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二十五章 玄光连珠拍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另一边,阮石刚刚结束了一场艰难的比赛,回到座位还没喘上几口气,身旁另一名弟子忽然就推了推他,递过一张再三折叠的纸条:“阮石师兄,这是刚刚潜夜派那边传过来的,好像是之前那位师妹给~~~la”

    那张纸条用的是粉色的信纸,背面还画满了大量的粉色爱心,阮石看着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当着身旁一群看热闹的师兄弟,只能极其僵硬的将纸条展开,心里已经将唐宁欣骂了千百遍。

    纸条上的内容倒是不多,是唐宁欣约他在鉴定室附近见面,有些“悄悄话”想跟他说。除此之外,就是大量的示爱短语和粉色爱心,最夸张的是甚至连鲜红的唇印都有!

    这张可怕的纸条同时被大量的碎星派弟子尽收眼底,也在最短的时间内点燃了他们的情绪。不绝于耳的起哄声相继炸开,连成了一片沸腾的潮水,甚至还有几人尖叫着吹起了口哨。

    阮石阴沉着脸,狠狠将纸条在手心中捏成一团。这是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那个贱人到底还要纠缠他到什么时候才罢休?!

    独坐着生了很久的闷气之后,其他弟子最初的兴奋劲过了,又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擂台上。阮石这时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重新将纸条展开,从已经皱成一团抹布的纸面上费力的分辨着字迹。

    说起来,偏偏是潜夜派的……潜夜这个门派,他很早就关注过,而且现在,对他更是有了一些非同一般的意义——

    洛沉星曾经跟他说过,多方势力来分一块蛋糕,就必然会出现利益冲突。那些表面和睦的联盟势力,内部未必就是真正的铁板一块。只要能够找到其中那个最不稳定的因素,以此为支点,善加利用,甚至就可以撬动整个联盟!

    阮石知道,洛沉星想统一定天山脉,跟他说这些,绝对不会是让他挑唆各大门派不合。而是扶持焚天派,真正拥有统一六门的实力。既然要消灭的是玄天同盟,也就是说,需要在他们内部制造分裂,再让焚天派有机会一网打尽——

    玄天同盟的四个门派,阮石回到定天山后曾经反复思考过,最终锁定的正是潜夜派。根据他的分析,再结合不少潜夜下山历练的实例,都让他认为,潜夜派和其他三个门派,是具有明显的不同之处的。

    但是关于潜夜派,他有几个推论,还是一直都无法去证实。如果从唐宁欣这里下手,她现在一心爱慕自己,必定会毫不设防,那么,能否从她这里套出话来呢——?

    阮石左思右想,潜夜派他人生地不熟,想从任何其他渠道打探情报,都是绝无可能。但此事必须步步谨慎,如果不能证实自己的推论,等于是一开始就站在了错误的基础上,这也会导致最后的计划功败垂成。看来,也只有走这一步了……

    在比赛最激烈的时候,阮石站起身,悄悄的离开了观众席。

    擂台上,硝烟渐次散开,周建的身形也重新显露了出来。此时在他手中,握着一把模样奇特的武器,似刀非刀,似剑非剑,反而看起来更像是一把拍子。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没听过有这样的兵器啊?”楚天遥目光凝重的盯着那面拍子。方才他就是被这玩意儿直接扇飞了出来。那拍子根本没有和他的身体相接触,只是带起的强大劲风让他完全抵御不住,似乎在那小片空间中的灵压都完全紊乱了。

    那样的兵器,一方面是让自己近身不得,另一方面,似乎也可以反弹所有的远程攻击,这么一来,自己也会立刻陷入被动!

    周建没有给他过多的思考时间,很快就举起了拍子,另一手在拍面前方凝结出一个灵力光球,随后挥拍一扫,将灵力光球朝着楚天遥抽了过来。

    “灵力光球?你以为这种低级的招式能奈何得了我?”楚天遥毫不在乎的挥掌抵御。虽然那拍子确实古怪,但灵力光球毕竟还是基础中的基础啊!周建这是太狂妄了么?

