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四十三章 真相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已是深夜,碎星派的一间选手宿舍之中,此时却仍是灯火通明。

    阮石静静的盘膝坐在床上,戒指中散发出一层层光华,不断的洗涤着他的周身。

    这戒指的疗伤能力,远比定天山脉的许多医疗手段更好。他下午在医疗室中待了几个时辰,也仅仅是勉强的处理好了皮外伤,现在通过晚间自疗,他就连内伤都已经好了大半。现在最重要的,还是驱除淤积在体内的那些毒素。

    由于耽搁太久,毒素早已经进入血管,和血液融合在了一起,再想不留后遗症的彻底驱除,也就更加不易了。不过,这些事还不需要他操心,凭这个戒指,就算是再顽固的伤都能治好,只是耗费的时间,需要更长一些而已。

    最早恢复的应该是阮石的脸。此时在烛火的映照下,床头少年的面庞仍是一如往常般阴冷俊俏。只是在这张俊朗的脸孔上,此时布满的尽是恐惧。

    伤势,的确不需要担心。他真正担心的,是现在戒指已经暴露了,里面的功能也不知道暴露了多少,林嘉祥的死因,那些长老顺藤摸瓜,是不是迟早都能查到自己身上来?

    在戒指仍在缓慢的过滤着体内的毒素时,阮石的思绪也渐渐回到了竞技赛中的那一天……

    刚刚与破月派决裂,经验值被一扫而空后,碎星派全员在艰难的狩猎过几只巨魔后,就来到了一处小山洞生火做饭。阮石正在帮忙捡着柴禾,脑中忽然响起了一道传音,是林嘉祥约他“出来谈谈”。

    “这个戒指,代表着你现在为黑市做事。”这是林嘉祥一见了他,就传音过来的第一句话。

    阮石整个人都是一僵。林嘉祥他……真的看出来了?!难怪这一路上他对自己都是阴阳怪气,视线尤其总盯着自己的戒指打转……

    必须得说点什么,如果就这样一声不吭,他一定会认为我默认了……阮石正在脑中慌乱的编造着借口,林嘉祥忽然淡淡一笑,继续传音道:“不用编借口编得那么辛苦了,你看你脑门上汗都出来了。

    怎么了,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么?因为我曾经被人买凶暗杀过。当时我去住客栈的时候,店老板手上就戴着这样的戒指,结果他给我安排的房间里有机关;给我送茶的小二也戴着这样的戒指,结果他送来的茶里有毒;几个据说是跑错了房间的普通客人,手上也戴着这样的戒指,到最后他们忽然抽出兵器对我动手……

    我被他们一路追杀到了荒郊野外,身负重伤,只能以龟息之术装死。<>好在,那些人大概是求胜心切,就这么轻易的被我骗过,用玉简刻录下了我的‘死状’后,就回去复命了。

    我回到碎星派之后,向掌门禀报了我遭遇暗杀之事。掌门很重视,根据我所提供的情况,详细排查了在我身边,曾经跟我结过仇怨的人。最后就查到了那位破月派的师弟。他也承认是他不满两派的处理方式,就私下里买凶杀我。然后他就以涉嫌谋杀精英弟子的罪名,被逐出了定天山脉。

    我追下山干掉他之后,就开始考虑起了另一个问题,那些人手上的戒指……他们虽然实力也不弱,但是混战起来完全是各打各的,没有任何配合,这不像是黑市那些训练有素的杀手。

    而且我悄悄溜回那家客栈看过,店老板依然在算账,小二依然在端茶,连续几天都是如此,这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临时乔装改扮来暗杀我的,而是本身就的确是那家客栈中的老板和小二。黑市的任务发布之后,因为我刚好踏进了他们的地盘,所以他们就想要抢下这一桩功劳。

    那么,戒指代表着什么呢,是黑市不为人知的一条暗线么?为了验证我的推测,我又专门去黑市打探过,果然,那个戒指属于‘非卖品’。

    黑市除了养在地下的杀手,还专门培养了这么一股力量。表面上,他们仍然各有各的身份,可能是一家客栈的老板,可能是匍匐在路边的乞丐,也可能……是定天山脉的一名普通弟子!”

