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五十五章 鬼祟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数点孤星也钻进了云层里。

    两道狭长的影子,悄无声息的投在了随风拂动的帐帘上。转瞬,便再度归于沉寂。

    蜡烛的微光,突兀的在逼仄的空间中亮起,照亮了一张略带惶恐的脸。

    “阮石师兄,我们真的要这么干么?”付清的眼珠子一个劲儿的乱转,“要是被人发现了就麻烦了呀,要不咱们还是走吧?”

    “要走,你自己走。”在他身旁的阮石则是镇定如恒。

    从今天开始,只要他不出什么大差错,在定天山脉基本上就可以横着走了,他需要怕谁?

    之前在赛场上,当虚无极宣布林嘉祥一事到此为止时,阮石的心里就已经大致有底了。之后的第二条命令,那就更是一个正式结盟的信号!

    看来和洛沉星的那一场谈话,必然是让他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并且,自己作为中间的联络人,也同样得到了水涨船高的地位。这一次,他终于赌对了!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用随时面临着生命之险,甚至在定天山脉真正的改朝换代之后,他也会成为备受器重的“开国功臣”!阮石这一天每每想起,都会有一种“鱼跃龙门”的快感。

    “喂,别乱动!这间屋子里可是藏了很多你看不见的电网。如果你不怕被电成渣的话,那就当我没说。”站得发慌的付清刚想在室内随便走走看看,就被阮石厉声喝止。吓得他几乎是单脚独立的僵在了原地。

    阮石没有理会付清,独自走到了拐角的最里侧,伸出一只手缓缓的在墙壁上摸索着。

    “控制的总开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这里……”

    随着他的操纵,原本还显得空空旷旷的房间中,忽然交织出了一条条密密麻麻的血线,几乎同时将每一处角落都遍及在内。血线上方还流窜过一道道森白色的电流,噼噼啪啪的炸响。

    付清刚刚迈出的一条腿,膝盖上方和小腿下方就各自横着一条血线,吓得他更是欲哭无泪,一动都不敢乱动了。

    此时,焚天派的一座巨殿中,虚无极凝视着手上忽然亮起的传讯符,脸上露出了一丝微妙的笑意。

    “哦?器材保管室的机关果然被启动了?那个小子,也真是挺有意思。”一面将传讯符缓缓捏碎,同时也是关闭了机关的示警,“尽管放手去做吧,我就看看你能够走到哪一步——”

    器材保管室中,交织的血线一根接一根的消失了,这里又恢复成了一间普通的房间。两个巨大的储藏柜也渐渐显露了出来。

    付清先前被吓破了胆,此时仍是维持着旧有的姿势不敢乱动。直到阮石已经走到了储藏柜前,掏出钥匙分别将两扇柜门打开,付清确认无事,这才敢小步小步的跟了过去。

    右首边是焚天派的柜子,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把火红色的长剑。剑柄雕作了一只凤凰的造型,虽然此时是处在静止状态,但从表面那一层比烛光更亮的红芒,那形之于外、有如利刃般的森寒剑气,让它看起来仍旧像一团燃烧的火焰。也令人不由再度联想起了赛场之中,由它引申出的那一道遮天蔽日的剑形虚影。这,真的是高贵的象征,是伟大的象征啊!

    “焚天剑……”阮石抬起手,缓缓的沿着剑身一路抚摸。这样的宝剑,对任何一个修灵者来说,都不可能毫不动心。并且,自己能够这样近距离看到它,接触到它的机会,恐怕也就只有今天晚上了。

    但是,就算是垂涎之心再盛,阮石总还能保留着一份理性。他很清楚,墨凉城就是虚无极的底线,如果自己敢对他的兵器做什么手脚的话,就算是仗着洛家做后台都不管用。自己好不容易才逃过了一劫,自然不可能因为一件兵器,就在这里因小失大。

    因此在付清也毛手毛脚的想凑过来摸的时候,阮石直接就把他的手按了下去。

    除了焚天剑,柜子里就大多是些飞镖袖箭一类,果然只是放进来凑个数的。而另一只柜子……阮石恶狠狠的紧扣住柜门,目光中既有恨意,更有妒忌。

    除了造型古怪的能量兵器,这里竟然还并排放着三把剑,看上去,一把比一把更精致,剑身上散发的压迫感,也同样是一把强过一把。

    阮石先拿起了第一把剑,剑身上泛着幽幽的蓝光,扑面的寒气令人精神一爽。这同样是一柄让他第一眼看上去,就爱不释手的神兵。

    但那“扑面一爽”只是一瞬间,紧接着,他就感到一阵惊人的寒气顺着手掌蔓延到了全身,手中握着的就仿佛是一块冰。单是剑柄已是如此,这样的兵器要人如何去操纵?

