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零五章 暗流涌动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时间退回到更早之前。

    阮石盘膝坐在一棵大树下,双手还维持着掐诀修炼的姿势。碎星派其余的三名弟子围坐在他身边,个个是一脸焦急。

    “阮石师弟,情况怎么样了?”张家栋传音问道。

    阮石皱了皱眉,同样以传音回道:“现在我还没有进入鉴定室。不要一再追问了,让我精神集中一点!”最后一句同时响彻在三人脑中,碎星派弟子生怕令他分心,都不敢传音询问了,只是满脸的担忧仍是遮掩不住。

    自打阮石刚从审讯室出来,对最后的那一段单独询问避而不谈,直接一口向众人说道,他曾经有分身留在外界,如今可以设法去打探公开调查的结果。碎星派众人愤恨于林嘉祥惨死,谁也不希望真凶逍遥法外,对此自是加倍关心,当下自愿为他担当起了守卫工作。

    阮石也曾经明确向众人说明过,此事不宜外泄,一切务必以传音交流。借着曾经向执法队员透露过的修炼由头,他很快就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入定状态。而他此时的意识,已经全部都集中到了场外的分身身上。

    “幸好啊……幸好我为防情况有变,曾经预先在场外留下了一手。”赛场外的阮石分身是从碎星派出发,这才刚刚赶到比赛场地,此时正藏身在一块微微隆起的土壁后。在他手上,同样有一枚深红色的戒指,此时正在曜日下流转生辉。

    原本,以他的功力,本体和分身之间是并不能意识共享的,一切情况都必须等到分身融入本体之后,才能一一重现。但如今借着这两枚戒指的呼应作用,分身的视角同样可以被第一时间的反馈到本体的意识中来。

    这枚戒指,还是他刚刚问阮威借来的。并且,它的作用还不仅仅是那么简单。

    那群碎星派的同门,只知道他是要去打探情况,又如何知道他真正的计划呢?当然,他也绝对不会向任何人坦白——

    “灵遁术!”土壁后的阮石分身双手掐诀,身形已经在空气中消隐不见。

    鉴定室是在赛场边临时开辟出来的一间小房间。原本是一处废弃的杂物间,条件自然也简陋得很,门板早已卸下,也不知被丢到了什么地方去。这一次匆忙调用,只在门前挂了两扇敞口状的布帘,以作遮挡之用。

    大门前还站着两个执法队员,时不时的就东张西望一番,以防有可疑人员接近。

    阮石远远的观察许久,这两人看上去虽然懒懒散散,偶尔会伸个懒腰抓个痒,但对这大门盯得还是很严,看来要等他们自行松懈是不成了,必须要主动出击。<>

    阮石做了个深呼吸,踮着脚尖一步一步的靠近过去,到了两人面前,用慢动作结出一套风咒印诀,摸拟出一阵轻风,随后就借着这个机会,抬手去掀面前的布帘。

    刚刚掀开了一个半人高的口子,左首一名执法队员也注意到了这阵怪风,扯住布帘强行按了下去,阮石原本刚想往里钻,这一下顿时吓得整个人都缩了回来。暗暗诅咒了这名执法队员几句,只能沉下心继续等待机会。

    终于,阮石注意到了这两人的一个习惯。左首那名执法队员经常会朝左侧张望,左边也正是观众席所在的方向,上方的光幕还是同步播放着赛场中的情形。想来他也正是时不时的在偷看比赛了。

    而右边那名执法队员则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就站在原地漫无目的的看着前方,时不时的打个哈欠,似乎对身外事并不如何上心。

    等到左首执法队员再次忍不住转头去偷看比赛时,阮石闪电般的抬起手掌,朝着他的后颈不轻不重的劈了一下。

    那名执法队员大怒回头,理所当然的推了右首执法队员一把,喝道:“好端端的你打我干什么?”

    右首执法队员脾气也上来了:“谁打你了?我刚才动都没动过!”

