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三十八章 偿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台上,台下,三人之间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僵持。

    所有观众一时都屏住了呼吸,这绝对是历届比赛绝无仅有的对峙了。

    全场寂静得落针可闻,好一阵子那裁判才首先反应过来,战战兢兢的阻止道:“血罗刹大人,请您不要这样,这是在妨碍比赛啊……”

    罗帝星依然是冷着脸,指锋略一偏移,灵力光束在半空中一路切割,径直挪动到了那裁判的喉咙边缘,“妨碍了又怎样?”

    那裁判吓得浑身抖如筛糠,忙不迭摆手道:“不……不怎样……您开心就好……”

    幻光派登时响起了一片嘘声。早知这裁判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当初他们为什么就没有这样的魄力,也来为姜碧莹师妹抗争一回呢?

    罗帝星不再理会一旁瑟瑟发抖的裁判,操控着灵力光束,重新横亘在了楚天遥和阮石之间。

    “放开他。”罗帝星再开口时,声音凭空冷了三度,“我说过了,让你放开他。”

    楚天遥沉默不语,心中也在快速转着念头。

    看来今天在这擂台上,自己的确没有机会再对阮石怎样了,不过就凭他一个小人物,又能翻出多大的浪来?更别提戒指的事这一曝光,他自己的烂账都还有一堆,七大门派的长老可是等不及要去找他的麻烦呢,楚破。

    来日方长,以后要是真想除掉他,随时都有机会。现在重要的是,自己终于成功的激怒了罗帝星,他终于按耐不住了……这一战,已经是自己大获全胜,暂时留那个废物一命,又有何妨?

    想到这里,楚天遥淡淡一笑,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任由阮石狼狈的软倒在地。罗帝星见状,指尖的灵力光束也缓缓消散,但他注视着楚天遥的目光,依然杀机毕露。

    当那裁判小心的上前看顾阮石,台下的阮威和唐宁欣也先后冲过去时,楚天遥好整以暇的转过身,正面与罗帝星相持。

    “有什么事冲你来?你以为我对付他是因为你?你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不否认,我今天的做法,确实有失一个精英弟子的风度,但是此人曾经一再言辱我最敬爱的师兄,在竞技赛中又曾以卑鄙的手段陷害我师弟,形同犯我师门!我教训他,仅仅是在尽身为玄天派弟子的本分而已。”

    说着,故意朝裁判躬身一拱手,道:“裁判,很抱歉,刚才我失态了。<>但是事涉师门颜面,我想就算是换成任何一个人,也会和我采取相同的处理方式。”

    那裁判确实对楚天遥的行径不满,但他仅仅是一个普通弟子,这些精英弟子之间斗法,他也掺和不起,此时只能尴尬的赔笑道:“没事,没事,下次别这么冲动了……”

    楚天遥恭敬颔首,完全是一副虚心受教的表现。直起身时,又冲着罗帝星更加挑衅的一笑。要看他如何冒天下之大不韪,去为他这个罪证确凿的朋友说好话。

    罗帝星一直就不是个多有团队荣誉感的人,因此对楚天遥这种扯师门大旗,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做法更是非常反感。但他也知道,不管这句话说得再怎么虚伪,人家确实就是占住理了,随随便便的几句讽刺,在对方的“全派大义”面前明显就低了不止一个档次,这也让他陷入了难得的语塞。

    当楚天遥正在享受这份优越感时,墨凉城忽然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这话说得真好。楚师兄,请问你听说过什么叫五十步笑百步么?”此时他大睁的双眼中也尽是一副懵懂之色,倒真像是一个好学的孩童来寻求答案的了。

    罗帝星没想到墨凉城竟会声援自己,这意外之喜也让他的思维都通畅了起来,很快的接口笑道:“对啊,说得就跟你没陷害过他一样。”

    还不等楚天遥做出反应,墨凉城继续火上浇油,掏出一块玉简当众放映起来,那正是楚天遥曾在审讯室中为阮石作证的场面。而投影刚好是打在了楚天遥身侧,两副相似的伪善笑容,构建出的却是两个截然相反的谎言。如此反衬,想来也正是墨凉城有意为之了。

    “定天城拍卖场,当初就是我陪着叶师弟去的,阮石师弟所言,句句属实。”

    墨凉城又开始了“疑惑不解”:“楚师兄,当初你可是亲口证实过他的供词,现在却又反咬他陷害,怎么你这是在打自己的脸么?”

