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四百零五章 一体两面,灵魂放逐!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前方一片寂静,寂静到让人感到害怕,让人胆战心惊。

    前方似乎一点生气都没有,唯有死亡的气息盘旋在那里。

    叶朔默默地往前走着。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一路上没有人说一句话。

    想象中歇斯底里的疯狂与悲伤,统统都没有出现。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面无表情的冷静,让人感到窒息。

    前方依旧是那熟悉的玄天派,熟悉的道路,熟悉的房子,熟悉的树与花,不过它们已被摧残的破败不堪,唯有仔细分辨,才能够找到当初的影子。稀疏的树上是残碎的尸体,东倒西歪的青草全部被染成了红色。

    纷乱过后的寂静是可怕的。一个个硕大的瓦砾组成了荒芜的废墟,没有了原来的光彩与华丽,只剩下一片空白。生灵涂炭,无限的悲凉在这里疯狂的滋长,有着什么黑暗的情绪,正在疯狂吞噬着叶朔绝望的内心。

    继续往前走,场面愈发的惨烈。

    地上被削成了一片焦黑,脚下到处都是炭黑色,已经分不清究竟是什么的黑色物体。也许它是烧焦的树枝,也许是落下的瓦片,也有可能是玄天派弟子们身体的一部分。空气中弥漫着呛鼻的味道,黑烟缭绕,这样的场景,如同死神降临,带走了地面上所有人的生命。

    那些死去的弟子们,根本连安葬都无法好好给他们安葬。可以说在这片战场里面,连一具完整的尸首都找不到,甚至有的人直接化为了灰烬,尸骨无存。

    “我们……我们去后山再看看吧……”叶朔轻声说道,他闭上眼睛,不忍再去看这样的画面。随后又像是在安慰自己,“也许那里……也许那里会有幸存的弟子……”

    沉默的众人点了点头。

    依旧一路不言不语,穿过了大殿,朝着后山走。

    “等等!那是……”顾问在一片废墟中,忽然看见了一个人影。那人正在缓缓的移动着,速度极慢,却不容忽视。

    “大长老!?”众人心情激动,连忙围了上去。

    确实是大长老,他可能是这片废墟中唯一的幸存者了。

    然而大长老的伤势极重,浑身的鲜血,让他看起来像一个血人。不过这些血却不是他的,大长老的身上并未受任何外伤,但他的灵力波动却是极弱,甚至连蓄气一段都比不上。显然这是承受了极重的灵力攻击所致。

    大长老所修炼的“混元一气功”,一度使得他的身体犹如钢铁之躯,刀枪不入,现在却抵挡不了灵力上的攻击……虚无极难道已经强大至此了吗!?

    压抑着脑中纷乱的思绪,叶朔顾不得多问,连忙积聚起所有残留的灵力,一股脑的输送到大长老身体中。

    越是尝试,感到大长老那犹如无底洞一般的体内,叶朔就知道,自己现在的努力只是杯水车薪,大长老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就算是大罗金丹也已经换不回他的命了。这个认知令叶朔的心中再次泛起一阵酸楚。

    “你们……唉……咳……咳……”大长老得到叶朔的灵力援助,总算恢复了几分说话的力气,但他泛着死气的面色却是枯败如昔。艰难的摆了摆手,示意叶朔不必再为他浪费力气,随后深深的叹出了一口长气。

    “你们这些孩子啊……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叶朔鼻中又是一酸。大长老这慈爱而略带责备的语气,让他一时仿佛回到了从前。如果他们真的可以像当初一样,因为一时的不守规矩,在这里受到师门长辈的训斥,那该有多好啊。

    可是,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回不去了。

    一向爱说爱闹的齐玎莎,身上好像总有着燃烧不完的活力,而现在她就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双眸中还有着未褪尽的血红。泪水已经不会再从她的眼睛里流淌了,但那片无边无际的悲伤海洋,却会永久的沉淀在她的心里。

    苏醒之后,她没有对众人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强行带离战场一事表达任何怨言。同样的她也始终都没有开口说话。她就像一个被悲伤操纵的玩偶,大家让她躲在草丛里她就躲,大家要带她回玄天派她就回,她任由摆布,几乎不再有任何思想。

    唯一不同的,就是她比以前更依赖楚天遥了。她总是亦步亦趋的走在他身边,用怯生生的眼神凝视着他。只有在注视着楚天遥的时候,她才有些像一个受伤的小女孩,会难得的流露出无助和脆弱。但在看着其他人的时候,她的目光总是空空洞洞,带着一种空无一物的冷漠。

