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二百四十八章 此一时,彼一时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在场中弟子渐渐散去时,阮石快步追上了焚天派的队伍。

    “虚无极掌门,我可以单独跟您说几句话么?”

    阮石在定天山脉的所有高层长老眼中,早就已经被打下了“嫌疑人”的标志。大约是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在此之前他也一直相当低调,看见长老都知道绕路走。今天忽然这么大大方方的蹦出来,还直言要与虚无极单独谈话,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虚无极也是大为诧异,此前是他亲**待了常夜白,对阮石施展搜魂之术,按说此事应该已经有了结果。但现在本应前来禀报的常夜白不知所踪,反倒是合该心虚的阮石不退反进,这也真是让人看不懂了。

    不过虚无极究竟是心机深沉。很快就将诸般疑惑压了下去,表面上仍是一派冷定:“本尊并不认为,我跟你这小子有什么话可说。”

    阮石没有回答,而同时在虚无极的脑中,却响起了一道微弱的传音:“是关于……常夜白掌门的。”

    虚无极一怔,从这句话他就听得出来,搜魂术一事似乎是有些变故。尽管他并不知道以阮石这蝼蚁之辈,又是如何掀起了这场变故。沉默了一下,才对身旁的长老挥了挥手:“你们都先下去吧。”

    在所有长老走得一个都不剩后,阮石躬身垂首:“多谢虚无极掌门信任。”

    虚无极冷冷道:“信不信任,还是两说之数。你想说什么,现在就快说吧。”

    阮石淡淡一笑,并没有立刻答话,而是气定神闲的掏出了一块传音玉简。稍一注入灵力,常夜白有气无力的声音就回荡在了空气中:“虚无极掌门……他有头脑,有追求,他是难得的……一代枭雄……”

    虚无极的目光,最初确实是狠狠一震。<>但随着惊人的对话一句接着一句,他的脸色也重新恢复了高深莫测。这也看得阮石心中阵阵起伏不定。

    直到整段录音播放完毕,虚无极才冷笑一声:“一向擅长幻术的常夜白,竟然被你这小子给反控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阮石调整了一下呼吸:“虚无极掌门,我从来都不是您的敌人。不管我做什么,自然也都是为了响应您的脚步——”虽然他已经极力镇定,但在虚无极面前,他终究无法像面对常夜白一般大局在握。

    “定天山脉,这么多年来为何始终分裂成两股势力,就是因为,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是非常微小,所以它形成了一种平衡。要想打破这种平衡,只有两个方法。一是壮大自身,二是,削弱对方的实力……”

    随后阮石将他对玄天同盟,以及常夜白个人的分析都详细的说了一遍。虽然由于紧张,说的仍是有些磕磕绊绊,但他总算是完整的说了下来,难得虚无极也从头听到了尾。这也让阮石心中稍稍升起了几分自信。

    “常夜白掌门曾经提到过的这件至宝,我认为非常的关键。只要将它作为诱饵抛出,就连师清一掌门,以及敝派掌门,多半都是会动心的。如果放在往常,他们都是得过且过之人,未必会为即将到来的‘圣战’出力,可是有了这件至宝,一切就都不一样了……而至于常夜白掌门,一个内奸的存在,可以起到什么作用,就不用我再细说了。”

    虚无极意味深长的打量着阮石,许久才慢悠悠的道:“但是这件至宝,如今只是常夜白的一面之词,而她也并不知道那件至宝是什么。单凭这么一桩空中楼阁的许诺,可是拉拢不了那两个人的。”

    阮石又惊又喜,听虚无极的语气,他并没有否认吞并六门的野心,而且竟然真的是在将自己作为平等的参谋者,剖析商议着具体的布局……一面强行压制着心中的激动,神秘兮兮的道:“只要善加利用楚天遥对叶朔的仇恨,一定就可以打探出来的。虚无极掌门您昨天不是就刚刚召见过他了么?别这么看着我,我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虚无极皮笑肉不笑:“你的消息再灵通也罢,但本尊并不喜欢被人监视。行了,跟你绕弯子也够了,既然是交易,还是尽快把条件开出来吧,趁着本尊现在还有耐心。除了保命,你还有什么要求?”

