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五十一章 白热化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

    冲霄的邪气,以及遮天蔽日的黑色双翼,让楚天遥看上去就像一个凌空而立的魔神。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原本是朝四面八方辐散开的威压,在楚天遥的刻意收缩下,此时完全压制在了墨凉城身周,形成一个半径狭小的扇形区域。但这同样也代表着威能的成倍翻涨,就连擂台的石砖承受不住压力,也现出了条条裂纹。

    而相比之下,墨凉城却是神色冷定,略微眯起双眼注视着楚天遥,语气平静得就像是在谈论天气:

    “唔,想不到你懂得的邪术还真不少。但是你不知道,这些术法同样是会伤身的么?”

    楚天遥微微冷笑,声音在羽翼的扇动下,略带几分回音的响彻在了赛场之中:“伤人前先伤己,在我看来这很公平。在我承受着痛苦的时候,我可以知道敌人正在承受着数倍于我的痛苦,这令我非常满足。毕竟这片战场,可不是凭着一颗仁慈之心就能拿得下来的。”

    脚踏着虚空,缓缓朝前迈了几步,“而且据我所知,凉城兄懂得的邪术应该也不比我少。如果你还想继续隐藏实力的话,只怕你最后会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

    墨凉城仍是面色淡然:“我要怎么战斗,还不需要楚师兄来指点。”

    你……并不是我的敌人,我不会对你赶尽杀绝。同时,我也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比赛!

    楚天遥眸光一厉:“不识好歹!”双翼一展,两道闪电暴射而出!

    墨凉城轻而易举的闪开,紧追在他身后的闪电也在擂台上炸出了一连串的深长沟壑。从天而降的魔火呼呼作响,赛场中绽开了一朵朵绝美的红莲。

    但不论楚天遥的攻击再紧密,墨凉城似乎总能找出空隙脱身,时不时还会回以一击,两团能量正面相撞,激发开的气浪连楚天遥也不敢忽视,不得不一次次的改换方位。这也令他感叹,墨凉城的身法之灵活,简直就像是融入了空间。

    ……不对,他就是融入了空间!在楚天遥多留了个心眼,分出一丝灵魂力量监测空间时,他也有些心惊的确认了这个事实。只不过墨凉城的动作,比之邢树珉和叶朔,都要更加的如鱼得水,仿佛这片空间直接就是他的领域一般。

    是我犯糊涂了……楚天遥在心中暗骂,对付能操控空间的敌人,根本就不应该选择远程作战!与此同时,他的脚尖也在空中一点,加速俯冲向了墨凉城。这一回直接以羽翼边缘为武器,每一次下斩,都堪比一排排锋利的快刀。

    墨凉城不慌不忙,指锋间能量涌动,延伸出了两道寸许来长的灵力光刃。两者在半空中接连碰撞,爆发开了一串串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声。

    随着战局的演变,墨凉城的表现也越来越令人惊艳。他的攻击毫无花巧,却总能最精确的插入敌人的破绽。即使是双方早已排练了千百遍,也难以做到像他这般一击到位。似乎他有一种神奇的战斗天赋,可以比敌人自己更快的找出他们招式的“规律”,也因此,他才能始终将战斗节奏牢牢的把持在手中。

    久攻不下,楚天遥心中愈发烦躁,双翼再振,一片黑压压的阴云席卷而出。到近处才看清那竟然是一大群蝙蝠,不过由于它们的本体皆是那黑色羽毛所化,并无正常生物所拥有的灵智,此时也仅仅是依着主人的灵魂操纵,一窝蜂的朝前方扑击过去。

    黑云中乍见灵光一闪,墨凉城的身形悄无声息的在包围圈中隐没。弹指间已是化身万千,空间波动沿着擂台边缘连成一线。

    分身之术,在定天山脉同样是基础技能,但却从未有人能做得像墨凉城这般壮观。每一道分身,都拥有着和本体相同的气息,相同的外形,以及……

    “死灵光束,成!”所有的墨凉城分身手中都托起了一团暗黑色光球,同时朝着楚天遥轰出。

    ——相同的实力!

    能将分身术运用到墨凉城这种地步,就相当于是多出了百来号和自己实力相当的帮手。这样一来,简直就是想输都难!

