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八十七章 照你今夜明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定天山脉一共就这么大,忽然爆发的天地异象,自然是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这种动静……绝对不会错!是有人突破到敛气级了!

    而在大门派之,有资格跨入那个境界的人,也就只有一个……

    这么多年了,他到底还是成功了。他日如果两方势力当真开战,即使焚天派已然式微,但一名敛气级强者所带来的威慑力,仍然是压倒性的。

    并且根据最新情报,曾经一度倒向玄天同盟的破月碎星两派,在此之前已经重新归附了焚天派。两大同盟的整体实力,正在天平上朝一个不平等的角度倾斜着。

    许多人已经敏感的意识到,这定天山脉的天,要变了。

    但在人们提心吊胆的等待了数日之后,虚无极却一直都是反常的安静。既没有为他的顺利突破发表宣言,也没有向玄天派下达战书,他安静得就似一切如常,好像几日前的天地异象只是人们的幻觉。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场风暴既然已经来了,就绝对不会无声无息的走。

    玄天派和幻光派倒还好些,如流影、潜夜这般的小门小派,却已是敏感如惊弓之鸟,他们时刻都在关注着焚天派的动向,甚至有些胆小的弟子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一片人心惶惶,在焚天派内部,却正在进行着一场不为人知的密会。

    为防走漏消息,这一次参加的人很少,除虚无极之外,就只有墨凉城和罗帝星,当然他现在代表的是破月派。碎星派新任大长老阮石也在其。

    虽然碎星派名义上的掌门是阮威,但里里外外,真正做决定的却是阮石。像这样的密会,自然也是由他参加最合适了。同时房的众人也都心知肚明,他的身份不仅是碎星派的代表,更是洛家的代表,如此一来,他的地位自然也更提升了一个重量级。

    “来,阮石小友,先恭喜你新任长老,往后贵我两派,少不了还要互相扶持。”虚无极和阮石碰了杯,随后就将窖藏的美酒一口饮尽。

    自从突破到敛气级,他的威压不再是如往常般滚滚迫人,反倒是多了一种内敛。但在这内敛却包含着更深的压迫,如同一柄开锋利剑,随时都可以出鞘饮血。

    阮石还是穿着他继任长老时的那一身华贵长袍,潇洒的披风更是为他增添了几分上位者的气质。********,他的笑容也少了往日卑微讨好的谄媚,倒是显得更加的圆滑。即使和虚无极坐在一起,气势也毫不逊色。

    “虚无极掌门言重了,为焚天派效劳,永远都是我的职责,更是我的荣幸。”阮石恰到好处的微笑着,一口一口的饮尽了杯酒,根指捏着细长的杯梗,慢悠悠的在把玩着。

    “你还真是挺有出息啊,不声不响就把我们都甩在后面了。”罗帝星也随口说笑,“当了长老,以后辈分也不一样了吧,怎么着,难道我也要叫你师叔么?”

    阮石淡淡一笑:“罗师兄这话说的,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虚荣的人?我能坐上这个长老位子,首先还要多谢虚无极掌门的扶持,此外也不过是运气比较好,我可是绝不敢忘本的。”说着又向墨凉城笑了笑:“还有凉城师兄,我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在你们面前,我永远都是师弟。”

    墨凉城出神片刻,轻轻的点了一个头,连一句场面话都没说。

    出事之后,他觉得整个世界对他都是陌生的,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内心作祟,感受到的都是敌意。这也让他变得胆怯了很多。除了在师父和罗帝星面前还可以稍稍放松,对其他人,他仍是在极力的回避着和他们的接触。

    对墨凉城这个过气的第一天才,阮石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对他客气,也仅仅是做给虚无极看的。他回不回答,对自己根本就无关紧要。

    罗帝星倒是对阮石的表现很满意:“算你小子懂事。”

    随后,四人就以最快的速度切入了正题。他们都是对玄天派恨之入骨的人,在此堪称是一拍即合。一桩又一桩歹毒的计划被提了出来,又迅速获得了通过。议程很快就进入到了尾声。

    房门外,孙二花端着盛满了茶杯的托盘,僵硬的傻在了原地。

    原本,只是想拿些茶来给他们喝,没想到就无意听到了这样的大阴谋……他们,想要灭绝玄天同盟,到时候,流影派一定也会在被波及之列。那么,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如果设法通知师父,作为唯一一个待在焚天派的外人,很容易就会被怀疑到,那自己和罗帝星就再也没有希望了。可是如果不说……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几个门派惨遭血洗,看着那么多无辜的人死去么?

