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零七章 魔气侵蚀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鉴定室中,阮石一只手已经扶在了花瓶上,紧盯了那两名弟子许久,却是始终都没有推下去。

    现在这室内门窗紧闭,连一阵风都没有,何况就算是有风,那得是多大的风才能把花瓶从架子上掀下来?如果就这样动手,一定会被人怀疑的。

    阮石的目光再度在两名弟子身上打量了一圈。这两人都是女弟子,那么,就这样试试吧——

    手中的戒指缓缓抬起,对准了右首一名女弟子的双眼:“置幻!”

    一缕微弱的红芒瞬间扫出,那名女弟子先是眼神呆滞了片刻,接着视线落到脚边,忽然尖叫一声:“老鼠!”一边疯狂的向前一冲,刚好撞到了左侧的女弟子身上,两人推搡着一齐撞上了背后的货架。

    阮石抓住机会,反掌狠狠一扣,就将那花瓶从架子上扫了下来,刚好砸到左侧那名女弟子头上,登时头破血流,同时响起的,还有花瓶坠地时清脆的碎裂声。

    “怎么回事?!”刺耳的响声,以及两名女弟子的尖叫,也在同时吸引了所有医师的注意。

    右首那名女弟子都吓傻了:“我……我……刚才我看到地上有一只老鼠,吓得推了花井师妹一把,结果她就撞到货架,花瓶也掉下来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看到左侧女弟子头顶不断涌出的鲜血,自己也是一阵头晕目眩,缓缓委顿在了地上。

    幕肃师叔在两人脚底扫了一眼:“这里哪来的老鼠啊?多半是眼花了吧!唉,这些个小年轻,办事就是不牢靠!你们也去帮忙处理一下伤口吧。”身侧的几名医师得了吩咐,也连忙放下手头的事急赶上前。

    趁着众人乱成了一锅粥,再无人关注担架一侧时,阮石眼疾手快的横过戒指,灵力稍一催动,一滴黑紫色的药液瞬间在戒指上端成形,流淌而出。药滴在半空坠落的瞬间,时间仿佛定格了,整个世界都成了一卷用慢动作播放的胶片。

    “叮——”阮石目不转睛的看着药液落进了林嘉祥的胸腔。

    接着,就像是在油锅里加入了一滴水,“滋啦——”一声,林嘉祥的身体里掀起了一场激烈的大爆炸。大量的器官在瞬间完全**,溃烂,一缕缕暗绿色的魔气升腾而起,在室内狰狞的盘旋着。这些仅仅是魔气扩散后的残留烟尘,并不似正宗的魔气一般致命,但也是足够的动心骇目。

    “天哪!你们快看尸体!”在众人都在手忙脚乱的照顾那两名女弟子时,忽然有一名离担架最近的医师发出了惊恐的叫喊。

    其实不用她说,众人的目光也都接连聚焦到了担架上。<>林嘉祥那具不堪入目的尸体,已经让几名胆小的医师感到了一阵反胃。

    “整个胸腔都给烧烂了!腐蚀得这么快,显然是受到魔气侵蚀!”

    “快,更改鉴定报告,死因是魔气侵蚀,现在可以确定了!”

    阮石看着室内奔忙的医师,听到那一声声惊恐的“魔气侵蚀”,嘴角缓缓划开了一丝阴笑。

    虽然尸身的腐烂确实是显得太突然了一点,但是只要没有被人抓住现形,灵力波动为证,在这里的确不曾有外人出现,那么他们也就只能认为,是堆积在体内的魔气,在此时来了个集中爆发。凶手,只会有一个,也始终都只能有一个!

    “叶朔,你就背着这个甩不脱的黑锅,愉快的去死吧——”阮石带着一脸藏不住的狞笑,一路穿梭过拥挤的医师,悠闲的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然而,就在他距出口只有一步之遥时,忽然感到周身的灵力如潮水一般退去,楚天遥竟是不知何时已经单方切断了共享领域。他自己的灵力早已经耗尽了,忽然失去外援,敛气术几乎是瞬间失效。

    阮石一刹那如同五雷轰顶,拼着最后一口气保住了灵遁术不散,撞开门帘,疯狂的夺路而逃。

    “什么人?!”幕肃师叔猛然转头,看着轻轻飘动的门帘,眉头越皱越紧:“刚才又感应到了灵力波动,似乎是之前那个小子又回来了……但是,现在又没有了,难道是错觉么?”

