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二百四十九章 终于到来!楚天遥对战墨凉城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医疗室内,两人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交谈。

    在方才的叙述中,墨凉城无疑是将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翻出来又经历了一遍。山下群众异口同声的指证,比那帮寻衅者所出示的更详细的物证,一段段的罪证都在墨凉城脑中闪过。铁证如山,他已经没办法再去相信这样一个人的清白。

    原来这一桩凶案,自天澜秘境扩散之后,早已经在定天城一带持续发酵了几个月。但是,这段时间他们忙于修炼,再加上穷山僻壤间,本身的消息闭塞,他们竟然始终一无所知。

    他们依然生活在那个凶手身边,和他朝夕相处,和他言谈说笑,他们的无知,岂不同样促成了对这一桩罪行的包庇,以及对凶手的纵容?

    如果不是牵扯出数十万的宝藏,那星宿宗少主的死亡绝不会造成如此轰动。也就是说,如果让那个魔继续活下去,还会有更多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他们会失去自己宝贵的生命,在这世间却激不起一点浪花。

    只有除掉他才可以解决一切的根源。而这件事,必须由我来完成……

    烦躁的轻揉着自己的额头,再次默默的抱紧了膝盖,像大多数的逃避者一般,墨凉城此时也出现了一种“为什么是我”的悲观心态。

    像这样满脑子都想着杀人的我,真的很陌生,我觉得自己都快要魔障了。

    是我错了么?到底是谁的错呢?

    如果他真的是魔,我的确应该杀了他。可是如果他不是魔,那我就杀了一个无辜的人,而且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可是,所有的证据分明都指向他……师父说的没错,整个世界不可能联合起来针对一个人,只会是这个人背叛了世界。那么,他的确就是叛徒,为了所有人的幸福,祸害世界的毒瘤都始终要除去。

    不管他展现过怎样美好的假象,那终究都只是伪装。他和这世间留下过的羁绊,总有人要狠下心来斩断。

    我到底,还在一厢情愿什么呢……

    在梦魇之域,是我欠了你一条命,就让我一个人来背负这份忘恩负义的罪孽,但我也绝对不会让你伤害我所在意的一切……

    当墨凉城回忆着叶朔的罪行,一次次的逼着自己痛下决心时,他的胸口又一次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那痛感他早已不陌生了,只是这一次,却是格外的来势汹汹。

    “唔……啊啊……”墨凉城痛苦得弯下了腰,眼前金星直冒,胸口就像被一个万吨大锤在短短数息内重击了无数次。整个人摇晃着似乎随时都会从椅子上栽下来。

    罗帝星见状一惊,眼疾手快的扶了他一把:“你怎么了?”

    好在这阵刺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墨凉城匆匆平复了一下情绪,就重新靠回了椅背:“没事,逗你玩的。”

    罗帝星还没等说什么,就听身旁的医师少女发出了一声尖叫,这时才注意到刚刚因为转身太急,手臂上直接被手术刀划出了一道口子,此时鲜血已经一路流到了指尖。

    那名医师少女捂着嘴,一副惊恐神情足足被放大了百倍,带着哭音反复解释:“我不是故意弄伤您的,对不起对不起……”

    罗帝星被她哭得心烦,直接甩下一句:“闭嘴!”不顾那少女眼里更是泪光大盛,略带担忧的只是凝视着墨凉城。

    他刚才那个样子,绝对不是装得出来的。到底是怎么了?他为什么会那么痛苦?

    这样的反应,就只有昨天他面对那群寻衅者的时候才出现过。两次都是跟叶朔的事有关……

    此外,还有虚无极交给自己的任务。如果真的要说的话,现在会是最好的时机。但是墨凉城刚才痛苦到满头冷汗的样子是他亲眼所见,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那么在这个时候说,会不会更加刺激到他?

    说?还是不说?罗帝星一时陷入了两难境地。

    ***

    第三轮的第二组比赛,也终于是正式拉开了序幕。

    当一众弟子纷纷回到赛场中后,看到的就是一座崭新的擂台。这也让他们笑称“比闪电更快的,是工作人员修复擂台的速度”。

    不过在观众的热情上升到顶点后,又渐渐的冷却了下去,甚至还出现了不少的质疑抱怨声,这一切只因为,第一天才墨凉城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到场。

    临场缺席之事,在这一届的比赛中不是第一次发生,流影派陈顾毅就曾经装病弃权。但由于他只是一个小人物,众人鄙视一番也就过去了,但是墨凉城不一样,他是众望所归的第一天才啊!

