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六十章 禁魔领域,全开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所有的观众都注意到,墨凉城的眼神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极其可怕。

    虽然开场至今,他对叶朔的态度始终都是极不友好。但如果说之前还只是冷淡和嫌恶,现在就是双眼都冒着嗜血的红光,好似对面之人和他有着血海深仇,他恨不得扑上去直接把对方掐死,再生啖其肉一般。

    血腥的氛围弥漫了整片赛场,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既兴奋又紧张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鲜血盛宴。

    然而,墨凉城却是一步未动,依然用那双骇人的血红色双眼紧紧盯了叶朔良久,才冷漠的抬起一条手臂,掌心狠狠紧握成拳:“禁魔领域,开!”

    没有冲上去把对方大卸八块,也没有直接把对方刺个肠穿肚烂,甚至连一道像样的攻击都没有,他首先施展的竟然是禁魔领域?

    禁魔领域,不是为了隔绝空间中的魔气,削弱魔兽的战斗力么?但现在这里又没有魔兽,使出这招算是什么意思?而且禁魔领域与普通的领域不同,非常消耗施术者的灵力,莫名其妙来这么一出,岂不是吃力不讨好?

    当一层淡紫色的半圆状薄膜迅速扩散,很快就将整片赛场完全笼罩时,墨凉城才满意的微微点头。既然要跟一只货真价实的魔物交战,自然要先营造出地利了。

    注意到叶朔由于禁魔领域的出现,身形明显颤抖了一下,墨凉城冷冷一笑,紧接着他的双手同时朝两侧展开,身形也在一阵金光中缓缓升空。

    “乾坤阴阳,照——无——极!”

    在他背后,浮现出了一轮巨大的太极图案,左掌托起一弯钩月,右掌为曜日。三者自出现之始,便一直不断的在原地缓缓旋转,辐射出三道色彩各异的光线,最终在叶朔的胸前合一。绵绵不绝的金光不断的冲刷着他的周身,而墨凉城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

    ——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一招原本是道家秘术,专门用来分辨隐藏在人群中的妖魔本相。墨凉城也是从前在家传典籍中偶然学来。由于在修灵界一向少有人知,众人见了他这第二招仍是不知所谓,都不由暗中交头接耳起来,猜测第一天才可会是受刺激太甚,脑子有些不大好用了。

    叶朔手中的文殊剑,不知何时已经自动收入了储物戒指,他的意识也重新恢复了清醒。

    禁魔领域的出现,首先就让他再次感到了一阵心浮气躁,这种氧气急剧缺少的感觉就和上一次在天澜秘境一模一样。还不等他想出应对之策,扑面而来的三道叠加光束又刺得他睁不开眼。

    并没有任何实质的攻击力,甚至还有些类似于太阳的照耀。但那并不同于令人身心舒畅的三月暖阳,倒更像是沙漠中似火的骄阳,刺得人头顶发烫,面部直发麻。

    并且在那光束中更有股吸力,让叶朔感到自己的灵魂随时会被拉出体外。这一再叠加的烦躁,让他胸中膨胀着一团怒火,咆哮着要爆发出来。

    金光的遮蔽下,没有人注意到叶朔体内腾起了一股黑气,只有悬于半空的墨凉城突然感到压迫倍增,还未等他加持灵力,对面一股排山倒海的斥力已经汹涌而来,冲击得他直接一个跟头倒栽了出去。众人都能清晰看到在他全身漫过了一层血光,那太极图案和日月之灵也渐渐的消散了。

    “反噬……”墨凉城在半空中狼狈的站稳脚步,费力的将一口鲜血咽回肚里。

    他早就知道,如果探测的魔物过于强大,更胜于法师本身,施术者就极易遭到术法反噬。刚才未能成功探测出叶朔的本体,岂不更证实了对方确实是极其强大的魔物?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更不能让你活了……

    不管你的真面目是什么,是狐狸?是毒蛇?是豺狼?我就打到你现原形为止!

    被你欺骗了这么久,至少我要知道,一直以来,我究竟是在跟什么东西为伍!

