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天才陨落 上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犯规!”郭阳云第一个跳了起来,“玄天派怎么可以让这种大型魔兽参赛?太欺负人了!这样我师弟还怎么打?”

    当那巨兽狰狞的头颅缓缓抬起,一身幽蓝色的皮毛在日光直照下闪烁起光泽时,玄天派众人的震惊并不亚于在场的其他门派。

    天苍兽!天苍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它不是一直都生活在黑密林的么?现在所有人都以为天苍兽是他们找来的帮手,但只有玄天派自己知道,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跟这种凶兽扯上任何关系!

    作为直接导致杨云珠丧命,致使宫天影和安云反目成仇的罪魁祸首,天苍兽的凶残可说是令玄天派一众记忆犹新。现在它忽然出现在这里,在场的高层长老就算是全加起来,也对付不了这种太古凶兽啊!今日这片赛场,又将会有多少无辜的弟子为此丧生?

    正当了尘道长几乎想组织门下迅速撤离时,顾问的一道传音忽然让他怔在了当场。

    同时,焚天派一边依然是一片七嘴八舌的喧闹声。

    “就是啊!而且凉城师弟明明就已经赢了,打车轮战算什么意思?还是直接宣布比赛结果吧!”

    那裁判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台下,又看向对面足有几层楼高的凶兽:“墨凉城选手的确已经赢了,但他刚才违规杀死了对手,所以这场比赛的胜负……”

    在修灵界,向来是谁拳头大谁就有道理。如果那头凶兽没有出现,那墨凉城夺冠,他半句话都不会多说。但现在这情况怎么看,都是玄天派那边的威胁,比虚无极掌门更大一些啊……

    “无所谓。”墨凉城清冷的声音忽然打断了他的尴尬,“我要做的事都已经做完了,这场比赛能不能拿冠军,我根本就不在乎。”

    这一刻的墨凉城,双眼已经恢复了清明,衣衫轻扬,面色从容,仿佛又成了那个飘逸出尘的第一天才。但是众人一看到他被鲜血浸透的半截袖管,以及地上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再打量他的目光依然脱不了惊恐。

    台下的议论声,墨凉城一句都没有理会。正如他所说的,他早已有了这个觉悟。缓步走到天苍兽面前,高昂起头与对方四目相接,淡淡开口道:“你是叶朔的手下么?”即使面对的是一头浑身都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凶兽,他的声音中仍然没有显出半点退缩。

    天苍兽冷冷的打量着他,良久后竟是出人意料的开了口。巨大的嘴巴一开一合,声音轰隆隆的像是在打雷:“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应该说,是契约灵兽。而且那个小子也还没有死。”

    说到这里,天苍兽血红的眼珠也朝着叶朔的方向略微转动了一下。

    如果他死了,灵魂契约也会自动解除。不过被刺穿了喉咙竟然还能活,他身上的秘密果然不少啊……

    这简短的一句话,直接包含了两个重磅消息。这一次全场观众的震惊,甚至比天苍兽刚刚出现的时候还要大!

    如此恐怖的魔兽竟然是叶朔的契约灵兽?在场弟子几乎都知道签订契约的困难,越是强大的魔兽往往就越是心高气傲,甚至驯兽师收服不成,反而丢了性命的例子也不是没有。

    而且契约的形式就只有三种,方才叶朔已经重伤濒死,显然不是出于他的主动召唤;没有舍弃垂危的主人,看上去也不像是平等契约。这么一来岂不是就只剩下第三种,主从契约了?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还有些傻乎乎的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让这种凶兽俯首称臣的?

    不过不管是他深藏不露也好,投机取巧也好,单凭着手握这种凶兽,他就绝对是定天山脉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有这尊凶兽坐镇,虚无极再想动玄天派,恐怕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了吧?

    而至于玄天派一边,由于事前已经听过了顾问的转述,此时倒是并没有显得过于意外。只是当天苍兽透露出叶朔未死之时,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大松了一口气。

    场中的震惊持续了好一会儿,那裁判才如梦初醒的举起了话筒:“突然出现的神秘魔兽竟然是叶朔选手的契约灵兽!而且叶朔选手也还活着,那么按照规定……比赛可以继续!”

    一说完这段话,他就忙不迭的再次溜到了墙角。那边可是两大杀神的碰撞,自己这种小人物当然是躲得越远越好!

    当战斗的号角再次被吹响,擂台上却依旧是一片沉寂。墨凉城和天苍兽彼此对视,在他们脑中正在飞快的进行传音。

    “你的眼神真的很不错。敢这样跟我对视的修灵者,这年头可不多了啊。”

    虽然眼前的小子几乎杀死了自己的契约主人,但天苍兽对叶朔本来就没有太多感情,和他建立契约也仅仅是为了代卓逸王报恩。因此在面对墨凉城的时候,它也仅仅是把对方看成了千千万万个普通修灵者之一。也许只有这份勇气还算值得称道,但以他的实力,还远远没有达到让自己正视的资格。别说是他,这里所有的人都不配!

    墨凉城的双眼毫无波澜:“因为我知道,我现在所做的才是正确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任由你们侵害人间的!”