    阮石一路夺命狂奔,总算是将鉴定室远远的甩在了身后,同时,在脑中连接本体,疯狂的传音嘶吼道:“楚天遥!你的灵力撤得太早了!我刚才差一点就要被抓到了啊!!”

    回应他的,是楚天遥轻蔑的冷笑声:“那又如何?反正被抓到的是你而不是我。我可不想把我的灵力无止境的让你浪费下去。”

    阮石简直就快要气疯了:“楚天遥!别说得这么事不关己!其实你才是杀害我嘉祥师兄的真凶吧?!如果我真的被抓到了,我一定头一个就把你供出来!!”

    楚天遥依旧态度从容:“证据呢?别忘了在案发现场被抓到的可是你啊,阮石师弟。”

    阮石从分身中抽回了意识,一时气得七窍生烟。唯一的安慰或许是,这次的行动总算还是成功的,但同时却也给楚天遥留下了把柄……

    等他再运功调息片刻,耳边就响起了赫连凤的大嗓门:“楚天遥,你什么意思啊?……”这也令阮石的心情好转了起来。看来,你终于也遇到麻烦了。

    阮石这一边刚走,鉴定室的屋顶,就有一块瓦片被悄悄掀开,从上方偷看的正是顾问和祈岚。<>

    “他们怎么都在说死因是魔气侵蚀?这怎么可能呢?要我说就是他们自己动的手脚吧!”祈岚看得义愤填膺。

    顾问脸色也沉重了不少:“看来,敌人到底还是比我们快了一步啊……”

    “敌人?敌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这么做?”祈岚急急地追问着。

    顾问正要答话,鉴定室之中,幕肃师叔忽然猛地抬起头,刚好与两人的视线来了个正面相接。

    赛场中。

    玄天派的内部争议,被忽然出现的焚天派一行打断。

    由于焚天派和墨凉城的鼎鼎大名,玄天和幻光的众人难免忌惮,在对方来意不明之前,谁也没有先行开口。

    终于还是墨凉城首先跨出了队列,淡淡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此来没有恶意。只是听说叶朔兄弟这边出了一点事,所以想来关心一下,他现在怎么样了?”

    见众人仍是畏畏缩缩的看着他,不耐的直接掏出彩虹罗盘横在众人眼前:“都看清楚了,我现在已经升到了紫阶高级,不需要再觊觎你们任何一个人的经验值。现在可以放心跟我说了么?”

    那一只彩虹罗盘,此时七种色阶全满,最高级的紫色格外的浓郁,就像是夜空中的一道闪电照破了所有人的眼,也同时震惊了场外的所有观众和评委。

    虽然他们早都知道,墨凉城最后一定可以升到紫阶高级,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所有参赛者的共同追求!现在这才仅仅是赛场中的第二个夜晚啊!这样一来,等到第三天,他们真的是可以闭着眼睛悠闲度过了。

    楚天遥也是许久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讪讪的挤出一句:“就算你是不需要经验值了,难道你焚天派的其他人也不需要么?这是在比赛场中,凡事还是谨慎为上。”

    墨凉城一挑眉:“哦?疑心生暗鬼,那我就没有什么好说了啊。”

    似乎是并不想和焚天派闹得太僵,又似乎欣慰于终于有人站在了叶朔一边,司徒煜城主动上前打起了圆场:“凉城兄,按理说这件事在赛场中应该是被封锁了消息的,不知各位又是如何得知?”

    郭阳云大大咧咧的往前跨了一步,朝着墨凉城一歪大拇指:“他,当然是罗帝星告诉他的!至于破月派是怎么知道的,那我们就不清楚了。

    喂,我说你们这群人怎么罗里吧嗦的,我们好心来关心你们,不领情也就算了,怎么一个个还跟防贼似的?老子要是想要你们的经验值,什么时候不能拿,用得着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吗?”

    楚天遥目光略微闪动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墨凉城:“原来如此,那真是要多谢凉城兄的‘热心’。<>不过此事究竟是我们玄天派的分内之事,不敢劳动凉城兄大驾,这就请回吧。”

    在楚天遥极力下着逐客令时,却是赫连凤先按耐不住,主动冲上前拉过了墨凉城:“你过来,你也是叶朔的朋友是不是!当初在天澜秘境,你不是还口口声声称他恩人兄弟的么?那你倒是来评评道理,这个人刚才在执法队面前,每一句话都在做着对叶朔不利的证言,还瞎扯说什么他可以吸收魔气!说他是魔物!你说他是不是不怀好意?!”

