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六十三章 天才陨落 下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天苍兽……它比我们当初在黑密林遇到的时候强了太多!楚天遥死死的盯着擂台上的战局,他不关心墨凉城的生死,却只关心叶朔到底能不能死透!天苍兽的突然出现,很可能会让本已十拿九稳的死局再生变故啊!可恶……

    墨凉城,你在跟我打的时候不是很厉害么?拿出你的实力去解决叶朔啊!去啊!

    忽然,楚天遥的双眼在擂台一角定住了。他看到那分明已经濒死的叶朔,此时在没有任何人碰到他的情况下,周身忽然淡淡的浮起了一层白光,而他喉头的伤口在这层白光的笼罩下,竟是以可见的速度出现了愈合之势!

    这怎么可能!那明明是致命的伤势啊!竟然就这样自己好了?墨凉城,你这个蠢材,快点注意到啊!你的仇人就快要不治而愈了啊!就算被天苍兽一巴掌拍死,你也先去给我补上一刀啊!

    楚天遥又急又气,师父他们就在身边,况且隔着两层结界,他也没办法传音给墨凉城。这种得而复失的感觉……他都恨不得自己冲上擂台去给那垂死的叶朔补上一刀了!

    此时的墨凉城的确一无所知,他光是抵御天苍兽的攻击就已经用尽全力了。即便如此,却也是一次失利,处处失利,他的身子就像是一只破烂的皮球,被天苍兽时而甩到东,时而砸到西。

    再一次被打得吐血栽倒时,墨凉城感到眼前的世界都成了一片黑暗。

    眼睛好痛啊,全身都好痛啊,我……是不是真的会就这样死掉……

    如果是哥哥的话,在这种时候他会怎么做呢?

    如果是哥哥的话,他一定不会像我这么狼狈的吧……

    哥哥……

    在战斗时,时刻散开灵魂力量监测全场,这就是墨孤城当初教给他的。墨凉城多年以来,也确实是严格遵循。

    灵魂力量……啊……

    那就用灵魂力量试试看吧。人类有弱点,一切的生物都会有弱点,只要用灵魂力量仔细探测,说不定就可以找到对方防御最薄弱的地方了……

    在外界看来,墨凉城此时是一动不动的俯倒在了擂台上。但他的灵魂感知网却也渐渐的提升到了极限,在这样的状态下,几乎连天苍兽的每一根灵脉他都能感应得一清二楚。

    不过也就是这样高度的感知,让他感应到了擂台的一角,忽然出现了一道本不应存在的生命气息。

    叶朔?!墨凉城震惊的张开双眼。叶朔的伤口竟然在自己愈合?!怎……怎么可以……自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把他打到濒死,绝对不能让他复活!

    急怒之下的墨凉城,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战术,猛地一跃而起,朝着叶朔的方向急冲过去。

    天苍兽看到敌人忽然动了,而且还是冲向自己刚刚有复苏迹象的契约主人,烦躁的摇了摇头,一巴掌就把他扫飞了出去。

    “噗嗤——”墨凉城的鲜血染遍了长空。

    这一爪直接抓裂了他半边身子,破碎的肠子流了一地。但墨凉城此时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情况,即使几度痛得死去活来,他仍是挣扎着撑持起身,面朝天苍兽抬手结印。

    “无间之门,开!”

    必须要尽快解决它……否则那只魔……那只魔就快要复活了!!

    一扇巨大的地狱之门在天苍兽背后拉开,无尽的吸力暴涌而出。这也是此时的墨凉城所能张开的极限。

    缭绕叶朔周身的白光越来越浓郁,到最后直接结成了一层白色光茧。玄天派众人此时也都看在眼中,一时又惊又喜。

    而那无间之门所散发出的吸力,虽然连周边的空间都已经完全扭曲,擂台上甚至有不少石砖承受不住,七零八落的飞进了大门。但对于近在咫尺的天苍兽,却仅仅是掀起了它的几根皮毛。它甚至没有刻意的抵御,四只脚爪就始终是稳稳的盘踞在地面上。正是“任他外侧飞沙走石,我自岿然不动”。

    “再开……”墨凉城双手狠狠扣紧,尽管腹部的伤口疼得他浑身都在抽搐,这样的状态,实力是十成里也发挥不出一成,但那扇巨大的血门在他的努力下,竟然真的朝两侧又各自扩张了几寸。

    “开啊!!”灵力已经提到了极限,墨凉城此时七孔流血,浑身的灵脉也在一根根的爆裂,但他仍在用着泣血的声带,向命运发出绝望的嘶吼。

    无尽的血光遮蔽了天地,这一次连天苍兽也感到了几分压力。周身的幽光逐渐大盛,形成了一层独特的护罩,将加身的黑气拦截在外。

    终于,幽光全面爆发,冲垮了已经撑到极限的无间之门。在两扇血门扭曲在一团黑气中完全消失时,墨凉城的全身也掠过了一层血光,这让他本就惨白的脸色更是血色全无。

    无间之门,一旦被敌人挣脱,施术者自己就会受到反噬。

    以墨凉城现在的状况,这股反噬之力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然而还不等反噬之力在他体内完全爆发,天苍兽忽然又是大口一张,吐出了一道黑紫色的光线。墨凉城匆匆结出的灵力护盾,在那道光线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般脆弱,瞬间就被轻易摧毁,而长驱直入的攻击也直接过渡到了墨凉城抵在护盾表面的双手上。