    左首执法队员更怒,只当对方是在成心戏耍:“这里现在就只有你我两个,不是你打的还能是谁打的?”一面已经扑上前撕扯住了右首执法队员的衣服。右首执法队员不甘示弱,两人很快就你一拳我一脚的扭打在了一起。

    阮石暗暗偷笑,从外侧绕开了左侧执法队员,趁机掀开帘帐钻了进去。

    这里是一间逼仄的小房间,四壁空空,右侧架着一排临时搭起的桌子,桌上铺开着一本本笔记,一眼望去写得密密麻麻,估摸着就是这一次的测量数据。

    此外还有着不少的瓶瓶罐罐和实验器材,大量身披白袍的医师正聚集在桌案前工作着。玄天派的御尘道长,以及碎星派掌管医药室的长老,同样在其中忙碌。

    左侧最深处的位置,停着一具担架,林嘉祥的尸体就安静的躺在上面,此时已经被解剖得面目全非。另有一群白袍医师聚集在尸身前,继续着他们开刀化验的工作。

    还有几名年轻弟子作为助手,时不时的在两方之间跑腿,有时是帮忙递些东西到右侧的化验组,有时是帮忙传递一些分析数据到左侧的解剖组。看样子,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如今这正是最关键的时候。

    终于给我赶上了……阮石暗暗一笑,刚朝担架的方向迈出几步,耳边忽然响起了一声清喝:“谁?!”

    阮石的心脏都吓停了一拍,第一反应就是去查看自己的双手是否依然隐形。<>在确认之后,稍稍宽心了几分,心想对方在叫的或许是其他人。按住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继续朝着担架跨出了脚步。

    那个声音不依不饶:“什么人?谁在那里?”这一次声音几乎已经响在了自己身后,阮石大惊回头,就看到一位大约五十来岁的女性修灵者双目灼灼,盯的正是自己的方向,甚至她盯的根本就是自己!

    “幕肃师叔,您怎么了?这里并没有人啊?”另有几名年轻医师注意到了她的异状,都是大惑不解的在这间陋室中四面环顾。

    “……我能感应到有外人的灵力波动。”那位幕肃师叔的目光一刻都没有从阮石的身上离开,“看来,是有哪个不长眼的小贼用了灵遁术,想偷溜进来捣乱!你还是自己现身吧,否则的话,真的要我动手揪你出来么?”一边说着,一根骨瘦如柴的手指已经缓缓抬起,对准了阮石的方向。

    阮石大惊失色,他这时才感应到,此人的灵力波动竟然有凝气级!而且比他的父亲还要更胜一筹!

    他虽然可以用灵遁术藏住形态,但是在境界远高于自己的人面前,灵力波动毕竟还是藏不住的……并且这里不止是她,还有着其他的凝气级长老,如果真的被他们抓到,那自己就完了!

    阮石心里诅咒了千八百句,一边还要极力的屏住呼吸,悄然向外侧挪动,希望可以逮住一个空隙偷溜出去。然而进来容易出去难,由于这一边的骚动,已经有许多医师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纷纷朝那幕肃师叔的背后聚拢,将门前竟是堵得水泄不通。

    “看来你是不准备出来了?”阮石虽然已经将动作放到了最轻,但他的灵力波动时刻都会透露出他的位置,这个偷偷溜走的举动显然也激怒了幕肃师叔,一道灵力透指而出。

    这一指正中阮石心口,击得他朝后方跌了出去。借着这股冲力,也是猛地一个翻身,一头扎进人群,疯狂将挡路的医师推开,一群医师被他推得跌跌撞撞,便有几名年轻女医师叫了起来:“哎呀,真的有人!”由于这混乱的环境,幕肃师叔辨认灵力波动的难度顿时也提高了。

    “逃?你还敢逃?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幕肃师叔怒喝连连,指力牢牢锁定着那道看不见的灵力波动。

    阮石虽然逃得敏捷,这每一指却还是一次次准确的射中了他,痛得他觉得身体都快要散架了。但总算还是强撑着从这间房间里逃了出来,一口气奔到了来时的那堵土壁之后,回头望望后方无人追来,这才总算暂时松了口气。<>

    那幕肃师叔生性好强,虽然亲手逼走了来犯者,究竟还是给他逃了,追到门前四面张望一番,怒气冲冲的又问两名守卫:“刚才可有看到可疑人员经过?”

    那两名执法队员这会儿已经结束了打架,都是一脸无辜的回道:“没有啊!”至于先前那阵怪风和突然的击打,这两人谁也没当回事,自然更是不会联想到可疑层面上。

    那幕肃师叔哼了一声:“看看你们两个这一副不专心的样子!难怪都给人家钻空子混进来了!再叫几个执法队员过来,严密把守,这里是鉴定重地,绝对不可以放任何一个人进来!连一只蚂蚁都不准漏过!”气呼呼的又吩咐了几句,这才回转身进去了。

    赛场中,阮石的身子猛地一颤,“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刚才他是借着戒指间的联动之力,将攻击力道全部都转移了过来,用本体强行挨了那几下,总算才保住分身没有消散。代价却是五脏六腑间一阵气血翻涌,甚至大脑都出现了轻微的晕眩。

    “阮石师兄,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付清关切的问道。

    “没事。”阮石没好气的传音回了一句,“该死的,被发现了……不过我会再想办法的。”手中印诀悄然变幻,无声的念出了那一句口诀,同时手上的戒指射出一道红光没入了他的额头。

    “敛气术!”