    无尘道长的逝去,让曾经那个泼辣蛮横,风风火火的少女永远的留在了时光中。她再也回不来了。

    同样的,当众人躲在草丛中时,眼前来来往往的都是焚天派的追兵,叶朔几次想冲出去把他们杀个精光,先为师父和玄天派报上一部分的仇,都被顾问拦住。

    一旦和一拨敌人动上了手,无疑就会暴露他们的行踪,到时敌人会越杀越多,而他们也必然会因为精疲力尽,就在这里全军覆没。

    顾问似乎总是那么冷静,他可以有条不紊的去安排一系列的计划。即使是灭门的惨祸,也未能让他的心神产生多少动摇。

    叶朔最终遵从了顾问的意见。但他的双眼依旧被仇恨烧得杀机毕露。

    曾经那个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的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这样疯狂的想去结束别人的生命。真的都变了,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当初那些单纯幸福,无忧无虑的时光,已经和这座覆灭的桃花源一起被埋葬了。

    “是,都怪弟子没有拦住他们。”楚天遥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他们这次回来,不是抱着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念头,只是在离开之前,他们都想再回这个家看看。同时,如果这里还有幸存的弟子,自然要把他们也一起带走。先离开了这里,至于今后的去处,再由他们自行决定。

    其实别说是旁人,何去何从,如今在他们自己的脑中都还是一片迷雾。

    专程等到了太阳落尽,又经过反复的踩点,估摸着敌人确是去得远了,一行人才重新踏入了玄天派。

    天边已经只剩了最后的一缕微光,暗沉沉的暮色从四面八方包裹着他们。前路是昏暗的,就像他们绝望的前途一样。此情此景,令人倍感凄凉。

    “唉,算了……也幸好你们回来……”大长老又咳嗽了两声,血水顺着他的嘴角不住流淌,“我……想去后山看看灵器,但是我这样的身体,看样子也走不到了……朔儿,你是知道地方的,快去……确认一下……灵器……一定要保住灵器……”

    叶朔连连点头。虽然他知道灵器多半已经不在了,敌人大举攻山,正是为灵器而来,又怎么可能将重要的战利品弃之不顾?恐怕他们就算是将后山翻过来,也一定会挖出灵器。但当着垂死的大长老的面,叶朔只能努力做着担保,希望可以多给他注入一丝求生的信念。

    大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油尽灯枯,让他的面容仿佛在一天之间苍老了数十年。颤抖的手掌在怀里掏摸一番,取出一块已经被血浸透的古玉。实则那古玉只有半块,甚至更少,形状也是毫不规整。

    “朔儿,你……”大长老握着古玉的手颤抖不已,尝试着想将它递给叶朔,手臂却怎么也无力抬起。

    “你的身世……身世……你的父亲他……”

    抬起的手臂垂下了。

    握着古玉的手掌无力的砸在地面。

    大长老合上了双眼,在这一刻彻底的停止了呼吸。

    “大长老!!”叶朔的双眼都瞪圆了。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有关父亲的消息,情急之下他反复的摇晃着大长老,“大长老,我的身世到底是怎样?我的体质这么奇怪,和我的身世有关么?我的父亲他怎么了?您说话啊!告诉我啊!”

    但是大长老已经不会再回答他了。

    留给他的线索,就只有那一块残缺不全的古玉。

    叶朔颤抖着拾起古玉,手指在表面不断的摩挲着,试图将血迹擦尽。

    顾问注视着他,还来不及出言安慰,不远处忽然响起一声厉喝:“楚天遥!你答应过我什么!!”

    一道身影迅如疾风,转眼间已是掠到面前,二话不说,一拳就向楚天遥脸上挥了过去。

    楚天遥被打得一个踉跄,那人却是不依不饶,紧跟着又是一拳挥上,势如疯癫。

    “你答应过会帮我照顾安云,你就是这样照顾的吗?安云他死了啊!我的兄弟他死了啊!楚天遥,你不要不说话!你看着我!你回答我!”

    众人也是直到此时才看清,那道就像是市井疯汉的消瘦身影,竟然是他们从前那位永远风度翩翩,仿佛只活在传说中的师兄宫天影!

    “楚天遥!你对得起我吗?!”宫天影愤怒得已经失去了理智。

    一听到门派被联合攻打的消息,他几乎是立刻就赶了回来。没有想到,千赶万赶,还是迟了一步!

    刚踏进山门,他很快就认出了那已经化作焦尸的安云。虽然满地尸山堆积,每个人的面容也被血迹染得污浊不堪,但他却还是在尸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安云!

    而这一眼令他几乎崩溃。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当初就算是承受着安云的憎恨,他也应该留在这里。就算在灭门大战中出不上什么力,但至少只要他活着,死的就不会是安云。

    因为安云不想看到他,也因为无法面对这份变质的友情,所以他逃了。他一厢情愿的以为,只要他离开这里,安云就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那是自己欠他的。怎能逆料,这一走,再相见便是阴阳相隔!

