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五十章 争锋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沸腾的观众席,萧飒的秋风,以及两人之间无形的刀光剑影,都为赛场烘托出了一片大战来临前的火热。

    楚天遥话音刚落,手中已是幻化出了两条暗紫色长鞭,“暗影千重斩”火力全开,朝着墨凉城狠狠抽了过去。

    墨凉城的脚步很稳,右掌略微一动,扫荡开一片灵力气浪,一举将两条长鞭同时掀飞。而楚天遥未等长鞭倒卷,已然身形急转,一圈剑形轮盘倏忽间在他身周成形,雪亮剑锋层层悬于身侧,间不容发的再度袭向墨凉城。

    墨凉城手掌轻扬,拂开过处,片片莲叶在半空绽开。这招式虽然外表柔美,调动起的能量却是不容小视,轻而易举的就将袭来的长剑尽数阻挡在外,灵力催动间,一把又一把的长剑绕着莲叶旋转,似乎随时有着被倒卷而回之势。

    楚天遥清晰感到长剑接连脱离控制,匆忙间再加一股灵力,趁着墨凉城忙于应付眼前的攻击,身形也是迅速移动。然而他脚步刚动,脑后已是破风声响起,在他仓促回身的瞬间,一道携带着无限罡意的掌风扑面而来。

    楚天遥避让不及,被掌势之烈震得大幅度的朝后方跌退。墨凉城略一提指,空间中自动浮现出了大量灵力光点,就像飞舞着的无数萤火虫。紧接着这些光点放射出了一道道金线,在楚天遥面前重新凝聚成一点,未等攻势正式展开,已经扩散出了一圈圈强大得令人心惊的能量波动。

    楚天遥骤然出指,点上了那光点正心,指锋间开始缭绕起了一层紫黑色光束。两种能量从成形之时就在不断碰撞,抵消,激发开一片片灵压四溢的电火花。时而又膨胀成了一团闪烁的电光球,威压之盛,空间为之撕裂。

    当紫黑色光束终于从正面击溃了金色光点后,借着禁咒中的残余能量,楚天遥横指一扫,五指的尽头拉伸开了一张紫黑色大网,将半空中的残余光点也尽数摧毁。

    刚一摆脱压制,楚天遥片刻不停,双手短暂结印后,手臂在身前呈交错状匍匐,继而又在身后呈带翅状拉开,一片阴气森森的白色火苗已经铺天盖地的朝对面逼了过去,就如同是漂浮在坟地间的阴寒鬼火。

    “爆炎鬼闪!”

    墨凉城毫无惧色,双指就势点出:“噬火连珠!”

    一股股火浪自他指尖涌出,在天地间撑开了一片巨大的火网。那丛丛鬼火一经撞入这片真正的火海,皆如飞蛾扑火,被焚烧得灰飞烟灭。火海连天,呼呼炸响的赤红色浪潮中,黄泉鬼气早已一扫而空。

    开战至今,墨凉城始终未落下风,并且从他游刃有余的态度就能看出,恐怕他的实力,连十分之一都还没有发挥出来。这自然又为他博得了满场赞誉。

    在赛场上大出风头的墨凉城,几乎是瞬间就摆脱了所有缠身的丑闻。没有人再去谈论他的夜不归宿,他的赛前迟到。在这一刻,他又成了那个让众人为之骄傲,为之疯狂的“第一天才”。

    但是,另一个人就没有这样的好运了。

    罗帝星从到场之后,就一直不断的受到各种谩骂。尽管还没有人敢直接到他面前来说,但那一句句毫不压低音量的嘲讽,却是一点都不避讳让他听到。

    即使是在墨凉城的战斗进行到最精彩的时候,这群人仍然在不遗余力的关注着他,打压着他。

    这些人从前捧得他越高,现在也就踩得他越狠。

    “想不到罗帝星竟然还会来啊!我还以为以他的性格,上一场输得那么惨,现在就应该一个人关起来生闷气呢!”

    “我要是他,我也不好意思来啊!他这心可真大!”

    “不是心大,是脸皮够厚吧!”

    输掉一场比赛,原本也并不是什么滔天大罪。但是只因为那个人是罗帝星,在他风光的时候,从来都不把那些普通弟子当人,精英弟子被他直接打残的也有不少。大部分男弟子对他都是又恨又怕,就等着看他栽跟头的一天。

    现在他终于栽了,还栽得那么彻底,所有人自然是不遗余力的发泄着多年的愤懑。

    至于他将来要是走出了颓废,会不会再来找自己算账?这些目光短浅的弟子从来都没有考虑过那么长远的问题。

    破月派终于有弟子听不下去,还嘴骂道:“都闭嘴!你们哪一个要是看不惯,自己过来跟罗师兄打一场啊,在底下嚼舌根算什么本事?”

