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四百零三章 扫荡 上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幽暗的洞穴深处,条条金色纹路朝四面延伸,散发出一种古老而玄奥的气息,拱托出一座铺满了整间地面的巨大阵法。

    此时那阵法依然在运作,淡淡的光芒若隐若现,其中透发出的强大灵压却是不容忽视。每一道光束都在半空中紧密相连,结成了一片直径贯通全室的椭圆形光罩。

    曾经的创立者已经不在了,而它却依然存在着,因为它所要守护的东西还留在这里。

    望着供台上那一座巴掌大小的古器,每个人的眼里都渐渐冒出了亮光。那是被贪欲所点亮的渴求,与这满室的亮色交融在了一起,倒也有一种诡异的和谐。

    “这里竟然还留着阵法,玄天派那些人的花样倒还不少。”还是师清一较为冷静,在灵器的诱惑前,也没有忽视脚下的阵法,“虚无极掌门,咱们是不是应该先想个办法,把这东西处理掉?否则贸然动手,可别再招来什么攻击啊?”

    虚无极沉思了一下,就果断的走上前:“不会,这阵法只是用来压制这里的灵气波动,应该并没有攻击性。”说话间两手各自凝聚起一道灵力光束,朝着两侧分别一指。顿时那两道光束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扩展出了大量相同的光束,同时贯入了阵法的各处中枢。

    在接触点爆发出一连串的碎小电花后,整座大阵的光芒闪动几下,就渐渐的暗淡了下来。虽然阵纹依旧,但现在它们看上去只像是一道道已死的纹路,再也没有此前灵气流通时的圆融感了。

    也就在同一时间,一道绝强的灵气波动忽然冲天而起,几乎将洞顶掀翻。在横扫的气息掠过周身时,洞内每个人都感到体内的灵力震动了一下,竟是在短短片刻就有了增长的迹象。

    而在众人的感应中,这股挣脱了阻碍的气息已是径直冲上云端,朝着四面八方源源不绝的散发着最精纯的能量。天地间的灵气在这一刻浓郁了数倍,已经有不少邻近城镇的修灵者察觉到变故,正在用惊奇而略带贪婪的目光朝这个方向打量着。

    虚无极的面色也变了变,忙不迭的抬手结印,一连串的复杂印法加固下,总算是暂时将这一股滔天的灵气镇压了下来。

    显然,如果不加遮掩,气息完全爆发的灵器就是一场大祸,它可以吸引来太多大势力的关注,而这其中,有很多甚至是比洛家还要强大的。

    玄天派,可以说就是灭亡在了灵器之下。而同样受贪欲的驱使,下一个被其他宗派所覆灭的,必然就是焚天派。因此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守住宝物前,就算是虚无极,都不敢让灵器正式暴露在大庭广众下。

    “好了城儿,你先过去盘膝坐下,尝试感应灵源。如果能够成功淬体,也许将会有助于修复你受损的灵脉。”舒了口气,虚无极又转过头向墨凉城道。

    其余众人虽然都是急不可耐,但他们也知道,最先享用灵器的肯定是焚天派的人,是虚无极还是墨凉城,倒也没有什么分别。在此的都是些老奸巨猾之辈,想通了这一节,很快都把贪婪之色收了起来,转而挤出一脸笑容,祝福“凉城师侄早日康复”。

    墨凉城沉默了一下,按理说他现在应该谦让几句,但灵器的大名他早就听过,都说是这天地间最伟大的奇迹,说不定真的可以让自己有机会重新修炼。这种废人的日子,他实在是多一天都不想再过下去了。因此也无心过多推辞,直接就迈开脚步走了过去。

    作为大家族的少爷,自小对各类珍奇异宝如数家珍,此时墨凉城根本不需要虚无极再多教导,闭上眼睛,灵魂力量就轻车熟路的朝着灵器中渗透了过去。

    大约才过了一柱香时分,灵器中就渐渐散发出了微弱的光源,同样的光芒也随之绽放在了墨凉城身上。

    在所有人又羡又妒的注视下,纯正的灵气开始一寸寸的洗涤过他的周身,修复着他体内的暗伤,也流通在那一根根干涸的灵脉中。在这样持续的滋润下,墨凉城那衰弱多时的灵魂气息,也正在变得平稳而充实起来。

