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九十五章 元神毁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

    一柄长剑,同时贯穿了仇人与亲人。

    齐玎莎的目光呆滞了,瞳孔在眼眶中化散成了一片空茫。

    她觉得自己正陷在一个最可怕的噩梦里,如果睁开眼睛,她就还是那个有父亲宠,有师兄疼的千金小姐。

    但是即使她将眼皮撑到了阵阵干涩,在那片被泪光模糊的世界里,眼前的一切依然如故。

    她无法直视自己握剑的手掌,但她的目光也同样无法从自己的手掌上移开。

    是她握着那把罪恶的长剑,而那把长剑刺穿了自己父亲的身体……

    无尘道长的嘴角开始漏下了血水,他抬起的双眼中一片悲伤。

    罗帝星的表情是凝固的,渐渐的,他的嘴角在抽搐,他脸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在抽搐,缓缓,缓缓的扭曲成了一个狂喜的笑容。这个表情变化就像是在被刻意的放慢,如同几张拼接在一起的静态画面。

    “哈……哈……哈哈哈哈……”罗帝星断续的笑声越来越响,最后已是几近癫狂。狂笑声中猛地双臂一振,周身爆发开一股强横灵力,无论是身前的无尘道长,还是身后的齐玎莎,都在这股冲劲下立足不稳,朝着两个方向各自跌退。

    罗帝星匆匆的查看了一下胸前伤口,长剑的强行抽离,让他等于是受到了二次重创。但他显然是并未放在心上,掏出一大把丹药,囫囵吞枣的匆匆咽下后,嗜血的双目很快又转向了齐玎莎。

    但他才刚刚跨出一步,已近垂死的无尘道长忽然又没命的冲了上来,紧紧的扣住了他两只手腕。

    此时的无尘道长全身都在着火,这火焰很快也同样扩散到了罗帝星身上。那种火焰,不同于任何一种寻常的火咒,身处其中,罗帝星竟然感到灵魂深处都传来了一阵撕裂般的痛楚。

    “你……你这老家伙怎么还没有死……”罗帝星恨得咬牙切齿。

    无尘道长额角顶着一个巨大的血窟窿,胸前也是血流如注,受到这种伤势,无论怎么看都应该已经奄奄一息了才是,但他此时的力量却是如有神助,将敌人牢牢的封锁在了雷池之外。

    “我……我可以死……但是我也要把你从这个世上带走……让你活着,对其他人的威胁太大了!”

    火苗不断攀升,此时两人自腰及下,已经全部笼罩在了吞吐的火焰中。

    “啊啊啊……滚开!该死的老东西,给我滚开!!”罗帝星一脚连着一脚,疯狂的踢着无尘道长胸前伤处。但无尘道长就像是完全没有痛觉一般,身子动也不动,而他扣住自己双手的力道,也没有丝毫的减弱。

    “爹!!不要啊爹!你不要丢下女儿啊!”齐玎莎这辈子的眼泪都在今天流干了。双手匆忙结印:“水咒·水龙吟!”

    咆哮的水龙冲击在两人身上,对那火焰竟是全然无效,此时两人的上半身都已经相继被烈火淹没。

    “没有用的,这并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元神之火。爹已经抱了必死之念,自燃元神,也只有这样,我才可以拖着他一起死……”

    无尘道长苍白的面孔此时竟是露出了一个微弱的笑容。缓缓的转向了女儿:“玎莎,以后爹就再也不能照顾你了,你一个人……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要总是那么任性,也不要再……动不动就耍小姐脾气了……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像爹一样……”

    无尘道长没有说完的话,断绝在了齐玎莎崩溃的痛哭中:“我不听!我不要听爹对我说这些!我就要爹照顾我……一直都照顾我呜哇哇……”

    以前的自己总是刁蛮任性,仗着父亲的权势在山门作威作福,但父亲对自己的教导,她却总是左耳进右耳出,从来没有真正听进过几句,也从来都没有为父亲尽过任何的孝心。

    以前她总是认为,未来还会有很多的时间,那么就算是现在任性一点也没有关系,就算自己永远都长不大,她也还是父亲捧在手掌心里疼爱的那个小公主。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命运要剥夺他们所拥有的时间,竟然是来得如此仓促,如此的令人措手不及。