    身形一闪,借助空间之力,墨凉城直接冲杀到了叶朔面前,一拳接着一拳,发狂的连连砸下。

    此时的他,再也不是那个一直游刃有余的第一天才,反而有种歇斯底里的狠厉,就好像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他必须要赶在最后的时限到来之前完成比赛一般。

    急切的恨意,令他出招间毫无章法。时而是拳脚相加,时而是砸下一连串灵力光球,尽管落点毫无准头,有半数都直接漏空了过去。每一招都是两败俱伤的拼命打法,周身破绽百出,如果第一天才的名头不是实在深入人心的话,这一刻的墨凉城完全就成了一个大街上发疯的小地痞。

    在墨凉城未出全力之时,叶朔就已经不是对手,那么在他这番不要命的攻击之下,战斗也应该结束得更快了吧?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

    拿出文殊剑之后发生过什么,叶朔虽然已经想不起来了,不过那时他似乎就得到了一种力量,让他有能力去抗衡墨凉城的攻击。

    虽然还是没有机会还手,但是每一招至少他可以挡住了,之后最多跌退几步,却是不会再挨一掌飞出半个擂台了。这也让叶朔又惊又喜。

    至于力量的来源,叶朔并未去深想。总之他现在运用得非常顺手,好像那原本就是他的力量,只是从前还没有被开辟出来一般。同时在他心中也有着一个和墨凉城一样的想法,不管对方是在发什么疯,在这种状态都是没有办法沟通的,那就只有,先打醒他再说!

    挥臂上挡,架住迎面而来的一拳,拼着腹部挨上一发灵力光球,拳锋就势上扬,狠狠的砸歪了墨凉城半边脸颊。

    墨凉城耳中“嗡”的一响,身形跌出半步。他的战斗经验也确实极其丰富,即使脑袋都被打木了片刻,仍是出于本能的双掌一翻,一道灵力光束骤然射出。叶朔虽已撑起了防护罩,仍是被推得一路平飞,墨凉城瞬也不瞬,掉了个头又追了上去。

    “你为什么不死!你为什么不死!”交战中墨凉城连连凄声大喝。此时在他眼前都还不断浮现着幻境中的景象,这也令他对叶朔恨入骨髓。尽管他也知道过度的愤怒会阻碍理智,但亲眼看到一个人将自己全家灭门,面对近在眼前的凶手,他又怎么可能冷静的再去思考该用哪一招哪一式?

    同时,长时间维持禁魔领域,也让他的灵力急剧损耗。出招间越来越是力不从心。但是即便如此,这领域可是克制魔物的根本,绝对不能撤掉!

    必须要撑下去……拼着一次将灵力耗尽,我也一定要撑下去!

    “死!给我死!”墨凉城双指高抬,五昧真火疯狂蔓延,烧成了一片歪歪斜斜的宽大火网。尽管被风势撕扯得有些变形,滔天威压却是丝毫不减。

    众人眼看着他手持火网,就像是牵着一只巨大的风筝般狂奔了半个赛场,却不知是忽然忘记了自己的目的,还是选择性的忽略了敌人的方位,这强势一击始终都没有正式降下。

    叶朔的心弦虽然也被吊得忽紧忽松,但他可不敢对墨凉城的攻击等闲视之,哪怕是发疯状态的墨凉城。

    果然,只是眼前一花的工夫,一张遮蔽天际的火网就对着他倒扣了下来。墨凉城狞笑着站在他的对面,毫无避让之意,他是存心要将两人一齐罩在其中!

    叶朔的身形刚动,墨凉城已经扑上来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口,两人在火网中再次撕打起来。

    一丛丛火苗悄然落到了他们的衣襟上,袖管上……外侧是熊熊火海,内部是炼狱汪洋,两人的全身都在着火,以墨凉城这发狠的纠缠之势,他就是要让叶朔到最后关头都没有融入空间的机会。

    曾经我有多感激你,现在我就有多恨你……一起毁灭吧!!

    当火苗已经烧到了两人的头发,叶朔终于出手了。抬手一招,所有的火元素自动在他身前聚拢,它们从墨凉城的肩头褪去,从自己的裤腿散去,火网不断朝着当中萎缩,最终融汇成了叶朔手中一团闪耀的大火球。

    就算不能融入空间,叶朔可还有着最基本的操纵元素之力呢!