    说到这里,猛地朝阮石逼近了一大步,看着他被自己吓得连连后退的样子,得意的哈哈一笑:“这些人,自然都是黑市为了达成某种目的才豢养的。比如说,客栈老板是因为他人脉广,消息快,又方便暗杀主动撞进他店里的目标。至于在七大门派之内招收眼线,则是因为,他们对我定天山脉居心不良!

    而这些人共同的特征,就是手上都佩戴着这一只黑市统一发放的戒指,我猜想,它一方面是联络的道具,另一方面,或许也是黑市拿来控制你们这些小卒子的吧?

    你刚刚回到碎星派之后不久,有一天我刚好从你房门前经过,我隐隐约约听到你说:‘少爷,我已经取得参加七大门派比试会的资格了,您放心,我一定会让这场比赛非常精彩的!’”捏着嗓子将阮石的话学了一遍后,笑道:“那还是我第一次听到,一向‘洒脱不羁’的阮石师弟,用这么忠犬的语气跟别人说话哪。<>

    当时我就纳着闷了,你这到底是在跟谁传讯啊?因为你当时的声音,实在是太——令人回味了,我就顺手打开传音玉简,把它给录下来了。

    这件事在我看来,也就是一个小插曲,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是后来我们一起进入了赛场,在盘丝洞打八脚狼蛛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这只戒指了。毕竟它对我来说,就等于是‘危险的信号’,我自然会特别敏感一些。

    再想想你当时的那通传讯,估计就是传给你黑市的主子吧?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啊,现在我身边也多出了一颗定时炸弹哪!”

    虽然林嘉祥说了一大串话,但由于是传音交流,他只需要向阮石脑中传达一个念头,花费的时间也是相当短暂。阮石的脸色,也就在这段时间内,从极度惨白到死灰复燃走了一个来回。

    在林嘉祥停止了叙述,并以一声怪腔怪调的感叹作为结尾后,阮石渐渐的重新挺直了腰板,同样传音道:“嘉祥师兄,如果你真的认为这是一件大事的话,刚才的那段话,你就不会是直接对我说了吧?那么,不知师弟什么地方‘有幸’,可以为师兄效劳的呢?”

    林嘉祥闻言哈哈大笑:“不愧是阮石师弟!不愧被称为我们碎星派的智多星!对,没错,那些什么宗派大义的,离我们这些人太远了,我也懒得去操那份闲心。定天山脉是什么人当家做主,老实说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只要有一块地方,能给我专心修炼就行了。

    所以阮石师弟,只要你够懂事的话,我也不会费那个工夫去揭发你的。就只是……做师兄的这几日手头有点紧,你先借一点灵石花花啊?”

    阮石皱了皱眉。勒索,今天竟然给自己碰上勒索了!勒索者的贪心往往无穷无尽,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还会有更多次,他们每一次赶上“手头紧”,绝对都会第一时间想到自己……

    他今日还仅仅是要些灵石……不,就算他每次都要灵石,长年累月,自己又如何供得起他?更别提给他掌握了这个把柄,以后就可能提出更多的无理要求,还不知有多少千难万难、不仁不义的事将要推给自己去做。这样下去是永无止境的!这个林嘉祥……已经不能再留了!

    大多数人遭遇勒索,前几次往往还会想着破财免灾,直到勒索次数增加,受害者也看清了前方是个无底黑洞,才会愤而灭口。<>但阮石却是在这第一次,就准确的看清了将来的隐患,也在最短的时间内动了杀心!

    “嘉祥师兄,这件事你还跟其他人说过么?”阮石一只手揣进衣袋,装出掏摸储物戒指的动作,表面上故作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林嘉祥不屑的一摆手:“跟其他人说?等着多几个人来分我的灵石么?我才没有那么蠢!”