    在楚天遥的计划中,一道灵力气浪足以将周建的灵力光球击碎。然而那光球此时却像是一颗重磅炮弹,轻易就碾过了他的灵力气浪,甚至连稍稍延缓的作用也未能起到。楚天遥这时才产生了警惕,双手中连忙也凝聚出一个灵力光球,从正面迎了上去。

    两者相触的一瞬间,楚天遥直接被一股大力推得朝后方一路平滑,手中的灵力光球在彼此碰撞间,体积已经被消磨得越来越小,光芒也越来越微弱。

    再这样下去不行……楚天遥一阵咬牙切齿,这样会直接被推出场外的!

    在后滑之势几近横跨了大半个赛场之后,楚天遥在灵力光球中再灌一股灵力,尽全力将对面的光球朝另一个方向推了出去,自己也借机朝一旁飞速跃开。受冲力影响,落地后竟仍须短程纵跃数次才完全抵消。

    光球落到了擂台不远处,轰然炸裂,大量的瓦砖碎块被炸得飞扬而起,烟尘滔天,呛得观众席上都有不少弟子开始咳嗽起来。

    这样强大的攻击,竟然是出自潜夜派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弟子之手!楚天遥心有余悸的注视着擂台上的深坑,在常规状态下,这几乎都快和自己的全力一击威能相当了!

    同样是最普通的灵力光球,仅仅因为经过了那个拍子的加持,攻击力顿时就变得那么惊人了!所以,果然那件兵器才是最大的威胁啊——

    “看起来你好像很吃惊。”这一边,周建露出了从容的笑容,一如楚天遥前时的张扬,“别忙,马上还有让你更吃惊的呢。”

    周建说着,仍是以和前时相同的姿势扬起了拍子,这一次他将手掌在拍面前凌空虚搭后,忽然抬起头朝着楚天遥怪笑了一下,随着灵力催动,在他手下接连浮现出了一串灵力光球。大大小小的悬浮在空中,就像是一张张嘲笑的嘴。

    楚天遥双目微眯,而周建已经示威般的扬起了拍子,将所有光球一齐囊括在内,同时向楚天遥扫了过来。

    望着这有如天降急雨般的光球大军,楚天遥根本没打算硬接,匆匆架起一面灵晶盾,推到身前暂时抵御,以拖延时间。

    但他第一次还没等跃起,灵晶盾上已经咔擦咔擦的现出了大片裂纹,这样的速度他根本来不及逃!只能再朝盾面中疯狂灌入灵力,总算艰难的与对面形成短暂相持,这才奋力将灵晶盾一推,自己已经纵身跃到了另外半边的擂台上。

    事实证明,他这样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几乎在他前脚刚走,留下的灵晶盾就被大量的灵力光球完全摧毁,在擂台上掀起了一场猛烈的大爆炸。这一次有不少长老都不得不施展灵力,临时在擂台外架起防护罩,才避免了飞溅的石砖伤到场外弟子。

    再看赛场上,擂台都已经直接被炸塌了半边。裁判四肢贴壁的缩在墙角,正吓得瑟瑟发抖。

    周建的目光很快从那半边擂台上收了回来,与楚天遥含恨的目光在半空相撞。

    “楚师兄,我这‘玄光连珠拍’不仅是基础灵力光球,就连灵技也是可以打出去的——”

    周建很满意这种掌控的感觉。他和孙二花一样,在竞技赛中都有着一定程度的隐藏实力。所不同的是,孙二花是为了吸引情郎的目光,而周建则是为了让自己在擂台赛中,可以尽可能走得更远一点。

    跟着自己的那一群师弟妹,完全就派不上用处。要把他们的经验值提上来,自己得额外花多少力气?而且他也自认,没有墨凉城那种“轻松喂饱全派”的实力。这玄光连珠拍可是他的制胜兵器!绝不能过早的引起其他参赛选手注意。毕竟周建深知,暴露出来的底牌也就不再是底牌了。

    同样作为队长,与司徒煜城那种处处为全队着想的“大义”不同,周建的为人则要显得“自我”很多。

    如果在全派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做选择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个人利益。说起来,这样的性格倒也与常夜白极为相像,同样的,也或许正是这样的人,才更加能够适应灵界大陆上弱肉强食的环境。

    灵技也可以打出去?楚天遥略一皱眉。施放灵技,就必须要结印,这也就是说,他得暂时放下那“玄光连珠拍”。那么自己能否抓住这短暂的时间,将拍子从他手中抢过来呢——?

