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十三章 落幕与开端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墨凉城这句意味不明的话,吓得阮石心脏当时就是狠狠一颤,还没等回过神来,在他脚底已经绽开了一朵妖异的红莲,熊熊火光直蹿而起,无孔不入的束缚力道让他只能僵硬的定在原地,忍受着扑面而来的阵阵热浪。

    完全摆脱不开……阮石咬牙切齿催动出的灵力,每与火焰接触,皆如泥牛入海般,在瞬间的碰撞中就被全面瓦解,消蚀一空。甚至就连他想使用水咒,也全然无法感应到空气中其他的五灵元素了。在那火焰之中,似乎充斥着一种自己所无法理解的狂暴能量。

    如果将戒指的威能完全激发出来,虽然可以脱困,但那样造成的动静就太大了,一定会被外面的评委察觉的!

    郭阳云已经得意的走了上来:“阮石,你这小子到底是给我们抓到了吧?这一次你那张能说会道的嘴也救不了你了!拿你的经验值来补偿老子吧!”蓝阶高级的彩虹罗盘在他手中流转生光,就像是一把即将捅进敌人心脏的刀子。

    阮石仍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每一次的徒劳无功,都让他恨得双眼发红:“墨凉城,你是故意的么?你是在试探我么……?!”

    究竟是保经验值还是保自己,这个问题本来不需要去想。就算能给他在这里拿到紫阶高级,一旦暴露,所有成绩自然作废。但也正因没有选择,才更是让他深深有了一种“弱者无权”的痛苦。

    两只彩虹罗盘眼看就要接触,另一股强大的力道忽然从旁袭至,一举将火焰震散,扩展开的余波也将郭阳云逼得连退数步。

    “墨凉城,当着我的面欺负我朋友,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罗帝星收回了兵器,冷冷的看向墨凉城。这也是他们两人在赛场上第一次真正意义的接触。

    墨凉城神色波澜不惊,目光在碎星派众人的彩虹罗盘上略微一扫,在一群勉强爬到黄阶高级的队员中间,阮石那一只青阶高级也真是格外显眼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手下留情的结果啊。”墨凉城的语气不无讽刺,“不过在比赛中放水,这好像不是个表达友情的好方式吧?”

    罗帝星脸色阴了阴。做出这种优柔寡断的事,还被人当面嘲讽,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击了。好在墨凉城没让他尴尬太久,很快就改口道:“那好吧,看在你的面上,我今天就放过他。不过碎星派其他人的经验值,我要了。”抬手打了个响指,碎星派的三只彩虹罗盘自动飞到了半空,郭阳云四人忙不迭上前分食。

    “……墨凉城,你竟然已经升到紫阶高级了?”罗帝星看着在原地静立不动的墨凉城,目光自然而然就转移到了他手腕的彩虹罗盘上。<>想不到,自己到底还是输给了他!

    墨凉城慵懒的目光朝他一转:“我听说你拿到了噬血龙的全部经验值,你竟然还没升到紫阶高级?”

    “……”罗帝星真是火冒三丈。墨凉城总有一句话就把他气到半死的能力,偏偏他还无法反驳。眼睁睁的看着经过吸收,焚天派邢树珉的彩虹罗盘也正式晋入了紫阶高级,这样一来,他就算是再升级,也只能排到第三了!

    “你们破月派的经验值,我是不是要先打败了你才能拿到?”等到焚天派吸收完毕,墨凉城挥手将彩虹罗盘物归原主之后,忽然又转向罗帝星,轻描淡写的来了这么一句。

    “你想动手么?”罗帝星登时如临大敌的握紧了兵器。

    即使是在最重要的赛程第三天,他也没有想过去打劫焚天派,就是为了避免跟墨凉城正面冲突!

    虽然他嘴上总在说着要跟墨凉城一决高下,但是三天的辛苦,以及紫阶中级的彩虹罗盘,还是难免让他有了得失之心。他也很担心会像上次在归元秘境一样,输得竹篮打水一场空。如果最后离开赛场的时候,他的彩虹罗盘连紫阶都没有,那这个脸就实在是丢大了!

    但是,罗帝星一向看重颜面,就算他心里再不想打,当着所有观众的面,他也没有办法说出拒战之言。只能一边强充出一无所惧的台面,一边在深心里忐忑不安。

    罗帝星这边是死不承认,破月派其他人可真是被抢怕了。他们也没有那么多顾忌,纷纷向墨凉城传音讨饶起来。

    “凉城师兄,如果你们真的在这里拼到两败俱伤,难道就甘愿把经验值让给了还在边上虎视眈眈的碎星派,还有玄天派的同盟队吗?”

