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五十六章 臣服或是死亡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阮石刚刚推开房门,原本还一片漆黑的宿舍瞬间变得灯火通明。

    “……雅婷师姐?这么晚了,你怎么在我房里?”阮石注视着面前的窈窕美女,内心中却没有掀起半点波动。

    他绝对不会以为,对方是因为看到自己的地位提升,想通了前来投怀送抱的。既然不是,那就只能是来者不善了。因此他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将警戒提到了最高。

    沈雅婷轻抚着辫梢,媚眼如丝:“怎么,不欢迎么?”

    阮石僵硬的笑了笑:“怎么会呢?那雅婷师姐你先随意坐,我去给你倒杯茶来。”脚下刚动,沈雅婷笑吟吟的也跟着一动,刚好拦住了他的去路。

    “阮石师弟,我只是想跟你好好聊聊。大家都同门这么久了,我却是最近才发现,我可能一点都不了解你。

    以前我一直都以为,你只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小师弟,虽然嘴巴不太好,但是对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坏心。可是啊我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做出杀害嘉祥师兄,又在他身故后毁伤尸身的恶事!

    我碎星派的门规虽然没有其他门派那么多的礼义道德,但也首戒同门相残!你真的让我觉得,完全都不认识你了。”

    沈雅婷最初还是笑脸迎人,但说不了几句,她的声音就剧烈的颤抖起来。那是压抑已久的愤怒,也是对真相的失望。说到最后,更是已经声色俱厉。

    阮石听她直言揭露自己的罪行,心底确实是狠狠一惊。不过很快,他就重新镇定了下来。

    自己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了,就算给她知道了,那又如何?这定天山脉还有能置自己于死地的人么?

    虽是自信十足,不过一点必要的伪装也还是要做的。阮石此时就仍是装出一脸困惑:“雅婷师姐,你在说什么啊?杀死嘉祥师兄的是那个玄天派的叶朔啊!难道你忘了吗?”

    沈雅婷一声冷笑:“是,我当然记得,一直就是你极力在鼓吹着我们去向叶朔复仇。你说的头头是道,所以在你的鼓吹下,我真的相信了嘉祥师兄的死另有隐情,相信了叶朔就是杀人凶手。

    为了找出他的犯罪证据,我也专程下了一番苦功去调查。但是最后调查出来的,你知道是什么吗?”狠狠的在眼角抹了一把,似乎是想掩饰自己流泪的事实,却不察泛红的双眸早已让她原形毕露。

    “我认识一位在执法队工作的师兄,其实他也是我的一个追求者。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他才告诉我,那天的鉴定结果,一开始嘉祥师兄的确就是自然死亡,各项的指标他们也都已经做过记录了。魔气侵蚀是后来才突然出现的,很明显就是有人做过手脚的样子。

    而且那天在鉴定室中,还曾经两次出现过入侵者……当时只有你进入了鉴定室吧,骗我们说是查看鉴定报告,其实却是为了对尸体做手脚……喂,就是你做的吧?”

    阮石仍是不动声色:“这只是你的推测而已。只因为我曾经出现在现场,难道现场的一切异变就必定跟我有关了?你只凭这个就说我是凶手,也未免太过武断了吧。

    没错,我那天确实是进入了鉴定室,可是我隐藏的很好,我并没有被发现啊!那个被他们识破的入侵者,也许才是真正的凶手吧?

    呵,其实想也知道啊,如果我真的在鉴定室里闹出过那么大的事,那些高层长老眼不瞎耳不聋,怎么可能让我舒舒服服的过到今天?恐怕早就有人会来找我的麻烦了吧?”