    曾经那些还没有对父亲说的话,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曾经那些还没有为父亲做的事,再也没有机会做了。

    以后她长大懂事,会牵着另一个人的手共度后半段的人生,那个人,她一直都认为是天遥。只是这一天,父亲再也等不到了,她穿上凤冠霞帔的样子,父亲再也看不到了……

    “爹啊啊啊啊——”齐玎莎的哭声震天动地。好像只要她哭得够响,就足以震动上苍的神明,将这段荒谬的时间倒退回远点,把她的父亲还给她。

    火苗攀过了两人的脖子。罗帝星挣扎的幅度渐渐小了,刚才在弟子群中厮杀太猛,现在他已经没有力气了。就连眼珠中也映出了丛丛白色火焰。

    就在他最后的意识也即将溃散时,忽然一道黑色光束破空而来,从侧面贯穿了无尘道长的太阳穴,留下了两个漆黑的血洞。

    无尘道长的呼吸瞬间停止了,就像是一盏被掐灭的烛台,最后一丝灵力波动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燃烧的元神之火,在无尘道长身死之时,也就自动消失了。缭绕在罗帝星周身的火焰,同样悄无声息的消融在了空气中。虽然被烧得衣衫不整,但他终究是活下来了。

    那道黑色光束翻卷收缩,化为了一条蝎尾,傲然拖过长空,“啪”的一声甩在地上。阮石站在人群的尽头处,向他匆匆点了一个头,一转身又杀向了另一处战场。

    罗帝星僵立许久,缓缓抹去了额头的冷汗。在最接近死亡的时候,他总会感到颤栗,也许正是太清楚自己的罪,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被彻底的清算总账。现在的生命,简直就像是从死神手中偷来的一般,就算是使用起来也是那么不踏实。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不会逃避。该由我还的债,我都会还。但是还好……不是这一次。

    无尘道长的尸体已经栽倒在了地面上,齐玎莎跪在他身旁,哭得天昏地暗。

    从今以后,弟子们再也不会听到大师伯的训斥,即使是犯了再严重的错误,也不会再被他用平底锅敲脑袋了。

    那个总是喜欢板着脸说教的大师伯已经不在了。元神的毁灭,将会令他的灵魂也被彻底的抹除,连投胎转世的资格都不再具有。

    即使到了下辈子,下下辈子,自己都已经没机会再叫他一声“爹”了。

    在这一刻,齐玎莎忘记了灭门的绝境,忘记了自身的存在,忘记了天地间一切的一切,甚至就连对那个凶手的仇恨都短暂的忘记了。占据她全部心灵的,已经只剩下了悲伤,无边无境的悲伤……

    罗帝星站在她的身后,神情冷漠,此时缓慢的抬起一只手,掌心中凝聚起一团灵力光球,对准了她的脑袋。

    面前的少女一动不动。

    直到那团球形光芒已经覆盖了她的脑袋,她还是一动不动。

    罗帝星凝视着她的背影,眼神在这一刻竟然变得有些复杂。灵力光球在他手中盘踞许久,始终也没有正式推出。最后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五指忽然狠狠收紧,烦躁的将光球抓碎,掌心转而朝外,吸力暴涌,在收回了自己的随身兵器后,他没有再看齐玎莎一眼,掉头就走。

    ……

    战场中,屠杀依然在继续。

    墨凉城就像是一只出笼的野兽,钩爪切开了他前进的道路,白光缭绕中,是无尽的尸山血海;

    阮石的十条手臂时刻在身侧盘绕,蝎尾则是在背后扫荡,凡是他所经之处,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邢树珉将空间之力运转得出神入化,战场中随处可见道道漆黑裂缝,而裂缝的背面,则是一截截被往来罡风切碎的残肢;

    周建和楚天遥在半空激战,四散的能量波动呼呼作响。而周建借着“玄光连珠拍”之助,不仅是在战局中稳踞不败之地,更是时不时的将楚天遥的攻击反向击回,在地面上炸开一连串的大动荡;

    十方杀傀横冲直撞的奔跑着,它不需要防御,它的攻击也令所有人无法防御。无论是两条手臂的正面撞击,还是突如其来的血色龙卷风,在它的每一招之下,都会倒下成片的弟子。

    要说杀伤力最大的还要数“死噬之间”,血门一开,大量的弟子翻滚着被直接吸入,转眼血门再开,吐出的已经是一具具干尸;

