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百零四章 争议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这一次别说是玄天派,就连幻光派的众人都呆住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楚天遥到底在想什么?谁见过这么帮着外人坑自家队友的?不管叶朔吸收魔气是真是假,总之都不应该放在这个场合说!

    又是赫连凤气不过:“你在胡说什么啊?魔气沾身即腐,这是常识啊!谁会傻到去吸收魔气?……”

    楚天遥此时一改对凡人的倨傲,朝着赫连凤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赫连师妹,这件事是发生在你加入玄天派之前,也难怪你不知道。”

    轻描淡写的就封死了赫连凤的后续申辩,转向那执法队员道:“是这样的,那还是叶师弟刚刚成为核心弟子不久的事。当时他第一次的下山历练活动是由我负责的,我们曾经在玄阴洞打败了一只穿山石兽,然后叶师弟就将它所遗留下来的妖气全部都吸收了。

    这件事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玎莎师妹也可以作证。玎莎师妹,当时你也在场的,你也看到了,是不是?”

    顿时帐篷内的数十双眼睛都集中到了齐玎莎身上,盯得她冷汗直流。她没有想到话题会忽然转到自己身上,而且还是要她做出这样对叶朔不利的证言……

    楚天遥对她说话的口气依然温柔,但他此时的眼神却是灼热如火,似乎要将她从里到外的烧成灰烬。她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表现出这样强烈渴求的天遥,更没有见到过这样急切拜托过她的天遥,悬在口边的这一句话,一时间竟然重若千钧。

    一边是赫连凤和司徒煜城向她抛来的劝阻,以及自己的良心,另一边是痴恋多年的天遥,心中的筹码几次翻覆,终于,在道义和爱情面前,她还是做出了选择。

    “是的,正如天遥师兄所说,叶师弟他……当时的确是吸收了妖气。我们看在眼里,也都觉得很惊讶,不过事后叶师弟安然无恙,我们也就渐渐把这件事放下了。”

    齐玎莎把心一横,按照楚天遥所希望的方式说了一遍。末了忍不住又补充道:“可是我觉得……”想说自己跟叶朔相处了有段时间,觉得他应该是不会杀人的,半途却接到了楚天遥“到此为止”的眼神,齐玎莎心中一颤,只能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嗫嚅出一句:“不,没有了。”

    楚天遥满意的轻一点头,道:“虽然魔气和妖气的确有一些差别,不过像这种事,只要做一个实验,应该就很容易查清了。如果大人觉得空口无凭,我还可以将当时的情景模拟出来给您看。”

    这一次就连那执法队员也看得出来,楚天遥的确是有意在针对叶朔了。<>不过这批人今天他都是第一次接触,对那个涉事者叶朔也谈不上什么好感恶感,既然有送上门来的证据,就没理由放过不要,应道:“好,那你就模拟来看看吧。”

    楚天遥微笑颔首,在众人的侧目下缓缓走到了最前方的空地上,抬手朝身侧一拂,灵力自动在半空中投影成像。

    画面中正是穿山石兽被炸裂成碎石末后,空气中飘散开一层层红黑色的粒子。而叶朔正在双手结印,大片尚未完全散尽的妖气在他的炼化下,从四面八方聚拢凝成一线,逐渐没入他的额头。并且叶朔在妖气的疯狂涌入下,完全没有任何不适,脸上反而显出了一种异样的享受表情。

    这副画面看上去,就别提有多诡异了。连一心爱慕着叶朔的赫连凤看到,都觉得有些不舒服,那么在其他执法队员看来,自然就更是会将叶朔视作妖魔了。

    楚天遥同样和众人一起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投影,面庞上的笑容愈发的深邃了。

    齐玎莎看到灵力投影之中,正在指着叶朔尖叫的自己,忽然间心里一酸。没想到,天遥竟然还有这一手,那么刚才就算她推说忘了,等到如今当场将证据还原,她是否会被执法队员看成是叶朔的同伙,是在替他做伪证?