    一边说着,同时脚下也是小步小步的不断后退,直退到了门口,才用极快的语速一口气说道:“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明天还有比赛要看,也该休息了。雅婷师姐如果今晚想留在这里的话,那没关系啊,我的房间让给你,我就去你空下的那一间睡好了。”说着拔腿就往门外走。

    沈雅婷忽然一步抢上,牢牢扣住了阮石手腕,拽着他朝室内一甩,同时将两扇门板“砰”的一声狠狠合拢,上了门闩,这才背靠着门板回转过身,目光直直的逼视着阮石。

    封闭的空间,顿时令本就不大的房间更显狭窄。房中对峙的两人,此时是真的都没有退路了。

    “雅婷师姐,有什么话就好好说,何必动粗呢?”阮石缓缓的按摩着自己的手腕。沈雅婷刚才的那一抓直接使出了格斗中的擒拿手法,直到现在,他腕上都还留着几道鲜红的手指印。这个时候即使是还在做着无辜的伪装,阮石也不免被逼出了几分真怒。

    沈雅婷安静的走向了他:“阮石师弟,你身上的秘密是真的很多。能不能告诉我,外界传闻你‘失踪’了的那几个月,你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你现在的这身实力又是怎么来的?”她竟然暂时避开了林嘉祥的疑点,转而又提出了一个更尖锐的问题。

    阮石的语气也硬了起来:“那是我的私事。我虽然敬你是师姐,却也没必要把全部的行踪都向你如实报备!”该有态度的时候就必须做出态度,自己又不是她的犯人,凭什么受她的审问?

    沈雅婷又向前走了一步,这一次她没有开口说话,直接扯起了阮石的一只手,将戒指从他手上强行取下,朝着角落里丢了出去。

    “我知道你这只戒指神通广大,如果让你继续戴着它,我们之间是没办法好好说话的,不是么?”沈雅婷无视阮石的愤怒,一翻手忽然又取出了另一件东西,那是一枚蝴蝶形的胸针。

    “还认得这个么?这是在竞技赛的时候,你从那个赫连凤身上抢来的。我记得你很喜欢,之后一直都是贴身收藏的吧?

    我还要告诉你,它是我从嘉祥师兄躺过的担架上找到的。枉你千算万算,却还是把这么重要的证据留在了现场。那么,号称只是去看鉴定报告的阮石师弟,你现在能否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把自己的随身之物落在了嘉祥师兄的尸体旁边?”

    “这个……怎么会在你这里?!”阮石在整个晚上第一次慌了。手忙脚乱的在身上掏摸一阵后,并未找到他所需要的东西,这就更加深了他的恐惧:“但是,不可能啊!我去鉴定室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带在身上啊……”

    这句话冲口而出的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中计了。

    当然不会带在身上了,从赫连凤那里抢到胸针后,他的本体就没有离开过赛场,胸针自然也始终留在赛场之中。前往鉴定室的是他的分身,怎么可能把从来就没有拿到过的胸针遗落在里面?

    但是在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不打自招了,同时,他也看到了沈雅婷得意的笑脸。

    “……你诈我?”阮石咬牙切齿的挤出了三个字。他一向自负精明,却没有想到栽在了沈雅婷这个小圈套之下。

    但愤怒归愤怒,他的脑子还是转得很快,立刻就找到了另一条出路:“呵,好啊,我承认这件事是我做的。但也许叶朔就是用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方法杀死了嘉祥师兄,那群窝囊的医师也检测不出来,难道我们就要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真凶逍遥法外么?

    没有证据,那我就制造一条证据,宁可我自己同样背上罪名,也要让杀人凶手得到应有的制裁!我相信如果嘉祥师兄在天有灵,他一定也会原谅我的!”

    这番话说得入情入理,连阮石自己都相信了几分。但沈雅婷脸上却是一点表情都没有,一转又提出了另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都已经这么晚了,你刚刚是去哪里了?”为了堵住他的故有借口,又刻意补充了一句:“这个问题,总不再是私事了吧?”

    阮石不慌不忙,见招拆招:“我不惯早睡,所以出去练功了。就算是输了一场比赛,日子也还是要过的,练功自然不能懈怠。怎么,这也错了么?”

    沈雅婷再次掀起了一个猎物入局的冷笑:“练功?到器材保管室去练功么?”

