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五十二章 危机?转机?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常夜白的目光呈现出短暂的呆滞后,接着就在阮石紧张的注视下,逐渐陷入了一片真正的混沌。

    成……成功了?我成功了?!阮石的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先弯下腰喘了几大口粗气。他此时的疲劳,不亚于刚刚完成了一场万米长跑,满身的衣衫都已经被汗水浸得透湿。

    常夜白……竟然真的对他使用了搜魂术!定天山脉竟然真的要将他置于死地了!

    刚才幸好戒指自行护主,否则一旦让常夜白的探测继续深入,他灵魂中的防御机制就会启动,那他现在就已经死了!

    生死系于一线!这是真正的生死系于一线啊!

    这个戒指中蕴含的幻术功能,原本是并无法影响到境界高于他的人。但幻术师中同样有一条铁律,控人不成,便易被反控。因为在他们释放灵魂去攻击敌人之时,自己的灵魂也等于是空门大开,完全不加防护的。这种时候成功尚好,一旦失败,就会非常容易被对方抓住破绽。正因于此,幻术师通常也从来不会对自己没有把握的对手施展幻术。

    方才常夜白十拿九稳的一击竟然失败了,灵魂力量也被强行驱除,这股反震之力,直接动摇到了她的灵魂根本。

    这也就是说,在那短暂的一瞬间,她的精神出现了一道缺口,阮石正是借着这道缺口,趁虚而入,再加上戒指全力催动下的威能加持,竟然就让他抓住了这个万分之一的几率,成功的反控了常夜白!

    其实刚刚脱离搜魂术的时候,他的脑子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的本能却已经直接带着他行动了。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争取到了最宝贵的先机。直到现在,他还能感到无限的庆幸和后怕。

    洛沉星在赛前对他说的话,就是洛家已经毫不留情的抛弃了他,他的外援已断。现在唯一的生机,就是策反常夜白,再以此事去与虚无极交涉,让他不再追究林嘉祥一案,这样才能保住自己在定天山脉的地位。

    同时借着成功拉拢虚无极,逐步将定天山脉纳入洛家麾下,他才能重新成为有功之臣。这是他唯一的一线生机,他也必须抓住这一线生机!

    重新直起身的阮石,他感到自己的内心竟是意外的冷静,思维也是前所未有的清晰。并无原先每次计划和常夜白谈判时,所感到的乱如捆麻。或许是因为他刚刚在生死间走了一遭,对于一个死里逃生之人来说,什么绝境危机都算不上一回事。<>

    “回答我,你是谁?”阮石先做出了这个试探发问。同时抬起戒指,对准常夜白的双眼持续发射置幻光波。

    毕竟一次的置幻时间非常短暂,对于已经处在幻境中的人,补充光波可以加固幻境。但是一旦让她脱离了操控,阮石却是再也没有机会反控她一次了。这也让他必须格外谨慎,否则,局面很有可能再次逆转!

    过了好一会儿,常夜白才缓慢的开了口:“我是……常夜白。我是……潜夜派的……掌门人。”她的声音也像是初学说话一般,极为的僵硬而迟滞。

    “很好……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可以进行交流。”阮石思绪飞快运转一番,才仔细的抛出了第一个问题:“你是受虚无极掌门的命令,来调查我的么?他还吩咐了什么,你完完整整的给我复述一遍。”

    常夜白僵硬开口:“是的……他交待我,直接使用搜魂术……来查清你……是否和命案有关。最好还要……掌握你的杀人手法。事成之后,无论……是与不是,都不可轻举妄动……务必先向他如实禀报……再做定夺……”

    “竟然不是就地正法?”阮石眼珠迅速一转,“而且,虚无极还要亲自处理此事,不准旁人插手,看来他这是准备放长线钓大鱼……”

    “那么刚才你对我使用搜魂术,都看到了什么?”

    常夜白缓慢的摇了摇头:“没有……刚才,时间太短,什么……都没有看清……”

    阮石沉默颔首。仔细做过一番盘算后才抬起头:“好,现在把这一切都忘了吧,连同虚无极掌门的命令一起。你没有接到过使用搜魂术的任务,也没有来找过我,你一直都待在观众席上看比赛,今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记住了么?”

