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三十四章 宿敌之战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在楚天遥面露痛楚时,碎星派中已经响起了一片惊

    “竟然是魔音啸!这不是当初他和付清的灵魂合击技吗?现在他竟然仅仅靠分身就能施展出来了,而且威力,似乎一点也不比当初的差!”

    “这一招灵魂合击技,在碎星派的典籍中是有记载的。之所以要两人同使,就是因为一个人的灵魂力量,不足以承担那么大的支出!阮石师弟,他现在的灵魂已经强大到这种程度了吗?”

    “阮石师兄……”付清注视着赛场上的阮石,由于这一招当初是他们的合击技,他也顺便收获到了不少的注目。但是那些眼神怎么看,都有一种“你已经被抛弃了”的惋惜意味。

    “阮石师兄当初和我是差不多的。除了他有一个当长老的父亲,还有脑子比我好一点之外,在所有人眼里我们都是差不多的!但是这次他回来,不仅突破到聚气级,得到了参加七大门派比试会的机会,还可以在擂台上,和当年我们只能仰视的精英弟子拼得不相上下……”

    想到当初的那一次除妖任务,他们还曾在小山洞中挑衅过楚天遥。那时阮石尚要以“精英弟子的身段”相威胁,才能勉强自保。但现在,他真的已经远远的走在了前面。这份差距,多半也会随着年深日久而愈加扩大。等他再成为了精英弟子,恐怕也不会再认自己这个昔日的朋友了。

    台下的众多惊叹声,阮石一概不予理会,分身已经迅速融入本体,一拳朝着楚天遥轰去。

    楚天遥忍着脑中剧痛,艰难的挥起一拳抵御。两人的拳头在半空中发出一声沉闷的碰撞,毫无疑问的炸开一圈灵力气浪。而在阮石的戒指之中也射出了一道光束,紧贴楚天遥指骨贯入。

    双拳相撞的正面痛楚下,楚天遥依然敏锐的感觉到了其中的异变。那就像是被一只毒蚊子叮了一下,接着整只手都彻底发麻,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阮石的灵力却全未受阻,以更加猛烈的姿态压了过来。

    此消彼长之下,楚天遥被逼得噔噔噔的连退数步,再三运气调息,才抵消了阮石留在他体内的灵力后劲。

    “这……楚天遥在正面碰撞中,竟然败给了阮石?”看到楚天遥狼狈倒退,而阮石却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场上的观众都被震惊了。

    “他的武器……”尽管被台下的议论声气得发狂,楚天遥这一次却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趁着运转灵力的空档,仔细的观察着阮石。尤其是,他手上的戒指。

    “莫非他使毒的道具,就是那个戒指么?说起来,他之前也就是拿这个去给林嘉祥的尸体下毒的……”

    “再试一次好了……绝对领域·禁锢!”楚天遥抬手一握,围绕阮石周身架起了一层方形囚牢。阮石同样知道这一招的奥秘,一旦被锁在里面,那可就完全陷入被动了。连忙纵身后跃,意图在封锁尚未成形时脱逃。

    然而他的速度终究还是慢了,背部结结实实的撞上了坚硬的灵壁。阮石的脸色变了变,看着一掌劈到面前的楚天遥,无奈之下也只得挥拳迎上。戒指中的激光毒针再次穿透了他的掌心。

    意料之中的感到了掌心的麻痒,楚天遥不怒反喜,一面以灵力封住了伤口的血液运转,令自己可以暂时忽略毒素的影响,同时五指迅速按下,将阮石这一拳紧紧扣住。

    在他指缝的刻意收缩,以及绝对领域对光线的刻意屏蔽下,外人看来他是在抵御敌人的攻击,但实际上,他按得最紧的,已经换成了阮石手上的那只戒指……

    “玄泽鬼劲!”楚天遥目中再度划过狰狞之色,禁咒已经被自己压制在了一个最小的范围,针对的仅仅是那只戒指。禁咒的侵蚀之力,可是远比什么毒药都毒得多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在禁咒下幸存!等到毁掉了那小子的制胜法宝,看他还拿什么跟自己斗?

