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十七章 开局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

    一边是刀光,一边是杀机,两人的斗志似瀚海汹涌,半空中碰撞出铮然寒意。

    “冷月寒芒!”姜碧莹率先出手,每一刀都刺进了花瓣的连接缝隙,扩散开的刀气强行将花瓣震散,始终令它们无法连成琴弦。毕竟,沈雅婷上一次那招音波攻击,的确是令她心有余悸。

    沈雅婷在几次操控花瓣受阻后,也就看穿了她的企图,心下暗自不屑。转眼面前又是一刀刺来,这一次沈雅婷不避不闪,轻轻伸出一根手指与刀刃相抵,花瓣自她的指尖缭绕而出,顺着刀锋一路蔓延,转眼之间,竟是将姜碧莹的寒月弯刀包裹成了一柄花刀。

    姜碧莹面色微变,那些分明只是薄如蝉翼般的花瓣,但从她手腕上传递过来的触感,却像是一刀插进了石缝中一般动弹不得。沈雅婷借此机会,一掌向她胸腹之间拍了过去。

    姜碧莹被这一掌之力击得倒飞而出,在距场外还有数步之遥时,硬是强用灵力按落了身形,饶是如此,脚跟仍是在擂台的石砖上一路平平擦出,后冲之力仍未散尽。

    沈雅婷乘胜追击,身形纵起,半空中几乎是游了过来,双掌裹挟着片片花瓣,不间断的朝姜碧莹拍击。

    姜碧莹半个身子都已经滑出了擂台,脚尖在台沿猛地绷紧,借后仰之势化解了未尽的冲力。而她还要应付着沈雅婷一招紧似一招的攻击,只能以脚尖在擂台边缘交叠游走,一面全力劈砍着压到眼前的花潮。

    终于,当两人一路战到擂台转角时,姜碧莹借着半身转向之力,身形猛然大幅度后仰,沈雅婷一掌劈了个空,胸前陡然露出破绽。姜碧莹等的也正是这个时机,脚尖再次猛然一绷,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勾了起来,改后仰为前冲,一刀向沈雅婷平平砍去。

    沈雅婷不敢硬接,只能足尖点地,朝后方纵跃闪避,刀锋在她的身前空隙处划出了一道半月形的刀芒。

    姜碧莹腾身跃起,自沈雅婷上方纵跃而过,意图回到擂台正中。然而沈雅婷一等缓过气来,再次一扬手花瓣抛出,组合成了一条花瓣长鞭,牢牢卷住了半空中的姜碧莹脚踝。

    姜碧莹半空中无处着力,几次强提灵力挣扎不脱,沈雅婷再将花瓣长鞭狠狠一扯,姜碧莹的身子顿时不受控制的坠落下来,狼狈的摔到了沈雅婷身前,此时两人刚好面朝同一方向。

    沈雅婷微微冷笑,右手花瓣自动重组,卷上了姜碧莹上身,另一手傲然扬起,盘绕而出的花瓣组成了另一条长鞭,紧紧勒住了姜碧莹的脖子。

    “快认输!”沈雅婷控制着长鞭不断收紧,勒得姜碧莹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我……”当沈雅婷察觉到姜碧莹有了开口迹象,略微放松力道时,姜碧莹咬牙挤出的却是一句:“我不会认输的!”不等沈雅婷再次加力,忽然转过刀柄,贴着腹部一路向上方逆削,沈雅婷缠绕在她上身及颈部的花瓣长鞭,在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刀下被同时削断。

    变故突生,沈雅婷自己也是大惊失色,不等她回过神来,刚刚脱困的姜碧莹已经闪电回身,一刀再次向她挥了过去。沈雅婷躲闪不及,衣襟前飘散开了一丛血花。

    姜碧莹方才这脱困一刀,可说实是险到了极处。若是力道有半点控制不均,完全有可能直接割断了自己的喉咙。幻光派众人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沈雅婷也正因没料到她竟敢如此大胆,这才在轻敌下不慎吃亏。

    姜碧莹一招得手,更不给沈雅婷喘息之隙,一刀连着一刀,就如方才沈雅婷对她的追逼一般,一转而占据了主动之势。刀光霍霍,刀意森森,片片刀芒如蝴蝶般扩散,沈雅婷两鬓发丝都被削得飞扬而起,双颊已是隐约沁出血丝。