    你就是那么蠢!阮石的目光冷了下来,其中也多了几分得意。不过我也要感谢你的愚蠢,正因为你没有把消息泄露出去,我现在灭口也才能灭得更安心——

    手指上的戒指,和衣袋中的储物戒指,两者发生短暂接触的一瞬间,一滴黑色药液也悄然从上方的戒指中涌出,无声的滴落到了储物戒指表面。

    暗中布下杀招后,阮石若无其事的掏出那一只储物戒指递了过去,同时装作胆怯的传音道:“这是我身上全部的积蓄了……那给了这些灵石之后,你就愿意把那只传音玉简交给我,并且以后也一直替我保密么?”

    林嘉祥接过储物戒指,在手中来回翻转了一圈,又当着阮石的面滴血认主之后,才拍着他的肩笑道:“这件事不急。玉简就先在我这里多留一段时间吧,什么时候删掉录音,看我心情。当然更重要的是看你的表现啊,阮石师弟。”

    果然……阮石目光一沉,你根本就没有诚意。那我设局除你,也除得不冤了。

    阮石刚才在戒指上留下的,是一种慢性毒药。只要林嘉祥的手摸到了储物戒指顶端,他就会中毒。只不过中毒之后,短期之内仍然毫无异状,毒性大概要过上个大半天才会发作。

    只要在他毒发身亡的时候,自己跟他在各干各的事,完全没有接触到他,自然就不会有人来怀疑自己了。

    并且这种毒药,在接触到空气之后,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断挥发。到时就算他们从尸体上找到储物戒指,也绝对检测不出任何的可疑成分了。

    不过,让自己免于嫌疑是底线。阮石脑子一转,竟然又想到了一条一石二鸟之计。

    那种毒药的特性,尤其在激烈运动之后可以加速发作……如果让他死在战斗中,看起来就像是被敌人打死的,我岂不就有了现成的替死鬼?那个替死鬼……最好就是叶朔!

    想到这里,阮石一边在内心中毫无保留的宣泄着对林嘉祥的鄙夷,表面仍是装着谨小慎微的道:“嘉祥师兄,其实你也别误会。定天山脉真乱起来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我投靠黑市,仅仅是想找到一个更有效的方法去杀叶朔而已……”

    林嘉祥鼻子里一声嗤笑:“你也别跟我这儿装了。我不是都说了,你有什么目的我不关心么?不过你这小子倒真的恨极了玄天派那个叫叶朔的啊,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么?”

    阮石当下又是添油加醋的将叶朔的“难缠”描述了一遍,他相信,有了这一通铺垫,接下来只要能设法挑动众人夜劫玄天派,以林嘉祥的自傲和冲动,他很有可能会选择亲自去试试叶朔。

    那么,只要他是在和叶朔的战斗中死掉,叶朔就会理所当然的成为凶手。说不定,还会因为违背赛场规则,以及杀害精英弟子的双重罪名,直接被处以极刑!

    只是,这个一石二鸟的计划好是好,真正实施起来还是大有难度。毕竟他对林嘉祥的死亡时间虽然有一个大致概念,到底没办法精确到每分每秒,能不能刚好让他在和叶朔的激战中死亡,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因此阮石大部分的期望,还是押在了“至少让自己摆脱嫌疑”上。

    但是最后计划竟然进行得那么顺利!刚好就是在他和林嘉祥各自为战之后,刚好就是在叶朔打出了那一招火浪攻击之后,林嘉祥就死了……这个时机简直比自己预计到的最好结果赶得还要巧!阮石也只能认为是上天在偏帮自己了。

    之后当他的分身离开碎星派之前,自然是先摸进了林嘉祥的房间,翻箱倒柜的找出了那一只传音玉简,将所有的证据一并抹除——

    本来明明是得天独厚的计划,最后到底是怎么生生的被自己走进这一条死胡同来的呢?阮石现在再回想这整个过程,还是找不出真正导致失败的究竟是哪一个步骤。

    忽然,阮石紧闭的双目霍然张开。此时在那一只戒指上,竟然正在一闪一闪的散发着红光!这是即时通话的信号啊!而能够通过这只戒指联系自己的就只有一个人……

    :。: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