    “你……你这是禁咒……!”显然阮石也感应到了那一股压倒性的毁灭力量,这也令他在赛场上第一次真正的大惊失色:“你怎么敢在赛场上使用禁咒!这是违规的啊!边上还有那么多长老在看啊!如果你现在停下,我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威胁我?你还是省省吧!”由于这是在绝对领域之中,内部的声音无法传到外界,楚天遥说起话来也是毫不避讳,“跟我谈违规,阮石师弟,我可以给你保证,我用的禁咒,和你这个戒指里隐藏的犯罪事实相比,一旦闹开,那些长老一定会对你的事更有兴趣,你相不相信?”

    “……”阮石一阵咬牙切齿。楚天遥说的不错,他就是自恃自己有把柄捏在他手里,绝对没胆子陪着他闹。甚至他敢公然在自己面前使用禁咒,也认准了他会连个声都不敢出……但是,自己已经跟当初不一样了,是绝对不会再那么窝囊任他揉捏的!

    “啊啊啊——停下!楚天遥,不想玉石俱焚你就给我停下!!”阮石疯狂的嘶吼着。

    他绝不能任由戒指被毁,当初的言灵念咒,是如果背叛洛家,或者泄露了任何洛家的讯息,他就会死。虽然现在他并没有背叛,但那咒语毕竟是下在戒指上的啊!而且经过滴血认主,也早已与他灵魂相连。如果戒指毁了,谁知道其中的诅咒会不会发作,同样摧毁自己的灵魂?他不敢赌!

    阮石越着急,楚天遥也就越得意:“这个戒指,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也就是当初真正杀害林嘉祥的凶器吧?我帮你毁灭证据难道不好么——?”一边说着,禁咒更加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两人都已经听到了戒指表面清晰的开裂声。

    “停下来!!停下来!!”阮石这时也顾不得什么暴不暴露了,将所有的灵魂力量都灌注到了戒指之中,全力催动出它最原始的威能。

    一股上扬的邪气猛然暴涨,一时之间竟然与楚天遥的禁咒不相上下,两股气息彼此僵持,对峙,溢散开层层黑气,空间急剧紊乱,绝对领域的屏障上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纹。这异常的景象也同时引起了在场所有长老的关注。

    “该死的,这小子是疯了……”楚天遥眼见阮石已经将戒指的力量催动到了最大化,在那股邪气的冲击之下,甚至连自己都已经有些站立不稳,“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要陪着他暴露了……”

    迫不得已,楚天遥只能收起了禁咒,这也导致戒指中的邪光登时空前爆发,猛地席卷开一场翻天波澜,大量的黑气一瞬间将两人身周都染成了一个黑球。而这狂暴的邪气也轻易的冲破了绝对领域,灵力障壁“啪”的一声爆裂成漫天碎片,很快又自动在空中消失。

    两人也重新面对面的站在了擂台上,反而是缭绕身周的那一股黑色邪气,经久不散,绕着两人呼啸盘旋,也掀起了观众席上一片一片的惊叹。

    “刚才那一瞬间……那团突然爆发开的黑光,到底是什么东西?”天绝道长的嘴巴到现在还没合拢。“它出现的时候,竟然连我都感到灵力波动停滞了一下!而且……”

    “而且在它当中,我竟然感应到了一丝禁咒的气息。”了尘道长脸色沉重的接了下去,“除此之外,还有另一股并非同源,但却一样邪恶的力量……这两个人,到底是……”

    “所以你们都看见了吧?阮石刚才确实是动手脚了对吧?”祈岚没那么多顾忌,兴奋的在了尘道长耳边一叠连声的喊着,“这样是否就能成为他作弊的证据了?把这个情况反映给裁判,取消他的参赛资格吧!”

    顾问按住祈岚,冲着他摇了摇头。只见了尘道长此时是一脸的忧心忡忡:“虽然无法分辨那禁咒和邪术究竟各自属于谁……但是,那毕竟是两股不同的力量,要有问题,也必然是两个人都有问题……”

    楚天遥从前一直是他,也是玄天派的骄傲,不知何时,一切竟然都变了。

    这个孩子,不仅是正在变得越来越陌生,而且他现在本身就已经和阮石被并称为“两个嫌疑人”,前一桩嫌疑还不曾洗清,如果在这当口再去追究此事,岂不等于是又给他多添了一条罪证?以后在定天山脉,其他人会怎么看他,他还要怎么在这里做人?

