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八十八章 风起祸起 上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如今的潜夜派,早已经进入到了一级战

    这一天,当她正心情复杂的在桌前描着眉时,房门忽然被大力的推开,那名同寝室的马尾辫女弟子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哎呀宁欣,你怎么还有心情化妆啊,你不知道掌门通知一个时辰之后全体集合啊?据说是碎星派的阮石师兄……不,现在应该叫阮石师叔了,刚刚到这边来过。”

    唐宁欣一听到阮石的名字,立刻转过头,习惯性的做出双手捧心状。那马尾辫女弟子对此早就习以为常,自顾自的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下,胳膊支着桌面,手掌做蒲扇状在额边扇着风凉。

    “怎么,你还没听说吗?最近碎星派的高层来了一次大换血,前任掌门病故,他父亲当上了新掌门,然后提他当了长老。说是说病故,但傻子都知道,这里头一定有鬼!

    这阮威掌门父子,可一向都是亲近焚天派系的,现在给他们掌了权,我看碎星派刚刚转过来的风头,现在是又得转回去了。还有啊,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我们潜夜派,多半就是来逼掌门选择阵营的。”

    说到这里,马尾辫女弟子悠悠的叹了口长气,一手托在颊边,观察着铜镜中自己发愁的面容。

    “唉,两大同盟,这次恐怕是要动真格的开战了。就说前段时间,咱们潜夜派不明不白的死了那么多人,多吓人哪!我已经写信跟家里说过了,我爹娘都说,这定天山脉是不能再待了,让我暂时搬回家去住。我行李都收拾好了,今天下午就走。宁欣,你真的不打算回去啊?要不,也上我家先避避风头?”

    她自认为是在说一件攸关生死的大事,但对面的唐宁欣却像脑回路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听得双眼闪闪发光,一面飞快的将扎起的头发披散下来,仔细的拨了拨刘海,又用最后的时间添了几笔眼影,才按住她的双肩大叫道:“阮石师兄真的来我们潜夜派了?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问起过我啊?”

    马尾辫女弟子在心底叹了口气,抬手朝着门外遥遥一指:“大概就半个时辰之前吧。现在估计才刚走,你快点赶过去,说不定还有机会看到他……”话音未落,她就感到身边“嗖”的掠过了一阵风,两颊边的头发都被掀了起来,呼呼的在耳际拂动。等她再回过神来,面前已经空无一人。

    潜夜派的一间偏殿中。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眼前这情势已经是明摆着,是他玄天派先撕破脸皮,您又何必再死守道义?将来若是他们一家坐大,企图吞并你们,难道您也甘愿俯首称臣,将这潜夜派的数百年基业献予外贼,白白糟蹋了创派祖师,和历代掌门的心血?”

    檀香的气味弥漫在整间大殿内,和桌上两杯清茶散发出的热气交融在了一起。殿内的谈判者此时便只有两人,那正在侃侃而谈的,正是碎星派的新任长老阮石。

    这场谈话已经进行了大约半个时辰,其间阮石引经据典,从历代史实讲到了当代时局,讲得是滔滔不绝,意气风发。而常夜白的脸上,始终是一副深井寒潭般的平静和幽邃,无喜无怒,令人看不出她的心中所想。

    终于,当阮石的演说告一段落,常夜白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阮石师侄……不,师弟的口才我一向是佩服的。不过你这长老是怎么当上的,相信你我都心知肚明。你们在碎星派一手发动政变,无非是因为先任掌门不愿接受你们的联战之议。焚天派便是以如此手段排除异己,相比起玄天派,不得不说,我更担心将来会被你们吞并。”

    阮石淡淡微笑,并未急于为焚天派做担保,话里自有一派胜券在握的从容:“无论如何,你现在已经站在了风口,总要做出选择。这场战斗不会有中间人,我们也不欢迎中间人。你现在的选择,将会决定在一个月之后,你究竟是戴着枷锁享受荣华,还是自由的躺到坟墓里,希望掌门慎重。”

