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九十三章 罪与罚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时间,在这一刻几乎静止了。

    大长老一手捂着胸口,强忍着胸腔中破碎般的痛楚,艰难的转过头:“为……为什么?”

    “常夜白,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尘道长等人也愤怒了。顾不得自身的伤势,都忙围拢到大长老身边,为他运功渡气。

    常夜白此时的面容,是一种被仇恨扭曲到变形的残忍。每一次肌肉牵动,都似压榨着成形的毒液:“我为什么?你玄天派无故杀我潜夜派众多弟子,还妄想我再跟你们联手?如果我能将血海深仇置于不顾,那才会真正的折了道心!与其坐以待毙,等着将来被你们吞并,不如拼死一搏!”

    无故杀你弟子?了尘道长张口想要辩解,却忽然气息一窒。

    我们何曾杀你弟子?显而易见,这又是一个局,而且已经让常夜白深信不疑。

    既然虚无极能够利用安云,策划出一场自相残杀的棋局,自然也可以同样的瞒天过海,在战前布下这一手暗局,引爆时直插心脏,从而令他们满盘皆输。

    多少年来,焚天派花费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那层层织就的阴谋早就已经笼罩了玄天上空。原来,他们终究还是输给了虚无极,输给了那旷日持久的野心。

    “大长老!”弟子群中的战斗节奏也被打乱了,叶朔和司徒煜城停止了攻击,惊惶的转头注视着那不断咳血的大长老。借着这个机会,罗帝星将狼头一抬,毁灭的火焰瞬间将司徒煜城吞噬。

    也就在同一时间,正在烈斗的周建和邢树珉忽然同时罢手,两柄长剑一先一后的刺穿了司徒煜城的胸口。

    司徒煜城圆睁着双目,身子渐渐无力的后仰,带着一绺飙溅起的血花,从这昏暗的高空黯然栽落。

    原来,周建同样是敌人。原来,潜夜派的所有人早就知道掌门的阴谋,他们只是配合着在这里演了一场戏而已。

    就连阮石先前被楚天遥砍掉的手臂,竟然也只是周建用幻术模拟出来的假象。

    当大家好不容易才拼到势均力敌的时候,一整派的盟友忽然变成了敌军,而己方的最强者又已身受重伤,局面等于是立刻就陷入了一边倒!

    这场战争的走向已经毫无疑问,等待着玄天派全体的,注定将是绝境!

    “启,护宗大阵!”了尘道长颤抖的声音透着绝望。

    护宗大阵,原本是玄天派的创派祖师流传下来,曾有规矩言道,不到最后关头不得动用,那也正相当于是守卫山门的最后一层屏障。今日竟然连护宗大阵都不得不启动了,这就代表着,末日,是真正的来临了。

    生死危机,从来没有这样真实的横在每一个人面前。

    众位长老深知是理,一时都是面色凝重的手印变动,在他们的脚下,一股愈发厚重的灵力波动正在拔地而起,从山门的每一个角落,都升起了一道金光,渐渐的这些金光在半空中首尾相连,结成了一层牢固的屏障。灵力在每一条管道间奔涌呼啸,加固着一寸寸最细微的阵纹。而那一片浓郁的金色光芒,在灵力的持续补给下,也正在变得越来越璀璨……

    观战的一众弟子,此时都被保护在了这层金光屏障下。他们仰望着天空,眼中的恐惧之色依然没有减退。

    天上地下,由于这一道庞大阵法的隔绝,一时就如同是两个世界。

    “护宗大阵?”虚无极垂下视线,将眼前的阵法一扫而过,面上掀起了一种略带惋惜的讥嘲,“你们该不会以为,就凭这种小儿科的阵法,就可以拦住我吧?”

    他的脚步缓缓迈出,走到了大阵的正上方。眼中浮现出一种奇特的悲悯,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末日。

    “千世劫,鬼神诛,乾坤有罪,十方天罚!”