    “凉城师兄,你们两个真要打的话,分出胜负的时间一定不会短。到时候,恐怕比赛都快要结束了!有同样的时间,你们随便再去打几只巨魔,也比我们的经验值多啊?”

    一边是破月派滔滔不绝的传音求情,一边是还没吸收过瘾的郭阳云正在摩拳擦掌:“打啊!当然要打!只要再把他们的经验值收了,我这次也一定可以升到紫阶了!”两种不同的声浪时刻碰撞,墨凉城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了。

    “好麻烦啊。”最终墨凉城皱了皱眉,“算了,不打了,擂台大赛上再见吧。”也不知他是的确被吵得心烦,还是暂时认可了破月派的理由。

    罗帝星暗中松了口气,对方已经明确说了不打,多半就不会再反悔,这也让他的傲气重新涌了上来,朝着玄天派的方向扫了一眼,高调放话道:“墨凉城,你要报恩也总得有个限度。<>擂台大赛在跟我打之前,你不准输给其他人!”在看到墨凉城无可无不可的点头应允后,这才转向破月派众人,吩咐了一句:“我们走。”

    破月派队伍经过碎星派身边时,罗帝星不动声色的留下了一句传音:

    “你现在应该也可以参加擂台大赛了。别再做多余的事了。”

    阮石的瞳孔在此时猛然紧缩成一线,急转身还想询问时,破月派队伍早已经影踪全无。

    在破月派离开后不久,碎星派也很快的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空旷的平原上,如今就只剩下焚天派和玄天同盟。

    司徒煜城额角已经沁出了汗珠。之前焚天派没有和破月派动手,大家都看得出来,是因为他们还会忌惮守在边上的这些“渔翁”。

    但是现在,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而且他们这里更加没有人可以和罗帝星相比,墨凉城就算是一个人把他们都解决了,也耗不去他多少力气。如此稳赚不赔,他又有什么理由放弃?他们现在的处境,可以说已经是非常险峻了。

    就在司徒煜城苦苦思考对策之时,赫连凤却是大模大样的拍了拍墨凉城的肩,笑道:“哎呀,这么板着脸干什么嘛!你是叶朔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了,大家都是朋友,难道你还真想来打劫我们吗?”

    司徒煜城眼前忽然一亮,墨凉城和叶朔的关系,这倒的确是他们保住经验值的一大指望!迅速的组织了一下语言,迎上前道:“凉城兄,还没谢过你昨晚对叶朔的关心。如果你不嫌我们高攀的话,其实大家早就已经把你当成是自己人了。

    只不过凉城兄的绝世风采,自然还是应该等到擂台大赛上,在所有人面前展示才是。现在赛场众多,观众们各看各的,如此岂不是委屈了凉城兄?不如,我们也相约在擂台赛上,你看如何?”

    司徒煜城向来为人耿直,今天如果是他自己面对墨凉城,就算是把经验值全赔进去,他也不会去说这些委曲求全的话。但是现在他还是幻光派的队长,必须要为全派的队员,以及门派的总成绩着想。

    墨凉城很久都没有回答,这一次就连最聒噪的郭阳云也没有插嘴。

    他们虽然不清楚叶朔和墨凉城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听说这恩情的高度似乎达到了救命之恩。方才罗帝星也曾经说过“报恩也得有个限度”,再加上昨夜墨凉城确实是一听说叶朔出事,就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到现场询问,似乎都在佐证着“恩情”之说,的确属实。

    既然是救命恩人,他们此时说什么都不合适,还是交给墨凉城自己决定吧。<>

    良久,墨凉城抬起头,淡淡一笑:“说得对,不能集齐全场观众的架,我不打。”

    虽然是极其任性的回答,还是让玄天幻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之后墨凉城又向叶朔问候了几句,最后说道:“恩人兄弟,我也很期待和你打擂台。不过希望我们不要太早碰到了。”

    叶朔还没答话,楚天遥已是冷哼一声道:“你还是期待早点跟他碰上吧。否则的话,不论是你还是他,恐怕都会先败在我的手上。”

    这句直言挑衅,简直是将刚刚转好的气氛又弄得僵硬了起来。司徒煜城免不了一番心惊胆战,赫连凤和郭阳云也被各自惹出了脾气,然而作为主角的墨凉城却是不慌不忙,缓缓扯动了一下嘴角:“这还真是个不错的笑话。”

    楚天遥脸色顿时一黑:“什么意思?”