    一口将清茶饮尽,阮石紧了紧肩头的披风,悠然起身,踱出几步后,又歪过头给了常夜白一个古怪的笑容。

    “我一直认为,为人奴的富贵,也是富贵。那无非是相当于你多了一重靠山而已。难道不是么,其实当谁的奴才,又不是当呢?除非你成为这世间的至强者,否则你就得永远居于他人之下!想通了这一点,也就好了。”

    “我不会逼你做出选择,我只是给你讲清利害而已。常夜白掌门一直都是我尊敬的长辈,我相信,您最终做出的,一定会是一个聪明人该有的决定。到时您可以联络我,也可以直接联络虚无极掌门。好,不多打搅您了,小侄先告辞。”

    常夜白怔怔的看着阮石华贵的袍角拖过门槛,看着他周到的将殿门掩上,现在室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过度的空旷,在此刻竟然显得寂寥。每一处缝隙间都投撒下片片阴影,无边的幽暗从四面八方将自己包裹。默默的捧起茶杯,就连那喝惯了的铁观音,在这一刻仿佛也不再是从前的味道了。

    与那独坐失意的常夜白不同,阮石刚一走出大殿,立刻就享受到了大量潜夜派弟子的驻足围观。

    毕竟大家从前的身份都是差不多的,现在阮石忽然就比他们高出了一个档次,这些人自然是要来看看热闹,沾沾喜气,顺便“套套近乎”了。

    人一旦有了名气,或是有了地位,人还是那个人,却多了一层“自带光环”。曾经那些看不起你的、极少联络的,甚至八竿子打不着的,都会忽然跟你好的就像从小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这个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你还有着那么多的“真心朋友”。

    围观者中有些往常跟他还算得个点头之交的,在旁人中都似高人一等,忙不迭的上前向阮石道贺、叙旧,就盼着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跟这个新任长老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

    周建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他的耐心极好,一直等到其他人都寒暄得差不多了,才走上前在阮石肩上不轻不重的捶了一拳。

    “阮石师叔?呵,这称呼还真是让人不习惯啊。在我眼里,你还是以前那个喜欢恶作剧,嘴巴总是不饶人的阮石师弟。”

    阮石心底无声冷笑。以前小的时候,他跟周建的关系的确很好,两个人虽然分属不同门派,却经常会在一起玩。但是随着周建展露出的修炼天赋渐渐胜过了自己,特别是在他成为精英弟子之后,跟自己就一天天的疏远了。再到后来,他看到自己直接就当不认识。

    现在自己才刚刚“咸鱼翻身”,他就重新贴上来了,那副亲热的姿态,就好像他们的友情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中断过一样。这种人还真是势利啊。

    阮石虽然根本就没把周建当回事,但眼下自己是为求和而来,自然要最大限度的向他们展示“亲善”了。于是面上也是熟练的扯出一个笑容,道:“这么多人叫我师叔,我还真觉得都把我叫老了。如果你愿意,自然可以继续叫我师弟。”

    于是在表面上,周建的“闷声大装逼”取得了胜利。一道道更加崇拜的视线,也争先恐后的投向了他。

    唐宁欣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她直直的看着那犹如众星捧月一般的阮石,目光就像被一道强力的磁极锁住,再也挪转不开了。

    果然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阮石本来长得就不错,再穿上这身象征着威仪的长袍,更是耀眼夺目。潜夜派有几个围观的女弟子第一次觉得,原来唐宁欣的眼光还是可以的。

    “阮石师兄好帅啊!阮石师兄好帅啊!”唐宁欣双眼桃花乱飞。想上前找他说话,却又不敢。下一个反应自然又是补妆。但还没等她找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阮石已经走出了人群,并且……他正在大步流星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啊——!唐宁欣心底的高分贝如果叫出声音,这时一定已经叫破了喉咙。

    虽然他最后很可能只是跟自己擦肩而过,可至少在那一瞬间,他会近距离的看到自己啊!怎么办,我刚才一路跑过来,脸上的妆会不会花了?啊,之前就觉得我的眼线画得还不够深,以前都会再加粗一圈的!还有……还有……唐宁欣已经连手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摆了。