    这个时间,又是一个纪录,并且它直接碾压了玄天派过往的所有人。这一刻的墨凉城,仿佛又成了那个傲视绝伦的第一天才,永远走在所有人的前面,留下一个个令人只能仰望,而无法超越的纪录。不过,似乎也就仅止于此了。

    “虚无极掌门,这一次的战争,就要属小徒贡献最大了吧?将来分配灵源淬体的时候,能否多给他几次机会?”当墨凉城已经完全沉浸在修炼中时,师清一轻笑着开了口。

    罗帝星这一次的大出风头,让她这个破月派掌门都是面上有光得很,讨起赏赐来也是毫无顾虑。

    虚无极还没答话,常夜白先酸溜溜的插了进来:“只不过就是一个杀人狂,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他先抢着把什么都做了,我们周建的表现一定也不比他差!”

    师清一还是笑眯眯的:“是啊,那怎么就不是你们周建先抢着把什么都做了呢?”

    常夜白气得一瞪眼,正要有理没理再搅上三分,在她身旁的周建忽然拉了拉她的袖管,主动的插话道:“掌门,你们别再争了。我比不上罗师兄,这是事实,以后我也会多多向他学习的。”

    经过了这场战争,罗帝星的疯狂不仅是寒了敌胆,盟军内部更是有不少人被他彻底吓没了脾气,周建就是其中之一。

    罗帝星太可怕了,杀起人来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杀,这种人就算是自己死了,也绝对会拖下去一群垫背的。这种人不能惹……也惹不起!

    如果说在以前,为了天澜秘境惨死的师兄弟,周建还一直仇视着罗帝星,现在那所有的仇恨就已经完全转化成了恐惧。以后再看见他,绝对要有多远就躲多远!

    现在听到师父竟然在非议那个煞星,万一惹火了他,忽然冲进来给自己和师父一人一刀怎么办?因此他几乎是抢着服软。人命关天,他也顾不得在师父面前争取表现了。

    常夜白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个弟子在战场上不能给她争光,现在又在这里给她丢脸,更气人的是偏偏还输给了老对头的弟子,真是让她一肚子的火没处发。瞪着周建的眼神都恨不得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周建自觉心虚,也不敢争辩,只是缩在一旁,不断向师父讨好的赔笑着。

    大约随着他话音落地,洞穴间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而紧跟着踏入进来的,正是罗帝星和阮石!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周建的心脏猛一抽搐,下意识的就朝角落里挪了挪脚步。常夜白一眼看到,没好气的把他拽了回来,眼神更是嫌恶。

    罗帝星此时全身都是血迹,双手更是鲜红刺眼,就像是戴了两只血手套一般,名副其实的“血罗刹”。

    而他一踏进洞内,根本没朝墙角的众人扫上一眼,视线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在灵器的金芒映衬下,被包裹在一团灿烂光辉中的墨凉城身上。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虚无极就冲着他一摆手,意指“凉城正在修炼,绝对不能受到打扰”。

    罗帝星略一愣怔,随即很快的心领神会,点了点头,双目中放射出狂喜的光芒。

    这本来也是他想提议的,现在墨凉城竟然已经主动开始了,如果真的可以就这样化解时之力侵蚀的话,那他觉得将来就算是自己死了,也能闭得上眼了。

    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地煞丹反噬带来的痛苦好像都完全消失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暗室尽头,那一道唯一的光源上。

    在他这样关注着墨凉城时,同样有人正在一眨不眨的关注着他。

    也许是战场上的凶残已经烙印在了每一个人心里,现在周建只要一看到他,就觉得他随时都会捅自己一刀,就像战场上无数个被他杀死的人一样。

    但他是既不敢看,又不得不看。如果不能随时掌握对方的一举一动,对自己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另一边,阮石的视线也紧紧的盯着供台一侧。但他却是直接忽视了墨凉城,痴迷的望着那一座青铜色的小鼎。

    灵器,原来这就是灵器啊。

    在这场战争中,他和周建虽然都属于“稳中求全”的类型,但战火无情,那些被自己操控的灵魂奴仆还是损失了一大批。这样的心痛,也只有灵器才能弥补了!