    随着最后一个字眼落下,虚无极扬手一指,天空在此际裂开了一道缺口,巨大的黑色火焰轰然降下,连接了天与地,那前一刻还威风凛凛的护宗大阵,竟然是瞬间就被完全冲垮。无数的屏障碎片散乱抛飞,又在半空中化成了粒粒光点。

    扩张的火海一如洪水决堤,大量弟子猝不及防,直接就被当头扑下的黑色火苗烧成了飞灰。侥幸避过一劫的,也个个吓得肝胆俱裂,哭爹喊娘声响成了一片。

    同样是禁咒,在虚无极手中施展出来,竟然有如此毁天灭地之威!

    此情此景,天空中的长老们看得浑身都在颤抖。

    “住手!你要报仇,冲着我们来,我玄天派的弟子都是无辜的啊!”了尘道长的喉咙都在大吼中嘶哑了。

    虚无极冷笑着侧过头:“无辜么?从你们伤了凉城那一刻起,你们所有人就都已经不再无辜了。跟这个凶手同门,就是他们的死罪!”

    另一处战圈中,罗帝星那只狼头手臂一阵翻卷扭曲,又化成了原本的样子。紧跟着掌心一翻,托起了一颗暗红色丹药,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地煞丹!传说中相当阴毒的丹药。虽然可以令人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但那却须以燃烧自身精血为引,对身体是有着相当大的伤害的!事后就算不会留下其他后遗症,至少也得大病一场,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修灵者是很少会选择服用这种丹药的。

    目睹了这一幕的焚天盟众,一时都是震惊非小。早知道罗帝星就是个拼起命来六亲不认的怪物,今日这灭门一战,为了替墨凉城报仇,他是准备彻底的不要命了啊!

    一服下地煞丹,罗帝星脸上顿时出现了一种明显的痛苦,紧接着,在他周身开始燃起了一层妖红色的火焰,煞气逼人,竟是有些类似于阮石一贯的妖化状态。在这样的血气加身下,罗帝星从云端一跃而下,直接杀进了玄天派的弟子群中。

    阮石三招两式,击退了楚天遥的纠缠,十条手臂在半空中狂放飞扬,如同一道血箭般同样射向了下一处战场。那里,正有众多不堪一击的弟子在等待着他……

    “楚天遥,七大门派比试会的账,现在该算一算了!”周建倒转长剑,就近杀向了楚天遥。

    为什么我总觉得,楚师兄刚才就像是故意放跑阮石的呢?叶朔望着身旁那两道缠斗的身影,皱了皱眉。但还不等他细想,墨凉城已经从他身旁一掠而过,也跟着跃向下方。

    没有时间管那么多了!叶朔也只得匆匆掉头,追赶在他们身后。

    如同吹响了进攻的号角,那些原本在悠闲观战的焚天派弟子,在此也齐刷刷的掏出了兵器,在黑市的大量供应下,每一个人都是装备精良。这股覆灭的潮水,冲出云端,压向地面,如同一片密密麻麻的蝗虫,齐刷刷的从空中扑下,连天蔽日,杀气冲霄。

    “冲!”

    “杀啊——”

    虚无极手印变动,在更高一层的天空中,大量的灵气粒子自动聚拢,很快就结成了一道牢不可破的结界薄膜。

    “今天,谁都别想走出这个结界!准备在里面,好好的迎接你们的死亡吧!”

    当幻光派和潜夜派的人马也先后杀向陆地时,一旁的流影派掌门仍自双眉紧锁,面如死灰。在他身旁,还站着几个平日的亲信弟子。

    “潜夜派还是反水了,情况正在朝着最坏的一面发展啊……这场战斗既然逃不过,那我们也只能参战了。但是,千万不要太拼,记住,保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够活到最后,我们再高举白旗,设法向焚天派投诚便是!唉,不是我不讲道义,只是玄天派死局已定,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必要陪着他们死啊。就不知……咱们当中,又有几个还能活到最后呢?”

    “这场战斗,无关之人我们自然也懒得管。但是有一个人……非杀不可!”杨浩握紧了长剑,目光转向了地面战场中,此时正冲在最前方的一道身影上,目中闪过了一道深切的杀意。

    ……

    “墨凉城,你还记得我们当初在梦魇之域的合作么?”罗帝星冲得很快,时不时的砍翻身旁几名弟子。地煞丹的作用,更令他热血沸腾,“你说,咱们就来比一比,今天是谁杀得更多,如何?”

