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三十六章 人欠我的,十倍索还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等待鉴定的过程,总是有人欢喜有

    “就说那个阮石是做手脚了!否则师姐怎么可能输给他?玄天派那边也真是的,要揭发不会早点揭发,这样师姐就可以进入第二轮了!”流影派席位上,杨浩正在大发感慨。

    “师姐,要不等鉴定结果出来之后,你也过去跟他们说,其实他昨天就作弊了!这样他的成绩作废,然后你……”

    身边师兄弟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孙二花连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她怔怔盯着的只有破月派一方,罗帝星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焦躁,果然他心里还是向着阮石的……那么自己在第一轮忍气吞声,似乎忍得也不冤了。

    碎星派一边。

    “虽然我不相信阮石师兄会作弊,可是刚才的黑光和血线咱们都看见了,的确就是从他那个戒指上冒出来的……”

    对碎星派弟子而言,赛场作弊不是什么大事,但在赛场作弊还给人逮住了,这不仅是自己无能,更是给碎星派的脸上抹了黑,因此阮石这刚刚有几分起色的名声,顿时又被一边倒的谩骂声盖了过去。

    “那小子的戒指竟然可以放毒。再联想到鉴定室中被腐蚀的尸身……极柯兄,你仍是执意保你的弟子,不愿让我们使用搜魂术么?”师清一冷冰冰的开了口。对阮石和楚天遥,两个人她都谈不上什么好感恶感,但谁要是出了状况,她却是非常乐意去踩上一脚。

    阮威在台上变故刚起时,就已是留心观察着身旁这几位掌门的反应。最高层的决策圈他没有资格涉足,他唯一所能指望的,就只有极柯掌门愿意看在他身为长老,多年来为碎星派鞠躬尽瘁的份上,继续提供他们一份庇护。就算实在要制裁,至少也能够在碎星宗门之内解决,再怎么样,这总还是家丑不可外扬啊!

    “掌门师兄,请您千万明察,小儿是绝对不会……”阮威的话才刚说到一半,就被碎星派掌门一摆手打断:“不要再说了。搜魂术……此事容我再考虑一下吧。”

    自从阮石突破到聚气级,强势回归之后,他们父子二人在碎星派享受的就一直是众星捧月的待遇。但掌门这一次竟然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他当了这么多年的长老,这种情况都是从未有过的啊!阮威额头冷汗涔涔,这……会是一个掌门有意严办的信号吗?

    擂台上,阮石脸色惨白。他刚刚驱毒本来就只进行到了一半,现在都还能感觉到半边身子都是僵的。不过就算没有毒素作用,他的手脚也早已经僵硬得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扫视着观众席,虽然阮石还想强装出镇定,但事已至此,再镇定又能如何?难道他真能变得无辜么?

    楚天遥在鉴定开始后,就一直盘膝坐在擂台上,运功驱毒。他还真是一点时间都不浪费……阮石暗暗苦笑。

    说来也奇,现在他对楚天遥反而恨得不再是那么厉害了,也许是因为,现在他的脑子已经被恐惧塞满,他担心的仅仅是自己的生命。那执法队员最后带回来的会是什么?和鉴定结果一起的,会是他的判决书么——?

    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在等待的煎熬中都被拉得很长。当阮石觉得自己已经在恐惧中走完了一生之时,耳边才重新听到脚步声响起,是刚才离开的执法队员又回来了。

    这一次,他们面色凝重。

    “这应该是从黑市中买到的违禁法器。”领头的执法队员拿起戒指打量了两眼,又主动朝着观众席位上展示了一下,才重新放回身旁另一名队员手捧的托盘上,“阮石,如今证据确凿,根据大赛规则,取消你继续比赛的资格!”

    仿佛一个惊雷在脑中炸响。阮石两眼一黑,他真的在最短的时间内体会到了世界的末日。

    完蛋了……到底还是变成这样了……事情已经不可收拾了……阮石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抱着头痛苦的蹲了下去。

    耳边响起的,是铺天盖地的议论和指责声。

    然而,当阮石已经在他的意识中死去活来过千百次后,在他脑中却忽然亮起了一线微光。似乎……情况还没有到最坏的一步?

