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二十章 完胜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十一式!十二式!十三式!……”

    司徒煜城的长剑越舞越急,剑气四面激散,观众席上都能感到一阵阵的扑面罡意。有些功力较弱的弟子,甚至连呼吸都受到了程度不一的压迫。

    “十五式!十六式!……十七式!!”

    最后一剑劈下,墨凉城所立之处已经彻底被刚猛的剑意笼罩,硝烟滚滚,尘埃弥漫,令众人一时都是看不清场中状况。

    不过这一场连击,几乎完全由司徒煜城占据主导,墨凉城显然是没有来得及避开。正面挨下了这么强横的攻击,即使众人对这一局的胜负再有信心,此时也不免为他捏了把冷汗。

    “呼……呼……”司徒煜城的泰山重剑还维持在劈出的姿势,方才的攻击对他也造成了不小的消耗,此时累得呼呼直喘,握剑的双手都在不住颤抖。

    这套剑法虽然名为“泰山剑二十四式”,但以司徒煜城现在的实力,还只能施展出前十七式。不过即使只有十七式,从他学会至今,也仍然没有人能接下他一套完整的泰山剑。只有此前在竞技场奋战噬血龙时,才被逼到了施展第十五式,而其剑意之威,连噬血龙都受到了重创。

    这一次他真是不惜翻出自己所有的底牌,连最后两式都赌上了。只要能对墨凉城造成一点伤害,只要对他造成任何一点伤害的话……

    烟尘渐渐散去,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正在缓缓显露出来。

    墨凉城依然站得笔直,看上去并不像身受重伤的样子。

    他的右手双指此时正停留在半空,指间缭绕着一层淡淡的灵力气浪。

    压迫在他的双指上方,却因为灵力隔绝而无法寸进的,那是……

    那竟然是泰山重剑!

    “怎么可能?!”司徒煜城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别说是他,全场的观众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都曾经亲眼看到过竞技赛中的战斗,司徒煜城的这一招,当初可是连噬血龙的防护罩都破开了啊!如今竟然被墨凉城仅用两根手指就接下了?

    难怪他不曾躲避,也是根本就不需要躲避。

    怪物!这是逐渐回过神来的众人,此时对他一致的评价。

    罗帝星安静的看着这一幕,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与其他人不一样,他从一开始就不认为墨凉城会失败或者受伤,不过是想看看,他接下这一招的方式究竟会有多惊世骇俗。如今一见,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墨凉城目光淡漠,在他空闲的左手中,缓缓聚拢起了一个灵力光球,对准了司徒煜城的身前空门。

    司徒煜城只能将意识强行从惊愕中抽了回来,迅速纵身后跃。

    然而他快,墨凉城却比他更快,身形一闪就在原地消失,几乎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司徒煜城身后,反手将灵力光球朝着司徒煜城背部扣下。

    司徒煜城被砸得一个踉跄,跌跌撞撞的朝前摔出几步。而墨凉城站在他身后,依然维持着背对的姿势,并未乘胜追击。

    这也是一种独属于强者的傲气,你想怎么出招,我都接着;而如果我想停止这场战斗,随时都可以。

    司徒煜城以剑拄地,再次大喘了几口气,平复着自己躁动的灵力。他当然看得出来,刚才的攻击,并未对墨凉城造成任何压力,而他没有一招就把自己打出局,也同样是因为在让着自己。

    不惜一上场就使出绝招,竟然连墨凉城的真实实力都逼不出来,自己也真是太逊了啊……就算是输,也绝对不能就这样退场!司徒煜城暗暗下了决心,猛地横过长剑,掌心贴着剑锋狠狠一划,整柄剑身立时被鲜血染红。

    “司徒师兄……他这是在干什么啊?”顾鹏涛看得一阵心惊,自己的手掌都觉得疼了。

    “以血祭器灵……!”天绝道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脱口发出一声低呼。

    “很多人认为,兵器也是有生命的。而兵器之魂,则被称为‘器灵’。据说,器灵非常嗜血,它们渴望着多饮敌人的鲜血,以此强大己身。若是器主歃血供奉,同样可以喂饱器灵,激发出它更强大的力量……”天绝道长也不知是在向身旁的弟子解释,还是在自言自语。

    “器灵……可是,听上去还是好诡异啊。”顾鹏涛缩了锁脖子,“我还以为只有邪道兵器,才会有血祭之说呢。”

    天绝道长此时愁眉不展,脸色也是愈发凝重:“只是这血祭供奉,对器主身体的损害也不小……所消耗的都是自身精血,损去的元气不经过一个多月的调养,都是补不回来的。通常不到和敌人拼命,修灵者都是不会轻易动用血祭的……煜城他,竟然已经被敌人逼到这一步了么?”