    叶朔是魔,而且是那种深不可测的魔,他能收服这样一头契约魔兽,墨凉城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恐惧没有意义,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他就没想过要后退。对方的爪牙,来多少就必须拔除多少,就算实在挡不住……那么就算是豁出了这条命,也一定要把敌人全部留在这里!到了那个时候,也许自己就不会再是哥哥眼里那个永远不学无术的“笨蛋弟弟”了吧……

    在墨凉城已经有了“视死如归”的觉悟时,天苍兽却只是懒洋洋的歪了歪头:“侵害人间?我为什么要做那么麻烦的事?”

    墨凉城冷然应道:“我们是人,而你们是魔。人魔势不两立,这本来就是两个种族的宿命。”

    天苍兽忽然暴怒起来:“胡扯!谁说我是魔?我是上古神兽,天苍神兽!你认不出来吗?”

    神兽?!墨凉城初时确是狠狠一惊。同样是异族,魔兽就比妖兽高了不止一个档次,而神兽则更是远远凌驾于魔兽之上,自己所要面对的,竟然是一只神兽?!

    但是很快,他就重新冷静了下来:“即便如此,你身为神兽,却甘愿替魔物为虎作伥,那就同样是我的敌人!要杀了叶朔,就必须先过你这一关是么?”

    恢复清醒的墨凉城,已经知道了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叶朔还没有对自己的家人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但即便如此,墨凉城却始终都相信人魔不两立,如果放任他活下去,那一幕早晚都会成为真实的未来!无论如何,叶朔,都非死不可!

    天苍兽这一次是真的愤怒了:“好个冥顽不灵的小子!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自命正义的伪君子!既然跟你无法沟通,那我也只能打到你闭嘴了!”话音刚落,口中已经喷出了一连串黑紫色光球。

    墨凉城冷冷一笑,这一战从一开始就无法避免。而他的身形也迅速融入了空间,轻易的在连环光球中游走穿梭,如同一道亮白色的闪电,转眼间已经出现在了天苍兽上方。手中红光闪烁,焚天剑迅如雷霆,对着面前那巨大的头颅狠狠劈了下去。

    “铛”的一声,天苍兽毫发无损,而墨凉城却已经被震得远远抛飞而开。双手虎口在第一时间就裂开了两道深长血口,连焚天剑都险些握不住了。只是隐藏在满手的鲜血下,一时倒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出。

    天苍兽的攻击紧随而至,铺天盖地的能量光球,以及双眼中不断射出的道道血芒,将整片天空连成了一片电光牢狱。

    墨凉城虽然无法还手,但仗着对空间之力的娴熟掌握,他仍是能一次次与加身的攻击擦肩而过。即使是在包围圈最紧密的时候,他都能在间不容发之际成功脱身。惊艳的身法再次引来了一片赞叹。

    自己是上古神兽,竟然被一个人类小子在眼前戏弄,天苍兽怒从心头起,双眼猛然一瞪:“定!”

    顿时,整片空间被完全封锁。这也就是说,墨凉城已经无法再使用他引以为傲的空间秘法了。

    空间之战,原本就是两方各自争夺对空间的掌控权。哪一方的境界更高,或者哪一方对空间的感悟更为透彻,哪一方在这场战斗中就更占优势。

    尽管墨凉城的空间秘法已经胜过了其他同龄人太多,但天苍兽的灵力储量堪称无穷无尽,在它的封锁下,墨凉城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

    虽然局面立刻就陷入了被动,墨凉城却也不会轻易的坐以待毙。仗着身法之灵活,他仍是躲过了大部分的光球攻击。直到被逼入死角,退无可退之时,掌锋很快的缭绕起了一层灵力气浪,对着袭到面前的光球狠狠轰了过去。他竟是要与天苍兽的攻击硬碰硬了!

    正面相撞的刹那,成败几乎在瞬间揭晓。

    墨凉城的身形狼狈的倒飞了出去。即使连楚天遥的禁咒都不看在眼内,但在天苍兽面前的他,却像是一个丝毫不通武艺的三岁小孩。并且这后坠之势完全无法遏止,被第一个光球撞飞之后,很快又撞上了后方的另一道光球。硝烟弥漫中,墨凉城就这样以一个倒栽葱的姿势,从半空中一路坠落了下来。

    如果不是刚刚突破到了凝气级,挨过刚才那两下,我现在可能就已经失去战斗能力了吧……这是墨凉城在坠落过程中,内心的真实写照。

    全场的观众都惊呆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把第一天才逼到这么尽落下风,看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说法果然不是讲假的。

    不过,他现在的对手毕竟是那只可怕的魔兽,就算是被打到遍体鳞伤,也绝对不会影响众人对他的评价。甚至是能撑到现在,本身就已经非常令人佩服了!