    楚天遥咬牙切齿:“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所说的陷害,分明是……分明是指……”

    楚天遥话到一半就卡了壳,他真的是生生忍住了滑到口边的“鉴定室”三字。这也是因为他忽然想起,鉴定室损伤尸体一事,只有当时参与了公开调查的医师,还有一部分的高层长老才知道,而其他所有弟子得到的消息都只是“林嘉祥确是心血管爆裂而死”。

    如果他这“鉴定室”三字一出口,也说明他是知道那一桩罪行的,不是凶手,便是同谋!楚天遥短短片刻,第一次惊出了一身冷汗。<>再看墨凉城的表情,似乎正为没能诱他说漏嘴而暗暗失望。

    他竟然会有当初的审讯视频……还如此拿出来羞辱我……也对,审讯记录自然全由虚无极掌管,他能拿到手也不奇怪……

    墨凉城,连你也要选择站在我的对立面。也罢,等我彻底砸碎了你的天才光环,你就知道有多疼了!

    楚天遥在心底一阵发狠后,表面也只能装聋作哑,继续盯着罗帝星邀战道:“如果你真的那么想为他出头,那就在这擂台上跟我打啊!明天等我赢下了第三轮,你敢不敢应战!”

    罗帝星冷冷一笑,挑衅的高昂起头,傲慢尽显:“不用在擂台上!今天散场以后别走,我可以直接打得你明天不用参赛。”

    那裁判此时正和阮威唐宁欣二人合力扶着阮石,刚好也走到了擂台前方,听了这话连忙上前阻止道:“两位,请不要这样。大赛有规定,参赛选手在赛程期间禁止私斗,违者……都会被取消资格的啊!血罗刹大人,请您千万冷静……”

    尽管他再不想惹精英弟子,但在这个时候要是不把规则讲清,那不仅是他这个裁判当不下去,还会受到处罚,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求情了。

    罗帝星听够了那裁判在耳边的絮叨,直接一把推开他,走上前查看起了阮石的伤势。但阮石始终是用袖管紧紧的遮住头,他的脸在刚才已经被打成了猪头,现在实在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样子。

    罗帝星看着在阮石这边是问不出什么,只能心烦意乱的又问阮威道:“他怎么样?”

    阮威叹了口气。在长辈眼中,罗帝星绝对就是那种需要“严格禁止孩子跟他来往”的危险分子,毕竟他在修为上虽然足够优秀,但不论是品行还是作风,都一定会给旁人带来最恶劣的影响。作为父亲,他的确也一直都是这样想。

    但今天同样是作为父亲,他竟然有些自愧不如起来。勉强收住了混乱的思绪,应道:“都是一些皮外伤,我带他去医疗室处理一下,就没什么大碍的。只是……唉……”

    只是现在这些皮外伤反而是小事,儿子最大的麻烦,还是那个暴露的戒指啊!那些长老会不会立刻就展开调查?洛家有意撒手不管,眼前的这一劫他们父子又该如何渡过?

    本来一直沉默不语的阮石,此时忽然重重的扯了扯阮威衣袖,传音道:“父亲……那个戒指……戒指拿回来了吗?”

    阮威轻轻的拍了拍他,想到儿子已经伤成这样还在挂念戒指,洛家的权势荼毒,一至于斯。<>但他却也无法多言安慰,只能重重的应了一声:“放心!”一边将戒指在袖管的遮掩下,重新套回了儿子手上。

    刚才他们之所以在擂台边耽搁了那么久,也就是在竭力与执法队交涉,希望能取回戒指。

    好在到目前为止,那个戒指除了赛场作弊,还并未被检验出什么其他的罪证。因此几个执法队员当下又是“批评教育”一番,也就任由他们把戒指拿回去了。

    罗帝星并不知道他们此时的担忧,听阮威说要去医疗室,没多想就应了一句:“那走吧,我陪着你们一起过去。”

    阮威本想问“不影响你比赛吗?”,但想今天也确实没他什么比赛,再说这总是一番好意,也就感激的点了点头。

    在他身边,唐宁欣的少女心都已经炸裂了:“他刚才说‘你们’啊……‘你们’,那就是连我也包括在内了……在医疗室等包扎的时候,说不定还有机会跟他坐在一起,有机会跟他说话……啊,幸福得要晕过去了……”毕竟唐宁欣是一个标准的花痴,虽然喜欢阮石,但对其他帅哥也是一律来者不拒。

    罗帝星在走出很远后,忽然停下脚步,目光重新投向了擂台。

    “楚天遥,你刚才说,人欠你的,你会十倍索还是么?”

    楚天遥正要走下擂台,闻言不由一怔,不知他这当口还扯出那句旧话又是何意,茫然的略一点头。

    罗帝星的眼神,也就在他这一点头之后显得极致狰狞。

    “那我也告诉你,人欠我的,我会让他用命来还。一条命不够,那就全家的命,全派的命!所以,不要再做企图挑衅我的蠢事了。”

    楚天遥良久无言,全场观众也是良久无言,除了半晌后赫连凤愤怒的叫出一句:“全派的命?他以为他是谁?……”

    谁也料想不到,罗帝星今日这一句气话,会在将来因为另一个人,以另一种形式,成真。

    :。: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