    那墨凉城不过就是一个废人,再淬体又能有多少长进?还是别再浪费时间了,赶紧把机会让给大家吧……

    有这种想法的人,此时必然不在少数。

    半个时辰,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等待中过去了。

    笼罩墨凉城周身的光芒开始变得暗淡,再过不久,渐渐的就完全消失了。而他也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缓慢起身,表情低落的回到了队伍中。

    一般来说,第一次引灵源淬体,起码也要花上半个月左右。但墨凉城却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中就主动退出了修炼,要说他已经将灵气吸收完毕了,那可是没有人会相信的。况且看他现在的表情,也实在不像是有“好消息”的样子。

    “城儿,怎么样了?”终于还是虚无极先开口询问道。面上有着藏不住的焦急。

    墨凉城摇了摇头,他甚至连视线都没有抬起,“没有用。灵源淬体的好处确实很大,但是我全身的灵脉都已经断了啊,就算有再多的灵气,我也吸收不了。这么珍贵的宝物,就不要浪费在我身上了。”

    向来最痛苦的,莫过于期待过后的失望。而且这一次,等于是一道更残酷的宣判。

    如果连世间最伟大的奇迹都无法拯救自己,那还有谁可以给自己第二次生命呢?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了……

    “那,炼化灵源呢?”同样倍受打击的罗帝星在沉默片刻后,忽然眼神狂热的提出了另一个名词。

    这句话一出口,一直在角落里当背景板的众人顿时都不淡定起来。

    谁都知道,一旦灵源被炼化,灵器也就等于是废了。在忙活了这么久,经历了大量的损兵折将,好不容易才攻下玄天派之后,谁能接受这个结果?

    就连虚无极也显出了为难之色。如果确定灵源可以治好墨凉城,那这个提议还可以考虑,但万一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毕竟像这么顶级的至宝,就连墨家也是拿不出来的啊!

    罗帝星看到众人各自是一副不情不愿之相,急得提高了声音:“只要他能好起来!灵器算什么?”

    嘘声一片中,常夜白慢悠悠的翻了个白眼:“你这话说的。你倒是不稀罕了,有的是人稀罕。这是大家不惜拼上性命的宝物,你可没资格一个人拿去做人情。”

    自己门下的弟子,在天澜秘境惨死在罗帝星手中,此事最终虽是不了了之,但常夜白对这个凶手一直恶感不减,逮着机会就要挤兑他两句。

    罗帝星还想争辩,墨凉城忽然主动的拉住了他,清澈的双眸中满盛着淡淡的哀伤,同时这也是在战争结束后,他第一次开口说话。

    “算了,众位师伯此番肯为战事出力,为的本来就是灵器。还能顺便帮我报仇,我就已经很感激他们了。最终的战利品,怎么能让我一个人独享呢?况且,时之力侵蚀是无药可救的,如果炼化了灵源还是老样子,那就真的是暴殄天物了。就这样吧。”

    墨凉城的“知趣”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常夜白更是满意的一笑:“还是凉城师侄懂道理。到底是曾经的第一天才啊,瞧瞧这眼界,这气度,一般人还真比不上!”

    罗帝星正值烦躁不堪,当场瞪了过去:“你的话怎么这么多!都一把年纪了更年期还没结束?”

    连续的两句讥讽就像两把快刀,深深插入了常夜白的心窝,气得她一时连呼吸都不通畅起来。

    但就是在她气急败坏时,洞内的其他人却是一个个都毫不掩饰的笑了起来。就连背转过身的虚无极都在偷笑。

    潜夜派现在好歹也是盟友,作为主事者,有些话他不方便说。不过那频频挑衅的常夜白,现在也该有人给她一个教训了。

    “哼……刚刚还要死要活的,这一会儿又生龙活虎了,之前也不知道是在装病给谁看……”常夜白好一会儿才憋着气顶回一句,那显然是在说,罗帝星是故意在虚无极面前装腔作势了。

    “师父,少说两句吧……”周建又在一旁苦苦拉着她的衣袖,气得常夜白狠狠一振臂将他甩开。这个自己曾经最得意的弟子,现在还真是怎么看都不顺眼。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把灵器带走。至于按功劳分配淬体时间,这就等回去再说。”虚无极清了清嗓子,当先上前拿起了灵器。

    但就在他双手同时扶住灵器侧壁时,洞中忽然一阵地动山摇。一股强横波动猛地朝四面爆发,瞬间将整座洞窟完全封锁。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