    他这一句话,霎时将战火引上自身,刚才议论的弟子都七嘴八舌的骂了回来。

    “嘿,关你什么事啊!罗帝星自己废物还不让人说了?”

    “对,那我们不说他废物,说他是冠军行不行啊?上一场比赛,他就是因为看对手太废物才故意放水的,这样满意了吧?”

    师清一此时就坐在罗帝星身旁。耳听着后方一声声清晰的谩骂,再看看似乎是将精力完全投注在了观赛中的罗帝星,一时间忧心忡忡。

    身为一派掌门,她自然不可能去参与那些弟子间的吵嘴。只是,她也实在担心罗帝星的情况。

    整场比赛她都看在眼里,凭良心说,罗帝星的表现真的已经很优秀了,作为师父,她是非常满意的。虽然最后还是输了,的确令人遗憾,但那也不是他的错。只能说,是他的对手比他更强而已。

    现在局面完全失控,自己这弟子的自尊心又一直比谁都强,万一他受不了打击,从此一蹶不振了怎么办?

    师清一很想告诉他,就算输了这场比赛,他也始终都是破月派最优秀的精英弟子,师父没有怪过他,更不想失去他,希望他千万不要从此自暴自弃。但是,她并不知道罗帝星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万一盲目揭开了他的伤疤,最后适得其反,那是她绝不希望看到的。

    最终,师清一也只能抬起一只手轻搭在罗帝星背上,以作安抚。当然她心里的那块石头,还是没有完全落下。

    不过,这一回她倒是多虑了。罗帝星现在也确实没有时间消沉,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赛场上。背后种种非议他虽然也听到了,但是奇迹般的,他的心境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墨凉城的这场比赛,表面看来虽然是十拿九稳,但是从自己失败的经验中看来,任何的对手都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就极有可能阴沟里翻船。他绝对不希望,墨凉城再落到和自己一样的下场了。

    其他的闲言碎语我不会再理会了。剩下的两场,我只想亲眼看着你赢下来。你……一定要赢给我看啊!

    除了楚天遥这个明面上的对手,罗帝星其实还有另一重顾虑。这也同样要从医疗室中说起。

    当时墨凉城已经进了里间睡觉,罗帝星就在大厅里静等包扎。大约是在临近开赛信号敲响之前,他忽然接到了虚无极的传讯。

    “罗帝星,本尊让你跟城儿说的话,你说了没有?”

    罗帝星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很久,才迟疑着问出一句:“如果说了的话,他是不是会很痛苦?”

    这两次的事结合起来,罗帝星也不是傻子,他当然看得出来问题就是出在叶朔身上。就连虚无极让他透露的情报,矛头也是直指叶朔。这样看来,或许虚无极会知道,引起墨凉城这心痛怪病的真相!

    果然,在他这一句试探过后,虚无极那一边也沉默良久,才回了一句:“你都知道什么?”那声音中竟是有着微微的慌张!

    罗帝星原本还想逐步试探,但听了虚无极这明显是默认的回答,顿时又犯起了冲动的老毛病,一股脑的把肚子里的话都倒了出来。

    “他现在只要一提起叶朔就会很痛苦!他是真心把那小子当成朋友的。我……”飞快的朝着内室张望了一眼,确认那里依然是房门紧闭后,才一口气继续说下去:“我有时候觉得他其实很孤独,所以难得交到一个朋友就会很重视。最近叶朔的黑料一串接着一串,他心里肯定也不好受,为什么我们还要这样逼他?”

    说完了这一段话,罗帝星自己也吓了一跳,他还从来都没有这样对虚无极说过话。因此在期待真相的同时,也少不了几分忐忑。

    或许是着实心虚,虚无极一时竟然没有追究他的忤逆之罪,只是避重就轻的道:“你不用管那么多!让你做什么,你照办就是了,难道我还会害他?”

    罗帝星也放轻了声音:“我不懂。为什么明知道他会痛苦,还要……”

    虚无极叹了口气,语调沉重,状如自语:“叶朔是魔,但城儿却在受他欺骗。我只是要让城儿早日看清他的真面目,跟他划清界限而已,这才是真正在救他!”

