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七十六章 我要你们死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大长老此话一出,昇龙殿中登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叶朔真的是魔?在大家刚刚肯定了他的地位之后,却得知他根本就是异界的妖邪?

    一个养在身边的魔物,和那远在天边的墨家,两者的威胁究竟孰轻孰重?

    反倒是大长老依然神色如常,继续慢条斯理的道:“除此之外,他竟然还召唤出了天苍兽。在场的各位应该都不会忘记,云珠丧命,天影出走,安云消沉至今,天苍兽对我们玄天派造成的伤害,是无法估量的,是不可挽回的!当朋友和敌人混在了一起,究竟是会把敌人同样的变成朋友,还是他自己本身就已经变成了敌人呢?这个问题令我深思。”

    “所以从那一天开始,我对朔儿就产生了嫌隙。即使他为我们玄天派赢得了至高荣誉,我这个心结也仍然没有打开。我甚至考虑过,是否要对他实施制裁——”

    了尘道长急道:“大长老,我担保朔儿他……”

    大长老一摆手,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续道:“之后的这段时间,我就一直在观察他。虽然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夺得了冠军,也受到了大量的追捧,但他对其余师兄弟的态度,一直都是谦恭有礼,就和他刚刚拜入山门的时候一样。看到其他长老,也仍是礼数周到。

    同时每天都会雷打不动的照常修炼,丝毫未因一次的小成就而有所自满。这‘胜不骄,败不馁’六字,说起来很容易,真要做到,可是相当困难啊!他,的确是有着一个成功修灵者必备的素质。但仅仅是这样,真的就足够了么?”

    七长老听到这里,插嘴道:“这么说来,朔儿真的是魔,那墨凉城的做法其实没有错?他只是想要除魔卫道而已?”

    大长老沉重的点了点头:“不错。那虚无极确是狼子野心,但站在墨凉城的角度,他多半是因为得知朔儿是魔,才会不惜一切的想要除掉他。他都是为了保护我们定天山脉,保护自己的家人,保护整个人间!是我们都误会他了。这个孩子,的确是可惜了。”

    殿中自是一片嗟叹:“可惜,可惜了。”还有人提议道:“那不如等朔儿回来以后,我们也派人送些补品过去?不为给虚无极卖好,仅仅是为那个可怜的孩子做一点事。”这个建议得到了一致附和。

    大长老清了清嗓子,顺势把话题拉了回来:“墨凉城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如果朔儿作为魔物,的确图谋不轨,首先要做的事,就应该是除掉这个证人。

    但是朔儿没有,而且正相反……刚才在他提出想去探病时,我没有发表过看法,正是全程都在仔细感应着他的灵魂波动。终于我可以断定,他刚刚所说的都是真心的,即使是魔物,最本质的灵魂波动也骗不了人。就冲着他对敌人的这份宽容之心,他即使是魔物,也比那些心思歹毒的人类好过百倍!”

    “既然人有好有坏,魔物也是有好有坏。我们可以宽恕人性的罪过,为什么就不能给心地善良的魔物一次机会呢?”

    “善良,这种原本是最美好的品质,在这个竞争愈发激烈的时代中,竟然就慢慢的被人们摈弃了。善心的举动换来的是嘲讽,好人也变成了滥好人。时至今日,好勇斗狠反倒成为了主流!很多年轻人都认为,要想成功,就必须斩尽世间敌,杀出一条血路,连很多新兴宗派也同样是在用这样的观念灌输后辈。这也就导致,整个灵界大陆的风气变得越来越浮躁。”

    “话也不能这么说。”八长老皱了皱眉,“既然整个时代的风气都是这样,如果在别人拼命的时候,你只想着点到为止,那可是会被杀的!谁愿意为了无谓的善心,就赔上自己一条命呢?所以并不是我们不愿讲究与人为善,也实在是,没有那个条件啊。”

    大长老颔首道:“这也正是我刚刚想说的问题。明知潮流如此,却仍是有些人在反其道而行。这又是为什么,是他们不重视自己的生命,还是不知道弱肉强食的残酷?我想,都不是。”

    说到这里,忽然神秘的环视一圈,“你们还记不记得,传说中的那一位大人物,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你才有资格决定别人的生’。

    这意思也就是说,你自信不管把敌人放走多少次,他都绝对不会成为你的威胁,这样一来,你就没有必要为了自己的安全去斩杀一条性命了。

    虽然这条路,会多了很多麻烦,甚至在多数人眼中是愚蠢,但是在这世上,大部分人都在选择适应规则,只有极小部分的人,他们会选择挑战规则,改变规则,于是,他们就取得了成功。”

    无尘道长被大长老的言外之意震惊了:“你是说,朔儿将来也会像‘那位大人’一样?”