    这“抹除记忆”的指令一下达,常夜白立时出现了明显的抗拒。本已经涣散开的瞳孔颤抖不已,似乎正要重新聚拢。

    阮石一手操控着戒指,将全身的灵力毫无保留的注入其中,置幻光波也正在变得越来越璀璨,与常夜白的神志死死相持。

    当阮石的额角再次滑下一滴汗水时,常夜白的瞳孔才终于重新涣散了下去,低低的应了一声:“是,记住了……”

    “常夜白掌门,请给我重复一遍虚无极掌门的命令。”阮石为求万无一失,又再次追问了一遍。<>

    常夜白茫然摇头:“什……什么命令?我……不知道……”

    阮石松了口气。现在常夜白处在幻境之中,他也不用担心对方是在伪装。目光谨慎的朝四周扫视一圈,确认这一带确实远离人群,这才继续自己的审问:“听好,我现在开始问你第一个问题。请问你对虚无极掌门,有什么看法?”

    常夜白即使意识尽丧,一听到这个问题,面上仍是现出了几分光彩:“虚无极掌门……他有头脑,有追求,他是难得的……一代枭雄。如果有机会……和他共事……那将是,我毕生的荣幸……”

    阮石暗暗点头,果然与自己所料不差。“那么,玄天派呢,你对他们又有什么看法?”

    常夜白嘴角扯出了一丝不屑:“玄天派,尽是一群……迂腐之辈,太过……妇人之仁,他们的路是……走不长的。这灵界大陆……毕竟……不是属于圣人的世界。”

    阮石满心疑惑:“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说,你渴望站在巅峰,也信仰虚无极掌门的理念,那你为什么不选择依附焚天派?”

    常夜白的呼吸忽然急促起来:“因为……一件宝物……”

    阮石追问道:“宝物?什么宝物?”受气氛影响,他的心跳也陡然加快起来。似乎,终于要触摸到潜夜派最本质的秘密了!

    常夜白忽然陷入了沉默,直到阮石忍不住都想再问一遍了,她才像是要把积攒多年的话一吐为快般,一连串的说了下去。

    “玄天派中,藏有……一件宝物,就算放在整个灵界大陆上……都是最顶级的至宝。如果能够找到它,得到它,就可以让我潜夜派……真正的,登上巅峰,历……千百年而不衰。焚天派,即使是焚天派,他们也不曾具有……这样的优势。此事,记载在我潜夜派……代代相传的掌门手札中,从一开始……我潜夜派先祖,选择依附玄天派,就是……因为这件至宝……”

    阮石实在厌倦了常夜白的故弄玄虚,直接打断道:“那是个什么宝物?”

    哪知常夜白竟是摇了摇头:“不……不知道……掌门手札中,没有详细的记录。想来是……先祖也不知道。我曾经……数次邀请了尘饮酒,同时旁敲侧击的……向他打听。那了尘……非常谨慎……一次酒醉之后,他说漏了嘴,承认了……宝物的存在。但是至于……更进一步的情报,却……怎么都打听不出来了。<>我……一直在等待……始终都在等待……”

    常夜白这断断续续的叙述,反而是将阮石的热情都打消了。

    这么看来,潜夜派依附玄天派,仅仅是为了一件宝物。

    虽然据说那是一件何等惊天地泣鬼神的宝物,但至始至终不过是记载在潜夜派师门手札中的一段传说。从来都没有人亲眼看到过,甚至连它存在与否都还未能证实,谁知那就不是玄天派先祖为了拉拢盟友,故意编造出来的?说不定在玄天派也有这么一本代代相传的手札,嘱托历代掌门人都要将这个谎言延续下去呢。

    “好,常夜白掌门,你在意的就只是宝物是么?”阮石皱了皱眉,“那如果现在让你得到了这件宝物……其实只要你愿意选择依附焚天派,等到虚无极掌门一统六门之时,玄天派什么隐藏宝物自可尽入囊中,岂不比你现在****与他们虚与委蛇,还给人家当贼防着要好得多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愿不愿意改换阵营?”

    常夜白在出神片刻后,竟然又是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不可以的。修灵界……人言可畏,如果无缘无故的……背叛同道,必遭……世人诟病。一旦……非议遭受过多,终将会令我……动摇了自己的道心。道心一折,前路尽毁,修升无望……”

    这一番话,阮石听得大是不屑。以前他只知道常夜白心术不正,却没看出还是这种典型的小人代表。坏事做归你做了,又受不起旁人议论,挨几句骂就要“折了道心”,直接立一座牌坊给你可好?

    “那,究竟要怎样,你才能脱离玄天同盟呢?”不屑归不屑,阮石还是耐着性子问了下去,“或者说,怎么才能让其他人不骂你,你倒是给我拿个主意?”

