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四十八章 裂痕 下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

    七大门派负责人各自沉默不语,一旁看热闹的弟子大都则是在微微点头。顾问、祈岚和赫连凤微弱的抗议声,很快就被淹没在了群情激昂之下。

    就在叶朔罪名坐实,一切几乎已成定局之时,最后一间选手宿舍的房门忽然被推开。这“吱呀——”一声在漫山遍野的喝骂声中,其实非常轻微,但不知为何,就是吸引了定天山脉全员的目光。

    因为所有前来围观的参赛选手都很清楚,同样参加了擂台赛,现在却唯一不在他们当中的那个人,他是……

    房门打开,墨凉城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出来。刚才在赛场中几乎吵翻天之时,他都一直待在房门中没有出来。也不知是确实睡得熟,还是对这些外界琐事不感兴趣。

    不过众人也都见识过,墨凉城在竞技赛中对叶朔的维护,如今想来,他是不会就这样放着他的朋友不管的。这也让众人燃起了另一重好奇,大名鼎鼎的第一天才,会如何解开目前这个死局呢?

    虚无极的目光在最初的诧异之后,很快的涌上了一道喜色。

    这些人偏偏在今日来找麻烦,简直是天赐良机!现在城儿愿意主动参与此事,只要让他看到那几段证据,一定又可以刺激他灵魂中的黑暗之羽成长,距离开花结果之时,也就更近了一步啊!

    寻衅者一方也感受到了墨凉城出现后,定天山脉瞬间古怪下来的气氛,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子在这里究竟占据着怎样的地位,不过想来凭他一人也改变不了全局。喝骂声渐渐停息了下来,目视着他走到了僵局的中心点。

    墨凉城压根没朝叶朔等人看过一眼,就像他们只是一群透明人,他看着的只是那名绿衣汉子:“怎么回事?外面为什么这么吵?都打扰到我睡觉了。”

    也不知他是因为受了黑暗之羽的影响,还是由于睡眠被扰而情绪烦躁,此时的语气除了寻常的淡漠,更多了一股冰冷和压抑的气息。<>

    那名绿衣汉子当他走到近前时,也终于认出了他的身份:“是你?视频里可也一样有你啊,跟那个小子都是同路人,你也是来帮他喊冤的么?”

    墨凉城毫不留情的打断道:“我不是!我就问你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问皱了皱眉。是自己太敏感了么?墨凉城那一句“我不是”,他竟然听出了一种深刻的反感,对自己和叶朔被称为“同路人”的反感……他这是在撇清关系?

    那绿衣汉子倒也爽快,随手抛出了传音玉简:“怎么回事?自己拿去看吧!”

    墨凉城一手接住玉简,灵魂力量迅速融入其中。两段视频,和几张尸体的图片,也在第一时间映在了他的意识中。

    叶朔……又是叶朔做的么?

    当初在天露泉,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对那一大笔宝藏分文不要,全都交给了那名星宿宗少年,墨凉城已经有些惊讶。这世上真有那么无私奉献的好人么?

    但当时叶朔刚刚救过自己,墨凉城也是一切以最大的善意来看待叶朔,那时他真的觉得,他的“恩人兄弟”就是这么善良和伟大。

    结果,一切都只是伪善么?为了在我们面前装好人,假惺惺的把宝物拱手让人。却在一转身之后,就去图财害命。为了彻底封锁真相,连死者的灵魂也不放过,这是让他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不留啊!

    你……你又何必要装好人?当初就算你直接吞下了这笔宝藏,我们也不会非议你任何。最可恶的却是你这般人前一套,人后一套,那个可怜的星宿宗少主,他就为了你一个人的伪善,活活的赔上了一条命啊!!