    大长老急忙摇头:“这种话可不好乱说啊。”但紧接着,一向严肃的他第一次露出了一个坏笑:“不过,世事无绝对,谁又敢说是一定没有可能呢?”

    短暂的沉默后,昇龙殿中顿时炸开了锅。

    “哈哈,如果朔儿真的要走这条路线,那我可是绝对支持的!”

    “到时候,我们玄天派可就是第二个天霄阁了,看哪个不长眼的再敢招惹我们!墨家很有势力么?你让他们去惹天霄阁试试!”

    这仿佛是在得知墨家的威胁后,所有长老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笼罩定天山脉的阴云,也是彻底的雨过天晴了。

    大长老好笑的看着乐得像小孩一样的一群群长老,半晌才道:“所以,作为对朔儿的鼓励,同时也是对他的肯定,我认为他已经拥有了继承‘那个东西’的资格。”

    ***

    罗帝星刚刚回到焚天派,看到的就是虚无极亲自守着墨凉城的样子。

    沙沙的脚步声同样惊动了虚无极,他抬起头,迅速的做个“安静”手势,同时站起身迎到了房门前。

    “那件事怎么样了?”

    “……都依照您的吩咐办妥了。”罗帝星的视线转向床头,难掩焦虑,“他怎么样了?”

    虚无极稍显尴尬:“他……刚才醒过来了,现在吃了药又睡着了……”其实却是哭累了才睡着的。

    罗帝星大喜:“真的吗?太好了!”这样的话,至少眼前的这一劫是过去了。剩下的就是时之力的侵蚀……慢慢来吧,总能找到办法的!

    虚无极的表情更加不自然了:“对……所以现在他也没事了,你也累了这么久了,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说着几乎是将他从房门口一路推了出去。

    罗帝星一脸错愕:“我没事啊,我想去看看他。为什么您好像很急着赶我走?”

    虚无极尴尬赔笑道:“我这哪里是赶你走,这不是看你守了他这么多天,怕你累着么?”

    “怕我累着??”罗帝星更觉得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您虚无极掌门,竟然会怕我累着?您确定没有担心错人么?

    虽然罗帝星满心莫名其妙,但这时他也被推到了楼梯口,看样子是准备顺从的离开了。虚无极刚要松一口气,房中的墨凉城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还是让我去看看他吧。”罗帝星并没多想,只是出于一瞬间对墨凉城的关心,立刻大踏步的闯了进去。虚无极一脸僵硬,也只能匆匆紧随在后。

    站在床头的第一眼,接触到的就是墨凉城脸上那十道深长血痕。这伤口看上去还很新,至少在昨天离开的时候都还没见着过。而且仅仅是这样看着,都能让人感受到一种不留余地的狠绝,仿佛下手之人与他有着深仇大恨,存心要将他的整张脸完全切碎一般。

    “这……他这个伤是怎么回事?”罗帝星整个人都傻了,“有敌人来犯么?到底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难道是叶朔……?”此时他浑身都涌动着一层可见的火焰,就像是个一碰就炸的火药桶。

    虚无极干笑着劝慰几句,眼见着实在揭不过,只能叹了口气道:“你先不要太激动。其实把他伤成这样的,就是他自己。在他醒过来之后,知道了自己双手尽废,以及再也不能修炼的事实,他……无法接受,就用最残忍的方式伤害了自己。现在他太累了,暂时睡着了,咱们就不要再吵醒他了。”

    “伤害自己,”罗帝星再次审视着他的伤口,“他是用什么伤害的自己?而且这个伤痕,看起来很像是……”

    虚无极站在一旁,此时真是提心吊胆,连自己也不知何以心虚至此。眼见着真相很快就要给他看穿了,虚无极焦急中一抬眼,竟然在房门口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叶朔?”

    “叶朔?”听到这个名字,罗帝星也立时转过身。当他看到门前那个依然精神十足的人影时,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来干什么?”

