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四百零七章 前路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眼前一片昏暗,无边的痛苦透支着俞若珩的生命。乐文小说|

    眼前什么都看不见,耳畔什么也听不见,昏迷前,俞若珩听到过有谁正在呼唤着她。但那时的她却无法回应,喉咙里发不出一句响声,只能无奈地任由那声呼唤越来越轻,越来越轻,直到自己意识昏迷。

    “我还活着吗……”

    俞若珩感到浑身被疼痛所席卷,一阵又一阵的刺痛感,侵袭着她的脑部神经。她终于醒了过来。

    十分痛苦的睁开了眼睛,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看见了一片湛蓝的天空。脑袋里嗡嗡作响,昏迷前的一切又在脑海里不断重复着播放。

    百草堂的弟子们哭喊着,挣扎着,却始终都逃不了……

    似乎是有人靠近了,俞若珩听见了细微的脚步声,但她的神志依旧恍恍惚惚,无法辨明是否真的有人来到了身边,亦或仅仅只是自己即将死亡时,最后所产生的幻觉。

    也许是真的有人来了吧……

    俞若珩这样安慰着自己,她想要活下去……她希望有人能够救救她,她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她还有着想要保护的东西,她不想就这样死去。

    脑海中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俞若珩可以确定这一定不是幻觉,有人正在朝着自己走来。那个人是谁?他究竟是敌是友?是那些攻入玄天派的敌人吗?还是幸存的玄天派弟子呢?

    脚步开始变得凌乱了起来,似乎有许多人正在走过来。步伐也变得细碎而匆忙。

    “救救我……”俞若珩微微张开嘴。

    张开嘴巴,这个如此简单的动作,几乎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喉咙就像干枯荒芜的沙漠,她想要发出声音来,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不要说一句话,就算是一个字,一个简单的音节,对此刻的她而言,都像是一种莫大的折磨。脖子正前方传来的疼痛就像是被一把刀狠狠贯穿了一般,使得她本就意识微弱的大脑,几乎再一次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之中。

    疼痛……还是疼痛……

    这一次的疼痛是从腿部传来的,但是这一次的疼痛却与先前的不同。这一次,不再是那种撕心裂肺,刻骨铭心,几乎让人痛不欲生的锥心之痛。这一次的疼痛,仿佛是从一个不属于自己身体的某一个部位上传来的。为何会产生这样怪异的感觉?

    俞若珩仅剩的意识催促着自己快些醒来。眼前的光很强烈,刺得她几乎睁不开眼睛,有阴影在眼前晃动,看起来是几个人。

    她想要和他们说话,身体却仿佛不是自己的。过了许久,身体的疼痛逐渐减轻,大脑的意识越来越明晰。俞若珩终于睁开了眼睛。

    谢天谢地,前方站着的并不是攻杀玄天派的敌人。

    眼前的人,她认得,甚至可以说还十分的熟悉。那人曾经在百草堂住过许多日子,他身上中了天魔化气散之毒,那些中毒的日子,多亏了俞若珩的悉心照料。

    此刻,他正站在俞若珩的身边。他背对着阳光,阳光洒下来,迷乱了俞若珩的眼睛。

    “顾问……你……是来救我的吗……?”俞若珩的嘴一张一合。她的声音很轻很轻。也许除了她自己,再也没有人能够听得清楚。

    “哗啦——”是石头碎裂的声音。

    俞若珩这时才注意到,原来自己的身体是被一块巨石压住的。那块巨石狠狠的压在了自己的双腿上。原来第二次昏迷时醒来,那种奇怪的疼痛感是从腿上传来的。

    伴随着巨石的破裂,俞若珩感觉到自己腿部的压力减小了很多。纵然双腿之上还是有着剧烈的疼痛,但或许是由于心理的作用,没有了压在腿上的巨石,她感觉这疼痛,也没有像先前那样难以忍受了。

    她的神志看起来也不像先前那般恍惚了。

    “我……我还好……”俞若珩气若游丝,不过从身体状况上来说,她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双腿被巨石狠狠压住,腿骨不出意外,必然已经粉碎了。不过意外的是,受了这么重的伤,腿部的裂口居然奇迹般的止住了血。要知道人在昏迷状态下,无法及时止血,是很容易流血过多而死亡的。