    当墨凉城脑中出现这个念头的时候,他再次感到胸口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唔……唔啊……”墨凉城一手握着玉简,另一手紧紧攥住胸前衣衫,当着所有人的面,痛苦万状的弯下了腰,额角清晰可见汗水滚落。

    “城儿!”远处的虚无极一惊,连忙用灵魂检测墨凉城身体内部。果然看到在那一片虚空之中,黑暗之羽的根茎正在以可见的速度,迅速的生长茁壮,两侧也多出了大量的黑色叶片。

    “黑暗之羽果然又长高了!”虚无极的惊喜短暂的取代了对墨凉城的心疼。眼前的高度,如果以一棵完整的大树来计算,这根茎已经足足长到了三分之一还要高,照这个势头下去,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攀升到了!

    “凉城兄弟,你怎么了?”叶朔看到墨凉城忽然神色痛苦,连忙担心的扶住他。

    然而他的手指才刚触到墨凉城衣袖,猛然就觉一股大力袭到。墨凉城竟是像触电一般,狠狠的将他甩开了。顾问的眉头皱得更紧。看来,果然不是自己多心啊……

    “嘿嘿,虚无极掌门,您要是还不能‘秉公处理’的话,那我们兄弟可就要报官了啊——到时候,就让县衙来审理这一桩冤案吧!”那红衣汉子不知墨凉城为何忽然发病,不过此人死活与自己无关,当下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又转头向虚无极怪笑起来。

    虚无极没有回答。他此时满心关注的是墨凉城的反应。

    今日之事,墨凉城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能够刺激他体内的黑暗之羽成长,本身就已经是一个最大的收获了。

    几个领头人感受到虚无极的视线,也都带着疑惑的把目光投向了墨凉城。

    “呵……你们真的敢去报官么?”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自己已经拥有了最高决定权,墨凉城再抬起的双目,依然是那样冰冷而淡漠。<>

    “星宿宗少主,和你们非亲非故吧,否则星宿宗刚刚灭门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如此兴师动众,为的不过是宝藏。一旦报官,因为星宿宗已经没有人了,这笔遗产自然会被全数充入国库,难道还会判给你们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外姓人么?别拿报官来吓唬人,没用。”

    “你……”几个领头人竟然被墨凉城短短几句话反驳得哑口无言。他们为的也的确是宝藏,否则真要报官,早就可以报官了,又怎会拖至今日?这时候他们似乎也终于明白,为何在墨凉城出现时会受到万众瞩目,这个小子,才是这里最难缠的人啊!

    “说吧,要多少钱才肯走?”墨凉城的下一句话又是令他们大吃一惊,而他手中也已经多出了一个储物戒指:“这个数够不够?”

    那红衣汉子看着那个其貌不扬的储物戒指,咽了咽口水,虽然是很想直接接下来,但在他心目中,自然还是惦记着那更大份额的星宿宗宝藏。强迫自己将视线移开,梗着脖子道:“谁说我们是为了钱!一早就说过,我们是要为惨死的世侄讨个公道的……”

    墨凉城就像没听到他说话一般,翻手又掏出一张魔晶卡:“这个数够不够?”

    那红衣汉子仍要坚称自己是来“讨公道的”,但还没等他开口,一旁的绿衣汉子忽然两眼发直的拽了拽他:“这……这可是最顶级的金卡啊!在整个灵界大陆都通用!要拿到这样的金卡,存款底线就是以一百万灵石起存的啊!就这么一张卡,抵得上星宿宗宝藏的好几倍了!”他狂喜之下,竟是第一次毫不避讳的说及宝藏。

    那红衣汉子眨巴了两下眼睛,才怔怔的转头看向绿衣汉子:“那……发达了?”在绿衣汉子兴奋得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后,领头几人同时伸手去抢那张魔晶卡。

    墨凉城的手忽然又是一缩:“等一下。你们要先保证,拿了钱以后双方两清,今日在场的任何人,他日不得再以星宿宗宝藏为由,上我山门寻衅滋事。如果你们自己分赃不均,那也是你们的事,由你们自行解决。”

    在几名领头者都是点头如捣蒜后,墨凉城仍无让步之意:“口说无凭,结灵魂契约。”

    几名领头者闻言,额角登时都是青筋一跳。这个小子……果然是经验老到啊!但是人家现在是财神爷,自然一切以他为准。他说结灵魂契约……结就结吧!