    不仅是不来参加比赛,甚至连一句解释都没有,焚天派一方也并未做出回应。而且就连虚无极也不知去向,这也让这场比赛变得更加乱套了。还有好事者又翻出了墨凉城昨晚夜不归宿一事,起劲的猜测着两者间是否有所关联。

    裁判费力的安抚着场中的情绪,同时按照规矩,在擂台边缘点起了一炷香。然而观众这一边还没闹开,却有另一个人先不乐意了。

    “焚天派,你们太看不起人了!墨凉城到底在什么地方?该不会也是临阵脱逃了吧?”

    楚天遥对着台下的这一句质问,顿时掀起了焚天派的众怒,一声接着一声的骂了回来。

    “放你的屁!凉城师弟怎么可能临阵脱逃?以他的实力还用得着怕你?”

    “你也就趁现在逞逞嘴上功夫。等你输了,我们看你怎么跪着把这句话收回去!”

    楚天遥冷笑一声:“要是没有临阵脱逃,那他现在人呢?让他站出来跟我打啊!”随后故意环视全场,抬高了声音道:“我不管他昨天晚上是去了哪里,但是既然作为一个参赛选手,合理的安排好自己的作息,不要影响到第二天的比赛,这些难道不应该是最起码的么?难道有一个‘第一天才’的名头当挡箭牌,就可以不必要守规则了?”

    楚天遥的质问,问得那裁判哑口无言,也煽动得满场群情激愤。几乎乱成一团时,场外忽然响起了一声干咳。虚无极阴沉着脸,快步走到了居中首位上。在快速向身边的长老了解过情况后,他的脸色也显得更加阴沉了。

    “我焚天派,没有临阵脱逃的弟子。既然凉城还没有来,那就等到他来。了尘,约束一下你的弟子,不要在这里没事找事。”

    楚天遥的目光仅仅是朝着了尘道长扫了一眼,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就从擂台上大步走了下来,回到玄天派席位上静候。

    其间了尘道长有些担忧的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楚天遥也是目不斜视的紧盯着擂台,双手抱肩,神色倨傲,自动营造出一派极强的防御气场。这也让了尘道长在叹了一口气后,放弃了和他交谈的努力。

    另一边,阮石正冷汗直流的注视着焚天派的方向。

    虚无极已经回来了……但是,他始终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也不知道他和洛沉星谈得怎样了,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生死啊!

    如果他们达成了协议,自己既有可能因此脱罪,也有可能因为两方的高层直接搭上了线,不再需要自己这个跑腿的小卒子,那样他就只会是一个失去利用价值的牺牲品了。而如果他们谈崩了,那不用说,自己肯定是头一个承受怒火的炮灰。

    现在虚无极没有找他,阮石也不敢主动去问,只能默默的缩在座位上等待。这场比赛结束之后,恐怕就要迎接自己最终的命运了。现在他已经把能做的事都做了,如果还是无法翻盘,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沉默,虽然仍是掺杂着偶尔的窃窃私语,这样的等待又持续了一会儿,直到那炷香已经烧到了尾部时,才有人指着远处一起出现的两个人影大叫起来。

    第一天才墨凉城,以及上午那个可耻的失败者罗帝星。

    重新出现在赛场上的时候,罗帝星已经换上了一件灰色条纹的棉毛衫,这当然是因为之前参加比赛的衣服已经破得不能再穿了。不过比起往常的凌厉风格,柔软的棉毛衫倒是为他增添了几分“人畜无害”的气息。这也让大部分的女弟子忘记了他在赛场上的耻辱,眼里重新开始冒出了桃心。

    不过,当这两个同样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人一起出现时,墨凉城为何会迟到似乎已经有了最好的理由,定然是搭上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在照顾那个麻烦的病号。顿时又一片骂声劈头盖脸的砸向了罗帝星,大多是称他“受个伤还这么多事,连累人家为你挨了多少骂”。好像在这一刻他们已经忘记了,刚刚口口声声非议墨凉城的,本来也正是他们这群“热心人”。

    罗帝星此时一反常态,任由两侧谩骂声不绝,却是一句都没有为自己辩解。这自然又被一群弟子冠上了“心虚”之名,于是骂得更加起劲。

    然而事实却是……

    之前在医疗室,罗帝星最后还是没能把那几句话说出口。反倒是墨凉城这副挂着两个黑眼圈,累得明明随时都要倒下去,依旧撑着眼皮强打精神的样子,让他终是忍不住建议道:“现在还有时间,不如你先去隔壁睡一会儿?”