    全方位无死角的攻击,让楚天遥一时也是无计可施。只能匆匆合拢双翼,抵御着这场由数百次“小禁咒”连击所掀起的大爆炸。方才分离在外的蝙蝠群也重新化作了黑色羽***片堆叠,加固着已是岌岌可危的黑色双翼。

    透过羽翼缝隙,无尽的光和热疯狂涌入,楚天遥被震得大脑一片空白,五脏六腑都出现了伤势,身体仿佛无数次的粉碎,胸腔更是一片冰凉。一招之间,他俨然已经死去活来了千百回。这也让他暗暗苦笑,这分明就是一场宇宙级的大爆炸啊!

    当爆炸的余波终于散去,墨凉城的分身也再度合而为一时,楚天遥紧闭的双翼也渐渐打开了。虽然羽毛残缺了大半,就像是直接被人撕裂了几截,身上也是血迹斑斑,但他的嘴角,却渐渐划开了一丝笑意。

    “这还真是不错的一招啊……不过现在这一招,是我的了!”

    话音一落,楚天遥手中也闪现出了一团暗黑色能量,外形与那死灵光束极为相似。但还未等众人看清,他的身形已经随着双翼的震动,消失在了一片流窜着电光的尘埃中。

    墨凉城灵魂力量四面一扫,随后不带半分犹豫的回身一击,灵力光刃如切纸般割破了空间,楚天遥的身形也在这一刻仓促的浮现了出来,同时狼狈倒飞出数米开外,重重的砸落在了擂台上。至于被他临时模拟出的“死灵光束”,早在两者正面相撞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完全摧毁。

    “你们玄天派的人,永远都不要拿空间秘法在我面前招摇。”墨凉城俯视着正在费力撑起身子的楚天遥,手中的灵力光刃渐渐消散,目光遂又意有所指的朝着台下扫过,“这是我的忠告。”

    墨凉城的大出风头,引得焚天派上下欢呼声一片。自从邢树珉在第二轮的加赛中被淘汰后,他们就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了。此外更有不少人附议道,虽然罗帝星实力不行,但第一天才到底还是名不虚传的。

    然而墨凉城那句针对意味明显的话,听在玄天派众人耳中就不怎么痛快了。

    反应最激烈的是赫连凤:“他真的是病得不轻!要说楚天遥就说,扯玄天派干嘛?整天这么阴阳怪气的,自己不嫌瘆得慌!”

    了尘道长叹了口气,几根消瘦的手指轻捋着长须,目光中同样带有一丝困惑:“第一场比赛的时候我仔细观察过,这孩子不应该是这么一身戾气的啊……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一个人的品行,在短短几天内转变这么多呢?”

    修行上的天才,虽然备受众人追捧,但他们的生活,也许并没有外人想象得那么耀眼。他们比普通弟子承受着更多的关注,也有着普通弟子无法体会到的压力。所以历届的精英弟子,心理出现问题的情况也是最多的。

    罗帝星这一次的“墙倒众人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越是优秀的人,往往也就越害怕失败,身边的师长前辈,同门友人,早就给他们贴上了一个“不能输”的标签,久而久之,甚至就连他们自己,也默认了自己是“输不起”的。一旦失败,不仅是辜负了所有人的期望,也会导致所拥有的地位一落千丈。

    也因此,那原本是他们一人之事的“成败”,渐渐的变成了很多人的事。这份无形的压力也交织成了一张大网,一天天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

    了尘道长看到过楚天遥眼中流露过相似的仇恨之色,因为他自认为输掉了在师父眼里的地位。还有沈雅婷、邢树珉、罗帝星,他们每一个人在失败的时候,眼中也同样出现过一模一样的仇恨和不甘。

    但是……墨凉城却是为了什么?他的道路,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而且通过多场比赛的观察,了尘道长更觉得他拥有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从容,就算是在修炼上遭遇了挫折,以他的心性,也一定都可以合理调节。而现在偏偏就是他……刚刚扫来的那一眼,没来由的竟是令了尘道长都感到可怕!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赫连凤哪去理会这许多,此时仍是气呼呼的道:“你管他什么原因啊!反正他现在就是逮谁咬谁,就跟疯狗一样。我真的是越看他越不顺眼了!活该他只配去跟那个真正的凶手同流合污!”