    墨凉城滚倒在地,双手结印间又迅速弹身而起,神化万千,半空中连成了一片人山人海。每一道分身手中都托着一团灵力光球,从各处方位朝着天苍兽扣了下去。

    天苍兽没有躲避,以它的身形也根本无法闪避。此时在它背部的皮毛忽然根根直立而起,坚固如铁,锋锐如刀,就像是覆盖上了一层铠甲。同时这些利刺也朝着四面八方迅速伸长,如同一只发了疯的刺猬。

    墨凉城大部分的分身都没有来得及逃窜,身子直接被暴涨的利刺贯穿,顿时就像被戳破的气泡,一个接一个的纷纷消散了。至于那些落下的灵力光球,击打在天苍兽身上根本就是不痛不痒。这时它的尾巴也高高扬起,准确的抽在了混在分身群中的墨凉城本体的脑袋上。

    “啪”的一声,墨凉城的半边额头连带着一只眼睛,顿时都被抽出了一道深长血痕,鲜血流得很快,很快他这半边脸都被彻底盖在了一片可怖的血红之下。与此同时,剩余的分身也跟着齐刷刷的爆裂了。

    “给我停下来!立刻停下!”观众席上,虚无极震惊的急站而起。他真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杀那个叶朔竟然会惹出这么一头可怕的怪兽,再这样下去,墨凉城真的会有性命之危!此时他已经连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坐在他身旁的罗帝星也是一脸焦躁,垂在看台下的双手狠狠的握紧成拳。

    所以我早就说过……我早就说过了!!不要再让他打下去了,但是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听我……

    不祥的预感到底还是实现了,虚无极现在也该知道他不是杞人忧天了。但是到了这一步,他再醒悟还有什么意义?

    天绝道长笑眯眯的侧过头:“怎么了,虚无极掌门,刚才不是你们坚决要打的么?现在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就继续打下去吧。”

    这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刚才虚无极一心要置叶朔于死地,甚至当场就要发起一场门派大战,这一转眼,却换成了他自己的弟子在擂台上命悬一线。果然是现世报,来得快啊。

    对墨凉城那个绝情绝义的小子,他们自然是不会同情的。现在也轮到他们玄天同盟用满不在乎的态度,来围观这一场大戏了。

    虚无极暴怒了:“停下!!”袍袖一拂,正要冲上擂台,天苍兽头顶的独角忽然冒出一丛火花,在深紫色的禁魔领域,以及金黄色的结界之外,此时又多出了一层幽蓝色结界。即使是以虚无极的实力,竟然也被结界的斥力直接震退!

    天绝道长笑得更开心了:“胜负未分,为何要让他们停下?虚无极掌门莫非是要代墨凉城师侄认输吗?”

    虚无极又急又怒:“认输就认输,反正这场比赛胜败如何,有目共睹!”

    事到如今,他承认是自己失算了。再争一个冠军的虚名已经毫无意义,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墨凉城的性命啊!否则他要如何向墨重山交待?

    就在虚无极都已经准备含悲忍辱的低头时,墨凉城的声音忽然强势的插了进来。

    “我不认输!”尽管满头满脸都在流血,墨凉城的目光却依然坚毅:“能跟上古神兽一决高下,这是我的荣幸。而且……他竟然还有这样强大的倚仗,如果不能********,如何能算是根除了魔的威胁,又如何能够保得一方太平?”

    虚无极大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认输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城儿你先下来!”

    他很清楚,墨凉城的执着,全出于保护家人的决心,而这都是因为自己灌输给他的“除魔理念”。

    现在要让墨凉城放弃杀叶朔,除非是让他相信,叶朔并不会威胁到他的家人,但这样岂不就是在打自己的脸么?今后让他知道,自己这个师父一直在处心积虑的算计他,利用他达到自己的目的,他还会怎么看待自己?

    更重要的是,现在就算是墨凉城愿意放弃,已经生长到顶点的黑暗之羽也不会允许他放弃!事情真的已经没有转圜余地了吗?

    墨凉城所说的“根除魔的威胁”、“保得一方太平”,玄天同盟的众人听得都是一头雾水。但刚才就是他毫不留情,招招要取叶朔性命,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还在喊着正义口号,简直成了天大的笑话。因此虽然他说得一脸悲愤,却仍是只得到了一片鄙夷的嘘声。

    “虚无极掌门,这场比赛不是刚刚被你亲口改成不论胜负,只决生死的么?”天绝道长又不轻不重的补了一刀。

    虚无极正想还口再辩,在他身旁却忽然闪过一道光束,直接轰击在了天苍兽的结界上。虽然对结界毫无影响,连一道凹坑都没能打出来,但那道光束却是愈发的耀眼,显然催动者正在不断的灌注灵力。

    “……一起攻击吧!”罗帝星双手同时操纵着光束,一面艰难的转过头向虚无极提议道。

    虚无极沉默了一下,终是点了点头。现在跟玄天派那群人耍嘴皮子的确毫无意义,指望他们大发善心,那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在他的号召下,师清一和碎星派掌门也参与了攻击,一道道光束同时打在了结界上。

    两股力量彼此对耗,在结合了焚天同盟全体的攻击下,终于勉强的与天苍兽的攻击呈显出持平之势。只是想要完全破解,似乎还需要一段时间。这还是在天苍兽没有完全专注于结界的情况下。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