    两者刚一接触,墨凉城的十指顿时就以可见的速度溃烂、萎缩,直至完全化为白骨,好似在顷刻间就消耗了数百年的光阴。接着那十截白骨又片刻不停的融化成了粉末,无声无息的飘散在空气中……

    “唔……哇啊……啊啊啊……!!”墨凉城从不曾在众人面前喊痛,但这一次他真的感觉痛到了生命的极限。而且,那是一种真正面临死亡的绝望感……双手已经完全腐烂消失之后,那股侵蚀之力仍然在继续延伸,很快连他的手腕也化成了白骨。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磨灭,这真是一种最痛苦的体验。等它彻底过渡到全身的时候,自己是不是就要灰飞烟灭了?

    就在墨凉城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在他面前忽然降下了一道白光,直接切断了侵蚀之力的蔓延。

    “孽畜!给本尊住手!”

    虽然在最后一刻攻破了结界,但是虚无极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墨凉城的双手在时间之力的侵蚀下直接粉碎的一幕!到底还是来不及了!

    太晚了……现在再回想起自己的这句话,竟然成了一句可悲的谶言。

    在他背后,墨凉城踉踉跄跄的倒退了几步,双目无神,僵立了半晌后,忽然仰天喷出了一道血箭,就像是一道绝望的喷泉,淋淋漓漓的洒遍了他的周身。而墨凉城就带着这满身的斑斑血点,轰然倒地……

    “城儿……”虚无极这一刻的感觉就仿佛是自己死了。不,如果是自己死了或许反而好些。墨凉城,那可是墨重山的儿子啊!如果真的被自己的失误害死了,那自己将来的下场绝对是生不如死!

    虽然很想立刻回身检查墨凉城的情况,但眼前还横着一只虎视眈眈的天苍兽,如果不解决掉它的话,城儿就无法真正脱离危险……此时也只能匆匆给墨凉城施加了一层防护罩,同时全身的灵力都在默默涌动。

    作为定天山脉的霸主,他终于不得不出手了,而这首次面对的敌人,就是一只连他都没有任何把握的神兽。开门红……开门红……天大的笑话!

    在虚无极与天苍兽彼此对峙时,罗帝星缓缓的走到了墨凉城身边。

    结界攻破后,焚天同盟一众惧于天苍兽威慑,最终就只有他们两人第一时间冲到了擂台上。但罗帝星前期的动作虽然很快,当他最终走向墨凉城的时候,却是一步一拖,慢到了极致,脚上仿佛套了沉重的铁镣。

    终于,他站到了墨凉城身边。低下头,就可以看到那张惨白到只剩下血迹的脸。看到那具千疮百孔的身子。看到他两只手腕处醒目的白骨。看到在他身下不断化开的那一滩血泊……很快也同样浸透了自己的鞋子。

    罗帝星安静的打量着他。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也同样被抽干了。万物静寂,灵魂成空,他就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没有说话,没有动,没有任何该有的反应,仿佛化作了一座木雕。

    ……墨凉城,你在我心里是不败的啊!虽然我也一再的喊着要打败你,但是,我其实也一直都没有抱过太大的希望,因为我承认你,在这定天山脉,你就是第一天才!那叶朔也同样败在了你的手下……现在竟然让我看着你在我面前败了,而且还是重伤垂死?

    曾经他觉得,在擂台上失败的那一刻就是末日。但是现在他宁可再去失败个千百回!被众人唾骂个千百回!也不想看到墨凉城变成这个样子躺在自己面前……

    如果这是一场噩梦,就快点让我醒过来吧……让我看到你还是那个第一天才,你还可以那么耀眼,可以轻松的打败一个个的对手,让我们膜拜你的神话;可以跟我抬杠,让我一次次被你气得要死又动不了你;可以继续去享受你的人生,去拥有你该拥有的一切。这一次,我再也不会嘲讽你了……我求你……

    结界已经打破,玄天派众人也紧跟着冲上了台,一窝蜂的围在了叶朔身边。

    如今叶朔的伤势,显然是正在被一种他们所不知道的力量迅速治疗。了尘道长虽然担忧,此时却也插不上手,只能默默的守在一旁。顾问和祈岚等人也自发担当起了看护工作。

    天绝道长在确认叶朔无恙后,则是很快的直起身,转向天苍兽拱了拱手。

    “天苍神兽,感谢援手之恩。虽然不知道您为何会成了朔儿的契约灵兽,但还请您帮忙帮到底,把对面那对师徒一起解决掉,他们可是处心积虑要杀死您的契约主人啊?”

