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五十章 祈愿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第三轮的比赛,已经只剩下了最后一组。

    楚天遥对战墨凉城,这场比赛在所有人看来,都和先前的“司徒煜城式悲剧”如出一辙。反正不管是任何人和墨凉城打,都只会沦为完全的陪衬。大概也只有明天他和罗帝星的那一场还有些看头。

    不过由于楚天遥那“疑似幻术师和毒师”的双重身份,众人对他“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也是有着几分期待的。更多人好奇他是否还能再揭出一个第三重职业者,到时候可就真的是一桩百年不遇的大新闻了。

    然而这场比赛却被延迟到了下午。当被窝里的众弟子原以为能像昨天一样睡个懒觉时,广播里又传来了通知,让所有人依然按照之前的开赛时间,照常到赛场集中,似乎是虚无极掌门有什么事要宣布。

    这也真是让众人怨声载道。同样是说,等下午开赛再说不行么?何必让大家多折腾一趟?不过这些抱怨之词也只敢放在心里,毕竟虚无极是定天山脉霸主,人家就是有资格想一出是一出。因此众人也只能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匆忙的披衣洗漱了。

    人一旦多起来,流言往往也就不胫而走。此时弟子群中流传最广的就是一条小道消息,据说第一天才墨凉城昨夜一整晚夜不归宿,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直到今天早上都还没有回来。虚无极也就是为了他,才专门延迟了第三轮的比赛时间。

    那些喜欢放小道消息的人,简直神奇到不可思议,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消息是从何而来,又是如何能掌握那么多的第一手消息。不过现在也没有人关心流言的源头,毕竟根据其他参赛选手的证实,墨凉城如今不在宿舍是真,他不在赛场也是真,这也让大伙儿对谣言更是信得七七八八了。

    当第一天才墨凉城首次以一个不太光彩的名声,成为了众人热议的焦点时,罗帝星始终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山口的一块大石头上。这个位置,如果有人在这里出现,不论是回宿舍还是去赛场,他都可以第一时间注意到。

    和大多数急性子的人一样,罗帝星很讨厌等人。现在他也等得越来越焦躁,甚至他都在想如果墨凉城一整天都不回来该怎么办,难道自己也就像傻子一样坐在这里等一天?与其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是不是直接下山去找他会比较好?但是茫茫人海,那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当他已经心烦得想骂人的时候,眼前忽然投下了一片阴影。罗帝星迟疑的抬起头,那据说是失踪了一整夜的墨凉城现在就站在他面前,目光空洞的俯视着他。<>

    罗帝星第一个念头是松了口气,总算他还是平安无事的回来了。不过为了不让墨凉城误以为自己在担心他,罗帝星站起身后,直接就是惯常的嘲讽语气:“墨凉城,你终于是回来了啊?在外头折腾了一夜开心么?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把你的魂都给勾走了啊?”

    墨凉城没理他这一串的冷嘲热讽,依然是安静的看着他,最后吐出的就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小心一点。”

    作为多时的竞争对手,两人之间也确实形成了一种外人难以理解的默契。罗帝星略一皱眉,竟然听懂了这句怪话,反应很快就激烈起来:“……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会输吗?!”

    墨凉城既不摇头也不点头,还是定定的直视着他,神情是前所未有的郑重:“小心一点。”

    罗帝星见多了墨凉城事事淡漠,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严肃的样子。这份难得的严肃,也让他充分显露出了定天山脉第一强者的威势。罗帝星一时间竟是整个人被震得愣住,顺着他的话意,茫然的点了一下头。

    墨凉城一将忠告带到,确认他是已经放在心上了,当下不再多耽搁,转身就走。走的却不是通往赛场的方向。

    罗帝星这时才回过神来:“等等!你这是要去哪里?比赛不是马上就要开始了么?”

