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七十八章 少女情怀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祈岚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叶朔担心他会发生意外,本想亲自到定天城祈家拜访,却被顾问拦了下来。

    “是他的家人不想参与这件事吧。做生意的人都是很精明的,没有好处的事,凭什么让他提着脑袋跟你干?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你现在过去铁定也是吃闭门羹,反而让祈岚兄弟更加为难。”

    叶朔听得半懂不懂,但他坚信“顾问说出来的话,就一定有道理”,没用旁人再劝,很快就打消了这一桩计划,把精力重新投入到了修炼。

    赫连凤的家族同样经商,在拥封城还有着“首富”之称,但无论是家底还是在商界的地位,明显都还落后了祈家一大截。再联想到父亲素日来的秉性,如果自己也回家求援,一定也会落到和祈岚一样的下场,如此也就作罢。

    就这样,又是一天过去了。它带着一部分人的惶恐,一部分人的盘算,和一部分人的遗憾,再次翻过了历史的一页。

    时间推移到了第二天的午。

    焚天派,墨凉城的卧房,此时正伫立着一个身穿白色露肩连衣裙的少女,长发柔顺的披拂在肩头,略施粉黛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光辉。阳光从窗口斜斜洒入,回旋在她的身上,照亮了她嘴角漾起的一丝温婉笑容。

    少女怀里抱着的,正是之前放在床头的那一只黑猫抱枕。可爱的造型让她一见就喜欢上了。同时她也打算好了,待会就用它来打开话题。

    在满怀恋爱憧憬的少女眼,此时这房的空气,都是温暖的充满了粉红色气泡的。在这样的强大气压下,这片空间俨然已经成为了她的专属。

    阳光流淌到一个角落的时候就忽然停止了。当一道身影安静的出现在房门口,辐散开的冷冻气压足以在瞬间冰封尺,房间特有的甜蜜气息,也在这阵强大杀气的笼罩下被完全冲垮。

    罗帝星刚刚被阮石拖出去吃饭,等他再回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竟然就是一个陌生人站在墨凉城的床头!

    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她做了什么?罗帝星这一刻几乎连心跳都停止了,以瞬间移动般的速度飞掠到床头,一把推开那个少女,同时散开灵魂力量将墨凉城的周身仔细的探查了一遍,确认他没有出现任何外加伤损,这才狠狠的松了口气。

    那少女虽然被他推得一个踉跄,却也并不生气,刚一站稳就兴致勃勃的将里的黑猫抱枕举到他面前,露出了一个雀跃又带有几分羞涩的笑容,声音也是刻意柔化成小女生的甜腻:“你看,猫猫哎!好可爱的猫猫!”

    罗帝星从极度的惊吓缓过神来,这时才注意到她捧着的抱枕,顿时更没好气的劈夺过:“随便进别人房间,动别人东西,你有没有教养啊?”认真的将抱枕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遍,确认没被藏进毒针一类,才小心的重新放到墨凉城枕边。接着一把扯住那少女的臂:“出来。”不由分说,掉头就往门外走。

    那少女惊喜的瞪大了眼睛,不为自己的危险境地而担忧,却先为能与他有肢体接触而兴奋。红着脸一路被他拉出房间,目光始终是痴迷的打量着他的背影。

    罗帝星一出房门,立刻狠狠将她甩开,冷着脸道:“老实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墨凉城的房间正对着楼梯口,那少女被他这一甩,狼狈的扑倒在了外侧的墙壁上,又窄又陡的十数级台阶在她眼前一晃而过,在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差一点就会从楼梯上滚下去。

    罗帝星仍是冷漠的站在她面前,没有半点要拉她一把的意思。那少女也没指望过他会顾及自己,扶着墙壁匆匆站直,这样近距离的与他对视,欣赏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仍是兴奋得心脏怦怦直跳,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道:“啊,你大概还不认识我吧?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

    罗帝星语气不善的打断道:“不用,我知道你是谁。你那场比赛我看过。但是那又怎么样?”

    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一心爱慕着罗帝星的孙二花。

    大门派比试会之后,没过几天,杨浩就给她带来了一条小道消息,据说罗帝星现在自己不修炼,每天都待在焚天派照顾墨凉城。末了杨浩还贼兮兮的建议道:“师姐,你也去照顾墨凉城吧,到时候就可以跟他独处了!而且他看你这么关心他的朋友,肯定对你好感倍增,日久生情不是梦!”