    阮石震惊之余仍不死心,横过另一只手牢牢握住了剑尖。然而就在那一刻,他的表情忽然僵硬了。

    整只手掌,俨然已是重度冻伤。五只手指完全成了黑色,皮肉尽数溃烂。同时那只手在这一刻仿佛不属于他了,没有任何的知觉,同样也没有痛觉。只是寒气已经入体,他仍能感受到心脏部位的刺痛,仿佛被千万把冰刀来来回回的切割。一时间疼得脸都变了形,同时双手脱力,那把蓝色长剑在他面前直直的坠落了下去,砸在地面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失算了……没想到这把剑的寒气竟然有这么强……”阮石咬牙切齿的想着,一把推开了惊呼着想来搀扶他的付清,灵魂力量连连催动戒指。层层亮白色光华漫过他的手指,修复着他已经坏死的骨头和皮下组织。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直到他整只手终于重新恢复原状,略微伸缩了一下五指,确认过没有任何后遗症之后,阮石再投向那把蓝色长剑的目光,依然带着深深的心有余悸。

    既然这把剑是这样,另外一把血红色长剑跟它一看就是一对,一个极寒一个极热,阮石是不想刚刚治好冻伤,再遭烧伤了。因此他也明智的没有再去碰它。

    至于这第三把,看上去实在是非常普通。除去剑柄处有雕花,通体再无装饰。握在手中,也感受不到任何的能量波动。阮石对这一把,可以说最看不透。但能够被叶朔这样珍而重之的放在这里,就绝不可能是等闲之物。越是看不透,可能就代表着它的危险性同样也越强。

    更重要的是,这三把剑,阮石在整场比赛中都还没看到叶朔用过。明明藏着这么厉害的杀手锏,为什么不用?他想作为底牌,一直藏到冠军战么?

    可恶啊,凭什么……阮石瞪着那一柜子都堪称是价值连城的兵器,心里又蹿起了一阵阵嫉妒的火焰。凭什么叶朔就能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运气,什么宝物都给他捡去了?他何德何能?而自己就只配用最廉价的剑,寒酸得像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的穷光蛋!

    “你的东西……为了避嫌,我一件都不会拿!但是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阮石恶狠狠的自语着,解下包裹平铺在桌面上,将四件兵器一股脑的搬了上去。由于情绪激动,连扯了半天都没能把包裹系上。

    付清到此时也看出了阮石的企图,连忙阻止道:“阮石师兄,这些兵器可不能拿走啊!如果那叶朔曾经滴血认主,那接下来无论你扔到哪里,他都可以通过灵魂间的感应,重新找出它们所在的方位,到时候不仅是做了番无用功,就连之前是谁动了他的兵器,也瞒不过契约主人的感应。而且一旦你闹得太大,虚无极掌门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啊!”

    阮石眼中闪过一道道强烈的不甘,最终没好气的朝身侧啐了一口,手上的动作却终于是停了下来。

    付清的谨小慎微,虽然令人讨厌,但他说得也没有错。如果自己就这么大模大样的把统一存放的兵器带走,岂不是摆明了这器材保管室守备空虚,窃贼闯门如入空城?到时候虚无极是绝对不会替他担这个责任的。

    “既然不能带走……那就在这里毁掉!”阮石目光一厉,转头冲着付清吩咐道:“去门口帮我把风,如果有任何人接近,都要立刻通知我。”

    付清原本以为自己说服了阮石,没想到他却还是不死心。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是两人现在的地位差距已经拉开了,阮石的实力比他强,又比他有地位,如果自己不能对他言听计从的话,一定还会有更多弟子自愿来当他的小弟。到时候自己又会回到那种被人呼来喝去,暗无天日的生活。一想到那种情景,付清就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认命的走到了帐帘前。

    “阮石师兄到底在想什么?那可是能量兵器啊!如果能用蛮力折断的话,还怎么会被卖出那么高的价钱?”付清一会儿朝外头张望几眼,一会儿又回头看看阮石。心里不住的打着鼓。

    付清这个人,胆子说大也大,说小却也真小。上次就是他主动纠集了一众师兄,上安山林找叶朔寻仇,那时他觉得欺负一个敌对门派的新人弟子,没什么大不了的,掌门就算是知道了,说不定还会夸自己给碎星派长脸。但是如果是杀人放火的事,借他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当然在他的恐惧中还有一条高于一切,那就是“会惹虚无极掌门动怒的事”。

    现在他正在做的事,岂不就是在挑衅整个定天山脉的规矩?万一被抓到了就完蛋了啊!外头是一片漆黑,付清正在努力把眼睛瞪到最大,灵魂力量也张开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但即使是这样,只要面前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哪怕仅仅是一只麻雀掠过树梢,也能让他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

    “阮石师兄……有人来了,咱们快走吧!阮石师兄!”付清的声音都带了哭腔。虽然他刚才仅仅是看到了一道一闪而过的白影,也不能排除是他由于极度的紧张,眼花看错,又或者是其他什么路过的动物。但他实在不想再受这种煎熬了!借着这个机会,他苦苦的拖着阮石一条胳膊,就差没跪下来求他了。