    不论是那执法队员的“批评教育”,还是台下观众对他的鄙夷,这一切都仍然只是围绕着“赛场作弊”展开的。那就是说,他最不可告人的秘密,还并没有暴露——?他们仅仅以为这是他在黑市上买来的,并不知道他已经成了洛家的奸细?

    哈……是啊,是他之前想得太多了么?只是一个戒指而已,是一个有钱就能买到的戒指而已,哪有那么轻易就联想到被黑市的巨头招揽?

    我认输,我接受批评,那可以请你们把戒指还给我吗?这句话在阮石口边绕了半天,总担心在这风口浪尖上会被视为挑衅,始终也不敢真正出口。

    裁判在得到几名执法队员的示意后,才干咳两声走了上来:“那么本场比赛……由于阮石选手违规,胜利者是……”

    “……哼,让比赛继续下去吧。”

    楚天遥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脸上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从容。无视裁判和观众的注目,一路走到了阮石身前。

    “我不喜欢不劳而获的胜利。即使你只是个垃圾,我也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我会让你知道,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的歪门邪道都是无用!”

    这第三组的比赛,到此时也真是状况迭出。那裁判在谨慎的请示过虚无极的意见后,才举起话筒宣布道:“既然楚天遥选手是这样表示……那么,现在比赛继续!”

    阮石低垂着头,缓慢的走到赛场边缘。他再一次有了一种事况脱离掌控的无力感。

    现在他体内还淤积着一半的毒素,但是现在那些执法队员也不可能先把戒指还给他,让他拿来疗伤。而且楚天遥要继续比赛,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的。除了要一个光明正大的胜利之外,他还想干什么……?

    我现在已经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了,但是……毕竟我也曾经经过了黑市几个月的特训,就算不凭外在法宝,我应该也不会输得那么惨吧……?嗯,先尽量多撑几个回合,一旦发现状况不对,就立刻认输……

    但还不等阮石计划出完善的战略,背后已是风声响动,楚天遥就如鬼魅般的移动到了身后,一掌重重将他击倒在地。

    “只是一招就……?”这个念头刚在阮石脑中成形,他又已经被楚天遥扯住头发,对着擂台狠狠的按了下去。等他艰难的把脑袋从碎石砖中拔出来,回头寻找敌人的踪影时,迎接他的,又是兜面的一记重拳。

    “阮石,你还记得你当初,曾经说过天影师兄什么吗?”楚天遥毫不避讳的抬高了音量,又或者他本来就是在说给全场观众听,“那就是你犯过的第一个错误,也是最致命的一个错误。当时我就说过,我会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讨回这笔账。

    也许你以为,你作为一个普通弟子,不会和我站在同一张擂台上,所以你有恃无恐。但是现在,你不是已经拼了命的爬到这里来了么?为了回报你的努力,我可一直都是抱着最大的认真,在对待这一场比赛啊。我会让你知道,以后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的。”

    一听到宫天影的名字,了尘道长的眼中顿时闪过了几分柔和。在这一刻,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初那个,一心维护着宫天影,正直向上的天遥。所以,天遥毕竟还是良知未泯吗?也许,他还是有机会再回到正确的道路上的……

    阮石回想起当日之事,也不禁感叹造化弄人。咳出了一口鲜血,惨笑道:“楚天遥,你真的有那么在意宫天影么?在我看来,恐怕也未必吧。否则你又怎会枉顾他的教导,背叛师门的道义,去用那种手段陷害同门师弟?你口口声声记挂着宫天影,宫天影教你的就是同门相残吗?宫天影教你的就是你现在那副伪善的假面具吗?……”

    楚天遥脸色瞬间一沉,猛地揪起阮石的衣领,将他朝着半空中一甩,灵力自动凝聚出一只巨大的手掌,噼噼啪啪的朝着阮石的脸上扇了过去。

    “阮石,你这张嘴实在是太贱了!我今天就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那灵力大手扇动的速度很快,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就已经扇了阮石几百个耳光。而楚天遥并不想让他昏迷,这还是刻意将力道保持在了适中的程度。毕竟一旦昏迷,他也就会自动被判输了,那自己后面的游戏还怎么继续下去?