    “启灵!”擂台上,司徒煜城终是大喝一声,泰山重剑上开始盘绕出了大量的黑光,就像一条条游走的黑蛇。对着墨凉城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下去,很快就结成了一层黑色牢狱。

    “叮”的一声,束缚才刚刚结成,牢狱上方的铁栏忽然就朝着外侧平移而出,很快又重新化为黑光消散在了空气中。墨凉城的身形也是急速向后方平滑,方才他仅仅用一招灵力气刃就削断了铁栏,轻易的完成了脱困,不过司徒煜城这怪异的一招倒是令他多加了几分好奇。

    司徒煜城一招被破,立时挥动泰山重剑,再一次劈了下去。只是他这次劈的却是擂台,随着他这一剑斩下,大量的砖石翻飞,一道沟壑也在台面上蜿蜒着向墨凉城冲去,扫荡开的灵力气浪更加的凝实。

    墨凉城脚尖在地面轻点,轻飘飘的跃出了攻击范围。而在他刚才停留的地面上,此时已经被一座土山占据,从土山的体积看来,是刚好可以将一个人封锁在内的。

    司徒煜城连连转动泰山重剑,每一次都能在擂台上劈出一道深长沟壑,也在同一条线路上留下了一座座土山。当墨凉城再次跃起闪避时,司徒煜城忽然两手一掐诀,那一座座土山竟是在他的操控下晃动起来,同时飞上半空,呈天罗地网之势,齐齐向墨凉城撞了过去。

    墨凉城指尖蹿起两道灵力光束,不慌不忙的稍一旋身,扫荡出的光束直接将座座石山炸成了片片粉末。随后抬手朝着司徒煜城的方向一指:“往生冰莲。”

    在司徒煜城脚底炸开了一朵由寒冰组成的莲花,很快就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内,结成了一具冰雕。

    冰雕的蔓延还在继续,很快就将泰山重剑也一齐封入了坚冰中。再过不久,冰雕连带着其中的司徒煜城,便都是哗啦啦的碎了一地。

    墨凉城这时才略微侧目,而与此同时,已经有一道黑影悄然移动到了他身后。

    “重力领域!”

    泰山重剑深深插入地面,剑锋上的黑光成倍扩张,很快就结成了一层深灰色的球形薄膜,将墨凉城和司徒煜城同时罩入其中。

    “哈……你大意了吧!”司徒煜城艰难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刚才,那只是我的一道分身……我在完成了本体和分身的切换之后,仍然在继续用分身攻击,以吸引你的注意力。

    这一招重力领域,是我的泰山重剑自带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之中,一切的物质……重量都会成倍增加,你可以试着活动一下,是否感觉已经连腿都抬不起来了?”

    在墨凉城徒劳的做过一次抬腿尝试后,司徒煜城笑得更开心了,“但是这毕竟是我的领域,所以,我是不受限制的。现在也该轮到我反击了!”高举的拳头上,缭绕起了一层厚重的灵力气浪,随后就一拳向墨凉城狠狠的轰了过去。

    墨凉城没有闪避,在重力领域之中,他同样无法闪避。

    “砰”的一声,这一拳正中墨凉城面门。

    而墨凉城的身体,就在这一拳之下灰飞烟灭了。

    “什……”司徒煜城立时察觉有异,但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身体已经完全动弹不得了。一股比他的重力领域更强大的束缚力道,此时牢牢的锁住了他。

    “我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你抓住的。”墨凉城脚踏虚空,身形缓缓在重力领域的上方浮现。“刚才那也是我的一道分身。”话音未落,一道瞬发灵力光球就向司徒煜城扣了下去。

    重力领域中掀起了一场大爆炸,这一次换成了司徒煜城被遮蔽在滚滚浓烟之中。只是等他出来的时候,或许就不会再像墨凉城刚才一样完好无损了。

    “师父,凉城师弟他……”邢树珉正想开口。

    虚无极的视线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擂台,只朝着他随意一摆手:“有什么话,等城儿的比赛结束了再说。”

    “……是。”邢树珉默默的低垂下了视线。师父,你不是最喜欢听别人夸凉城师弟的么?如今我只是想和您一起分享您的喜悦啊!难道是再一次的弄巧成拙了么?