    墨凉城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因为我听说你连罗帝星都打不过。”

    在楚天遥的脸已经黑成锅底的时候,墨凉城又是主动缓解气氛的一笑,道:“开个玩笑了,我也很期待和楚师兄的切磋。”

    这一场刀光剑影的暗战,终于是有惊无险的结束了。

    三天的赛程,也终于是悄然的走到了尾声。

    除了焚天派全程保持第一,在第三天疯狂打劫的破月派,总算是重新压下玄天幻光,夺回了第二名的宝座。这也不免再次令人感叹,到底实力才是一切。而罗帝星也赶在比赛结束的钟声敲响前,杀死了最后一只巨魔,险之又险的晋入了紫阶高级。

    将经验值升到最高点的记录创造者,全场也就只有墨凉城、罗帝星、邢树珉三人。但他们三个或许谁都不愿意给旁人分走了这份荣耀。

    此时,各门各派都在迅速赶往集合地点。很快,他们就要通过传送阵,正式被传送出赛场了。

    焚天派一边,郭阳云还在喋喋不休的讲述着刚才的“诡异”经历。

    “我跟你们说!那小子真的太邪门了!当时就那么被他碰了一下,我两只手一下子就全都没感觉了!所以我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锁链砸下来……我敢说,这里面绝对有古怪!”

    不过,由于郭阳云平时“不靠谱”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他的控诉也没多少人在意,只有两个小跟班晋鹏和高畅还会安慰几句。

    “大师兄,我看是你自己太不小心了吧?”

    “是啊,这一招其实我一直就觉得挺吓人的,总有种锁链会反过来抽到自己的感觉……大师兄,以后要不还是尽量别用了吧?”

    “你们怎么就都不相信我呢!”郭阳云气得跳脚,“我给你们保证,这次绝对不是我自己不小心!当时,我记得隐约有一种被蚊子叮了一下的感觉,然后,我的手好像突然就不是我自己的了!那种感觉……对,就跟被下了毒一样!”

    “下毒?”墨凉城忽然目光一厉,敏锐的捕捉到了一条关键点。

    碎星派一边。

    说起来,这一场比赛,碎星派才是最大的输家。经验值被人一抢再抢,门中的精英弟子死的又是莫名其妙,每个人的情绪都是极度不佳,夕阳在他们之间投撒下了一片愁云惨雾。

    “阮石师弟,别总这么垂头丧气的,还在想嘉祥的事哪?”即使是在这样的气氛下,张家栋还是敏感的发现了阮石的异常。

    阮石重重的点了点头:“是啊。我非常确定,我看到过的鉴定报告,死因绝对就是魔气侵蚀!执法队的人说了谎,但是我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说谎!”当然,这段对话,众人仍是以传音交流。

    “算了吧,别想那么多了,既然公开调查的结果都是这样,可能嘉祥师兄真的就是自然死亡吧。”沈雅婷的样子看起来很疲惫,“毕竟,那个叶朔只是一个新晋弟子,跟执法队又没有什么交情,如果他真的是凶手,他们也没道理包庇他啊!”

    “就是因为全像你这样想,嘉祥师兄才会死得不明不白!”阮石此时的愤怒是真实的。但至于他究竟是在气些什么,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张家栋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他:“平时也没见你和嘉祥关系多好,这次怎么这么热心?”

    这句话也真是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毕竟,这一次林嘉祥横死,阮石先是主动以分身探测场外,又是在事后坚持为他打抱不平,这一切的确都显得太积极了一些。在他们了解中的阮石,平时对门派中的事可没有这么上心。

    阮石心里一紧,表面仍是一脸平静的传音道:“我跟他的关系再不好,那也仅是我碎星派的内部冲突。如今他却是被别派弟子挑衅所杀,如何能饶!”

    这句扯起师门大旗的话,也成功激发出了碎星弟子的同仇敌忾之心。张家栋当即一点头:“说得好!阮石师弟,我们会陪你一起调查下去的,一定不能让嘉祥就这样枉死!”

    阮石眉头略微一皱。他需要的,可不是一群满脑子查清真相的愣头青啊?将几句话再度盘桓一番,才道:“如果,最后实在找不到证据的话,那我们就自己为嘉祥师兄报仇吧!”

    以张家栋为首,众人在稍一迟疑之后,都是狠狠一点头。

    夕阳下,映照出了四条坚毅的背影。

    竞技赛就这样落幕了。然而,围绕着定天山,层出不穷的阴谋,以及愈演愈烈的争端,却正在**迭起的展开着……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