    几人一面都是手中捏个法诀,将墨凉城方才所言重复了一遍,在他们胸前也分别缭绕起了一层耀眼的白色光华。这是代表天地法则认可了他们的契约,从今日起,这句誓言就是真正烙印在灵魂中了。

    这一次,几名领头者终于是顺利的接过了那张魔晶卡。那名红衣汉子不肯吃亏,心想能随手拿出顶级金卡的人,储物戒指里的钱一定也少不了,于是顺便将储物戒指也一道“顺”了过来。墨凉城始终是面无表情,只眼眸深处似乎掠过了一丝鄙夷。

    当这支庞大的数千人队伍正在缓缓退去时,叶朔刚要开口道谢,却是墨凉城先转向了他。

    “叶朔,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以后做事,自己还是尽量检点一些吧。”

    墨凉城此时的语气和眼神,都是前所未有的陌生,即使是神经大条的叶朔也感觉到了。在这一刻,他感到自己的心直直的坠落了下去。

    “凉城兄弟,难道你也相信他们?我没做过,我是被冤枉的啊……!”

    墨凉城双眼微微眯起,目光中透出一种最深刻的嘲讽:“如果你真的是冤枉的,为什么每一次都偏偏是你呢?”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几人仍能听到他低声咕哝出的一句:“……真是够了啊。”

    “这个人怎么回事,他怎么忽然就像吃错药一样啊!”一直没有开口的赫连凤顿时炸锅了,对墨凉城原有的好感也几乎瞬间降至零点,“他刚才那句话……那明摆着是在说,他不相信叶朔的清白啊!真是太过分了!花了点小钱,就可以随便污蔑别人的人格吗?!”

    “唉,咳……那个还真算不上是什么小钱……”同样身为大家族的少爷,祈岚也认得出那张金卡,“那张卡里的钱,保守估计,起码足够让一个普通人活几辈子了!那个墨凉城这次为了帮师兄,可真的是大出血啊!虽然说话是有点难听……但是那么大一笔钱眼都不眨就送出去了,搁谁谁都得胸闷!所以赫连姑娘,你就谅解人家一点吧……”

    赫连凤“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仍是义愤填膺的道:“那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我们逼着他出这个钱了吗?自己要掏钱,完了还要阴阳怪气,什么人啊!大不了以后我想办法把这个钱还给他!

    而且他的处理方式本来就有问题,那帮人要公道,我们还要清白呢!他这么一掏钱,不是明摆着默认了叶朔就是凶手,只是让他们不要追究吗?真是的,我以前竟然还觉得他是个好人,我一定是瞎了眼睛……”

    叶朔还沉浸在那名星宿宗少年死讯所带来的悲伤中,此时对墨凉城的异常也没有多想,只是沉重的叹了一口气:“祈岚说的对。赫连姑娘,你不要再责怪他了。可能是最近我的事情太多也太烦了,所以凉城兄弟才会感到厌倦的吧。

    改天有机会,我再好好向他解释一下就是了。不过他为我白白掏了这么一大笔钱,我确实不能占他这个便宜。将来,我会想办法还给他的。”

    此时此刻,还没有任何人对墨凉城的反常心生警觉。

    顾问虽是最早看出问题的一个,但他和墨凉城本就不熟,最多是以为对方的本性就是如此,患难见真情,这只是一个没有经受住考验,暴露了本来面目的“假朋友”。最多是为叶朔的“交友不慎”留下一声叹息。

    那一天,他们交谈着,议论着,浑然没有注意到,一段简单质朴的友情已经悄然划下了裂痕。

    如果他们可以对墨凉城多加几分关注,或许也不会让几个人的命运,从那一天开始,彻底走上了背离的轨道。

    冥冥中的齿轮已经开始运转,它会碾碎一切的希望、正义,它会将两颗脱轨的行星送上绝途,直到它们在终点碰撞出毁灭的火花。

    未来无法改写,一切已经注定。

    只是那天他们还一无所知。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