    直到楚天遥撤去灵力大手,阮石才脱力的从半空栽倒下来。这时他顾不得痛,顾不得什么为保住面子的多撑几个回合,什么都比不上保命要紧!几乎在他刚刚能站起来,他就已经冲向了裁判,准备直接认输。

    楚天遥悠闲抬手,他的动作慢,指尖射出的灵力气浪却是半点不慢,半空中疾如离弦之箭,直接贯穿了阮石喉管。

    与沈雅婷相似,同样是阻止敌人认输,但这一招伤人喉管的做法,也实在是毒辣得异乎寻常。

    “大家都认识这么久了,你应该很清楚我的为人。”楚天遥悠闲的走向了阮石,他现在观察的,真的只是一个彻底拿捏在他手掌中的囚犯了,“我和叶朔那个假好人不一样,人欠我的,我会十倍索还。所以在我还没打到痛快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跑的。”

    阮石捂着喉管,惊惶后退。此时楚天遥狞恶的笑容,在他眼中就像一个张开双翼的恶魔。

    破月派席位上,一群弟子正死死拉住被楚天遥的行为激怒到拍案而起的罗帝星。

    “罗师兄,你冷静一点啊!这毕竟是比赛,干扰比赛的话对谁都不好看啊!”

    “就是啊,而且现在是在擂台上,楚天遥的行为总会有所节制。如果不让他现在打到爽的话,万一他私底下再去找阮石师兄的麻烦……罗师兄你又不可能全天都盯着他们,到时候精英弟子杀普通弟子,他死了都白死啊!”

    罗帝星狠狠甩开了身旁几名弟子,憋着一肚子气重新坐了下来。大概这个“挟怨报复”的说法,也确实让他觉得不能小视。

    当其他弟子都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时,赵青好死不死的又来了一句:“而且,那个阮石嘴是贱,搁我我也想揍他。”

    罗帝星一道冷眼瞪了过去:“他嘴贱不贱,不是你有资格说的。”

    擂台上,楚天遥雷霆一拳轰上了阮石胸口,这一拳让他险些连苦胆水都呕出来了。紧跟着又是一记上勾拳顺着他的下巴挑上,背后又挨了反向一拳,被扫得直直飞上半空。

    楚天遥身形在原地一闪,就已经出现在了他身旁,双拳交握,对着他的胸前重重捶了下去。看到阮石从空中一路下坠,直至栽倒在擂台上后,一抬手又是一连串灵力光球盖了下去。

    阮石,不要以为竞技赛中我曾经跟你合谋,你就把我看得和你一样低贱!我会让你知道,我跟你,终究是不一样的!

    破月派一边的喧闹,就连玄天派席位上都听得清清楚楚。

    “真稀奇啊,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个杀人狂魔这么紧张一个人。”祈岚咂了咂嘴。不过能看到阮石现在这副惨象,他更多的还是高兴,“让他坏!这回恶有恶报了吧!”

    “不过我总觉得,楚师兄这样有点过了吧。”叶朔倒是双眉紧锁。眼前的这一幕,他并没有什么“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反而是一种从内心中升起的反感。

    他就算良心再好,毕竟不是圣人。阮石几次三番的设计陷害他,他现在也谈不上什么对这种人心存同情。只是,楚天遥现在的做法简直和当初的沈雅婷如出一辙。难道因为对方是无赖,我们也要把自己降到和对方一样的档次吗?这种以暴制暴的方式,确实让他感到非常不喜。

    而这时,旁边一名幻光派的弟子主动凑了过来。

    “了尘师伯,刚才破月派那边传话过来,说希望您可以阻止楚师兄……”

    了尘道长一怔,目光朝破月派席位一转,刚好与罗帝星此时焦躁愤怒的视线四目相对。

    “哈,他一个小辈,竟然还支使起你来了?这可未免,太过滑稽了吧。”天绝道长也听到了这句传话,在他也只当个笑话听听。

    “……是滑稽。”了尘道长叹了口气,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情管这些。天遥现在,真的已经跟沈雅婷毫无差别了。就算是有,也仅仅是他比沈雅婷更狠。他懂得最精确的控制力道,让敌人受尽痛苦,却又不至于昏迷,这也就可以更加延长敌人的受刑时间……

    甚至他都觉得阮石说的没有错了,天遥刚才故意提起天影,并不是出于对师兄的敬重,而仅仅是在拿天影当幌子,为他的残酷行径找一个最光明的借口!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