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九十八章 医者仁心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在火势最猛烈的时候,翻卷的火沟同样隔开了叶朔和了尘道长,如同他们早已隔绝的阴阳。

    “师父……”叶朔的瞳孔倒映着熊熊的火光,耳听着四面不绝于耳的惨叫声,仅剩的神识渐渐凝成一线,朝着体内疯狂的搜刮过去。

    “不是很想侵占我的身体么?来啊,我给你!我愿以灵魂献祭,只求你给我力量……给我力量!”

    给我足以护卫山门的力量,给我……足以把面前的敌人撕碎的力量!

    “出来啊!只要能助我度过眼前的危,以后这具身体的主导权就是你的!出来……我需要你……”

    但不论他怎样呼唤,怎样祈求,那个神秘的第二意识始终都没有回应他。它消失得那样彻底,就像从来不曾在他的身体存在过一样。

    “呵……”最终叶朔失神的苦笑起来。得不到神明的眷顾,现在连魔鬼也要抛弃自己么?仇恨,他同样也有,但他的恨既不能化作滚滚的洪水来浇灭这一场烈焰,也不能化作爆发的实力,在这场大劫力挽狂澜。到底是因为他的恨还不够深,还是因为他的心还不够狠?这个世间,这个黑白颠倒的世间,到底是为什么要把他们这群良善者逼到天地不容?

    正当叶朔独自失魂落魄时,半空激战的楚天遥也注意到了这一边的变故,迅速摆脱了周建后,闪身落下,飞扑到了尘道长身边,将他滚落的头颅紧紧搂在怀里,泪如雨下:“师父……师父!”

    罗帝星冷漠的俯视着他,鲜血顺着面庞不住流淌,而他的语调依然有种惯常的讽刺:“现在还假惺惺什么?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

    楚天遥猛地抬起头,尤其是在叶朔被这里的动静吸引,也跟着转过头时,就如同是为了阻拦他的后话,楚天遥瞬间聚集起一团灵力气弹,一跃而起,主动向罗帝星攻了过去。

    “罗帝星,你杀我师父,我定要你偿命!”

    罗帝星连声冷笑,竟是不闪不避,任由自己被楚天遥的一击当场轰飞。但即使是身在半空,他的冷笑声也没有停止,同时两各自缭绕起一层灵力镰刀,成片的收割着沿途弟子的生命。

    ……

    灭世业火一出,整片战场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立足之处了。即使是被炮弹摧残后的废墟,惨状也不过如此。

    前线西北角,这里的人员存活率相对来说是最高的。不是因为方位相对偏远,而是因为这里,正有着一位活菩萨,踏着硝烟,奔走在各处伤患间。

    百草堂的掌管者,四师伯御尘道长,从空重伤跌落后,她首先去做的,便是就近治疗着身旁受伤的弟子和长老们。在她的悉心照料下,一个个缺胳膊少腿,本应早已去见阎王的弟子,又重新站了起来。

    “咳,我这把老骨头,左右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御尘师妹,你自己也受了伤,还是节省些灵力自疗吧!”断了一条胳膊的逸尘道长望着自己空荡荡的衣袖,冲身边苦笑道。

    “都是黄土埋半截子的人了,还谈什么自疗不自疗的。”四师伯依然没有停止灵力的输送,“咱们玄天派的百年基业,这一次是都完了,我只希望,可以多救下几个年轻弟子,毕竟,他们是……可以把我们的意志,传承下去的人……”

    四师伯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声音忽然被突兀的掐断了,在她颈,此时正勒着一条红光笼罩的蝎尾,阮石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后,阴森的面容紧贴在她耳边,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一种冷入骨髓的寒意。

    “医者难自医,你救得了别人,却终究是救不了自己啊……”

    蝎尾越勒越紧,四师伯的面部已经渐呈紫胀,逸尘道长虽是心急如焚,但他的伤势却令他无法移动半分,只能眼睁睁的坐在原地,等待着又一名战友的死去。

    忽然,一道灵力光束破空袭至,近乎蛮横的将阮石的蝎尾震落,一道身影也在同时降下,紧紧的攀住了四师伯双肩,每一根指都那么用力,犹如溺水者抓住了一块仅存的浮木。阮石刚要出,在看清面前之人时忽然迟疑着停下了。

    “你是医师是不是?那,你有没有办法解除时之力的侵蚀?啊?”