    阮石猛地抬起头:“你跟踪我?!”谎言被人当面拆穿的滋味,总是不那么好受的。阮石此时就是又羞又恼,为了不让敌人看出自己的狼狈,他故意挤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雅婷师姐,我还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有兴趣了?”

    沈雅婷此来虽是兴师问罪,却也还是被阮石这一句调笑刺得满脸羞红,只能主动移开了视线:“我只是不希望你在那里被当场逮到,给我们整个碎星派蒙羞!

    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器材保管室的机关竟然完全没有被触动。再联想起这条奇怪的追加规则我就明白了,这应该是你和虚无极掌门合计好的吧?阮石师弟,你现在的能量真是不小啊,竟然都可以驱使起虚无极掌门来了!

    那么,既然你已经有了一手遮天的权力,如果你真的认为叶朔是凶手,真的那么想为嘉祥师兄主持公道的话,你完全可以下令对叶朔治罪严办!可你没有,虚无极掌门的意思竟然是息事宁人。他是不可能包庇叶朔的,唯一的解释,他真正在袒护的那个人是你,而你,也就是杀死嘉祥师兄的真正凶手!”

    “其实从你在赛场使用那个戒指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你有所怀疑了,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对你多加了几分关注。直到刚才在器材保管室,看到一切风平浪静的时候,才让我最终确定了自己的怀疑。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经不起推敲啊。而就是刚刚在房中等你的时候,我又想通了很多事,怎么样阮石师弟,想听听我的推论么?”

    阮石的脸色是一片无悲无喜的苍白:“你说。”

    看来一直以来,他都小看了沈雅婷。她竟然并不仅仅是一个徒具美貌的花瓶,可以透过这种种的蛛丝马迹,准确的推断出本质,就连自己也未必就能做得比她更好。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就听听她还能说得出什么吧。反正大风大浪他都闯过来了,也不怕在这条阴沟里翻了船。

    沈雅婷面上自豪渐退,随着叙述的深入,她的脸色更是一分分的沉重了下去:“虚无极掌门这个人,比任何人都要更看重利益。想要和他结为盟友,就必须要付出一笔巨大的利益。凭你一个人的分量,自然是付不起的。所以也可以断定,你的背后一定另有后台。

    这也就要回到我的前一个问题了,就是你失踪的那几个月。我大胆推测,就在那段时间,你勾结上了黑市的高层,所以他们给了你那只戒指。同样是为了实现他们的计划,他们才会花这番心思给你提升实力。

    至于这一次,与其说是你和虚无极掌门达成了协议,不如说是黑市的高层和虚无极掌门达成了协议。而许下的利益又是什么呢,联想到虚无极掌门一直以来的愿望,横扫六门,成为真正的定天山脉霸主,那么黑市所能做的,也就是在起事时,提供他足够的兵力和丹药资源了。

    而黑市也绝对不会白白帮忙,事成之后,他们多半会同样入主定天山脉。所以你们仅仅是为了一己私利,就在谋划着将定天山脉卖给外人是么?”

    阮石沉默的听着,渐渐的,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笑容不断扩大,最后他竟是仰头大笑起来,笑得一发不可收拾。

    “很不错的推论。简直是全程有如亲见。好,我承认,你的推论都是正确的,林嘉祥是我杀的,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你没有证据啊!这些仍然都只是你的推测而已啊!我说过这些话,谁听见了,谁能证明?哼,哼,没有证据,你能把我怎么样,嗯?哈哈哈哈……”

    阮石得意的笑声,在沈雅婷将一块传音玉简递到他面前时戛然而止。并且那块玉简,此时仍然处在录音状态……

    “本来或许是没有证据,可是现在有了。你刚刚和我所有的对话,现在都已经被刻录在这一块玉简之中了,这里面还同样有着你溜进器材保管室的画面。等我把这块玉简交给掌门,他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

    并且,这是关系到整个定天山脉的大事,自然要知会所有的高层长老一起协商解决!虚无极掌门,可以在事情闹开之前替你压下罪状,但是当你的罪行已经人尽皆知,你说虚无极掌门是会自己背负那个叛宗大罪呢,还是把你推出去当替死鬼呢?