    就像所有惯例的俗套,当孙二花备受内心的煎熬,左思右想,怎么也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她无意识的掀动了托盘,茶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叮”一声响。

    “什么人?”阮石最为敏感,一条臂骤然伸长,击穿了门板,将房外尚未回过神的孙二花强行扯入,托盘翻倒,茶杯碎了一地。

    “我……”孙二花陡然被四双眼睛盯着,一时百口莫辩。同时,她也清晰的感到了一丝危险气息。

    阮石冷冷的打量着她,片刻后下了结论:“虚无极掌门,她已经听到了我们的计划,这个人,不能再留了。”

    虚无极接触到阮石的视线,点了点头。而就在下一刻,阮石身后红光缭绕,带有剧毒的蝎尾闪电般的刺出,半空拐了一个小弯,从背部狠狠的贯穿了孙二花的身体!

    戒指的毒素,和蝎尾可以通用。为了确保一击致命,阮石这一次使用的是最顶级的毒素,即使孙二花身为毒师,她的体内也已经无法和了。

    原来,这个女人果然是奸细,还好我一直都提高了警惕。当罗帝星脑刚刚出现这个念头的时候,他忽然感到袍角一紧,那栽倒在地的孙二花,竟是用最后的力气抓住了他的衣服。

    “我……我来这里,为的就只有你。不管你们有什么计划,我都……不在乎,我只是想,多跟你在一起……”

    说完这最后一句话,孙二花的掌无力的滑落,在罗帝星袍角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如果你是夜空孤独的星,我愿做窗前陪伴你的月,照你今夜明。”

    这是包含在那件衣服的寄语。当它的主人咽气的一刻,这句话忽然就突兀的在罗帝星脑浮现了出来。

    “……”罗帝星亲杀过很多人,也经历过很多女弟子的疯狂追求,但是像这种,被一个人临死之前拉着袍角告白的事,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

    孙二花总在寻找着告白的时。大概她从来都不会想到,在她终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是在临死之前,而且,她也始终都没有等到心上人的答复。

    但无论如何,这句生命尽头的告白,确实让罗帝星短暂的震撼了。比他听过的任何一句告白都更震撼。

    而这个时候他也开始回想起,其实之前就是有很多迹象,是证明着她喜欢自己的。只是自己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嘲讽着她的莫名其妙。

    ——当她关心自己的时候。

    “如果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跟我说啊!”

    “为什么要跟你说。”

    ——当自己赶她走的时候。

    “我不走!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对他付出啊,如果被你威胁几句就知难而退,还谈什么喜欢!”

    “……好,你有骨气,你厉害!你最好不要让我抓到把柄。”

    ——当她在暗示自己的时候。

    “我觉得,日久见人心,如果我们长年累月的相处下去,你总有一天会明白,我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真是抱歉,我可没兴趣跟你长年累月的相处下去。”

    ——当她几乎要说出来的时候。

    “难道你就真的对我一点好感都没有?”

    “可笑,我为什么要对你有好感。”

    “因为我一直以来……我一直都对你……”

    ……

    凡此种种,还有很多很多,数不胜数。

    原来真相是这样。其实她一直都对自己很好,总是在关心着自己,是自己永远在伤害她。

    说真的,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一个人这样付出生命来喜欢他。

    还不清的感情,就是债啊。

    但是,自己对她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就算看着她死在眼前,也仅仅是震惊、惋惜,也仅此而已,甚至连难过都没有。

    他很清楚,就算她活着,自己也不会珍惜她。

    既然这样……那就这样了吧。反正,我不可能对得起所有的人。

    呵……自己还真的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啊。一直都是。

    “罗师兄,大战在即,不要被无谓的感情困扰。”阮石对孙二花的“临终告白”也震惊了片刻,但他的感触远不如罗帝星深刻,很快就重新回到了计划之。

    “罗师兄,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罗帝星依然沉默。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把目光从孙二花的尸体上移开,沉思片刻,再看向阮石,认真的点了一下头。

    没错,我……想要为他报仇,眼前最重要的是灭玄天派,这就是我想做的事。

    至于其他人,恨我,怨我,随便你们怎么样吧。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