    天遥为达目的,竟然不惜这样牺牲她……齐玎莎越想越觉得委屈,如果不是现在还在审讯室里,她都恨不得埋头大哭一场了。

    那执法队员对着投影看了很久,虽然模拟出来的画面毕竟不如玉简刻录那么真实可信,但是根据他的眼力,总还能分辨出这并不是伪造的。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这份证据,的确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我到时候也会提供给其他长老一起参研。”

    查看了一下桌上摆放的参赛名单,又抬起头道:“对了,你是玄天派的楚天遥师弟吧?既然你刚好在这里,之前碎星派的阮石还提供过一个情况,是关于定天城拍卖场的……”一边将阮石的供词复述了一遍。

    楚天遥面不改色的听着他说,眼神始终维持着波澜不惊,旁人也难以探知他的真实想法。直到那执法队员最后一字说完,楚天遥片刻不停的就接了上去:“定天城拍卖场,当初就是我陪着叶师弟去的,阮石师弟所言,句句属实。”

    当他这一系列的证词做过,几乎就差给叶朔拍板定罪时,忽然又话锋一转,道:“我这位师弟,主要就是性格冲动了一点,但是为人还是不坏的。比如说那位赫连师妹吧,”对赫连凤的怒目视而不见,微笑续道:“叶师弟当初就是在溪临山谷,把她从一群半魔人的手里救出来的。<>

    事后那些半魔人他不但一个都没杀,还专门给了他们一大笔灵石,让他们到山滦县城安身立命。他是如此的宅心仁厚,连魔物都舍不得杀,又怎么会去杀害人类呢?

    如果说他是存心杀害那位林师兄,想必是不会的,但是如果是一时误杀,出招时没有控制好力道,这就很难说了……总之,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尽快调查出真相,还叶师弟一个公道,我师父为了这个他最重视的徒弟,现在可是正在外面等得心急如焚呢。”

    师父,如果你现在正在看,那就看仔细了。好好看着我是怎么把你的爱徒,一步一步推进地狱的……

    “溪临山谷,半魔人……这就又跟阮石的口供对上了啊……”那执法队员的笔尖轻轻敲打着卷宗。当前后有两人都在他面前极力证实叶朔有罪,再加上他们所提供的那些实实在在的证据,他内心的判断也正在不知不觉的发生着偏移,同样是在叶朔的头上,打下了一个大写的罪人记号。

    “那么,根据你们的了解,这个叶朔平时的为人如何?他有没有什么仇家,会不会是有人在陷害他?”最后这个问题,那执法队员甚至都觉得有点多余了。完全是出于一种例行公事的心态走个过场。

    “叶师弟的为人很好!”司徒煜城一见楚天遥又有开口之意,生怕他再搬出一大套不利证词,连忙抢先做出回答,“虽然我跟他不在同一门派,平时接触也不是很多,但是如果说他会杀人,我第一个不相信!我跟他认识也就在前几个月,当时全仗叶师弟相助,才成功斩杀了穷凶极恶的海鬼王……”

    楚天遥不冷不热的在一旁重复了一遍:“嗯,‘斩杀’了。”

    一句重音的不同,立时将侧重点从“穷凶极恶的海鬼王”转移到了“叶朔嗜杀”上。所有人都看得出他的企图,偏是人人无从辩驳。人家现在就是加着重音重复了一遍,还什么都没说,你主动上去解释,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那执法队员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头:“不对啊,你刚刚不是还说叶朔宅心仁厚么?连魔物都舍不得杀死?这一会儿怎么又斩杀海鬼王了?”

    赫连凤眼见楚天遥求胜心切,终于是言辞间自相矛盾,露出了破绽,顿时心中一喜。然而还没等她高兴多久,楚天遥就不慌不忙的说了下去:“叶师弟生性嫉恶如仇,那海鬼王作恶多端,杀了它也是为民除害。司徒兄当初不也是奉了贵派掌门之命,前去除妖的么?