    赛场外,阮石分身同样双手结印,且是直接将咒法的名称念了出来,戒指上同样射出一道红光没入额头,这自是戒指的传导和双重加持作用了。

    通常修灵者一旦达到了敛气级,就能够自然而然的收敛灵力波动,可以瞒过同阶修灵者,甚至境界稍高,但灵魂力量并不强大的修灵者。阮石此时是通过戒指的法力加持,才勉强在短时间内遮掩去了自己的灵力波动。但这一招极为消耗灵力,刚刚完成的一瞬间,阮石已经能感觉到灵力正在大幅度的往下掉。

    小心的穿过小径,回到鉴定室前,门前的景象看得阮石眼前一晕。这还哪里是片刻前那副松散的守卫,这根本就已经被防御成了一个小型军营啊!

    门前整齐的列着两队侍卫,个个都是腰悬短刀,目中精光四射,这样的架势,的确是连一只蚂蚁都不会从眼前放进去。看来前一次失败的潜入,已经让他们提高了警惕。

    看着这铁桶也似的守卫,再想混是混不过去了,只能用最后一招……阮石咬了咬牙,小步小步的接近到队伍之前,猛然抬起手中的戒指:“置幻!”

    戒指的红光依次在执法队员们眼前扫过。凡是被红光照射到的,双眼都呈现出了短暂的呆滞。阮石借着这个机会,悄无声息的掀开帘子溜了进去。

    这一招同样是戒指自身携带的功能之一,拥有极强的**效果,实际上就是一种加强版的幻术。但它能迷惑的仅仅是实力不如自己之人,对于那些在境界上压过自己的强者,除非他们完全放开神识,毫不设防,才有攻陷的希望,不过这样的机会自然是等同于零。

    要不是万不得已,阮石是真不想用这一招。灵力的损耗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使用这一招是会留下痕迹的。

    因为身中幻术之人,脑中的思维会出现短暂的停滞,这一点如果使用灵魂探测,就会非常明显。到时候他们也就会知道是有人迷晕了守卫,偷溜进来了。能留下的证据,自然是越少越好,只不过,他现在也的确没有其他办法了。

    再一次潜入鉴定室,阮石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敛气术他也是第一次使用,并不能确知效果如何,万一再失败的话,那不仅是计划功亏一篑,恐怕他就会彻底暴露了!

    阮石第一眼看到的是正埋头做记录的幕肃师叔,由于前一次的阴影,全场众人,阮石现在最忌惮的就是她了。踮着脚走到她面前,小心的探过头,和她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半天,幕肃师叔也不见有任何反应。阮石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至少终于是可以暂时安心了。

    探过头看了看她桌上的笔记,密密麻麻的一串串数据和分析结论,阮石只想找出一条能证明林嘉祥是非自然死亡的结论,但是那满满的专业术语看得他头昏脑胀,也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最终也只能暂时放弃。

    至于解剖台那一边,依然簇拥着大量的白袍医师,他现在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只能强忍焦躁的等待着解剖结束,时不时还要躲避着身旁来来往往的医师,以防被任何一个人碰到一下,露出破绽。

    这种尴尬的处境已经让他极其心烦了,更心烦的是那蹭蹭往下掉的灵力,让他担心,他真的能撑到解剖结束的时候么?

    “阮石师弟,阮石师弟。”在他全神贯注还嫌不够的时候,张家栋竟然还在边上不断的向他传音,他本想立刻喝止,但张家栋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彻底没脾气了。

    “阮石师弟,玄天派的那些人出来了,他们好像一直在看着我们这边。”

    阮石吓得连忙从分身中收回了神识,一睁开眼,就看到玄天派和幻光派的九名队员就站在他身前不远,楚天遥正在冷漠的看着他,目中似有深意,却是始终一言不发。

    之前自己等人干扰到了他的突破,万一他现在就是来报仇的,也破坏自己的“修炼”,这该如何是好?阮石在片刻之间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双手结印状态绝对不能松开!否则的话,失去了灵力供应,分身那一边不仅是敛气术,就连灵遁术都会失效的……!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