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七十九章 玄天派传说中的至宝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楚天遥行走在玄天派的青石板路上,混杂在树荫的倒影显得有些凄清。

    大门派比试会之后,他就再次选择了闭关。一方面是为了专心突破,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逃避满门上下对叶朔的赞誉。

    由于原本的积累早已水到渠成,再加上虚无极赠给他的那一颗“九花玉露丹”的辅助,这一次楚天遥终于成功突破到了聚气六段。然而再出关时,漫山遍野响彻的仍是追捧叶朔的呼声。

    那一股狂热的崇拜浪潮就像是融入了空气,充斥在他经过的每一个角落,即使捂住耳朵,它们也会从所有最微小的空隙钻入进来,他逃不掉,也躲不开。

    没完没了了么?楚天遥抬遮挡住刺目的阳光。以前可从没见他们对哪一个天才的热情维持过这么久。比如自己。

    形单影只的穿梭过一座座殿宇,楚天遥疾行的脚步,忽然在昇龙殿前停下。只因为,他听到了熟悉的名字。

    “哈哈,天影竟然写信回来了?”隔着窗栏,他都能想象出五长老一张笑开了花的脸,“了尘,快,把信给大伙儿念念!如何,天影最近过得好不好?可有问起过我?”

    “看你猴急的那个样,了尘人家可是天影的授业恩师,他要写信,自然是头一个就要写给师父,这一点啊,某些人再嫉妒也没用!”这是八长老的声音。虽是故作嘲讽,但谁都能听出,他声音那一股丝毫不亚于五长老的欣喜之意。

    “啧啧,听听你话里那股子酸味儿!”

    “天影师兄!”楚天遥感到一股热流冲上心间。在这个早已物是人非的玄天派,只有这个名字还能让他感到一丝温暖,就仿佛是遇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当下他也竖起了双耳,格外专注的听着殿内传出的每一个字。

    “要我说你们这些老家伙,年纪都一大把了,这高兴起来还跟小孩儿似的,天影要是在这里啊,可要嘲笑你们喽?”了尘道长笑骂着,同时只闻一阵纸张翕动声,显然是他正在缓慢的将信纸展开。

    “师父,展信如晤……”

    宫天影的信很长,他问到了安云,问到了师父,问到了每一位长老,问到了一众师兄弟们;他讲述了自己离山后的经历,回忆了从前生活在皓月峰的种种趣事,祝贺了玄天派在门比试会上勇夺冠军,其特别提到了那位新晋弟子叶朔。对他的称赞和祝福,占据了满满的一个段落。

    他问候了很多人,描述了许多事,但是,他唯独没有提到楚天遥。

    是的,唯独没有。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在楚天遥身上,却让他感觉不到暖意。

    为什么?天影师兄,连你也要抛弃我么?

    我一直在坚守着对你的承诺,替你照顾安云师兄,我错了么?

    我千辛万苦的找到了杨云珠师姐的灵魂,为的就是化解你们之间的仇恨,我错了么?

    我为了守住你的容身之地,不惜放弃了我的前途,我错了么?

    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来,带着最卑微的渴望,我错了么?

    你可知,你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信仰。就算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自己,纵然我的心已经被黑暗染遍,仍然有一块干净的角落为你而留,那就是我最后的底线。现在,你连我仅剩的退路也斩断了,让我何去何从?

    师父,天影师兄,是你们选择放开了我的,任我沉沦。我还是在乎你们的,但是,我绝对不会再向你们祈求……

    正要转身离开,殿传来的另一个声音忽然让他的脚步再度僵住。

    “想不到天影师兄竟然还记得我!哎,不过他把我夸得太好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只是,这里面怎么没有提到楚师兄呢?他们以前的关系不是很好么?”

    叶朔……那竟然是叶朔的声音!