    对此,顾问身边的众人也只能感慨,俞若珩实在好运,能得到上天的帮助。

    俞若珩被扶了起来,左右环顾了一下,顿时被不远处的一个人影所吸引。

    “那是……小七!”俞若珩认出了身边的那具尸骸。

    忽然间,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已经彻底坏死的双腿使她无法站立,俞若珩就用两只手挣扎着向小七的身体爬过去,地上划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这短短的距离仿佛一条漫长的道路,道路两侧连接着生与死。

    俞若珩疯狂的爬过去,将死去多时的小七的身体揽在怀里。纵然现在她们近在咫尺,然而,生与死的距离,却依旧那么遥远。

    小七的身体已经僵硬,造成她致命伤的是胸前的洞口,那里曾经喷涌出大量的鲜血,将她的整件衣衫染得透红。然而此刻,鲜血早已凝固发黑,小七安详的闭着眼睛,脸上并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显得宁静而美好,仿佛就像是睡着了。

    但是谁都知道,这个可爱的女孩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小七的双手也已经僵硬,但依旧保持着一个结印的姿势。俞若珩摸了摸脸颊上的眼泪,这个孩子临走前,也一定想过要自救吧。俞若珩心里这样想着,但下一刻神色却突变!

    不对!小七所结出的印诀,并非适用于自我治愈,而是用于治疗他人……难道说……俞若珩略微一想,顿时心里涌上一股难以描述的悲伤。

    那个孩子,是在救自己啊!所以她的双腿在被巨石压住之后,尽管腿骨已被完全压断,但却奇迹般的止住了血……原来是这样吗……原来并非是上苍在怜悯自己,而是因为有人默默地为自己付出了生命……

    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个小小的女孩,她那么怕生又胆小,不声不响,总爱躲在自己的身后,但是这一次她却站在了前方……

    “小七……”俞若珩抱着小七的身体痛哭,无比的悲伤间,她都开始有些胡言乱语,嘟哝不清,不知在说着什么。但有一句话却无比的清晰,带着深刻入骨的仇恨:“罗帝星,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后山之上,如此场景仿佛定格一般,为玄天派的灭门再度添上一抹惨烈。

    ***

    定天山脉某一处,那是一个偏僻的小镇子,不过正处于途经城市的必经之路上,来往商旅众多,倒也显得热热闹闹。

    镇里的茶馆,许多旅人选择在那里歇脚。茶馆小二懂得察言观色,毕竟镇子上来往的人各种各样,他也算是识人广泛,知道什么人该用什么方法去招呼。

    比如眼前的这两位小姑娘,茶馆小二顿时露出了一脸讨好的笑容。

    “两位客官,里面请啊~!小店刚好还剩余两间上好的客房~!房间朝南,阳光充足,布置舒适,这是我们专门为了女性客人准备的,特别干净惬意……诶诶?两位姑娘?”茶馆小二连忙跟上前去,“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啊!!”

    “知道了!!”其中一个姑娘大声回了一句,顿时让茶馆小二收住了声音。同时心里也不免嘀咕,看这两位姑娘的打扮,怎么看也是有点修养的,其中那个吼了自己一嗓子的浅紫色衣衫的姑娘,怎么脾气这么差!?果真人不可貌相。

    而另一个姑娘,看起来脸色不大好,也不知是生了什么病,精神看起来也有些恍惚,正被那浅紫色衣衫的姑娘搀着走。

    “小二,我问你啊,这里有什么大夫什么的吗?”浅紫色衣衫的姑娘盯着茶馆小二。

    茶馆小二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客官,实不相瞒,这小镇子实在是小,吃的喝的用的,兵器法器打架斗殴用品一应俱全,就是没有什么大夫。毕竟在这儿,救死扶伤……会被人打的……”

    浅紫色衣衫的姑娘皱了下眉头,“这都是什么奇怪的风俗……”

    “阿凤……别找了,即使找到了大夫……我的情况我自己知道,我是医师,我太了解了……”另一个姑娘低声说道。

    “若珩师姐!!你不要就这样放弃啊!”