    罗帝星当时是在仓促间接受了虚无极的说法,也认可了这份“长痛不如短痛”的观念。但现在冷静下来,他却觉得越想越不对头。

    虚无极的目的,真的只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么?而且听到一个人的名字就会引发心悸,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种症状,也不知道任何药物或是毒蛊可以做到这一步。那么墨凉城现在,他到底是……?

    擂台上,比赛依然如火如荼。

    楚天遥几次进攻不成,忽然主动后跃,与墨凉城拉开距离后,手印接连变动,在他身后开始升起了一轮血红色的阵法,散发出阵阵诡异的气息。尤其是那一道道的血色纹路,鲜红得似乎随时都要滴出血来。

    “血之禁忌!”

    阵法成形后,楚天遥的脸色似乎也苍白了几分。但在他面上却划开了一脸狰狞:“而下一招,则是——”扬手指点的瞬间,在墨凉城的脚底也旋开了一道一模一样的血色阵法,“禁忌之,轮回!”

    阵法中辐散开一片血光,刚好结成了一道密封的血色光柱。在墨凉城安静的看着头顶的一方天空也交织成了血色后,在这些光柱内又开始弹射出了大量的血线。

    血线的延伸速度极快,即使是墨凉城也来不及闪避,任由它们密密麻麻呈各式角度贯穿了自己的身子。不过这些血线似乎并没有实际的杀伤力,至少他直到现在都没觉得身体有任何异状。

    然而,这样的悠闲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墨凉城就感到体力正在加速消耗,似乎自己的精力正在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抽走。精神的防线刚刚出现缺口,灵魂也紧跟着迅速衰竭。凭借神识的感应,他可以准确判断出,这种现象就是那些血线促成的!

    “呵……呵……”楚天遥迎上了墨凉城的视线,同时他也在飞快的炼化着通过血线传递而来的灵魂力量。“以吾之精血祭阵法,以敌之精血还祀于吾身!这就是‘血之禁忌’的精髓啊——”

    墨凉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且在他尝试攻击血柱的时候,送出的能量也同样会被那些血线吸收。看上去,这还确实是一个挺高级的邪术范本。

    只不过……这世上又有真正完美的术法么?

    通过对血线以及脚下阵法的探测,墨凉城已经可以找出阵型中枢和四个薄弱点了。如果多费一点事,甚至要将两个阵法的祭祀关系倒过来都不是没可能。不过这种损人不利己的邪术,墨凉城也确实没多大兴趣。比起冤冤相报,取得胜利才是第一位的!

    在他抬起的双指之间,缓缓绽开了一团金黄色的光珠。初时只有米粒大小,渐渐的已经成了一个能将他双指完全笼罩的光球。而且与血祭阵法的邪气相对,在那团金光闪烁之间,竟然隐隐的透发出一种神圣的气息。

    楚天遥虽想操纵血线,却在感应中意外的获知,那种能量竟然无法吸收!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种能量的等级比他的阵法还要高,才可以摆脱血祭的束缚!

    而墨凉城已经在低低念诵:“一转通,百法明,九转之下,万道不存——破!”最后一个字一出口,光球首先朝着血柱中的四处方位接连扫射,最后一击才狠狠的扣向了地面的阵法中枢。

    在一连串的金光跳动间,血线噼噼啪啪的接连炸裂,血柱屏障也在裂开了几个窟窿后,大块大块的血纹碎片不住坠落,最后更是崩解成了漫天的血色微粒。

    墨凉城轻易破除了血祭阵法,腾身而起的同时也向楚天遥连催两道掌法。仅从这最寻常的一击,也足够看出双方的实力差距。对楚天遥而言,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伴随着一阵脚底摩擦砖石的闷响,他的身形也迅速的在擂台上倒飞。

    想不到那血祭阵法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楚天遥恨恨的想着,双手中再结几个印诀。刹那间,天地色变,阴风怒号,而在他的背后,一层层的邪恶能量自动缭绕,化为了片片黑色羽毛落定在他的背后。

    羽毛越积越多,到最后竟是直接化作了一对十尺宽大的黑色羽翼!每一次扇动间,都能带起一阵阵令人胆颤的寒风,而那构成了羽翼的片片羽毛,更是每一片都凌厉有如刀锋!

    “想不到吧,墨凉城?”楚天遥控制着黑色羽翼,缓缓升空,“能够使用魔神附体的,并不是只有罗帝星一个!”

    :。: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