    叶朔尴尬的吞了吞口水:“我是来道歉的。”虽然刚来就感觉这里的气氛似乎不太愉快。同时他也伸长了脖子,想要仔细查看墨凉城的情况。

    罗帝星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进逼一步:“道歉?好啊,那你也砍了自己双手双脚啊!我就承认你的道歉!”

    “你承认,凉城也不会承认。”虚无极从床头站起,森冷的目光径直转向叶朔:“你要是真有悔意,现在就在凉城面前以死谢罪,我算你一人做事一人当!否则的话,这笔账我会算在你们玄天派头上。”

    不等叶朔开口,又很快的补充了一句:“不过伤害了凉城,生死簿上早就有你们的一笔了,都是逃不过的。你们指使上古神兽的时候真威风啊,不知等到人头落了地,还是不是同样的威风?”

    叶朔刚要回话,在虚无极背后忽然响起了一道阴恻恻的声音。

    “没错,叶朔,你还是去死吧。”墨凉城不知何时竟然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你不死的话,就是你们玄天派的所有人死了!哈哈哈哈,死吧!死吧!”

    罗帝星直到这时才看清,原来他的伤痕不止出现在脸上,同样也覆盖了整个的上半身。看到他受的苦越多,罗帝星心中对叶朔的恨意也就越强烈。他必须用尽自己所有的理智,才能克制着没有立刻冲上去杀死对方。

    叶朔也被墨凉城的样子震惊了一下,但他很快就重新冷静下来,缓慢的一步一步走到床前,直视着那张已经面目全非的脸:“墨凉城,我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只能说很遗憾,但是我也一直都在等着你醒过来,等着亲口向你说一声对不起。”

    墨凉城的目光散乱游离,似乎总也对不准焦距。而他也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盯了叶朔半天,嘴角忽然扯起一个苍凉的笑容:“呵,道歉?”

    作势思考片刻,才像是想通了一个世纪难题一般,轻声轻气的道:“不,你不是来道歉的!你是来验收战果的!看看我这个样子,可还合你心意啊?我的双手都废了,可是真遗憾啊,我的命还在。哈哈哈所以你才要说很遗憾吧?我会用这条、你没能收走的命,把你们所有人都拉到地狱里哈哈哈哈——”

    现在的墨凉城,完全就像是一个神智失常的人,时而是轻言慢语,说着说着,又会忽然转入歇斯底里。在他猖狂大笑的时候,脸上的十条血痕合着他的面部表情,就像十条丑陋的蜈蚣一般不住蠕动,这也让他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狰狞。

    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带着一种最深刻的恶毒。在虚无极的内视之下,他看到墨凉城的灵魂……不,那已经不再是他的灵魂了,那根本就只剩下黑暗之羽了!

    “你不要这个样子!”叶朔不得不打断了他,“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有任何方法可以补偿你,我都愿意去做。但是把自己禁锢在仇恨中并不能使你快乐,宽恕别人也宽恕你自己,才是真正的海阔天空。人生是要向前看的,你未来的道路还有很长!

    就算你不为自己想,能不能为你的家人想想,如果他们看到你被仇恨逼成这副面目扭曲的样子,一定也会很难过的啊!”

    叶朔的本意,是想用家人来唤醒墨凉城心底的一线温情,却不想这反而更加刺激了他。

    “你不要提我的家人!你不配提到他们,你不配!”墨凉城嘶声大喊,棉被一角又被他撕扯成了片片棉絮,漫空飞舞。

    “我变成这个样子,是我想的吗?罪魁祸首却在这里对我说教?道歉,哈,多廉价啊,你的道歉能换来什么?能换来我的双手复原么?能换来我哥哥回家么?能换来我的家庭幸福么?你什么都不能!你就只有口轻飘飘的三个字‘对、不、起’!那它值什么?它连茅坑里的石头都不值!”

    喘了几口粗气,继续瞪视着叶朔,渐渐有泪水从墨凉城的眼中夺眶而出,“你现在站在我的面前,口口声声教我做人的道理,你可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为什么我就一定要选择宽恕,你废了我的双手,却要我面带笑容的回你一句‘没关系’,要我笑着看你们玄天派春秋鼎盛?我做不到!我告诉你我做不到!我不是圣人啊叶朔!你毁了我的人生,我就同样毁掉你们玄天派!很公平吧,嗯?哈哈哈——我要你们死!补偿我,拿你们的命来补偿我吧,哈哈哈哈——”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