    “罗师兄,也别忘了我啊。”阮石紧随在两人身旁,在他一路扫荡开的背后,有大量的弟子被他旋转的手臂掀飞到了半空,“别的我还不敢说,要比杀人,我可是绝对不会输给你们的!”

    罗帝星扫了他一眼,随即纵声长笑:“好,那我们今天就好好比比!”

    同样的三人组合,只是昔日的一名同伴,如今已经变成了生死大敌。

    ……

    三条血路,也铺开了具具尸体横陈。

    墨凉城挥出的每一爪,都会带走一条活生生的人命。鲜血很快就染红了他的全身。

    “死!哈哈哈哈,死吧!”两只钩爪每一次抓穿人体,鲜血在刀锋上流动,都可以让墨凉城体会到一种扭曲的快感。反正自己也活不长了,那就让所有人都陪着自己死吧!这样才公平……这样才公平啊!

    叶朔奔走在兵荒马乱中,好不容易才在遍地的血光中追赶上了墨凉城。还来不及为那些死状各异的尸体心惊,就匆匆的挡在了尽头处的几名师兄弟面前,换来的,是手臂上五道深深的血痕。

    “墨凉城,你冷静一点啊!”**的刺痛,精神的折磨,让叶朔崩溃的大喊出声。

    他知道,在这样差距悬殊的混战中,他们要想靠自己打赢根本不可能。除非虚无极自愿退兵……而能够说服虚无极的,也就只有墨凉城一个!无论如何,就算希望再渺茫,叶朔也要尝试化解墨凉城的仇恨,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性命!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墨凉城已经杀红了眼,“把我的手,我的前途,还给我啊!!!”

    也许是因为叶朔的出现,让墨凉城的仇恨有了一个集中爆发的对象,他暂时放弃了对其他弟子的追杀,挥舞着钩爪,没命的向叶朔攻了过去。

    “我再也不能拥抱我的家人了你知道吗?我再也不能修炼了你知道吗?我不可能成为强者了,我的家庭矛盾不可能再改善了,而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怎么可能放过你!你回答我!”

    “你的家庭矛盾,我来帮你想办法!”叶朔仓促的抵挡着钩爪,聚气五段的实力在此竟全无用武之地,“你哥哥,我帮你劝他,我只希望你不要被仇恨冲昏头脑……”

    “哈哈哈,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墨凉城仰天狂笑,随即目光一厉:“你的花言巧语我再也不会相信了!不会了!!”又是一爪用尽全力的切下,深长的伤痕从叶朔的面部一直拖到胸口。

    另一边,在堪称“人形绞肉机”的罗帝星前方,几名流影派弟子不顾一切的杀了过来。

    “罗帝星,把我们师姐还给我们!”

    “你这个畜生,我们师姐对你多好,就算你不喜欢她,你为什么要杀她!”

    罗帝星目光漠然,手中长戟一扫,就将拦路的几人全部砍翻。而他的脚步,也是丝毫未停的继续向前冲去。

    你们师姐?谁啊?关我什么事?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需要知道,我要救谁,和我要杀谁,这就够了!

    现在的罗帝星只是一个收割者,惦记的仅仅是多取敌首。其他的一切,他都已经漠不关心了。

    “雷神天怒,代表的是我的愤怒!”

    “毁灭吧!——”

    道道雷霆从天而降,世界在短暂的昏暗后,又被那连天的雷幕映得惨白发亮。苍穹间留下了一条条蛛网状的裂痕,山在摇,地在动,一同宣泄着雷神的这一场无边怒火。

    神威如狱,大量的弟子在落雷下直接被劈成了焦尸。罗帝星就在这一场雷电天罚下,穿梭在眼前大面积栽倒的尸丛中,不断的向前方奔跑。而他握着长戟的手掌,也正在越收越紧。

    叶朔,我会把你留到最后一个。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全部师兄弟一个个死在你面前,再亲手送你下地狱!

    在你死之前,我一定会让你遭受到千万倍于他当初的痛苦!这是你应得的报应!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