    他竟然已经获准进入了长老议事的昇龙殿!回想到当初他参加门派大赛的前一晚,还曾经误打误撞的闯进了这里,那时尚要靠自己替他解围……时至今日,两人的地位差距却已经是一个天,一个地。

    短短数月啊,回忆起来恍如昨日,但是,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自己的荣耀,自己身为精英弟子的骄傲,都已经被这个闯入者轻描淡写的摧毁了。

    “哈哈,你现在是我们玄天派的小英雄啊,天影怎么会不记得你呢?至于天遥……既然天影始终都关注着这里,对他最近的所作所为想必也有所了解,一定也是真的失望透顶了吧,所以才会对他‘无话可说’。”了尘道长的声音。

    “唉,但愿楚师兄能早日醒悟,我希望他们还可以和好如初。”叶朔的声音。

    叶朔……楚天遥的拳头狠狠的攥紧了,我不需要你来假情假意的同情我!你才是真正的伪君子,用我的落寞来反衬你的得意,你成功了!你抢走了我所有的一切,那就不要再在我面前扮出这副施恩者的姿态来。你的每一句怜悯,就像是甩在我脸上的一道道耳光,它比嘲讽更不堪!

    了尘道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朔儿,每个人的人生,自有每个人的活法。师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不要再为他们操心这些事了。师父还有另外一个礼物要送给你,这也是经过所有长老的一致认可,正式授予你继承‘灵器’的资格!”

    “灵器?那是什么?”叶朔的声音很懵懂。

    灵器?!难道是?楚天遥的呼吸都漏了一拍。

    “天地间共有种宝器,分别是‘灵器’、‘妖器’、‘魔器’,刚好就是与天地四气,种可供不同种族吸收的源气相对应。它堪称是神明的赐予,因为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出现,也没有人知道它会在何时出现,只知道它的作用,就是平衡天地四气。”

    “天地四气,浓度各不相同。据说在远古时期,四气的覆盖面最为平均,所以那个时期,诞生的涅盘境强者也是最多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除煞气之外,其余气竟然在逐渐减弱,虽然速度极为缓慢,但按照这个趋势下去,迟早有一天,种源气是会被彻底消耗殆尽的,到那个时候,这里的所有生物都将无法修行。

    同时此消彼长之下,总有一天煞气会笼罩天地,这灵界大陆,也会变得不再适合生存,等待着所有人的,或许就将是灭亡。”

    “走在最前的修灵者们敏感的意识到了这场源气危,他们用尽了一切的方法,却都无法停止源气的消耗。于是有一段时期,修灵者们都人心惶惶,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突破到涅盘境之上,然后破碎虚空离开这个位面。”

    “直到有一天,天地间忽然自动诞生了种宝器,在天地气稀薄的时候,便会有一种相对应的宝器自动出土,为衰弱的源气提供补足。

    以‘灵器’为例,后来修灵者们才知道,在它里面含有着一种能量体,之后它被命名为‘灵源’。

    这种能量堪称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即使其的灵源被某些人炼化吸收,等到灵器再次出土时,其又会重新蕴生出新的灵源。有了这种宝器,大家终于再也不用担心源气枯竭了。”

    “每种宝器各有四尊,它们各自镇守着一方地界。四尊灵器,据说只有天霄阁**奉着一尊,其他不知所踪,而有这么一尊,却恰好是在我们玄天派的掌控之!也因此,玄天派各座山峰间弥漫的灵气,也要比其他门派都更加浓郁一些。”

    “由于‘灵源’本身就是一种灵气本源,也相当于一种最纯净的灵气,修灵者若能‘引灵源淬体’,对他今后的修炼,都将是非常有好处的。

    ‘灵器’的存在,记载在代代相传的掌门札,同时,正是因为它的珍贵,一旦泄露出去,足以让那些顶尖的宗派也为之疯狂!记住,顶级的宝物,有时所带来的不仅仅是遇,也可能是灾祸,所以请在场的各位,务必要保守秘密!”

    在了尘道长讲述灵器的传说时,大殿始终是一片沉寂,显然众人也清楚此事牵扯之广。直过了好半晌,叶朔才犹豫着开口道:“师父,您跟我说这些……莫非就是要让我‘引灵源淬体’么?”

    听过了尘道长的介绍,这“灵器”简直就是“修炼作弊器”一般的存在,这种人人垂涎的至宝,现在竟然要由自己继承?