    墨凉城停下脚步,只转过了半边身子:“昨天一晚上都没有休息过,我要回房补个觉。”

    罗帝星顿时急了:“那我的比赛你也不看了?你……你不看我就不打了!”等他意识到这话简直幼稚得像小孩子赌气,顿时就是一阵尴尬。

    墨凉城从一早回来之后,就一直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此时罗帝星这副赌气的表现,倒是让他僵硬的脸上难得的浮现出了一个笑容,看上去才终于有些类似往常的和煦。

    “我会去看的。反正你们的比赛也不会太快结束的不是么?但愿别让我一来就看到你惨败的样子啊。”

    这一次他是完全回过身,认认真真的做出了这句保证后,才再度转身离开。

    “……喂!”罗帝星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再次唤住了墨凉城,“你这两天的脸色越来越差了,就算是第一天才,修炼也不用这么拼命啊?怎么了,还是说明天要跟我打,真的就让你那么恐惧么?”分明是关心的话,在他口中说出来,又透出了一股冷嘲热讽的腔调。<>

    墨凉城一怔,背对着他,快速的用手背试探了一下自己的脸。这种触感,果然连自己都觉得很干枯。

    其实不用罗帝星说,墨凉城早就察觉到自己的异状了。以前他虽然也一向淡漠处世,但是至少他的意识很清醒。他可以用清晰的头脑去思考问题,也可以准确的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想要什么。

    但是这几天,不对头了。准确的说就是从那天在鉴定室看过林嘉祥的尸体之后,自己就进入了一种奇怪的,恍恍惚惚的状态。他觉得自己的记忆都变得断断续续的,反应也慢了半拍,有时候在做一件事,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究竟在为何而做。思维也像是停滞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就像是寄居在这副躯壳中的一具游魂。

    但是,墨凉城内心中同样有要强的一面,他不会在任何人面前示弱,也不会向任何人诉苦。因此几乎是很快就顶回了一句:“谢谢你的关心。不过这句话还是等你能撑到明天再说吧。”

    不顾罗帝星在背后气得暴跳如雷,墨凉城这一次是真的头也不回的走远了。只是,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他垂下的视线却有些伤感。

    他撑不到的。那个叶朔毕竟是魔啊。只有我才可以解决。

    明天,一切都会有一个结果,可能也会有一个结束。

    我能给你的忠告就只有小心一点,别死。

    我……不是救世主,只是希望在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平安幸福。

    只是这样,就好。

    再也不要有人受到魔的侵害,再也不要重演那个星宿宗少主的悲剧了。

    初升的朝阳,似乎可以笼罩这世间的角角落落,却无法笼罩墨凉城所在的那一小片区域。

    那里,依然幽暗,依然冰冷,仿佛凝聚了整个世界的悲伤。

    同一时间,湖边。

    在赛场的背面有一片小湖,此时祈岚正蹲在湖边洗手。

    他不知道在他背后,已经悄然多出了一道不怀好意的身影。

    阮石恶狠狠的紧盯着祈岚。自从在定天城拍卖场把这个富家少爷耍得团团转之后,他就一直认为,祈岚的智商只配当自己的利用对象。<>但他真的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好事,竟然就坏在了这个他一向看不起的人身上!

    而且就因为他的揭发,害自己的戒指在执法队面前曝了光。这不仅是一个名声扫地的问题,更严重的是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啊!如果不是因为他,又怎么会害得自己现在这么苦恼?

    现在已经到了集合时间,其他弟子大都已经到赛场了,附近都没有人……阮石缓缓的抬起了脚,就准备对着祈岚的后背一脚踢下去。

    你敢惹我,那就滚下湖去好好享受一下吧!

    这个季节如果真的掉进湖里,虽然不至于有性命之忧,但是身体沾了寒气,大病一场是绝对少不了的。在阮石看来,先出了这第一口气,日后还有的是祈岚的好果子吃。

    然而在他眼看就要把祈岚踢下湖的时候,手指上的戒指忽然窜出了一股强烈的电流,电得他整个人都是一阵剧烈抽搐。同时洛沉星的声音也直接传达到了他脑中:“不要去惹那个祈家少爷了,你这个蠢材。被别人记恨得越深,他就会盯得你越紧,你是不是还嫌暴露得不够多啊?”