    阮石张口就想自道谦辞,但想以虚无极的眼力,自己胡乱吹捧也是毫无意义,于是仅仅谦逊的一笑,应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虚无极掌门。没错,我想请您将鉴定室重新开辟,并追加一条规矩,将参赛队员的兵器统一放置。

    这样做,既可以妥善保管,也可以防止他们私自对兵器动什么手脚……然后今天夜里,我会想办法,破坏掉叶朔的兵器。如此一来,明日墨凉城师兄要在擂台上击杀他,把握就更多了一重。”

    虚无极再度一惊。在擂台上击杀叶朔的计划,目前就只有自己和墨凉城知道。既然唯一的知情人不可能泄密,这个小子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阮石淡淡一笑,声音也压得更低:“我知道,是黑暗之羽。因为刚刚在擂台上,我就觉得他的样子很奇怪,所以就用这个戒指探测了一下——”

    炫耀般的转过手指上的戒指,又道:“相信虚无极掌门也不希望,您默认并‘促成’墨家小少爷受黑暗之羽侵蚀一事,被墨家的人知道吧?唔……他能随手拿出顶级金卡,如此的财大气粗,也只能是来自‘那个墨家’了吧?您瞧,我刚刚就说过,我的消息一点都不慢。”

    虚无极略一颔首,淡淡道:“看来本尊有必要再提醒你一件事,我一直都非常不喜欢被人威胁。不要把你自以为是的谈判技巧,拿到我面前卖弄。至于这个戒指……”目光冷冷一扫,“看样子,它的功能远比我们所了解的多得多。这么说,你承认是你杀了林嘉祥?”

    阮石一听虚无极的话意陡然转冷,一时只能狼狈的干笑两声,敷衍道:“像林嘉祥这种人,还不是死了就死了么?既然他活着不能为您的大业带来帮助,死了对您也不会有任何损失,那这世上就是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巧妙的将话题过渡到虚无极身上后,狠了狠心,直接将洛沉星当初的一段话照搬了过来:

    “常言道,一个人的成就有多大,取决于他的心有多大。而心有多大,又扎根于他的眼界有多大。这灵界大陆既是我们的,也不是我们的。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努力,不过是体现在‘那个时刻’到来的时候,能够以一种怎样的姿势看世界而已。”

    虚无极似是若有所思,默然半晌,双眼忽然危险的眯了起来。

    “这些话,不像是你有能耐说得出的。想必是背后另有主使吧?”

    阮石陡然感到背脊蹿起了一股凉意。这是杀气……虚无极刚刚耐心的和他谈了这么多,难道就是为了将他的价值榨干,再查出他的幕后主使之后,就彻底杀人灭口么?自己这一宝,难道到底还是押错了——?

    还没等阮石想出应对之策,他手上的戒指忽然一闪一闪的冒起了红光。

    “您猜得不错。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约个时间面谈一下呢,虚无极先生?”

    ***

    另一边,一向安静的医疗室中,此时正传出一声声烦躁的咆哮。

    “我不要包扎!难道就不能痛快一点使用治愈之术吗?!”罗帝星即使受了重伤也不消停,挥手将一桌子的绷带棉签直接打翻。

    墨凉城一面向医疗室中的医师少女们点头致歉,同时主动担起了解释的责任:“治愈之术只能抑制伤势。但是你的外伤太严重了,总得处理一下啊。”

    罗帝星这一次并没有立刻争辩。他又想起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失败者了,真的还有资格这样随时随地的闹脾气么?如果以前他这样的行为,在那些女弟子眼里是帅气,现在多半就是愚蠢了吧?

    墨凉城倒也果断,直接转身坐到了方桌旁的另一把椅子上:“别再闹脾气了。我留在这里陪着你,你做不做?”