    常夜白又是迟疑良久,才吐出一句:“除非是……我潜夜派……生死存亡的,大危机……”

    阮石撇了撇嘴。哟,还挺高难度啊?生死存亡?难道要拿剑抵在你脖子上:“你要是不背叛玄天派,我就先灭了你潜夜派”?光是想想就够低端的。算了,反正自己是没本事让他潜夜派生死存亡,这种事就交给虚无极去伤脑筋好了。

    由于现在常夜白正处在置幻状态,可以说,这也是一种特殊的催眠状态。如果在这个时候给她施加一些心理暗示,她也会比较容易听进去——虽然心里对常夜白着实瞧不上眼,阮石在明面上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而这个时候,他也已经压低了声音,循循善诱的说了下去:

    “所谓道心,就应该是明心见性,直指本心。你是什么样的人,就做什么样的事,但求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否则继续跟着玄天同盟,一辈子伪善下去,你难道不怕同样折了自己的道心?”

    这段话他说得很慢,也很细致,那是为了能够将自己的意思充分的传达到位。等他看到常夜白的脑袋摇摇晃晃,似乎是的确在领悟吸收后,知道自己已经在她的头脑中种下了一道反叛的理念,将来当真面临选择,她更多的,也应该会去用这种方式思考问题了……

    谈话已经差不多了,该掌握的情报也都已经掌握了。剩下的,就是取证了。

    “常夜白掌门,可以请您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么?”阮石诡秘的一笑,同时飞快的掏出了传音玉简,“就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开始好了——”

    常夜白怔了怔,似乎是在脑中飞快的搜索着记忆。很快,她就以和先前分毫不差的语调喃喃念诵道:“虚无极掌门……他有头脑,有追求,他是难得的……一代枭雄……”

    那一块闪耀的传音玉简,已经被阮石切换到了录音状态。此时它正在一字不漏的将常夜白的回答录入其中……

    而此时的擂台上。

    “奇怪……为什么我忽然打不到他了?”叶朔在连续攻击数次后,终于敏感的发现了其中的异状。

    已经有好几次,他挥出的一拳眼看就可以击中罗帝星,最后却仍是被他在间不容发之际闪了开去。但是自己却并没有看出他有什么特殊的抵御策略,甚至,他连节奏都没有被打乱,始终就只是在进行着最简单的闪避、回击而已。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动作忽然慢了一拍!

    可是,我的攻击都是一气呵成,并没觉得自己出现过停顿啊?叶朔一头雾水。除非是……他的动作忽然快了一拍?但这又怎么可能?人体皆有极限,怎能是自己说控制就控制的?

    “可恶,又来了……”刚刚他又一次挥拳攻击,罗帝星连手都没抬,可事实就是在这一拳落到他身上之前,自己的脸上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而他根本就没看清罗帝星究竟是什么时候动的!

    不对头……就算自己跟他的实力确实有差距,又怎么可能连他的动作都看不清?看来普通的攻击是无法收效了,必须要用更强的……让他无法轻易化解的招式!

    “风雪冰天!”叶朔只是心念一动间,手中就已经出现了融合成形的双系能量。这一次他是看准了方位,同时也散开了灵魂力量时刻监视。

    这一次,他的眼睛的确还是没有看出异状。但是灵魂感知网中却出现了惊人的一幕,那融合灵技的能量球在攻击到罗帝星面前时,分明没有受到任何外力的阻碍,却是忽然就形成了一个短暂的停滞。而罗帝星也就是借着这个空当,轻而易举的将能量球拨开,他的下一掌,已经顺势贴近了叶朔胸前……

    不好!在叶朔感应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胸腹间挨了重重一掌,层层叠叠的灵力后劲一浪接着一浪,将他的体内搅成了一团糟,喉头一甜,一股鲜血涌了上来,又被叶朔生生的咽回肚里。

    “你……你做了什么?”叶朔艰难的抬起头,刚才那一瞬间的感应,绝对不是他的错觉,但那也未免太过诡异了……

    罗帝星冷冷一笑,比赛中他最喜欢的,正是这副对手由于认知到他的力量,而震惊到了恐惧的脸。这比痛快的打倒对手本身更能令他感到兴奋。

    “哦,你很吃惊么?那我就让你看看清楚——”罗帝星面上的狞笑渐渐扩大,双指在身侧猛一交错:“时间!”

    :。: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