    “魔气?”墨凉城略一皱眉。脑中当即浮现出了在梦魇之域奋战魔骨时,叶朔那鲸吞牛饮一般吸收魔气的惊悚场面。当时他确实非常不解,不过想到人总有秘密,也就没有执意深究。现在,竟然有人同样把魔气的事翻出来说了么?而且,还是作为举证他是魔物的依据?!

    “怎么?凉城兄也想到了什么线索么?”楚天遥眼前一亮,墨凉城这细微的表情变化自然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墨凉城看上去,并不是在为“吸收魔气”而意外,而是在为“竟然会有其他人知道”而意外,那么,难道说他也知道什么吗?

    楚天遥此时甚至已经暗暗启动了传音玉简,如果在这个时候,可以录下他的口供的话,可供扳倒叶朔的证据就又多了一条!

    然而,墨凉城却是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沉思了一下,就很快的答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就算可以吸收魔气,也未必就是魔物,可能只是某种我们所不知道的特殊体质。而且叶朔兄弟的为人,也实在是没有哪一点像魔物吧。”

    赫连凤当场竖了个大拇指:“说得对!你说出来的话这才真像叶朔的好兄弟呢!不像某些人啊……哼!”一面斜着视线狠狠瞪了楚天遥一眼。

    楚天遥心底已是波澜起伏,表面上继续强撑着笑容:“有道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凉城兄跟叶师弟才认识了多久,为何就敢如此断定呢?

    现在且不说我们都是亲眼所见,就是所有能够找到的证据,可也全部都是指向他的……我还是奉劝贵派,在事况未明之前,最好是不要趟这一淌浑水为好。也免得糊里糊涂的,就站错了队伍。”

    司徒煜城望着身边侃侃而谈的楚天遥,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虽然他就站在自己身边,但是,感觉上却是那么遥远,就像是隔绝了天与地。这种感觉,之前他在审讯室里也曾经有过,而现在,却是强烈到了令他心悸。

    天遥,你我相识多年,如今我却是越来越不懂你了……

    墨凉城的眼神依旧是一池静水,没有因楚天遥的话而掀起丝毫波澜:“还有道是,白发如新,倾盖如故。认识时间的长短,很重要么?总之,我相信他,不管其他人怎么说,也不管现在有多少的证据对他不利,我都相信他!反倒是你这么不相信他,才真的让我觉得很奇怪。”

    赛场外的评委席上。

    “哈哈,现在连‘凉城贤侄’都这么力证朔儿的清白,你们几个,也别再拿征讨凶手的眼光看人家了!”天绝道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也是自从公开调查开始后,他第一次有了这么轻松的时候。

    了尘道长默默的盯着光幕,情不自禁的轻轻点头。作为对头门派的弟子,又是公认最有力的冠军争夺者,他对墨凉城一直不存好感。却没有想到,在这段叶朔受到千夫所指的时期,竟然是他挺身而出,为叶朔说了一句公道话。这也让他的眼眶都不禁有些湿润起来。

    “城儿……”同样看着光幕,虚无极的脸色却是格外难看,双目中第一次出现了一种局面超出掌控的呆滞,这份震惊中还有着极度的难以置信。不是为了墨凉城此刻对叶朔的信任,他的眼光更为长远,很快就看到了一些埋藏更深的隐患。

    当初墨凉城回到焚天派,是曾经如实向他说起过天澜秘境的经历,以及叶朔在梦魇之域的救命之恩。因此他对墨凉城为何会对叶朔高看一眼,心里还是大致有数的。

    但由于他早已习惯了,焚天派的弟子都和自己一样的忘恩负义,原本也并没有把这份恩情如何放在心上。直到今天他才发现,墨凉城对叶朔的友情,竟然已经深到了这种程度!

    照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将来自己侵吞玄天派,横扫六门之时,墨凉城定然也会极力反对,但他的计划又绝不可能半途而废,如此岂不是要闹得这爱徒最终和自己反目成仇?!

    这种情况……绝对不允许……!虚无极在一瞬间下定了决心。他们之间,不可以成为朋友!这份友情,必须要坚决扼杀在摇篮里!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