    望着双眼依旧闪烁着疯狂的墨凉城,叶朔恨铁不成钢的一拳挥出。火球伸缩中,一头昂首呼啸的火龙化形而出,在一声响亮的龙吟声中,墨凉城的身形狼狈的倒飞了出来,重重的砸落在擂台上。

    直到那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激散开大片尘埃弥漫时,众人才终于震惊的确定,墨凉城刚才竟然并没有使用分身!那么他是真的打算跟叶朔同归于尽了?

    擂台上,虚无极的眉头也不由拧紧了一瞬。

    黑暗之羽,竟然还有诱导宿主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效果?不管怎么说,这玉石俱焚,可绝对不会是城儿的本意啊——

    墨凉城在黑暗之羽最终长成之前看到过什么,就连虚无极也不知道。也因此他更不会理解,墨凉城此刻是真的拿叶朔当成了灭门仇人,他全心所想的都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对方送到地狱里,如果无法一击功成,宁可同归于尽!

    罢了,城儿应该有分寸的。虚无极注视着重新坐起的墨凉城,轻轻抒了一口气。如果真的出现无法收拾的状况,我再出手也不晚……

    火龙的形态,恰恰是刺激到了墨凉城脑中的另一重记忆。

    “呵……你用这一招,杀得了那位星宿宗少主,可杀不了我啊!”墨凉城冷笑着站起,对满身伤痕视而不见,再一次的冲了上去。

    他又变得更强了……不对,是他展现出来的实力更多了。这明明是在禁魔领域之下啊……

    是我太弱了,禁魔领域也太弱了。但是维持这种程度的禁魔领域,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啊……

    越是交战,叶朔那无底洞一般的攻防就越是令墨凉城心惊。他可以清晰感应到叶朔的变化,明明对方的所有招式都已经被自己破解了,明明两人的实力水准一个天一个地,但叶朔就是在不紧不慢的跟上来,像一个永远甩不脱的尾巴。他正在接近自己,甚至,超越自己……

    就连他紧接着扣下的一道灵力光球,在叶朔交错双臂的抵挡下,竟然第一次出现了破碎,这也证明自己现在的灵力已经衰弱到了岌岌可危的程度。趁着墨凉城出神的空当,叶朔身形猛然一摆,腿弯一扫就将他踢飞了出去。

    “太好了,叶朔渐渐开始把握住节奏了!”玄天派席位上响起了一片欢呼声,赫连凤正在兴致勃勃的发表着看法,“说不定,他真的能就此把这场比赛的局势扳过来呢!”

    把局势扳过来……?做梦!

    墨凉城目光一厉,双手同时按上擂台止住后劲,身子就像是一根被压缩到极致的弹簧,不知疲倦的又冲了上去。

    但是随着一次次的交战,一次次被打退,墨凉城的喘息声已经愈发粗重,全场都是清晰可闻。

    这样下去,只能压制……但是无法击杀……

    也许他还想要在这里继续伪装下去,所以一直都没有发挥出他属于“魔”的实力。可是他的学习能力很强,仅仅跟邢师兄打过那一场,就可以趁机学会空间秘法。跟他的战斗,越拖延只会越不利,如果再给他学去我的招式,他又会变得更强了……

    我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要击杀他的话,我就必须要变得更强……

    要……变得更强!比现在更强!

    墨凉城现在的头脑,可说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不过就在他这难得清醒的片刻间,他却又做出了一个无比疯狂的决定。

    这样的话,除非是……

    可恶,如果还有选择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走这条路的……

    再一次的碰撞后,墨凉城忽然主动后跃,随着一声清晰的破裂声,在他身周自动悬浮起了琳琅满目的各式丹药,粗看起码数以百计。而墨凉城则是看也不看,双手齐出,各自抓了满满两大把,疯狂的塞进嘴里。一把接着一把,其间全不闻咀嚼之声。

    在他这般疯狂的狼吞虎咽下,灵力波动也是不断翻涨,很快就冲破了聚气七段的门槛。但墨凉城的动作仍然没有停止。

    不够……聚气七段还是太弱了,这样是杀不了他的。我还要更强……还要更强……

    这些丹药无一不是上品,最普通的一颗起码都在一百灵石以上,甚至还有人指出,连价值数万灵石的“二转古灵天丹”也在其中。足以辨识的已是如此,还有那许多奇形怪状,闻所未闻,药香却更为浓郁的,可能的售价只是想想就令人心惊!墨凉城现在哪里是在吃丹药,他分明就是在吃着大把大把的灵石啊!