    “还有,别忘了他对那些喜欢他的女人有恐惧感,所以师姐,你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企图,在他面前就说,你是因为仰慕墨凉城才来的!”李明也在一旁补充。

    “加油,早点让他当我们姐夫!”

    孙二花本来还觉得这个提议太过大胆,抵不过师兄弟们一天天的鼓动,最后连她自己也对假想的“独处生活”动了心,于是精心打扮一番,独自来到了焚天派。

    现在他终于跟自己说话了,这第一句话竟然就是质问自己有没有教养……好像跟想象的不大一样,但是他说……他知道自己是谁……仅此一点,就足够孙二花兴奋个天夜了。

    “你听我说,我没有恶意的。我……我是经过了虚无极掌门同意的!”孙二花在他面前,简直比平时面对师父还拘束,但这并不妨碍她的少女心放肆盛开。

    罗帝星打量着她,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是么。”一翻取出传音玉简,接通后直奔主题:“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在焚天派待了这些天,罗帝星和虚无极的关系改善了很多。不再是当初差距悬殊的上下级,反而有了几分近似于平辈论交。因此他再说话的时候,也少了很多拘束。

    孙二花提心吊胆的盯着玉简,好一会儿她才听到对面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是。是我同意的她。因为她说,她是仰慕城儿才来的。不管是真是假,这都让我很感动。所以,我就破例让她进来了。”

    “仰慕?”罗帝星冷着脸朝身旁扫了一眼,脸上写满的尽是怀疑。况且他看到孙二花的第一眼就对她不存好感,穿得就跟来参加宴会一样,人家现在是在生病,你好像心情很好?要臭美到别的地方去!

    “但是,她是那个流影派……还是潜夜派?……反正就是那个玄天同盟的人!她说的话能相信么?万一那只是谎言呢?”

    虚无极仍是不置可否:“这一点我也想到过。只能说,我实在没有办法拒绝一个对城儿心怀善意的人。所以这一边,还要劳烦你多费心盯着了。”

    通讯就这样结束了,孙二花也适时的向他伸出了:“那,接下来的日子,就请多多指教了?”

    罗帝星默默的捏紧了玉简,再抬起头时,冷漠的甩给她一个“你最好自己识相”的眼神,就一步当先的跨进了房门。孙二花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也一蹦一跳的紧随在后。

    一进房间,罗帝星直接走到床沿前坐下,这个位置现在也算是他的“专座”了。孙二花本想坐在他旁边,最终在他的眼神杀意下不得不主动绕道,灰溜溜的挪动到了墙角。

    她倒也是个闲不住的,看到桌上凌乱堆放的杂物,顿时就找到了事情做。先将几个锦盒推到桌角,再将未用尽的绷带叠得方方正正,水杯则是推到另一侧的桌角。最后拿起扔得横竖八的毛笔,一支一支的搭上了左侧的墨玉砚台。

    在整个过程,罗帝星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却始终是全神贯注的紧盯着她,犀利的目光仿佛要刺透人心。

    “呼,这样看起来就整齐多啦!”孙二花拍了拍上的灰尘,得意的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虽然对面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似乎也没有影响到她的热情。一转身又从角落里翻出一块抹布,没话找话的向罗帝星道:“屋子里还是干净一点比较好,空气清新了,对病人的康复也会更有利。我把这边的灰都擦了吧?”

    罗帝星本来不想回答,见她自顾自的挥舞着抹布,确实是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只得闷闷的应了一声:“不用。”

    “盆里的水都不够热了,我去换一盆新的来吧?”

    “……不用。”

    “这边的垃圾桶都满了,我出去倒一下吧?”

    “……不用。”

    “你左受伤了?我帮你换药吧?一个人的话肯定会很不方便的。”

    “不用!不用!不用!我说话你是听不懂吗?”罗帝星是真的火了。从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女人,简直跟那些逢年过节的时候,自己说过一百遍不要,还要前仆后继的把礼物往他怀里塞的疯狂女弟子有一拼!还好现在她仰慕的是墨凉城(姑且当她是真的),但为什么倒霉的还是自己?

    孙二花吓得微一瑟缩,很快又重新挤出了笑容:“不用跟我客气的,其实我一直就特别勤快,这里有什么家务都可以交给我啊!”这同样也是在暗示他,自己善于持家,将来是可以成为一个贤内助的。

    罗帝星反复提醒自己冷静。既然虚无极也说过,希望他们能好好相处,更重要的是如果在这里吵架,只会影响到墨凉城的休息,刚才话一出口他其实就已经后悔了。

    “你勤快,可以回家勤快,或者去大街上勤快,我都不拦你,为什么要来这里?”由于忍得太过用力,罗帝星觉得自己的脸都在抽搐。

    世界上最令人无可奈何的事,大概就是你正在愤怒的时候,别人却被你逗笑了:“你真幽默!”