    “但是……但是我还只是一个新人弟子啊!还有那么多比我更有资历的师兄,我……我真的可以吗?”叶朔除了兴奋之外,更多的还是一种强烈的不安,这桩砸到头上的大喜事,实在是让他太没有真实感了!

    了尘道长微笑道:“虽然你只是一个新人弟子,但你为我们玄天派赢得了冠军,你做出的贡献,已经超过了门派的所有人。而且,我们几个老家伙分析下来,一致认为你潜力无限,你的强大,在将来也就是我们玄天派的强大。所以,我们当然要用尽各种段来提升你的实力了。不知道师父这样说,你会不会更加心安理得一些?”

    “朔儿啊,你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谦让了!在灵界大陆上,会不会永远等待你,是你的,就应该果断抓住!”连向来超然物外的大长老都开口了,“甭管什么该不该你得,你所该做的,就是用加倍的努力,去把所谓的‘运气’,变成真正的‘实力’。向所有人证明,你当得起,而且当之无愧!”

    灵器……楚天遥闭了闭眼。关于灵器的记载,当年他只在一本古籍看到过,真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这样的顶级至宝竟然一直就在自己身边!只是,它却不属于自己。

    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吧,当他练功懈怠的时候,师父曾经抱起他,向他说起玄天派藏着一件至宝,如果他肯好好努力,将来这件宝物就是他的。当时自己也曾经追问过,那到底是个什么宝物,但师父只是微笑着,什么都没有说。

    曾经许诺给我的宝物,一转眼就给了他人;曾经对我的慈爱,一转眼就另赋了他人。师父啊,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呢?

    “朔儿,以前大师伯总是对你很严厉,那都是因为盼望你能成才,你可千万不要怪大师伯啊?”此时开口的,是楚天遥最不希望听到的一个声音,“不过这灵器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你要是再这么婆婆妈妈的,大师伯的平底锅可还等着你啊?”

    大师伯,就连你也……?

    那个一向不看好叶朔的大师伯,那个曾经答应过,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会永远站在自己一边的大师伯,如今,就连他也认可了叶朔?

    就连他,也没有为自己说一句公道话。

    他们,他们所有的人,才是欢庆胜利的一家人。自己才是多余的。

    可笑自己竟然以为,只要不断的努力下去,就可以融入他们间?如果不是今天意外的听到了这场谈话,自己还会被欺骗多久?还会继续一厢情愿多久?

    “师父,既然你先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了……”楚天遥仰起头靠着大殿的墙壁,放纵自己的眼泪在阳光下尽情的流淌。

    “再也没有人关心我、疼爱我了……”在这一刻,他生活了十几年的那个世界,已经在他的背后悄然粉碎。

    “我也不需要你们的关心和疼爱了!”再抬起头时,楚天遥毅然决然的抹掉了满脸的泪水,双眼划过的,是一种最深刻的狠绝。

    ……

    焚天派的议事大殿,虚无极端居主位,目光深邃的打量着下首的年轻身影。

    “天遥师侄,忽然造访我焚天派,可是你已经想通了?”

    楚天遥的背部挺得笔直,面上则是一潭死水般的淡然:“虚无极掌门,我有些话想单独跟您说,请让闲杂人等退下。”

    “大胆!你一个外人,凭什么在这里指画脚?”殿被公然指为“闲杂人等”的弟子顿时愤怒了。

    楚天遥的神情依旧高傲:“这些话听与不听,取决于您。但如果今天错过的话,我担保您会后悔。”

    当焚天派弟子又要喝斥他的“无礼”时,虚无极忽然微笑着摆了摆。

    “无妨,你们都退下吧,就让本尊跟这位小客人好好聊聊。天遥师侄,你来得很巧,如果你再晚来一步的话,我可能就已经闭关修炼了,那时你再想交流,就要等很长时间了。”

    楚天遥的嘴角微微扬起,“我要说的话,并不会很多……”

    两扇金漆大门缓缓的合拢了,日光浓缩为狭窄的一线,最终彻底的归于黑暗。它隔绝了两人的身影,隔绝了是与非,也隔绝了一场沉涌的阴谋。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