    擂台上,当烟尘再次散去时,司徒煜城的长发已经狼狈的披散了下来,身上也是血迹斑斑,但他此时的眼神,反而更加的清亮了。

    “真的很厉害……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让我兴奋的对手,浑身的热血都要沸腾起来了!”司徒煜城气喘吁吁,又一次艰难的提起了长剑,“凉城师弟,我厚着脸皮蒙你相让了这么久,也真是够没面子啊……那,就再接我最后一招如何?如果这一招也被你破解了,那我就算是输也甘心了!”

    墨凉城神情依旧淡漠,还是那一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架势。

    司徒煜城暗暗苦笑了一下,转过长剑横在胸前,一掌缓缓的贴上了剑身,灵力浩浩荡荡的尽数注入其中,甚至在这样高强度的灌注下,剑身都是传出了一阵嗡鸣。

    “剑意纵横!”司徒煜城一声大喝,泰山重剑上被他催生出了一道道成形的剑气,半空中如同一把把凌厉的飞刀,无规则的向墨凉城攒刺。

    墨凉城缓慢的提起了一只手掌,缭绕的灵力气刃悄无声息的伸长了一截,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套在手上的灵力匕首。挥动着这灵力匕首,来回击打着迸射到身前的剑气。

    那剑气的频率慢,他回击的速度也同样慢;剑气的频率快,他回击的速度也会相应加快,总之都是刚好与剑气相合,显然这仍然不能给他造成任何压力。并且以他熟练的动作,简直就像日常间早已训练过千百遍一般。

    司徒煜城不断朝泰山重剑中灌注着灵力,额头汗水滚滚而下。哪怕只有一次……哪怕只有一次都好!他只想看到墨凉城哪怕一次不是这么淡漠的表情!那才像是在战斗啊!像现在这样,总会让他回想起刚刚拜入幻光派时,师父微笑着指点自己剑招的时候……

    墨凉城似乎是终于适应了剑气的频率。包括那无规则的袭击路线,在他的神识外放下,也已经勾画出了一张大致的方位图。

    灵力匕首朝外侧轻轻一拨,将右首一道剑气扫得飞了出去,在尚未完全消散之时撞上了后方的另一道剑气,两道剑气又一起朝着左首剑气撞击了过来。

    而这样的碰撞形成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大量的剑气在相互撞击中被直接抵消,这其中实是经过了墨凉城的精密计算,而在外人看来,就只是那道道剑气忽然如同炸裂一般,更似洪水决堤横冲直撞,引发出了一种远比剑气本身更为强大的爆裂能量。

    墨凉城的最后一击,刚好是刺入了连环爆炸的中心点,整片剑气圈顿时翻搅起一阵强烈的白光,所有的剑气都被瞬间摧毁。司徒煜城一眼见到,连忙双手在身侧各一撑,支起了一层球形灵力光罩。身形也是朝后方连连纵跃,与墨凉城拉开了距离。

    “剑意啊……”墨凉城站在原地,微微仰起头,感受着剑气溃败后带起的阵阵扑面清风,“这的确是不错的东西。只可惜,现在的你还仅仅是手中有剑,心中无剑,这剑意的威力,你能发挥出的还不到一半。”

    “那么,为了表达对你的尊重,接下来我就用一招灵技来结束这场比赛吧。”墨凉城缓缓的转过身,“顺便也可以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剑意。”

    观众群中,此时又是一片动容。整场比赛,墨凉城除了一招基础灵技往生冰莲外,就没有再动用过任何灵技。谁都能看得出,他是多么轻松的掌控了全局。如今在比赛的尾声使用灵技,也仅仅是让司徒煜城的面子上稍稍好看一些。

    司徒煜城全神戒备,即使他的比赛转眼就要终结在这一刻,他也会尽全力去观察敌人的招式,取长补短,充实自身。

    墨凉城结印的速度很快,比起大部分人干脆利落的动作,他那更为圆融的手势倒像是一套手指的舞蹈。自然,这也是因为动作极其熟练之故。

    随着他最后一个印诀落下,天空渐渐阴沉了下来,在他的头顶上方,浮现出了一柄巨大的剑形虚影,那虚影同样呈黑色,与司徒煜城泰山重剑的沉稳相比,这道剑影却更显得阴森诡异。

    并且在那剑形虚影之上,仿佛还缠绕着一种来自远古的浩瀚波动,隐隐间有着将整片赛场空间撕裂之势。

    墨凉城转过身直视着司徒煜城,右臂缓缓抬起,似乎是将一条手臂都隐约融入了那剑形虚影之中。

    “这一招,是我焚天派的独门秘法,名为‘焚天裂山河’。”

    最后一字吐出,墨凉城抬起的右臂也朝下方利落的一斩。

    那剑形虚影与他的动作同步,携天地之威,气势汹汹的向司徒煜城劈下。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