    ……

    时间,就在两人的大眼瞪小眼静静的流逝着。

    罗帝星有火无处发,最后只能默默的玩弄着自己的指。看似是目光低垂,但他的视线始终都有一角留给孙二花。如果她敢在这里有什么异动的话,他绝对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

    孙二花也不再张罗着做家务了,此时她搬了一把木椅坐在对面,一托腮,安静的注视着罗帝星,目光变幻过了数种痴迷。

    这个年纪的少女,尤其是在心里装着一个人的时候,生活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令她们触景生情,轻易的去奢望永远。

    此时孙二花就正在幻想着,如果将来有一天,自己可以和他在一起,走过很多很多的地方,到处去旅行;他们可以自由的开一些恋人间的小玩笑,在她脑甚至连台词都已经脑补出好几句了;可以和他拥有一个家庭,养育着他们共同的孩子……想到这一切,孙二花就不禁喜上眉梢,脸上满是幸福的红晕。

    罗帝星自然也注意到了对面那道灼热的视线。令他愤怒的是,这个女人到底在高兴什么?

    “我问你,你到底想怎么样?”罗帝星最终仍是忍不住抬起了头。

    孙二花的笑容僵了一下,慌忙收起满心的旖旎情思,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镇定:“我没有想怎么样啊。我不是说过了,就是因为仰慕他,所以才来照顾他的啊!”

    罗帝星微微冷笑:“仰慕他,是吧。好,你过来。”站起身的同时迅速在墨凉城身前施加了一层防御结界,不顾一旁的孙二花因为他这个动作,双眸黯淡了一瞬,自顾冲着床上使了个眼色:“看着他。就这样看着他。”

    孙二花不明所以的把目光投向了墨凉城,罗帝星就站在她身旁,冷冷的打量着她,目光凌厉如刀。

    孙二花能感觉到他的注视,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脸上越来越烫,甜蜜的笑容不禁又要爬上嘴角。总算她还记得在一个垂死的病人面前,露出微笑是极不妥当,于是勉力平心静气,清空了脑的一切杂念,终于调整出了一副无喜无悲,平平板板的面容来。

    良久,罗帝星语气微妙的开口了。

    “你的眼神真冷啊。这是看着自己仰慕的人的眼神么?你仰慕的人这个样子躺在床上,你就是这种眼神,嗯?”

    孙二花刹那间如遭雷击。她只记得把持住了自己的笑,却忘了应该对墨凉城伪装出关切的神情来!现在她这一副看陌生人的表情顿时成了最大的破绽!

    罗帝星竟然变得有智商了……就算一直以来都喜欢他,孙二花也还是像大多数人一样,把他归结为有勇无谋的类型,现在他突然就有智商了,还能想到用这样的方法来试探自己!孙二花已经感到掌心沁出了一层冷汗。

    “不是啊,你再给我一次会吧……”果然是越描越黑,话一出口,孙二花都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了。

    罗帝星眼的嘲讽也加深了:“再给你一次会?给你演戏的会?”

    “你们玄天同盟的人到底想怎么样?还嫌伤害他不够,要派你来斩草除根么?”

    “真的不是这样……你相信我……”孙二花从来没有想到和他的第一次独处会变成这样,不仅没能让他对自己产生好感,反而同样被他当成了敌人。情急之下,她都准备直接坦白了。

    没等她嗫嚅出一句完整话来,罗帝星已是烦躁的又撂下一句:“想让我相信你,去把叶朔的人头给我拿来我就相信你。”

    “我……”孙二花告白的勇气又被吓退了,“我只是想说,凡事要向好的方面看。不管我有什么企图,但是,有一个人和你一起照顾他,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啊!比如,晚上咱们可以轮班守着,这样你也就能安心睡觉了。”

    这句话在罗帝星听来,那是更加的“y谋论”了。

    “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那好,我不睡了!我就看你玩什么花样!”

    孙二花急得连连摆:“别,你千万不能不睡觉,那样身体怎么吃得消啊?要不这样吧,我每天晚上都回流影派去住,到第二天早晨再来。但是,你一定要按时睡觉啊!”

    罗帝星内心狂翻白眼。谁能告诉他,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毛病?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