    “打得好!就这样压制住她!加油,加油,马上就要反败为胜了!”祈岚正在台下大声的为姜碧莹鼓劲。

    幻光派在竞技赛中是和玄天派一起行动的,祈岚也早就把他们看成友军了,更何况,姜碧莹现在的对手,还是那个他最痛恨的阮石的师姐,这自然是让他更加的同仇敌忾了。

    “天绝道兄,碧莹师侄这都已经占据上风了,怎么你还是愁眉苦脸的?”了尘道长递了瓶水给身旁的天绝道长。

    天绝道长默默的接了过来,却始终都没有拧开瓶盖,微微颤抖的五指反而将瓶身都捏得变形了。

    “难啊……根据那个沈雅婷在赛场中的表现,碧莹的确不是她的对手。这孩子现在是求胜心切啊……”

    天绝道长说到这里,摇摇头叹了口气,“说到碧莹,她平时虽然不声不响的,但她的团队荣誉感其实比谁都强!说起来,可能也要怪我这个师父不好,这一次煜城只能止步在第一轮,对我的打击的确很大,碧莹可能就是看到了我的反应,所以她才想将这个维护师门的重担一肩挑起。唉,如果碧莹能这样占据先机自然是好,我只怕,还会再生变故啊……”

    仿佛是为了佐证他的话,那前一刻还在节节败退的沈雅婷,背后忽然扬起了两路花瓣,就像是张开了一对诡异的翅膀。那花瓣在拉伸到极致后,猛然笔直前冲,分两路撞击到了姜碧莹胸前,当场就将她扫飞了出去,背部重重的砸落在擂台上。

    沈雅婷疾冲进击,手中再次高高扬起了一条花瓣长鞭,一鞭一鞭狠狠的朝着姜碧莹抽下。

    “我说了让你认输!”同门师兄的离奇死亡,竞技赛中再三被抢光的经验值,以及最后自己的彩虹罗盘落后了阮石一大截,被人惊奇围观的尴尬,这一切都让沈雅婷心中一股邪火越烧越旺。

    姜碧莹作为她的首战对手,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她的发泄对象,甚至在她眼中,她每一鞭抽的已经不再是姜碧莹,而是那个被宽恕的杀人凶手,以及那个懦弱无能的自己!

    姜碧莹被抽得在地上无力的翻滚着,衣衫已经被抽破了数道口子,染着血痕的肌肤也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了出来。但即使她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水,脸上也沾满尘土,仰起的眼神却始终坚毅。

    “我……我不会认输的……”姜碧莹的声音在断续的呻吟中已是格外沙哑,“司徒师兄已经不能再走下去了,我要……连着他的那一份……一起赢回来!幻光派的荣誉……就由我来守护……我绝对不会认输的!!”

    观众席上。

    这两名女弟子的比赛,看在虚无极眼中无非是一笑而过。此时他缓慢的前倾起身子,面朝着身边的破月派掌门席位,皮笑肉不笑的道:“师清一,听说你近日练功颇有小成,已经隐约触碰到敛气级的门槛了?我是否该提前给你道一声喜?”

    师清一身子剧烈一颤。虚无极这句话,是在暗讽她已有不臣之心,自从定天城拍卖场之后,她就一直担心着会有这么一天。

    当初她破月派的弟子韩娣月,曾在拍卖场上对焚天派弟子口出狂言,说什么“这九曲玄阴丹,敝派掌门同样要借它提升境界,到时是谁当先跨过那一道门槛,还是两说之数!如果是我们这边先突破了,那还是让虚无极掌门带着他的徒子徒孙,尽早向我们俯首称臣吧!”。

    当初这段话被付莫生用吹嘘的口气学给她听时,师清一顿时五雷轰顶。

    虽然这的确就是她的心思,但平心而论,她离敛气级的确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就算真是突破了,在没有万全把握之前,她也绝不打算轻易跟虚无极撕破脸。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些隐秘心思在门派中人尽皆知,而且还被嘴快的弟子直接拿到焚天派面前招摇!

    但事已至此,她又不可能主动去解释,只能在连月以来百般收敛,百般讨好,但愿那郭阳云是个心大的,回去以后千万不要鹦鹉学舌。又或者虚无极自视甚高,就算听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一直提心吊胆到了今天,虚无极却毕竟还是耿耿于怀的!

    “哈……您老人家真是说笑话了……”师清一此时笑得比哭还难看,“敛气级这可是一道坎,哪里是说突破就能突破的呢?要说这定天山脉真能有人突破,自然也是您虚无极掌门第一个突破啊……?那些私底下的小道传言,都是弟子们口无遮拦,当不得真,当不得真的……”

    “当不得真?”虚无极微微冷笑,“要我说,那些小鬼们也只是每日里耳濡目染的,上——行——下——效——啊?”