    宫天影独自抱着安云的尸首哭了很久,当他一感应到楚天遥的灵魂气息,顿时就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了对方身上。

    尽管他也知道,这件事怪不得楚天遥,他也已经尽力了,门派大劫,只凭他一个人又能做什么?但他还是口口声声的责骂着对方,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过是自私的在寻找一个迁怒对象,只为推卸亲手害死兄弟的罪恶感。

    “天影师兄……都是我没有照顾好安云师兄。你打我吧,是我该死!”楚天遥很快就被打得口鼻流血,但面对这位他最尊敬的师兄,他还是默默的承受着他的发泄,没有做出任何反抗。

    “天遥……”一直置身事外的齐玎莎,双眼中终于凝聚起了一点焦距,“别……别打天遥……不要打天遥……”拉不住宫天影,她就直接扑到了楚天遥身前,替他承受着连绵而来的打击。

    “天影师兄,你冷静一点,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啊!”疯狂下的宫天影看也不看,就要对着齐玎莎一拳挥去,终于连顾问也看不下去,上前劝阻起来。赫连凤很快的也参与了进去。

    在这群人闹成一团时,叶朔始终是静静的握着手中的古玉,凝视着大长老的尸体,仿佛陷入了一个独立的空间。一缕黑气正在他的周身萦绕,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邪气,而邪气的源头,却是他的心脏部位。

    为什么,和书里说的不一样呢。

    书里明明说,你怎样对待别人,别人就会怎样对你。

    书里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所有的民间故事里,也都是好人得到幸福,坏人得到惩罚的啊。

    为什么这一切到了现实中,就都不一样了呢。

    一直以来,他都谨慎的遵照着圣贤书中的金科玉律,怀善心,行善举。他宽恕了每一个敌人,期待着他们可以改邪归正。他做错了什么呢。

    然而,真实的世界,不是书里描绘的桃花源。世上的人,也并不都是圣人。

    师父,大师伯,大长老,还有其他的师兄弟们,他们都是好人。虽然大家偶尔在修炼中会偷懒,虽然会因为一些微小的摩擦而拌嘴,虽然长辈们有时会很严厉,但他们都是好人。他们爱着这个世界,他们对其他人没有过任何坏心。

    但结果是他们都死了。尸骨无存,曝尸荒野。

    反而是像虚无极那样的人,像罗帝星那样的人,他们可以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混得风生水起;他们可以成为这场战争的胜利者,他们名利双收,可以在尸山血海中品尝着自己的胜利果实。他们造下了无数的孽债,却不会得到任何报应。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曾经,自己总希望所有的人都可以得到幸福。希望世界上再也不要有纷争,所有的人都可以在阳光下微笑。

    但最终,他却连自己的师门都保卫不了。

    哈哈哈……自己还真是顶着聚气级的实力,操着统治者的心啊,太可笑……这一切真是太可笑了啊!如果让他的仇人知道,恐怕都要笑掉大牙了吧?

    叶朔颤抖的苦笑着,眼中渐渐笑出了两行热泪。但就连那眼泪,竟然也是黑色的。

    弱肉强食,实力为尊,如今我体会到了。

    没有实力,你就算是再善良,依然是被别人踩在脚底的烂泥。

    有了实力,你就算是再邪恶,依然可以拥有大批的追随者。人们只会畏惧你的力量。如果你的实力强到了超越天地,还有谁有资格来报应你呢?

    变强,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也要变强。

    只有变强,我才可以报灭门之仇,才可以守护我想守护的一切。

    我不会再把所有机会都让给别人了。从今以后,只要是属于我的,我一定会牢牢抓住!不属于我的,我也一定会统统都抢过来!

    曾经那个善良到愚蠢的叶朔,已经在这场战争中死了。

    而今后的我,永远都会把力量放在第一位。

    底线,对我这种弱者来说不适用。讲底线,我只会被那些强者一根指头碾死,连申辩的机会都不会有。

    现在还在我身边的这些人,就是我唯一的底线。除了他们,我不会再轻易的信任任何人,也不会再轻易的帮助任何人。

    让我变强。

    敞开我的灵魂,向黑暗放逐。

    叶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也就在这一刻,一股滔天的黑气将他完全笼罩,而叶朔的灵魂气息,也在这阵庞大的邪气中飞速增长。

    从聚气五段冲破到凝气级,几乎只用了一瞬间。

    凝气一段、凝气二段,这些常人要修炼几年才能突破的关卡,现在就在几个眨眼的时间被叶朔越过了。

    凝气五段……凝气六段……邪气仍在增长。

    就连宫天影和楚天遥等人也暂时停了下来,惊疑不定的打量着他,时不时交换过一个忌惮的目光。

    凝气七段……凝气八段……

    劲气级!

    当叶朔的灵力终于冲破劲气级时,环绕他周身的黑气才缓缓淡去。

    劲气级,这个实力甚至已经追平了大长老。如果知道自己数十年的苦功,就被一个弟子在转眼间超过,若是他地下有知,恐怕都会气得重新活过来。

    只是在叶朔的灵魂中,已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它更黑暗,更邪恶,散发着一股择人而噬的凶气。

    不同于叶朔的温良,或许它更有些类似于,当初那个神秘的第二意识。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