    作为师父,了尘道长就算是再重视叶朔,他对楚天遥,也仍然一直都有着一份关爱。只是天遥现在的双眼被仇恨蒙蔽,看不到自己对他的用心良苦。但是,他看不到,自己却不可能因此放弃他。同样的,了尘道长更做不到把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推进火坑!他不愿意去揭发,就当是他这个师长,在同道面前自私了一次吧!

    擂台上,阮石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表面的红宝石已经出现了蛛网状的大量裂纹。虽然通过灵魂感应,他知道其中的功能依然完好如初,但是,阮石还是恨哪!刚才如果再慢上一点的话,现在裂开的可能就已经是自己的灵魂了!

    明知道现在是站在风口上,多用一次就多一次暴露的风险,但阮石的恨意已经超越了一切。毅然将掌心外翻,毒气源源外涌,很快就在两人身周结成了一圈淡紫色的球形薄膜。

    “你不是很喜欢领域吗?”阮石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那就在我的毒气领域中好好享受吧!”同时他也控制戒指,将其中的毒素最大限度的激发了出来。

    楚天遥陷在这四面八方都是毒气的领域中,一时也只能强行用灵力掩住口鼻。但那毒气的侵袭,却是比海水更为无孔不入,很快,他已经感到双眼模糊,脑中眩晕,似乎很快就要不支倒地了。

    “你放心,我是不会杀死你的。”阮石也只有在疯狂控制毒素涌动时,才能勉强找回了一些报复的快感,“这里的毒素浓度,只会维持在让你晕倒的范围。楚天遥,堂堂的精英弟子,你应该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败在我手上吧?来,躺下吧,让我代替你进入第三轮——!”

    说来却也滑稽,楚天遥受到毒气侵袭,原本确实处在对外物无知无觉的状态。但唯独这“第三轮”的说法,却是刚好刺激到了他。

    第三轮……叶朔可是已经赢下第二轮,具备了进入第三轮的资格啊!他也还要进入第三轮,打败墨凉城,打败罗帝星,打败叶朔!他怎么可以就在这里完了?还是输给罗帝星的一个小跟班?

    “绝……对……领……域……”楚天遥用尽残存的力气,十指艰难的移动,结出印诀,尽管他现在每做一个动作,都要花上比平时多出十倍的力气,甚至他已经完全不能呼吸,眼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了。

    “……共享!”

    当这最后一个印诀完成,楚天遥忽然感到自己的知觉又恢复了。似乎有某种力量,正在不断的净化着自己体内的毒素。

    而在对面,阮石显然也感应到了忽然出现的领域叠加,一时间又惊又怒,但以他的灵力,却无法单方切断楚天遥所布下的共享领域。

    由于阮石需要不断以戒指净化自己体内的毒素,当两人形成灵力共享后,楚天遥同样可以将这些未经污染的灵力纳入己身。甚至在他的刻意引导下,也能令纯净状态的灵力更多的流向自己一方,这也令阮石不得不加紧净化。甚至已经通过戒指吸收毒素,欲要撤去毒气领域。

    “暗魇秘法·模拟!”但如此庞大的毒气罩撤去总需要时间,楚天遥一时突发奇想,竟是在灵力共享状态下,再次施展出了暗魇秘法。

    领域中的毒气,有一部分开始自动虚化起来,在半空中打了几个盘旋之后,竟是缓缓缭绕在了楚天遥的指端,渐渐凝聚成形。

    “现在竟然可以模拟了?”楚天遥又惊又喜。看来当那毒气化为领域之后,它就不仅仅是兵器的附加攻击了。自己现在身处其中,并且和它的操纵者共享灵力,这领域便也默认了自己同样是操纵者的一份子。这个时候再尝试模拟,就可以准确的捕捉到毒元素粒子的运转轨迹了。

    既然有这一重便利,楚天遥索性直接伸手抓进了身旁的毒气薄膜。这一次的模拟,仅仅是让他获得了对毒气任意操纵的机会。但这只有毒气领域依然存在的时候才管用。

    一抓之下,大量的毒气直接朝他手中聚拢,外形在他的意念控制下,也正在不断的发生着改变。最终他从被他吸空了一个洞的毒气薄膜中,抽出的就是一把毒素化形成的长剑。

    楚天遥凝视着毒剑,下一刻,他已经毫不犹豫的将剑锋一挑,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准确的贯穿了阮石的身体。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