    电流的窜动声,和阮石压抑的呻吟声,顿时也引起了祈岚的注意。他立刻起身回头,看到眼前这一幕也是一惊,连忙摆出了防御姿势,同时色厉内荏的喝道:“阮石?你想干什么!”

    如果当真动武,他知道自己不会是阮石的对手。现在师兄和顾问他们也不在自己身边,只能指望阮石昨天才刚刚被执法队教训过,今天会有所顾忌,能够懂得收敛了。而且他的样子也确实有些奇怪,为什么没有趁刚才偷袭呢?

    阮石此时已经被电得死去活来,完全没心情再和祈岚多说,痛苦的推开他,朝着另一片开阔地一路急奔。在他身后,祈岚一脸的莫名其妙。

    “呜啊啊,我已经放过他了,为什么还是没有停止……”阮石一直跑到了不远处的一棵矮树下,跪倒在树下松软的泥土中,意识已经被电得时有时无。

    戒指这一边,不断传来的痛苦呻吟,在洛沉星听来,似乎让他相当乐在其中:“哦?你做事莽撞,过早的暴露了与我洛家的关系,这难道不是你应该受到的惩罚么?”

    “啊啊啊啊啊……”阮石已经痛苦得只能不断用头撞树,撞地,撞一切可撞之物。只是无论他怎么撞,似乎都无法缓解那流窜在每一根经脉中的疼痛。

    洛家,你们在我求助的时候一向都是装死,但是每次要教训我的时候却是毫不手软……洛沉星,你根本就只是一个虐待狂。我效忠你们……效忠你们究竟有什么意义!还不如索性大家鱼死网破!

    正当阮石心中绝望的发着狠时,洛沉星的声音再次响起了:“不要有任何多余的心思。因为你一切的想法——我都知道。”

    “少爷……”阮石真的苦笑了。既然反抗不了,那就服从吧。把自己整个的灵魂都奉献给他,希望可以换来一线生机,“少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求您,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求您。我求您救救我!只要您这次愿意救我,以后你再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办的……少爷……”

    他凄惨的求助声,却并没能引起洛沉星的同情,响在脑海中的声音,反而是更加的冷漠了。

    “救你?还有这个必要么?你已经混到头了。不过为了让你不再抱有无谓的希望,我就特别给你说明一下。

    你是没有任何资本来和我洛家讲条件的,如果定天山脉的人真的对你使用搜魂术,在他们查看到你的相关记忆之前,言灵咒语中的防御机制就会启动,直接摧毁你的灵魂。

    既然连灵魂都不存在了,他们自然也无法从你的尸身上搜查出任何讯息了。而如果你想对他们说什么,那自然是会死得更惨,这一点不用我再解释。

    所以,你无法出卖我洛家,而你自己,则是必死无疑。我洛家不会浪费精力,去救一个必死之人。你就一个人安静的去死吧,至于之前浪费在你身上的那点资源,我洛家还是损失得起的。

    取代你的人选,我也已经物色好了,那个打败了你的楚天遥就不错,我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么一棵好苗子呢……?”

    电击的剧痛,似乎都比不上这段话更让人心惊。

    洛沉星的意思就是说,现在的局面是,甚至不需要等定天山脉做出制裁决定,一旦有长老对自己使用搜魂术,那自己直接就会死。

    而现在抱着他们会继续“人道主义”的侥幸已经没有意义了,可能他们的技术水平,的确不足以从一个戒指上检查出所有的犯罪事实,但是,其中的疑点足够让他们对自己使用搜魂术,到时候,必死无疑。

    就算他没有那么伟大的牺牲精神,他的灵魂却有。其时将会为了守住秘密,而选择自我摧毁……

    就像洛沉星说的,他这一次,真的已经混到了头。

    而就算在这个时候,那位高高在上的洛家少爷,也仅仅是告诉自己说,如果他能早点发现楚天遥,那么他从一开始就不会选择自己。

    一阵阵强烈的电流蔓延中,阮石被蚀骨的剧痛一次次送进地狱。同时他的额头也是格外用力的撞击着地面,似乎在向这世间做出最后的告别。

    :。: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