    阮威和师清一也同样参与了这场混战。他们挥舞着袍袖,被灵力涨满的袖口早已坚硬如铁。将邻近的弟子吸近身前,再挥袖击毙,衔接自如的动作组成了一条稳定的流水线。这也令得参战至今,他们始终都驻守在一个稳定的范围内,脚下几乎不曾移动半步。

    人山人海的战场中,叶朔最终跟丢了墨凉城。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再去追了,只能混杂在人群中,奋力的杀退着焚天同盟的大量低阶弟子。

    就算是实力再差,一旦组成人墙,想要完全拆除也是需要耗费不少时间的。而在这段时间内,敌方的主力就又可以攻陷一个区域,就有不计其数的师兄弟又会遭到他们的毒手……

    这是叶朔手上第一次沾血。虽然他从来不想伤害任何人,但在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处境中,如果不能尽快杀敌,死的就是自己的同门!叶朔没有选择。

    既然每多杀一名敌人,也许就可以换来一名战友的生,那么,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全力拼杀。

    他从小信奉的正义理念,并不能让大家一起活下去,也不能带他走出眼前的绝境,在这一刻,它们一文不值。

    激战途中,叶朔仍会时不时的转头望望楚天遥和周建的战场。不知怎的,这里总是令他放心不下。

    有种很怪异的感觉,从阮石最初太轻易的突破了楚天遥的封锁就开始了。现在他和周建的战斗,为什么有好几招看上去都像是故意在朝拍子上打,在做敌人残害同门的帮凶?退一步讲,明知道对方的兵器有着反弹效果,为什么还要用这种远程灵力攻击,为什么不能采取贴身近战?

    连自己也看得出这一点,他不相信身为精英弟子的楚天遥,战斗经验会稀缺到这个地步。

    当几个焚天派弟子再次围拢上来的时候,叶朔迅速的清空了脑中的思绪,双手各自撑开了一道空间裂缝。

    是我想得太多了吧……楚师兄怎么可能故意伤害自己的同门呢?就算他嫉我恨我,但我们为门派着想的心情还是一样的啊!刚才,他明明也是像我一样,第一时间站出来维护师父。希望,是我误会他了吧……

    天空中的战斗,此时已经接近尾声。

    大长老双手掐诀,其余一众长老在他身周围成一圈,每位长老的身上都是白光耀眼,那是他们的灵力正在极限燃烧。同时这些灵力各自分出一束,灌注到了作为阵眼的大长老身上。

    很快,阵形中的长老身影已经隐约难见,足以区分他们的,只剩下了一道道纯正的白光,这同样是他们的生命之光。

    虚无极一直将这套阵法看到了最后,才不紧不慢的抬手结印,而他一个人提升的灵力波动,竟是很快就超过了所有长老的总和。

    “无相梵音!”

    在虚无极的背后,升起了一只巨大的妖凰虚影。舒展开华丽的羽翼,仰天一声厉啸。

    霎时,数道无形音波破空而至,如同张开了一张透明的大网。沿途空间震荡,阴风盘旋。众位长老正值全神运功,不及抵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音波大网掠过了他们周身。

    最初,只如微风过体,但很快,刺痛开始从脑膜深处传了出来。可以感到自己的灵魂正在体内哀嚎,那无数根碎针仿佛要将他们的经脉缝合。痛苦从各个部位,以不同方式侵袭而来。这一击过后,全场长老的气势当即萎靡了一大片。

    “不好……大家快稳住了!”大长老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嘶声大喝。

    虚无极冷冷一笑:“来不及了!”双手高抬,各自聚集起一团灵力光球,看上去就像托起了两团太阳。紧跟着那两团光球中同时射出一道光束,落在阵法正中,当即掀开了一场震裂空间的大爆炸。

    阵法被炸得四分五裂,大部分长老在这一击之下,直接被掀下了云端。只剩下了尘道长等少数几人还在苦苦撑持,但此时也是半身伏倒,气喘吁吁。

    “突破到敛气级,想找一个可以平等交战的都那么困难啊。”虚无极故作惋惜的叹了口气。但谁都看得出来,他非常满足于这份力量,同时,他也正在炫耀这份力量。

    “接下来,再把你们几个解决了,玄天派差不多也就该全灭了吧?”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