    这房中除了最外侧的简易手术台,当中还架着一张小方桌,两侧各有一把椅子。一边是患者的座位,另一边,通常也正是留给陪同人员的座位。

    罗帝星有些迟疑的看着墨凉城,生怕他下一刻就会重新站起,说这只是一个玩笑。在输掉比赛之后,他好像也同样失去了强大的内心,变得格外患得患失起来。

    墨凉城待人接物,虽然一向也是循礼有矩,但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游离在这世界之外,什么事都入不了他的眼,进不了他的心。自己能跟他有今天这样的关系,几乎一直都是自己在主动招惹他,挑衅他,今天这还是第一次,他变得不再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其实一开始反感包扎,的确就是因为不想被一个人留下来,承受那些人异样的眼光。再加上如果有刚好路过的弟子,看到自己像个废物任由包扎的样子,那他就更加没脸见人了。但是如果墨凉城真的愿意留下来陪自己,那些顾虑好像就都不成一回事了。

    最终罗帝星顺从的坐了下来,抬起左臂搁到了手术台上。

    事实证明,他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此时就正有一群弟子聚集在房外围观。

    “师姐,趁现在快点去跟他告白啊!”杨浩表现得比自己的终身大事还激动,“他刚刚输了比赛,内心肯定很脆弱,男人在这种时候最需要安慰了!你就跟他说,就算他输了你还是喜欢他,他在你心目中永远都是英雄!”才说到一半,杨浩就已经被自己设计的台词感动了。

    孙二花虽然被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师兄弟一推再推,最终仍是红着脸退了出来:“可是我总不能当着墨凉城的面告白啊!还是再等等吧……而且我觉得能像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我就已经很幸福了……”

    陈顾毅的建议总是让人想抽他:“要不我现在往你胳膊上划一刀,你也进去包扎,那距离不就更近了么?”

    医疗室内,罗帝星瞪着几个争抢着想给自己涂药的医师少女,看来短时间内也是吵不出结果了。一面有些无奈的侧过头:“话说回来,你昨天晚上到底去哪里了?”

    墨凉城坐不多久,又恢复到了蜷缩的坐姿。也许是此时特殊的气氛,让他也不再如同前时般讳莫如深。

    “嗯……因为昨天那件事,我想来想去还是很在意,所以就打算独自下山去调查一下。”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墨凉城就像是怕冷一般,默默的将双臂又抱紧了几分。

    罗帝星扫了眼一旁的包扎进程,淡淡道:“然后呢?调查的结果如何?”

    墨凉城静静的注视着前方,双眸又被蒙上了一层黯淡的忧伤。沉默了一下才轻轻开口:“……叶朔他,可能真的就是凶手。也许楚天遥说的没错,知人知面不知心。”

    要他亲口说出,自己曾经的朋友,曾经的恩人,或许真的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他的“翻脸不认人”,却又有谁知道,这一刻的墨凉城才是最痛苦的人呢?

    罗帝星不屑一顾:“楚天遥?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墨凉城不置可否。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需要一个听众,还是只想宣泄连日积压的情绪。他只是听到自己字字句句的在说,把下山寻访的经过,以及条条状状的铁证,都详细的摊开摆在了明面上。

    一方面,是让自己可以彻底不再对那个冷血的罪犯抱有幻想,另一方面,他也希望有人可以给自己一点意见。他到底应该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还是悬崖勒马?此时此刻,不管是来自任何人,任何一点微小的意见,都可能推动天平的倾斜。

    他真的很累,比累更可怕的是迷茫。一个熟悉的人,可以突然变得那么陌生。那么一旦真的跨出了这一步,他是不是也会彻底变成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罗帝星并不能理解墨凉城的困惑。他所能做的,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不断接话。不过对墨凉城而言,说出去的话可以得到回答,而不是沉寂在了空气中,已经让他的心里感到了不少安慰。

    他们两个的关系,从最初相识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是亦敌亦友。只是在墨凉城和叶朔绝交之后的今天,那一层“敌人”的身份,就已经无声无息的被卸下了。只剩下了那作为“朋友”的身份,让他们惺惺相惜。此中的转变,也实在是相当的微妙而神奇。不过从他们此时融洽的气氛来看,又有谁会去质疑他们的友情?

    医疗室外,流影派的众人自然又是感慨不已。

    “不得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血罗刹语气这么平和,看来输一场比赛还是有些好处的啊!”

    “那只是因为对方是墨凉城!不信你现在进去一个试试,你看他还平不平和?”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