    并且司徒兄尝言,海鬼王一役,叶师弟曾经‘有恩’于他。这岂不证实了叶师弟正是侠肝义胆,急人所急的么?你们可千万要‘慎重’调查啊。<>”

    这“有恩”一说,正是暗示司徒煜城会因为叶朔的恩情,偏帮于他,因此他的证词不值一听。

    言笑晏晏间,他已经分别驳斥了赫连凤和司徒煜城的证言价值,而这两人也恰恰是最致力于为叶朔喊冤的。由此可见,这场攻心战术,毕竟还是他赢了。

    当这几段口供被送出赛场的时候,不出意料的引发了一大波争议。

    众位掌门和那名负责询问的执法队员围坐在评委席上,盯着眼前的玉简,玉简投射出了一屏小型光幕,正在一遍一遍的播放着片刻前的审讯记录。

    “各位认为如何?”终于,是那名执法队员先开了口。

    天绝道长摩挲着下巴:“真要说的话,我一直很关注那个碎星派的阮石。坚信自己没有犯罪的底气是有了,因师兄横死的悲愤也是有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碎星派的阮石?”那名执法队员笑了,显然那一段询问确实令他印象深刻。“那小子还挺有意思的,我个人觉得,他应该不是凶手。”

    “是啊,阮石他当然不是凶手!”碎星派掌门如今也从急怒中渐渐冷静了下来,“他可是我碎星派这一次最被看好的选手之一!而且这个孩子,是我门中一位长老的儿子,平时最多就是会耍点小聪明,从来也没有什么作奸犯科的历史,要说杀人,他肯定是做不出来的!”

    “阮石?”一直没有开口的虚无极忽然将视线投了过来,“这个令人不舒服的名字……这不正是那个当初在定天城拍卖场,冒我焚天派之名哄抬价位之人么?”

    碎星派掌门顿时尴尬得冷汗直流。阮石这一条罪状,当初连累得他们碎星派同样身受其害,他自然是印象深刻。一时也只能强撑着笑脸道:“这个……所以我就说么,阮石他最多也就是会耍点小聪明……”

    “不过,既然阮石的确曾经在定天城拍卖场哄抬价位,那他刚才的供词,可就需要打一个折扣了啊?”天绝道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碎星派掌门急了:“抬不抬价的能说明得了什么?现在摆明了叶朔就是凶手!你们不去抓真凶,还在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简直是不知所谓!”

    了尘道长一直默默的注视着玉简投影,楚天遥的每一个笑容,每一句话,他都已经看了又看。此时谁也说不清他究竟是一种什么心情。这场关于阮石的争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意见。与此同时,他心中有另一个不祥的预感正在扩大。

    “其实照我看,那个玄天派的楚天遥也很可疑。”他最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是师清一慢吞吞的开了口,“他对这件事情,也未免实在是太热心了一点——”

    赛场中。玄天派和幻光派正围坐在一棵大树下,时而爆发出一阵七嘴八舌的争吵,而争吵的源头,正是赫连凤和楚天遥。

    “楚天遥,你什么意思啊?”赫连凤真是已经忍无可忍了,“你为什么要做那些对叶朔不利的证言?你就是存心想要他好看是不是?”

    楚天遥倚靠着树干,肘尖轻支着膝盖,一派云淡风轻:“如果我明明知道,却隐瞒不说,将来等他们自己调查出来,我岂不是成了知情不报?那样对叶师弟才是更不利吧。现在我只是把我知道的情况如实汇报而已,至于他们会如何判断,如何展开调查,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赫连凤气急败坏:“你那是如实汇报吗?你那就是巴不得叶朔赶紧给他们定了罪吧!叶朔难道不是你的师弟吗?他还是你亲手带出来的半个徒弟啊,你真的相信他会杀人吗?”

    楚天遥仍是淡然自若:“在鉴定结果出来之前,我保留意见。”

    “你……!”赫连凤气得一根手指都戳到了楚天遥脸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在记恨叶朔影响了你的突破吗?都已经说了那只是一个意外,你的心眼怎么就这么小……”

    “赫连凤,你太放肆了!”齐玎莎愤怒的插入进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天遥师兄说话?”

    赫连凤一见了齐玎莎,立刻转而对她开炮:“我还没找你呢!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叛徒!叶朔惹你了吗?刚才在里面你为什么要那样说?如果我刚才就一口咬定楚天遥是凶手,你是什么感受啊?!”

    “够了,都别吵了!”司徒煜城忽然一口打断了三人,同时视线朝外侧一拐。

    另一支队伍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焚天派?!”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