    阮石此时也并非全然无惧,因此未加确认,就匆忙将桌上的兵器重新塞回柜里。柜门关闭之前,从戒指中飘出了一滴黑色药液,准确的落到了那依然闪耀着金色光芒的能量兵器表面。看到药水带着强烈的腐蚀漩涡,正在悄悄的融入萝卜内部,阮石也像是了结了一桩心事,顺势吹熄了烛火。

    房间中陡然伸手不见五指,付清吓得只想朝帐帘的方向冲,被阮石一把扯住。指了指头顶的窗户,身形已是闪电般的一纵而起,在月光中划过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等付清呼哧带喘的好不容易才爬出窗口,阮石已经走出了好一段路。绝尘而去的背影就像是他现在的人生一样,大步的向前,把身边的人远远的甩在背后。只是,他的终点又在何方?他现在的加速赶路,真的可以让他一天天接近他的目标么?

    通往选手宿舍的道路,并没有因为两个人的沉默而变长。付清揣着一肚子乱七八糟的思绪,终于是在面前的分岔路口出现时,鼓足勇气道:“阮石师兄,你这次回来,我总觉得你有什么地方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不仅仅是你的实力,还有你的心性……具体的我也说不好,只是觉得,你似乎越来越向虚无极掌门的路子靠拢了。

    再跟你走在一起的时候,我甚至会感到一种压抑感。可以告诉我,你这几个月到底经历了什么吗?”

    阮石脸色一沉:“不该你操心的事,不要问那么多!”这句话自然而然的再次散发出一股上位者的压迫,付清心中一凛,就像无数次的接受掌门训斥一般,老老实实的垂下了头,独自踏上了那条通往碎星派的小道。

    本来,阮石已经自认足以和虚无极平起平坐,对一个同门的低阶弟子确实没放在眼里。但在独自走出几步后,忽然脑筋一转:“付清可是个有名的大嘴巴,如果就让他这样带着疑问离开,今后他逢人就说我的变化怎么办?虽然现在的生死危机已经解除了,但这些额外的麻烦,还是少一桩是一桩。”

    想到这里立刻掉过头,紧赶几步追上了付清,一手搭在他肩上,尽量用自己最和善的语气道:“有些事我不告诉你,其实也是为了你好。这定天山脉如今正处在一个最关键的变革期,它代表着生活在这里的所有人,由贫瘠到富饶,由落后到先进的跨越。如果这一步能够迈出,那么无疑的,我们的生活将会迎来一个崭新的时代。

    现在你,我,仿佛就站在历史与未来的交界处,但是这其中却只有极少数的人,有资格推动车轮的运转,我就是其中之一——

    而至于其他人,则只会是多做多错。我并不希望你也成为那群愚民的一份子,所以我现在就在这里跟你说清楚。只要你始终保持沉默,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等将来有了合适的时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一定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你。”

    这一番话,阮石原本只是为了稳住付清,但他竟然越说就越是慷慨激昂,竟然有了种在七大门派面前演讲的意气风发。

    等他的动员终于告一段落,付清早已听傻了眼,好一阵子才喃喃道:“你说的话我都听不懂……不过我知道,阮石师兄你是干大事的人。我么,脑子不大好使,就算帮不上你的忙,至少也绝对不能拖你的后腿就是了!”

    阮石略感意外的扫了付清一眼,心思开始有些活动起来:“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意外的懂事。如果是这样的话,将来等我在碎星派稳踞一席之地,或许倒可以将他收为心腹。像这种不会想,只会做的人,我也确实需要一个……”

    ***

    依然伫立在夜风中的器材保管室,在阮石和付清离开后,又迎来了另一个不速之客。

    此人从头到脚都笼罩在一身黑色斗篷之下。一手掀开帐帘,熟练的关闭了墙角处的机关,接着就快步来到了玄天派的柜子前。

    “就是因为担心会有人做手脚,所以我才特地过来看看。唉,这里看上去,的确像是有外人溜进来过了,好在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碍。”斗篷下传出的是一道苍老的声音。匆匆的翻看着几把长剑,手指在触摸到最后一把时,忽然显得有些面色凝重。

    “文殊剑,看样子到底还是被人动过了……要对付焚天派的弟子,没有一把诛魔驱邪的剑怎么能行呢?”那斗篷人低声自语着,一边从衣袖中掏出一张符箓,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符箓开始一闪一闪的散发出了金光,那斗篷人清喝一声,手指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符文,继而重重的印上了符箓。

    就见一道道篆文虚影从符箓中化形而出,在半空中跳动半晌,很快就在金光和咒文的双重笼罩下,被斗篷人全数逼入了文殊剑平坦的剑身。

    当最后一个篆文虚影也在金光中消失后,符箓已经完全烧成了灰烬。而文殊剑上方也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了一个大写的“封”字,携带着一圈耀眼的光环,坠入剑身后,最后一次金光大盛,就完全化为了透明,渐渐的沉淀到了剑身之中。

    那斗篷人这时才呼出了一口长气。重新锁好柜门,步履蹒跚的踏上了归程。

    “唉,明日的成败,皆在此一举了啊……”

    :。: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