    况且他这疯狂吞吃的时间已经持续了好半天,就算只是吃炒豆,这么多也该喂饱了啊!

    通常修灵者每服食一颗丹药,都需要专程运功炼化,好让药性充分的扩散到全身。但墨凉城现在却是完全省去了这个步骤,大量的灵力疯狂的在他体内奔涌,撑得他的经脉一根根膨胀变形,额角青筋直冒。

    一次服食过多丹药,如果无法压制药性,同样有着爆体而亡的危险。但即使面部都已经憋得通红,墨凉城却仍然是在一把接一把的吞着,连抓取的速度都没有放慢多少。

    聚气八段……聚气九段……

    他的灵力波动不断的向上蹿,由于未能妥善融合,也有大量的灵力直接溢出体外,在他的身周散乱的缭绕着。但即使是这股附加的威压,也已经强大到令人心惊!

    众位长老注视着场中旁若无人的墨凉城,一双双疑惑的目光彼此交换,除了不解之外,他们更多的还是惋惜。

    “用丹药强行提升实力,虽然可以加速突破,但却会造成根基不稳,在将来是会留下后遗症的啊!这又是何必呢?”

    “以他的天赋,如果稳扎稳打的修炼下去,突破到凝气级只是迟早的事,根本就没有必要这样做!这个小天才,一直可都是以沉着冷静着称的,这一次为何忽然如此不智?”

    “最关键的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分明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对手,取胜只是时间问题。他还这么急于突破,到底想干什么?”

    强行突破的隐患,墨凉城又何尝不知。根基不稳不说,还有可能直接对体内的经脉造成无法弥补的损伤,这是在断绝自己的修炼前途!

    但是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个人的荣誉和家人的性命,哪一边更重要,这还用得着说么?就算这一辈子都无法进入涅盘境,他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威胁到家人的安全!

    在全场都被墨凉城的行为惊呆时,好一阵子玄天派才提出了抗议:“等等,在战斗过程中也可以这样服食丹药么?”

    这一条明明就是在规则中明文禁止的!墨凉城就这么大模大样的当众违规,是不是也太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了?

    虚无极的目光冷冷一扫:“有什么不可以?你玄天派的弟子不是还可以使用禁咒么?”

    虽然面不改色的驳斥了这一条抗议,但虚无极此时的内心却并不如他所表现的淡定。

    原本以为以城儿的实力,杀那个叶朔应该是很轻松的。但是……敌人竟然这么强,城儿被他逼得只能强行突破,这样是会伤了修炼根基的啊!早知道,还不如我自己设法杀他……

    不成……城儿的前途绝对不能被那个小畜生毁了!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一定会找出方法解决他的后遗症……

    这“禁咒”一问,确实让玄天派没了声音。不管怎么说,此事的确是自己理亏。难得虚无极未加追究,那他的弟子要吃丹药,就让他吃吧。只是这样一来,朔儿可就危险了啊……

    一片沉寂中,只能听到墨凉城的骨骼不断爆响的声音。终于,一切的积累似乎冲到了顶点,奔涌的灵力如开闸洪水,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一道惊人的灵力气浪直冲天际,墨凉城双臂上扬,长发被吹得根根直立而起,脚旁的沙石也被同时掀飞,缭绕在他的身侧,组成了另一道异样的黑色气浪。

    “啊啊啊啊——”墨凉城的灵力波动,在这一刻终于彻底晋入了凝气级!

    赌上我的前途,我也一定要除掉你!

    “禁魔领域,全开!!”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