    在她身旁,顾问也默默的参与了进来:“我觉得,他真正想抨击的应该不是玄天派,而是叶朔。因为在前一场比赛中,叶朔就曾经使用过空间秘法。”一边说着,略有些担忧的看了叶朔一眼。

    赫连凤闻言更怒:“所以我才说他病得不轻!叶朔哪对不起他了?在天澜秘境还是叶朔救了他的命呢!要是没有叶朔,现在他能在那里神气?”

    擂台上这一边倒的局面,也令不少观众好奇的指指点点。大多是不解楚天遥都已经被逼得这么狼狈了,为什么还不见使用幻术或者毒术呢?这两种特殊技能一旦施展出来,就算是墨凉城也会伤一番脑筋的吧?

    楚天遥听在耳中,唯有暗暗苦笑。这哪里是他不想用,根本就是用不了啊……

    而且越是交战,越能体会到自己的渺小,墨凉城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就算他用上了自己懂得的所有灵技,以及东拼西凑收集来的歪门邪术,仍然无法给墨凉城造成任何影响。

    对方始终都是那样不慌不忙的回击,而且……这绝对不是他的全部实力!绝不是!就算自己也同样有着一定程度的隐藏,却也比不得他的游刃有余。他看起来,实在是太轻松了。

    可恶……楚天遥在一次次的闪避中恨得咬牙切齿,大家明明都是同龄人,为什么会存在着这么大的差距!难道他在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了吗?!

    仓促之中,楚天遥只能匆忙抽出封狱剑,手掌在剑身上一路抚过,召唤出升腾起的丛丛怒焰,当潜藏的封印已经被完全解除时,才将长剑猛然一横,大片大片的火浪汹涌而出。

    “封狱之火,焚灭万物!”

    望着在一刹那就扩散成一片火海的天际,墨凉城一步未动,随手掐个印诀:“寒冰之息!”

    在他相扣的双指间,飘飘忽忽的蔓延开一道水蓝色烟尘。虽然速度极慢,看上去也是风吹欲散,但这股气息升腾到天际时,却是大范围的辐散而开,将滚滚火浪完全托浮在内。同时浅淡的蓝色不断加深,渐渐成了一种深井寒冰般的深蓝色。

    不过在众人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们所期待的灵技激撞已经完全结束了。半空中再也看不到燎原的火海,有的仅仅是一片连一片的暗蓝冰雕。

    方才还气势汹汹的火海,竟然在一瞬间就被墨凉城完全冰冻,边角还凝结着森森的冰锥,时不时的坠下几片冰碴,似乎是为了证实这震撼的一幕并非幻觉。

    良久,那成片的冰雕也咔擦咔擦的接连碎裂了。“封狱之火,焚灭万物”的狂言,仅仅沦为了一句笑话。

    “如果说你的剑是用被封印在地底的火龙骨节制成,我的‘寒冰之息’也就是在模拟地底冰龙的吐息,有什么问题么?”墨凉城注视着天空中残留下的丝丝烟痕,似笑非笑的转向了楚天遥。

    擂台的另一边,楚天遥苦笑一声,凝视着手中的长剑半晌,忽然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猛地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了剑身上。

    “启灵!”

    当赤红的剑锋被鲜血映得渐趋通透时,一种沉睡的古老气息仿佛正在从地底苏醒,同样是一股股的火浪自剑身中涌出,但此时从那火浪中所辐散开的威压,却明显是比先前翻了几倍不止!

    火浪在半空中越聚越多,而这一次它们并未再呈火海状扩散,反而是在一条直线上越积越高。随着火苗的不断交叠,观众们也渐渐吃惊的张大了嘴,这时他们也渐渐的能够辨认出,那些火焰分明就是组合成了一层层鲜活的鳞片!

    而在最后一股火苗融入其中后,天际更是腾飞开了一条摇头摆尾的火龙,身形在云层间翻滚片刻,昂首一呼,一道嘹亮的龙吟声也是清晰在赛场中炸响。席卷开的音波再一次将擂台震出了条条裂纹。

    “既然你都已经这样说了,那就来一场龙灵之间的比斗吧!也好让我们都看看,火龙和冰龙,究竟是哪一边更胜一筹!”

    本书来自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