    “时之力侵蚀……”四师伯缓缓的念着这个残酷的名词,再望望面前那满脸鲜血,急不可耐的罗帝星,忽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指的是墨凉城……?”

    罗帝星猛点头,眼再次闪过狂喜的光芒,握着四师伯双肩的力道陡然加重,就像是要把她的肩骨捏碎一般,语无伦次的恳求道:“说你有办法,你说你有办法,只要你做得到,我就放过你,我放过你们玄天派的所有人!你说啊……说你有办法啊!说啊!!”

    四师伯叹了口气,在他狂热的期待目光依然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也无计可施。”

    罗帝星欣喜的目光瞬间冷却,但很快,他就像是想通了什么一般,眼珠疯狂跳动,声音也变得更加游离:“是因为……我们是你的敌人?我……我说过了我会停止的,今天欠你们玄天派的,我还给你们,尽管来把我千刀万剐,来砍了我的头,来剖了我的心啊!只要你答应救他,我随你们处置。你……你为什么还不动?去救他啊!救他啊!救他啊!”

    看他的样子,如果四师伯能点一个头,他几乎就会当场跪倒。站在一旁的阮石皱了皱眉,罗师兄明明一直都是那么骄傲的人啊,现在他竟然不惜去向一个敌方的俘虏下跪,只为了替墨凉城换取一线生?

    四师伯在他的恳求终于告一段落时,仍是缓慢的摇了摇头:“医者仁心,救人从来是不分什么立场的,哪怕是敌人,如果能救我也一定会救。但是时之力侵蚀,那是一个更高等的领域,我是真的无能为力。”停了一停,慈和的双目第一次射出憎恨:“虽然你这份牺牲精神确实令人感动,但是我也想告诉你,欠我们玄天派的,你还不起。”

    罗帝星眼所有的神采都暗淡了,如同被冷水浇过的烛台,连最微弱的火星都被掐灭得一丝不剩。而当他游离的目光终于重新对准焦距时,从他口吐出的第一句话,就是一句同时汇集了悲伤和愤怒,濒临崩溃的:“……为什么?”

    “你不是医师么?你为什么没有办法?你应该有办法的啊……你为什么没有办法?”

    就在他的疯狂喃喃自语,四师伯猛觉腹部一痛,一柄长刀已经狠狠的捅了进来。

    “你为什么没有办法?你为什么没有办法!我都已经这么求你了,你为什么没有办法!……”

    罗帝星就像是神智失常一般,翻来覆去念着的就只是这一句话,同时每念一句,都会在四师伯的身上疯狂的砍上一刀。四师伯的胸口转眼已是血肉模糊。

    百草堂的那些娃儿们,现在也不知怎样了……还有药罐子里,还有一锅没熬完的药……

    这是四师伯脑最后的念头。

    “……罗师兄,她都已经死透了,够了吧?”四师伯的尸体转眼就被剁得面目全非,罗帝星仍像是毫无知觉一般,一刀更比一刀疯狂,终于,就连一向杀人当喝水的阮石也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副架势……总觉得下一刀随时都会砍到自己身上来。

    罗帝星充耳不闻,仍是反复又砍过数十刀之后,才像是终于出尽了心头怨气,将长刀狠狠一丢,掉头就走。

    她没办法,我也早该知道她没办法。她又不是涅盘境的强者,是我在强人所难而已。但是……就是连任何一点的希望都不想放弃,哪怕那只是自欺欺人。

    ***

    青鸾殿,这里已经脱离了前线,属于一块安全领域的大后方。

    如果这里再被突破,那这个门派也就真的完了。就连那些实力低微的外室弟子,也会彻底的暴露在敌人的屠刀之下。

    说来可悲,他们还没有享受过玄天派的荣耀,如今却要先承担玄天派的灾祸了。

    “前线这么快就沦陷了吗?可恶,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大殿早已乱成了一团。

    “顶住!就算只剩下我们几个,也一定要拼死顶住!”另一名年纪稍长的弟子猛地抬起头,眼里已经布满血丝。

    “布阵!能撑多久就撑多久!你们几个,到前院望风,发现敌情随时回报。剩下的人随我站稳阵形!”