    虚无极大怒:“天绝,你敢!”城儿现在已经只剩最后一口气了,就算只是一个普通弟子的攻击都足以让他丧命,他再也承受不起任何伤害了!但那可恶的天绝竟然还主动把矛头往他的身上引……

    天绝道长淡淡一笑:“我有什么不敢?虚无极掌门不是都亲口说了,定天山脉的两方势力之间,已经发展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么?既然我们不想坐以待毙,那也就只有请你们亡了。”

    斩草除根的道理,天绝道长自然是非常清楚。虚无极一心要灭绝玄天同盟,现在又加上了墨凉城的血仇,双方就更是不死不休了。现在既然己方有着这样的强援,自然是要彻底的断绝后患!

    哪知天苍兽却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没必要听你的。”

    老子可是神兽!怎么能被你一个小小的人类所驱使?

    话虽如此,但在天苍兽的灵魂力量检测到墨凉城身上时,仍是不免吃了一惊。

    这小子的灵魂竟然已经被黑暗之羽侵蚀成了这个样子!如果让他继续活下去的话,哪怕只剩着最后一口气,将来也一定会对叶朔那个傻小子造成威胁的……看样子,也只有斩草除根了。

    天苍兽也是直到现在才知道,墨凉城疯狂斩杀叶朔竟然是因为黑暗之羽。不过比起过程,它一向更看重结果。不管他有再多原因,只要他仍然是个威胁,那就该杀!

    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天苍兽又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不过我的确是看这个小子不顺眼,那就灭了他吧。”右眼中射出了一道血线,直接贯穿了墨凉城的身子,大量的电光不断在他周身流窜。虚无极方才布下的防护罩,此时竟然是有同于无!

    “唔咳……啊……”墨凉城即使早已经失去了意识,在这阵攻击下仍是再次低声惨呼起来。全身都在不断的抽搐,断腕处和腹部伤口的血流得更凶了。

    不等虚无极回身救援,天苍兽口中再次射出了一道能量球,迫得他也只能全力抵御。上古神兽实在太强大了,自己一旦稍稍分心,恐怕转眼就会是一个粉身碎骨的结局!

    两人在这两道攻击下,已是同时危在旦夕。定天山脉的霸主和第一天才,难道真的会就这样同时殒命?

    一直怔怔发愣的罗帝星,在攻击爆发的时候才忽然惊醒过来。看到在血光中痛苦挣扎的墨凉城,心里的愤怒在这一刻全冲了出来,手中凝聚起一道灵力光球,狠狠甩向了天苍兽另一只眼睛:“放了他!有种的冲我来!”

    他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攻击其他部位大概只相当于给对方挠痒。所以他索性就直接攻击敌人眼睛,这是一次彻底的引战行为!

    天苍兽的左眼果然也射出了一道血线,同样贯穿了罗帝星的身子,好像在说:“冲你来就冲你来!”

    真的面临这道攻击的时候,才知道有多痛苦……那仿佛是把普通的电流放大了一百倍在体内流窜。罗帝星一只手按着胸口,挣扎着最终跪倒在地,另一只手狠狠的抓着地面的石砖,拖出了五道血痕。

    为什么我总是这么没用……!到底为什么!

    师清一在台下看得提心吊胆。罗帝星为什么这么傻,难得人家没顾得上他,竟然还要自己冲上去找死?如果他真的死了该怎么办?但是对面就是恐怖的天苍兽,连虚无极都对付不了的敌人,师清一还是一动都不敢动。弟子的命和自己的命,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命比较重要。

    “天苍兽,你贵为神兽,为何要如此难为两个小辈?”虚无极愤怒的质问声,很快就淹没在了一片电光流窜的噼啪声中。天苍兽理都没理他,而即使攻击分为了三道,力度却是丝毫不减。

    虚无极急火攻心,墨凉城已经越来越危险了,但是自己现在全部的灵力都必须用来维持防护罩,根本就没有办法救他!面对这样的绝境,虚无极也只能放下架子,苦苦的向台下的同盟哀求道:“众位掌门,哪一位愿意相助,救城儿一救,他日我必有重谢!”

    他一连说了数遍,全场仍然是一片鸦雀无声。

    此时绝大部分人的心声都是:他日必有重谢?你自己能不能过得了今天还不好说呢。何况耽着那么一头可怕的神兽,谁敢上去?

    墨凉城身周的防护罩,在血光的连续侵蚀下终于是完全破裂了,而这也导致全部的电流都彻底倾注在了他身上,大量的经脉和细胞接连粉碎……这个时候,他的挣扎渐渐的停止了,生命气息也微弱到了将断未断的地步。

    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罗帝星此时完全忽视了自身的痛苦,灵魂力量始终笼罩在墨凉城身上,自然也是第一时间感应到了其中的变化。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死的啊!!

    在这一刻,罗帝星疯狂的抬手结印。一连三个印诀扣下后,在他周身缓缓涌动起了一层紫光。当紫光燃烧到极致的时候,天苍兽右眼之中,原本是射向墨凉城的血线忽然在半途被强行偏折,和左眼的血线同时贯穿了罗帝星的胸口!

    这一击让罗帝星当场吐出了一口鲜血。然而在他缓缓抬起的面庞上,却是悄然掀起了一抹惨笑。

    “不是说了叫你冲我来的么?”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