    周建似是看出了楚天遥心中所想,另一手双指并拢,在半空中龙飞凤舞的写出了一个符文,透发出明显的金色光泽。当符文成形后,周建如法炮制,挥动玄光连珠拍,将符文对着楚天遥抽了过去。

    “星海狂沙!”

    那符文最初还是固体的符号形态,飞出半程后,忽然就化作了一片铺天盖地的沙暴。楚天遥震惊中躲闪不及,滔天的沙浪直接将他扫飞了出去。此时的他就像一个在沙漠中迷失的凡人,满头满身都沾满了细碎的沙粒,狼狈不堪。

    周建再度凌空画符,这一次是一个水蓝色光泽的符文,当符文再次被抽到楚天遥面前时,化为了一条咆哮的水龙,强大的冲击力,使得楚天遥又被远远撞飞。最终艰难的以一个后空翻落到地面,双手艰难的撑住擂台。

    “那个画符发灵技的招式,看起来很酷啊!”如果楚天遥听到此时观众席上的议论,多半会气个半死。而此时正带着兴奋之色说出这句话的是祈岚,“看得我也好想学!”

    “只是动作看起来比较标新立异而已。”顾问眼光精准的看出了其中的奥秘,“但其实,画符的速度,远比结印要慢。唯一的好处仅仅是可以用单手控制,也就是配合他那个特殊的兵器,这一招才显得有点作用。”

    停了停,他又补充了一句:“反正,其他人施放灵技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叶朔可以直接召唤五灵元素快!”

    在赛场后方,阮石正一个人烦躁的等在鉴定室门前。背靠着外墙,手中翻来覆去的把玩着传音玉简。

    “明明是自己约的我,现在自己还要迟到,到底搞什么鬼!”阮石的忍耐力简直要被唐宁欣逼到了极限。

    现在正是楚天遥的比赛,他还想先好好熟悉一下对手的招式,为第二轮比赛积累一些经验呢!就算是不看比赛,他哪怕回宿舍睡一觉,也比在这里傻站着强啊!当他多稀罕见那个女人吗?

    在唐宁欣没来之前,阮石时不时就抬起头望望赛场。这一次当他再次投过视线,刚好看到楚天遥被一条水龙打得狼狈倒飞的情景。紧接着,周建的又一波攻击再次袭来。

    “楚天遥竟然陷入苦战了?!”阮石这一看吃惊不小,“那个拍子是什么?难道也是能量兵器么?”刚想走近几步细看,就感到肩上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

    这种拍轻了怕他感觉不到,拍重了怕他生气,总之是隔着几层衣服都能感受到明显的含羞带涩……阮石一瞬间就知道身边是谁了。碍于自己的计划,他也只能逼着自己将视线从赛场上收回,认命的侧转过身。

    站在面前的果然是唐宁欣。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浓妆艳抹,而且她为了约自己见面,不知道是把妆又补了几遍,脂粉涂了一层又一层,刮下来都能直接去刷墙。上身是一件四面透风的短衫,背部更是大量中空,仅仅用两根碎布条吊着摇摇欲坠的倒三角布片,下身穿着一条******,长度大概更类似于普通衣服的下摆。

    看到这样的唐宁欣,阮石觉得自己的眼睛在那一刻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唐宁欣娇滴滴的开了口:“不好意思啊阮石师兄,我来晚了,因为要打扮……”一边说着,用手中的玉简当做镜子,再次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

    阮石忍着想吐的冲动,艰难的冲她挤出了一个笑容,应道:“哦。没关系,没关系……”这时候他再次佩服起了自己的涵养。

    这么多年,唐宁欣也给阮石写过不少情书,只是每一封都石沉大海。这一次她都没想到阮石当真会赴约,激动得一时只知搅扭着双手,半天说不出话来。

    阮石也懒得站在这里跟她浪费时间,干咳一声,勉强打破沉默道:“宁欣师妹,潜夜派的修炼,很辛苦么?看你平时好像都没有什么时间出来玩。”看似是普通的聊天,但从这个问题的答案中,其实可以透露出很多东西。如果顺利的话,应该就可以验证自己的推论了。

    计划的第一步,终于展开!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