    “不,不,这绝对没有!绝对没有!”师清一吓得连连摆手,“这都是我督管不严之过。自今日起,我一定严加约束门下弟子,绝不再让一句大不敬之言传到您老人家耳中了!”

    虚无极这才满意的抱臂坐了回去:“是么?那我就拭目以待。”

    擂台上。

    姜碧莹在屡次狼狈的打滚后,忽然伸出手狠狠的扯住了抽到脸上的花瓣长鞭,同时手中弯刀一提,准确的抵上了沈雅婷喉咙。

    “啊,两位选手用的都是拼命的打法啊!如今已经互成牵制,谁也不敢乱动一下了——她们会就这样,打到两败俱伤吗?”那裁判正在紧张的宣报着赛况。

    沈雅婷视线低垂,勉强凝视着那直抵咽喉的刀锋,尽头处她虽然看不到,但颈间却已经能感受到刀尖的尖锐触感,这让她连咽一下口水都是不敢。额角悄然滑下了一滴汗水。

    “现在,是不是该轮到你认输了?”姜碧莹挤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你的长鞭杀不死我,但是我现在刀尖一递的话,就可以刺穿你的喉咙,胜负如何,应该已经很明显了吧?”

    “你……呵,你得意的太早了。”姜碧莹脑中忽然响起了一道传音,在她手中的触感也是猛然化实为虚,那原本凝实的长鞭,忽然又化散成了孤立的片片花瓣,自她指锋间相继漏出后,飘浮到了她的颈边化为枷锁,缠绕上了她的脖子。

    沈雅婷也正是借此机会,身形倒纵,来了一个潇洒的后空翻,脚尖弹起时顺势踢中了姜碧莹手腕,姜碧莹拿捏不住,弯刀脱手飞出,掉落在擂台上的不远处,发出清脆的“叮”一声响。

    “剑影万花筒!”沈雅婷和姜碧莹拉开一段距离后,迅速施展开了远程攻击,剑形轮盘不断从内部推送出层层剑影,正中一柄剑形虚影若隐若现。

    姜碧莹在竞技赛中曾经看到过沈雅婷施展这一招,当时被罗帝星轻松破解。如今她兵刃已失,仓促间也只能采取同样的应对方式,双手同时凝聚起一轮灵力光盘,迎上了飞速袭来的剑影。

    然而,姜碧莹的实力毕竟是比罗帝星差得太多,双手的灵力光盘几乎在瞬间就被完全摧毁,那道剑影顺着劈开的空隙笔直钻入,从正面贯穿了她的身子。从侧面看来,姜碧莹简直就像是被一柄长剑钉在了半空中。

    沈雅婷一击收效,后招立刻紧随而至,万花筒中的千百把长剑如排山倒海,一齐向姜碧莹压了下来。

    姜碧莹挨了这剑影万花筒全力一击,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也是再次如断线风筝一般倒栽了出去。沈雅婷扬手一招,花瓣化为一条长鞭,将远处遗落的弯刀卷了过来,再一次杀到姜碧莹身前,高高在上的将弯刀压上了她的颈侧,刀尖已经牢牢钉上地面。

    “够了,碧莹师妹,认输吧!你不是她的对手!”司徒煜城猛地从观众席上站了起来。

    “司徒师兄……”姜碧莹艰难的转动着眼珠,“我不能认输,我们幻光派现在已经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如果我也输在了第一轮,那我们的总成绩……”

    司徒煜城急道:“你已经尽力了!我们幻光派的荣耀,不能全压在你一个弱女子的身上!剩下来的,就交给师兄吧!”

    他为了劝服姜碧莹认输,到最后竟是放胆狂言道:“为什么你们都对我这么没信心?现在比赛还没有开始,你们一个个就都认为我已经输定了?墨凉城,由我来打败,我不会给我们幻光派丢脸的!”

    对这场比赛一直兴致稀缺的罗帝星,此时忽然一道冷眼斜睨过去,冷哼了一声:“大言不惭。”

    这声音不高不低,却恰好是让坐在前排小范围的弟子都能清晰听得。司徒煜城被当场讥讽,此时也是一阵尴尬,满肚子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反倒是姜碧莹看到这样局促的司徒煜城,嘴角缓缓浮现出了一个笑容。眼帘轻轻合拢又张开,轻声道:“我……”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