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四十四章 弃子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阮石手忙脚乱的接通了传讯,刚一开口已是忍不住略带哭腔:“少爷,您终于舍得联络我了!我……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也许是因为独自无助了太久,现在自己仰仗的“后台”终于愿意出手解决了,阮石这一刻真有种久旱逢甘霖的狂喜。

    洛沉星的声音还是那样不慌不忙,温和的语气中带着不留余地的刻毒:“联络你?我是来问你的罪。你竟然还敢向我求助?你这个蠢材,实在是太蠢了,明知道所有人都在怀疑你,明知道自己站在风口浪尖上,竟然还敢使用我黑市的法宝!我当初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废物?”

    阮石跪倒在床榻上,明知道对面看不见,仍是对着戒指连连磕头:“少爷,我已经知错了,恳请少爷救我一救!”

    洛沉星的语气有些玩味:“哦?你要我怎么救你?”

    阮石急道:“请少爷指我一条明路,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怎样才能渡过眼前的死局?还有,他们会不会通过戒指,怀疑到我和林嘉祥的死有关系?”

    戒指那边沉默了很久,阮石的心跳也在这段沉默中不断加剧。

    终于,洛沉星慢悠悠的开口了:“怀疑到,只是迟早的啊。哼,你现在懂得担心了,当初做事的时候为什么不多检点一些?你毒杀林嘉祥,陷害叶朔的时候你都还很得意是吧?

    我知道叶朔是你的仇家,但是我也同样告诉过你,等我拿下定天山脉,像叶朔那样的,你想杀多少我都不管你!为什么你就不能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耐心,我黑市的法宝难道就仅仅是让你拿去报私仇的吗,嗯?”

    洛沉星的语调虽然一直都是较为平和,但说到最后几句时,质问之意仍是展露无遗。

    这轻言慢语的压迫,比厉声喝骂更令人窒息,阮石已经急得语无伦次:“可是……林嘉祥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必须得杀了他!因为他曾经被黑市暗杀过,他认得出这个戒指,这只是一个意外啊!”

    这一次,洛沉星沉默的时间更久。再开口时,他的声音更加温和,语气却也更加咄咄逼人。

    “那只是你的意外,不是我们的,听得懂么?而且我早就告诉过你,等我拿下了定天山脉,你自然可以为所欲为,要杀林嘉祥,并不急在这一时。是你自己毫无大局观念,现在你还怪起我们来了?”

    阮石大惊失色,连忙剧烈摇头:“不……我不是。<>那我请问少爷另一件事,这个戒指在和楚天遥的比赛中出现了损坏,应该如何修复?”

    他也看得出来,洛家的确是不想管他这桩“嫌疑”了,甚至为了避免定天山脉对他使用搜魂之术,泄露洛家的秘密,很可能打算在今晚就直接启动戒指上的言灵咒语杀死他!

    所以,他才要赶在洛沉星说出那句话之前,先一步询问戒指如何修复。这也算是向洛家自表忠心,暗示:今后我还会为你们办事呢!当然这也是一种赌注,谁知道洛沉星会不会直接说出:“不需要再修复了,你可以去死了”?

    洛沉星似乎也为他这份“知趣”感到新鲜,停了一停,没有说出阮石最害怕的话,反是语带调笑的道:“用你的灵魂去修复它啊。把你的灵魂力量注入其中,戒指就会自动吸收。

    只不过,它吸收的是你最本质的灵魂,也就是说它每吸一分,你在今后的修炼中,就得苦增十倍的灵魂力量去补足。不然,你的灵魂就会渐渐衰竭的……不过你的灵魂每多注入一分,你对我洛家的忠心自然也会增添一分,这倒是一件好事。”

    修复一个戒指……竟然这么麻烦?不仅是让自己连身到心都必须忠于洛家,还得冒着随时随地灵魂衰竭的危险?阮石吓得当场拒绝:“那……那我不修复了行不行啊?反正这个戒指,就算裂了一点它也还能用……”

    洛沉星的声音沉了下来:“我不喜欢我洛家的东西有破损。所以,你最好还是尽快修复。”

    他一句轻描淡写的“不喜欢”,这可是最要命的威胁啊!阮石这时都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好端端的提什么修复戒指?现在好了,他是逼着自己非修复不可了!

    在阮石迟疑着注入灵魂力量后,果然看到戒指表面的裂痕,开始出现了微弱的弥合。只是这样的速度也实在太慢,那得修复到什么时候去啊?

    并且在自己注入灵魂力量的时候,他就感觉对面像是有一头饥饿的怪兽正在吞吸自己的灵魂,撕扯之力很快就让他的灵魂本源都感受到了剧痛。

    满意的感应到阮石正在修复戒指,洛沉星也不耐再与他多言,一句:“好,就这样,挂了。”之后,戒指上方的红光也迅速暗淡了。

    阮石顾不得从戒指中抽出灵魂力量,急得张口大呼:“等等!你不能不管我啊!少爷!”从之前的尝试传讯中他也看懂了,他们父子就只能等着洛家来联系自己,自己却没有办法去联系洛家。<>这一次机会要是错过了,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还会再发来联络?照自己这个状况,明天一进赛场就直接被逮都有可能啊!

    既然横竖都是死,阮石也豁出去破罐子破摔了。从最初被招降那一天起,定天山脉和洛家,两边注定了他只能依附一边,现在事情败露,是洛家把自己拉上了贼船,他们不能就这样撒手不管!而且,洛沉星难得传讯给自己,总不见得就是为了骂自己一顿啊?

    “少爷!我对洛家赤胆忠心,只有让我活下去,我今后才可以更好的为洛家效力啊!如果你们再重新培养一颗棋子,岂不又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少爷实现宏图霸业,指日可待,您的时间耽搁不起啊!

    而且您相信我,我已经掌握了定天山脉的大量隐秘情报,如何策反玄天同盟,我也有了万全之策!只要少爷能为我多争取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拿出成果给您看的……少爷!”阮石对着那一只暗淡的戒指好话说尽,对面仍是一片沉寂。

    “少爷……我知道你听得见啊!少爷!洛沉星!……”阮石已是忍无可忍,但就在他喊出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戒指中忽然窜出了一阵剧烈的电流,一阵接着一阵,电得他浑身直发麻,痛得只能在床榻上打滚。

    如果此时刚好有人从窗外经过,或许能看到一具在电光中手舞足蹈的“人形骨架”。

    “啊!!少爷我错了……少爷我错了……”阮石很快就知道,洛沉星是在惩罚自己对他直呼其名。被电得死去活来的剧痛已经容不得他再要强了,口中翻来覆去就在念叨着这两句话。甚至在他的嘴唇都痛得抽搐起来,这求饶之词仍是机械性的随着口唇颤抖而不断迸出。

    在这阵强烈到足以将他置于死地的电击中,阮石也清晰的感应到了洛家对待自己的冷漠。很显然,他们已经表明了“弃子”之意。

    寂静的夜晚,一切的生物都已经入睡,空旷的山岭中,只能听到电光流窜的噼啪声,以及压抑得极轻的呻吟和求饶声,久久不散……

    :。: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