    阮石和她的距离正在缩短。当两人正式擦肩而过的时候,阮石的脚步忽然一缓,同时在唐宁欣心跳定格的瞬间,略一低头附在了她耳边,轻声道:“宁欣师妹,这几天帮我多盯着一点秋若蕊。她跟叶朔有交情,不要让她坏我大事。”

    唐宁欣的少女心“砰”的一声炸裂成了漫天桃花。

    “嗯,嗯嗯嗯!”唐宁欣一时只知道猛点头。直到阮石满意的转身离开,唐宁欣才忽然想起了什么,鼓足勇气大声道:“那……那你给我留一个联络方式吧!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我一定第一时间就通知你!”说着掏出玉简,双手捧上,同时屏住呼吸等着他的答复。

    阮石倒是神情自若,随手接过后,漫不经心的注入了一道灵魂烙印,朝着唐宁欣面前一递。

    啊——!唐宁欣兴奋得只想仰天长啸。心脏……心脏要不行了!真的幸福得要喘不过气来了!

    ……

    一个时辰后,潜夜派的议事大殿中,常夜白端居首位,席下的所有弟子都是正襟危坐。

    “近来,我潜夜派屡屡遭到玄天派挑衅。下山历练的弟子,一旦与玄天派中人遭遇,一言不合,便会直接被他们击杀。玄天派,往日里伪装得温良敦厚,如今给他们坐稳了掌权者的位子,也开始变得如此凶狠残暴,他们是安心不想给我们潜夜派一条活路走!如果不能奋起反击,最后等待着我们的,一定就只有被吞并一条路!我们能坐以待毙吗?我们不能!”

    在常夜白的慷慨陈词下,所有弟子的情绪也都被煽动了起来。

    “没错,跟他们干!就算要拿我们自己的命去填,也绝对不能让他玄天派好过!”

    “我弟弟也被他们的人杀了,玄天派太可恨了!我们不能再忍让下去了!”

    “打倒玄天派!打倒玄天派!”

    一片声讨玄天派的浪潮中,秋若蕊一对清亮的眼珠四面转动,似乎含着几分挣扎。终于,在身旁的弟子们越骂越难听时,秋若蕊鼓足勇气站了起来。

    “掌门,我觉得玄天派不会做这样的事!我们做决定,还是不要太过武断了吧?”

    这一句话出口,登时将所有弟子的愤怒都转移到了她身上。众人纷纷调转矛头,尖刻的骂声不绝于耳。

    “他们不会?那我们潜夜派死了这么多人,都是死假的?你眼睛是瞎吗?”

    “真不明白遭玄天派毒手的怎么不是你这个圣母!等你自己被他们剁碎的时候,看看你是不是还这么为他们歌功颂德!”

    “嘿,你们忘了吗?她是那个叶朔的姘头啊!人家自然不找她麻烦了!”

    这句话不知是何人所说,竟是当场就引起了一片响应。所有人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投向秋若蕊的目光也更为鄙夷。

    “也许……也许是有什么误会呢?”秋若蕊软弱的辩解着。

    一众同门的死,其中不乏有几个跟她关系好的,她暗地里不知掉过几回眼泪。只是和其他人不同,她没有盲目的去跟风仇恨,她只是觉得,这件事摆明了就像栽赃陷害。

    怎么就会那么巧,刚好就有人扯下了凶手的一片衣角,而那凶手还会视而不见的将犯罪证据留在现场?为什么所有人都在理所当然的质疑玄天派,就不能动脑子好好的去想一想呢?

    常夜白坐视着秋若蕊孤立无援,直过了好半晌,才抬起双手缓慢下压,止住了众弟子的骂声。

    “我潜夜派的前途,岂可由你一言而决!若蕊,你一向都是师父最满意的弟子,但是你这一次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坐回你的位置,不要再让我听到你感情用事的发言。”

    秋若蕊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辩解,但在常夜白严厉的注视下,最后还是默默的坐了回去。

    要说服正在气头上的师父和其他师兄弟太困难了。那我也只能……想办法提醒玄天派防范了!

    在衣袖的遮挡下,秋若蕊悄悄的拿出了传音玉简,开启了录音功能。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