,还有一个人的声音响亮到完全盖过了铃声。

    只听那声音愤怒的吼道:“叶朔!!和我到南广场的擂台上来比试一下啊!!我西陵家族的人是不会怕你的!!”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