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二百九十七章 碎星派VS破月派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剑影万花筒!”沈雅婷率先出手,灵力在她身前结成了一圈剑形轮盘,初看似乎有千百把长剑。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反复转动不说,从内部仍然不断推送出一轮轮新的剑形轮盘,堆积得越来越是繁杂,充满了厚重的立体感。仅是一眼望去,也会令人眼花缭乱,果然无愧于“万花筒”之称。

    在这一圈不断旋转的剑影中心,逐渐凝聚出了一把纯白色的剑形虚影。尺寸大约在普通长剑的两三倍,但这道虚影却是同时汇集了万花筒中千百把长剑的威力,一经浮现,灵压便是滚滚迫人。沈雅婷遥遥一指,剑形虚影猛然破空而出,飞速向罗帝星斩下。

    罗帝星在那万花筒不断旋转之时,意志便是始终凝于一线,全然未受虚影干扰。此时自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右手幻化出一轮灵力圆盘,正面迎上了剑形虚影。

    两股力量初次碰撞,从接触点就扩散开了大片的能量涟漪。但那剑形虚影虽然声势夺人,在灵力圆盘前却无法前进一步。甚至体表的白光也开始闪烁不定,似乎在第一轮的交手中落了下风。

    沈雅婷咬了咬牙,双手连连催动灵力,毫无保留的朝剑影中灌注。在她的全力施为下,那本已经衰弱了一重的剑影又重新变得凝实了起来,将灵力圆盘一寸寸的反向逼回。

    罗帝星唇角隐现冷笑。要收拾这样的对手,他自然不会一开始就用上全力,不过是想先试试她有几斤几两。这剑形虚影的威力的确还不错,比想象中强上几分,不过凭这种程度就想压制他?也未免太天真了。

    更可笑的是现在她竟然还跟自己玩起了灵力对耗,一个小丫头片子撑死了能有多少灵力?眼看着手中的灵力圆盘被渐渐推了回来,一时倒也不急于反击。

    另一边,张家栋和林嘉祥已经双双抢出,扑向了破月派的四名低阶弟子。在他们想来,就算是三人围攻罗帝星也未必会有胜算,倒不如趁着他被沈雅婷缠住,自己先挑几个软柿子捏。等经验值到手,只要再考虑如何撤退就可以了。反正碎星派中本来也从不讲究义气为重。

    沈雅婷见到自己的攻击当真生效,美眸中猛然露出狂喜之色。罗帝星看在眼中,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猛然催动灵力,无比强大的灵压,犹如汹涌的海水冲破堤坝,立时将剑影重新逼回。

    他手中的那一轮灵力圆盘,原本是一面静止不动的盾牌,此时却是化为了千百片灵力扇叶,以极快的速度翻搅起来,一举将剑影囊括在内。

    那纯白色剑影处在高速的搅动中,剑锋与扇叶时不时碰撞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这过程只持续了片刻,一转眼那剑影的前端已经被片片搅碎,白羽纷飞间,罗帝星猛然再加一股灵力,将剑形虚影彻底震散。

    剑影的溃败,对沈雅婷的打击同样不小,这时她就感到一阵自灵魂中反噬而来的震颤,身子都忍不住晃了两晃。

    罗帝星并未善罢甘休,顺手撤去灵力轮盘,右臂在身前划出个半圆,掀起一股灵力气浪,左臂则是紧接着以逆时针勾画出了这个半圆的下半部,当两股灵力气浪汇集到一处,便是幻化成了一条形如瀑布般的灵力长河。确切说来,这是一条连经三折的长河,潇洒飘逸,也似是一条从天而降的巨大绸带。

    罗帝星操控着灵力气浪,与剑影万花筒正面对峙。此时那阵法剑灵虽毁,剑形犹在,这也足够让他看着不顺眼了。

    等到灵力范围已经将对面完全笼罩,罗帝星双手狠狠一推,那灵力长河登时浩浩荡荡的倾压而下,一排排长剑就像被海浪掀翻的小船,劈头盖脸的都朝沈雅婷砸了过去。

    在罗帝星与沈雅婷的战斗呈现“一边倒”时,另一边的战斗则是呈现了另一种局面的“一边倒”。

    在碎星派两名精英弟子刚刚杀进破月派队伍时,由于站立方位的差异,战局很快就演化成了韩娣月和付莫生双斗林嘉祥,赵青和林凯轩双斗张家栋。

    “舞月剑法?一舞水云休!”韩娣月剑走轻盈,华光缭绕间织就出一轮皎洁的圆月,瞬间将林嘉祥笼罩在内。当月光明亮到了极致时,也就掀起了一场剧烈的大爆炸,三人脚底一阵飞沙走石,烟尘蔽目。

    “成功了吗?”付莫生以手掩面,艰难的从指缝间观察着外界的形势。

    “舞月剑法啊……”爆炸的烟尘之中,竟是隐隐传出了声声冷笑,一个人形轮廓也是越来越清晰,“你们破月派的这套绝学,在你这只小雏儿手里施展出来实在是太弱了!我就算是站在这里让你打,你又能伤得到我分毫么?”