    同时他既然要置身事外,自然也只能与黑市断绝来往,那么七大门派,也才可以完好无损的保留下来。”

    之前是沈雅婷苦苦追逼,这一次换成阮石冲上来死死拉住了她:“雅婷师姐,是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大家是师姐弟一场,何必做得这么绝呢?”

    沈雅婷面无表情的甩开他,拉开门闩:“正是因为是师姐弟一场,我才更要为碎星派清理门户!如果七大门派真的被强行统一,会死多少人你知道么?我不能看着你一错再错,你就到地下,去为你的罪行忏悔吧!”

    不知何时,阮石苦苦哀求的声音竟然已经消失了。而沈雅婷再抬起头的时候,在她面前的两扇大门忽然“砰”的一声紧紧关闭了。这一次虽然并未上闩,但她即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法再把房门打开。

    气氛骤然间诡异了起来,同时就在这一刻,整间房间的温度都凭空下降了一大截。两侧的烛火诡异的晃动着,在墙壁上投射出一片奇形怪状的倒影。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我还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放你走呢——?”

    阴恻恻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沈雅婷仓促回头,就看到在床板的前方,刚刚原本是阮石所站的地方,此时竟然站着一只面目全非的怪物!

    全身被一片诡异的红光笼罩,在那红光中竟然还咕嘟咕嘟的翻滚着气泡,似乎连灵力本身都承受不住这过度的高温,时不时的翻卷爆裂。

    那漂浮在红光中的怪物,它头顶拥有着一对锋利的犀牛角,两条胳膊已经各自变成了五条。那是属于十足兽的形态!

    此时那十条胳膊呈十个不同的方向在身侧展开,各自狰狞的摆动着。白森森的利爪就像是一把把尖刀,反复的伸缩中,更是令人触目惊心。

    双腿被包裹上了一层猎豹的花纹,双脚已经撑破了鞋子,化为了一双雄鹰的脚爪。背后甩动着一根长长的尾巴,那是带有剧毒的蝎尾!

    这个造型,虽然外观不伦不类,但却几乎是将所有强大妖兽的优点尽集一身。沈雅婷一时间看得呆住了,但从他那张依稀还维持着人形的脸,还能分辨出对方就是那个前一刻还在苦苦哀求自己的小师弟。

    “你……你竟然可以妖化?”沈雅婷痛苦的呻吟出声,“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阮石扯了扯嘴角。包裹在这样的外形下,他的笑容看起来格外诡异。

    洛家,曾经在他的身体中注入过多种妖灵,也就是妖兽死后遗留下的内丹。在将它们完全炼化之后,每次催动,他就可以同样拥有这些妖兽所具有的能力。

    这一招他一直都没有正面施展过,就是因为这个形态太显眼了,一定会引起怀疑。但也就是因为没有任何人知道,所以这一招,才是他藏得最深的底牌!

    “你一直都以为,我只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小师弟,虽然嘴巴不太好,但是对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坏心……”阮石语调怪异的复述着沈雅婷的话,“所以,你也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我。呵,这年头,人善被人欺,我再也不会做那个老实的小师弟了,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沈雅婷怒斥:“你做梦!”素手一招,片片花瓣在半空中自动成形,朝着阮石****而去。

    即使阮石现在已经变成了半人半妖的样子,但是沈雅婷心中仍有一份自信,那是自己作为碎星派精英弟子的自信。她相信只凭阮石,就算妖化了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但是很快,她就知道她错的有多离谱。

    “啪啪”几声,阮石背后的蝎尾来回扫动,轻而易举的就将袭到面前的花瓣尽数抽碎。

    “以前,或许是做梦。不过现在,很快就要成为现实了——”

    十条手臂大幅度的伸长,从各个方位按住了沈雅婷周身。正中的蝎尾一路延伸,直到牢牢锁住了早已动弹不得的沈雅婷的脖子。

    “来,臣服,还是死亡,选择吧!”

    :。: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