    原来这两人正是赫连凤与俞若珩。当日在救出了俞若珩之后,赫连凤就被“赶”跑了。

    先前在宫天影询问众人何去何从之时,叶朔就做好了决定。离开定天山脉,向灵界大陆的更中心出发。

    定天山脉虽然是故土,但毕竟属于远郊,一直留在这里,有的恐怕只是限制。若是真的想要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就要不断的朝着强者的聚集地出发。

    在邑西国的国都,有着一座名为“致远”的学院。那里可以说是整个邑西国精英的汇集之地,也许在那里,才是一个真正更广阔的天地!那里也是叶朔决定前去的地方。

    只是这一路,前途未卜。受了重伤的俞若珩,自然是不能与众人同行的。但是,倘若留下她一人,只怕也是不妥。于是就这样,照顾俞若珩的重任就交到了赫连凤的手上。

    赫连凤早就料想到,按照叶朔的性格,绝对不会让她跟着一起冒险,但赫连凤的性子,又怎么会同意,她都想着大吼一句:“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跟你一起去!!”结果……理由竟是留下照顾俞若珩。

    赫连凤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脾气往哪儿发,如果拒绝了,不是显得自己冷血又无情吗?何况俞若珩的身体,她自然也不会放任不管。

    所以便出现了先前的一幕,赫连凤正在帮俞若珩四处求医。

    俞若珩十分清楚,自己的腿只怕是没有救了。本来,她能保住性命已实属不易,她早已不再奢求,自己能像常人一般正常走路了。她和赫连凤说过,若是实在不行,她自己也能够照顾自己,让赫连凤去追上叶朔。

    赫连凤却是不同意,“若珩师姐,你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会自责一辈子的!所以不说了,等治好了你的腿,我再去追上他们!”

    不过,赫连凤是否能找到人医治好俞若珩的腿还尚且不知。此刻,叶朔一行人几乎已经走到了定天山脉的边缘处,天翼暗了下来。众人随意找了一个客栈歇脚。

    夜凉如水,庭阶寂寂。

    宫天影独自坐在客栈后院的台阶上,长长的衣袂直拖到地,身旁散放着大大小小一连串的空酒坛。场面看来倍感凄清。

    他已经在这里不知坐了几个时辰。

    太多的思念无处寄托,唯有望月独酌。

    “天影师兄……”客栈外侧的回廊间,楚天遥神情复杂的注视着宫天影的背影,刚想迈步上前,在他身前忽然横过了一只手。

    “别过去。”叶朔冷冷的望向他,“他现在或许更想一个人静静。”

    “……”楚天遥的面色顿时一沉。但看着叶朔仿佛洞悉一切的目光,他一时竟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高悬的冷月下,宫天影再次提起一坛酒,这一次却没有立刻就喝,而是对着天空遥遥提起酒坛,似乎在敬另一个不存在的人。

    安云,好兄弟,一个人在那边寂寞么?

    也许我应该祝福你。终于可以和云珠师妹重逢了。也许这样,你会比较开心。

    但是,这样的话我果然还是没有办法说出口。说到底,我就是一个这么自私的人啊。

    自以为是的想为你好,却只能带给你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直到你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我都还没有机会告诉你。

    我从来不想辜负任何人,也没有想要对得起任何人。但是,你是一个例外。

    生死关头我舍弃了云珠师妹,那只是因为我虽然无法对她有情,却不可对你无义。

    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第一位。

    为了你,我可以放弃玄天派,可以放弃我一切天才的荣耀和前途。

    但是,我唯独不能放弃你。

    但如今,你却……

    仰起头灌了一大口酒,喉咙辛辣有如刀割,一阵酸涩的泪意泛上了眼眶。

    以前你总是抱怨我走得太快,让你一个人在后面追都追不上。

    现在,你终于走在我的前面了。而我,永远也追不上你了。

    即使追到阴曹地府,追过奈何桥,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没有办法再把你追回来了。

    呵……哈哈……我确实对不起云珠师妹,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么?

    狠狠的又灌了一大口酒,斜过酒坛,让酒水倾洒在地面上,渗入泥土。

    直到将一坛酒或喝或倒的放空了一半,宫天影的双目蓦然涌起一片血红,提起酒坛重重砸到地上,清脆的裂响声中,月光却依然照不进他恨意深重的眼。

    师父,玄天派,还有我的兄弟……我最重要的一切都已经不在了,只剩下这一具皮囊有何足惜?

    即使坠入魔道,我也定要替你报仇!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