    在一片悲壮的气氛,大殿的弟子分布到各自的岗位上,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战备状态。

    ……

    遥远的天际尽头,很快的闪现出了一抹残影,他的活动几乎不受物理限制,正以一种鬼魅般的速度朝大殿逼近。

    “敌袭!好快的速度!到底还是打到这里了吗?”

    “刘师兄他们正在布置阵法,绝对不能被打扰,这里我们来挡住!放心,只是一名敌人而已,咱们就让他有来无回!”

    “攻击!全力攻击!”

    一时间,大量的灵技破空发射,所有的弟子都使尽了浑身解数,灵力如同不要钱一般朝着对面的人影疯狂灌注。

    因为他们知道,现在不拼,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会了!

    但就是在这样密集的攻击下,那道人影却是接连几次穿梭,每一次都在间不容发的空隙钻了出来,很快已是逼近了前院。

    “那个……那个是……”当那道人影的面貌终于清晰可见时,一名弟子颤抖着指向了他。

    “……血罗刹,罗帝星。”另一名弟子代他说完了没有出口的答案。

    一片死亡的阴霾,悄然笼罩上了所有弟子的心头。

    ……

    冲出了前线,独自杀向后方,站在这第一座殿宇前,罗帝星二话不说,抬就发出了攻击。

    他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了。在来这里之前,他已经又大批量的服用过一次丹药,总算是让身体可以继续活动。但是再不快点的话,地煞丹的时效就快要过去了,而到了那个时候,所有的后遗症也会集爆发……

    灵力炮弹在击大殿时,忽然像是遭到了一层无形的阻碍,直接就被弹飞了出去。而他其后试探性的数发攻击也被接连弹飞,罗帝星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眼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金色光罩,正将这座在他看来垂可破的大殿牢牢的保护在其。

    “该死的……”罗帝星心情烦闷,抬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光罩上。

    “圣天神罩!师兄他们的阵法终于成功了!”前院,一群瑟瑟发抖的弟子见状,也相继探出了头。

    “不愧是圣天神罩,就连血罗刹也破不了……咦,他干嘛引雷咒劈自己啊?脑袋坏掉了么?”

    大殿前方的不远处,罗帝星在初次攻击失利后,竟是很快就召唤出了落雷。但这雷霆却并非劈向大殿,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当头劈下,在他全身都缭绕上了一串串碎小电蛇。

    初级的“惊雷闪”持续过一段时间后,又逐渐切换到了更高等的“雷神天怒”、“黄泉雷罚”……

    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在这样不断的重雷轰击下早就灰飞烟灭了,但罗帝星却是始终稳立不动,而他的表情,也一直都停留在一种若有所思的状态。

    “他……”终于,有一名见多识广的弟子想到了最极端的一种可能,这也让他的声音都变了调,“他恐怕是想,通过雷击,逆向感悟雷之本源!”

    修灵者将来渡涅盘劫时,自会引得天雷齐落。而此时的雷霆不仅是为渡劫者淬炼道躯,同样也会蕴含着一丝大道法则,曾有人说过,渡劫之时,正是最接近大道本源的时刻。也因此,若能渡劫成功,修灵者的实力必将突飞猛进,鱼跃龙门。

    也就是这样的道理,绝境与遇往往相伴相生,在绝对的死地,灵魂也将会与所处的空间无限贴合,会令人获得更多的感悟。因此,许多苦修者长年游走于生死之间,正是为了抓住那一闪即逝的灵光乍现。

    而修炼高等五灵咒法,除了老老实实的从初阶筑基,自然朝高阶感悟外,还有一种传说的方式。

    当你被一种五灵元素缠绕到几乎窒息时,就有会窥见那最原始的五灵本源。比如在快被水淹死时,触摸到水之本源;快被火烧死时,触摸到火之本源;快被雷劈死时,触摸到雷之本源……但这种说法终究只是传说,一个不慎可能就真的死得连渣都不剩了,所以数百年来,敢这样去尝试的还是很少的,就更别提是能够成功的了。

    甚至有人认为,这种说法根本就是一个恶劣的玩笑,是那些死活也感悟不到高阶咒法的人编造出来,坑害后世人的。

    但是,当这一幕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众人眼前,就连本来不信邪的弟子都开始感到背脊发凉。

    一定就是这样。否则的话,他现在的行为,还能有什么更好的解释?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