    医疗室共有连通的两个房间,一间是外部的大厅,同时也是为伤员做简略包扎的地方。另一间略小,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是可以让病人入睡休息的地方。

    墨凉城从半梦半醒间被拉了回来,有些迟疑的转头看他,似乎很意外这种话会是他说出来的。而最后默默迸出的就是一句:“我不盯着你的话,你真的能好好包扎不惹事么?”

    罗帝星不耐道:“当然可以!我又不是小孩子!”这又一句类似“小孩子赌气”般的抗议,逗得一旁几名医师少女抿嘴直笑。

    墨凉城犹豫了一下,但是一张柔软的大床,以及温暖的棉被,在这一刻的诱惑真的重于所有。最后墨凉城也没再硬撑,点了个头就默默走进了里间。

    随后罗帝星冷冷的向一旁的医师少女道:“待会你给我盯着,等那炷香烧过一半再通知我。”在那医师少女刚想提出异议之前,又是极不耐烦的打断道:“就让楚天遥等着!多站那么一会儿能死?”

    于是墨凉城就这样一觉睡到了最后的时限。这一觉也确实睡得舒服,好像把连日以来所有的疲劳和烦恼都消除了。等他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才知道比赛早已经开始了。不过他明白对方是出于一片好意,自然也不会再去抱怨什么。

    楚天遥越过人群,一路走到了两人面前,故意用只有他们三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冷笑道:“凉城兄,我就在想你怎么迟到了这么久,原来是当保姆去了啊?怎么样,他,很难伺候吧?”说到最后,故意朝着罗帝星挑衅的扫去一眼。

    罗帝星和楚天遥对视半晌,虽然对方一如既往的激起了他的怒火,但是这一次,罗帝星很快就败下阵来,目光躲躲闪闪的垂了下去。心里有一个魔咒一直在提醒他,他现在只是一个失败者,再也不是从前可以目空一切的血罗刹了。他现在,已经没有资本再对任何人撂狠话了,哪怕这个人曾经只是他的手下败将。

    楚天遥得意的笑了笑。能看到罗帝星向自己服软,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件赏心乐事。虽然他并不是被自己打败的,但是能看到他这副丧家之犬的样子,足够了。

    墨凉城扫了他们一眼,回道:“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睡过头而已。”这句话倒是有不少人听见了,但是没有人会为此当真,他们只把这看成是第一天才的“幽默”。

    这时,裁判也艰难的挤出了人群,赔笑道:“两位选手既然都已经到了,那就请上擂台吧……观众们都已经期待很久了!”

    两人对视一眼后,楚天遥为了维持风度,很快就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同时主动后退一步,朝着台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墨凉城没多客套,沿着他让出的道路径直走上了擂台。楚天遥也随后跟上。

    当裁判对气氛又是好一番煽动,才正式宣布比赛开始后,罗帝星忽然抬起了头。

    “墨凉城,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我相信你可以。”右手也在同时翘起了大拇指。这一句话也彻底宣布了他的立场。在这一刻,他再也不是那个成天喊着要打败墨凉城的“刺头”了,现在的他,仅仅是作为墨凉城唯一的朋友,在赛前为他加油鼓劲而已。

    这句话自然又掀起了褒贬不一的一番热议。当然震动最大的要属楚天遥。

    罗帝星竟然公开支持墨凉城?!你现在还真是什么尊严都不要了啊……不就是因为他曾经当众维护过你么?想不到,你竟然也是这么势利的人……

    勉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楚天遥也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眼前的对手身上。良久,他郑重的开口了:

    “墨凉城,我承认你的实力。所以这场比赛,我也会在一开始就拿出全力对付你!”

    墨凉城的回答则是两个字:“请便。”

    而他此时的内心却是:“我……不会给你机会的。绝对不会让给任何人。我必须要打进冠军战,亲手了结跟那个魔物的所有恩怨!”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