    同样是舞月剑法,当初罗帝星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施展出来,惊艳全场,这套剑法也在同时被各门各派所熟知。因此林嘉祥刚刚听到“舞月剑法”四个字,还的确是戒备了一下。

    由于这套剑法的特性在于出招极快,一出手便是以一轮巨大的圆月束缚敌人,随后在中心地带引发爆炸,初次面对的修灵者往往很难躲避。林嘉祥一见自己身陷攻击,第一时间就将灵力提到了最高,同时以四面灵光盾加身,就等着将爆炸硬抗过去。

    然而当爆炸真的开始的时候,他却是有一种仿佛在闹着玩的感觉。<>这也实在是太弱了吧?打个准确的比方,就好像是有几十只野兔精正在他的身边上蹿下跳一样。

    等他将信将疑的撤去了灵光盾,扑面而来的热浪大概就跟三伏天出门的感受差不多,虽然令人不舒服,但要说具有攻击性,那还是差得太多了。想到自己刚刚的如临大敌,林嘉祥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可能?竟然完全没有用?”韩娣月刚来得及惊呼一声,眼前就是一花,一道黑影直扑而来,一巴掌将她和付莫生双双扇飞了出去,重重的抛落在不远处的田埂地上。林嘉祥狞笑着掏出彩虹罗盘,身形如同一颗出膛的炮弹,再次向两人扑来。

    “水之领域!”韩娣月挣扎着施展出了领域。林嘉祥刚刚冲到她身前,就像是撞到了一层无形的薄膜,身形很快被笼罩进了一个蔚蓝色水球中。

    韩娣月就站在他的对面,微微喘着粗气,艰难的提起两根手指。在他身后,两道水流自动升腾而起,化为了两条长鞭,朝着他的头顶抽下。

    张家栋一边。

    “土咒?土岩壁!”赵青迅速召唤出一面土墙,同时身形朝后方连续飘退。

    “哈哈,小子躲倒是躲得挺快啊!但是你又能躲到哪里去?”张家栋一拳击碎土壁,再一脚将身旁挥剑来攻的林凯轩踢了个筋斗,继续抓向赵青。他和林嘉祥想的都是一样,速战速决,一拿到经验值就赶紧走人!

    赵青眼看张家栋已经逼到眼前,急得狠狠一咬牙:“灵遁术!”身形倏忽间在原地消失不见。

    张家栋散开神识,将战场范围迅速感应一周,很快就是一声冷笑:“在这里!”指尖朝着右侧某一空处射出一道灵力气劲,就见被击中处的空气一阵蠕动,化为一个人形栽倒在地,正是被他看破了正身的赵青!

    张家栋满意一笑,朝着赵青的方向才刚走出两步,忽然又被一道从天而降的雷咒劈了个趔趄。林凯轩站在他身后,双手还维持着结印的姿势,看样子,是还想再来一发。

    “还真是一群杀不尽的小崽子!那就先从你开始!”张家栋恶狠狠的诅咒了一声,手中再次激贯出一道灵力气劲,正中林凯轩膝盖。趁着他腿弯一软,就势将他揪起,彩虹罗盘也贴了上去,忽然脑袋再次一痛。赵青握着一块砖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身后。

    沈雅婷一边。

    当罗帝星强行摧毁剑影万花筒后,沈雅婷拈诀一拂,那千百把长剑忽然都化成了片片桃花,围绕着罗帝星身侧交替纷飞,结成了一片花瓣领域。趁他被困在其中,沈雅婷迅速盘膝坐下,运转灵力修复体内的创伤。<>

    罗帝星冷眼打量着漫天飞花,虽然这一次的辨识难度比先前的剑影万花筒还要高,但是障眼法始终是障眼法,只要用灵魂力量稍加锁定,很快就可以找到阵眼的所在。然后,摧毁即可……

    “你们碎星派就只会这些低级的障眼法么?”当沈雅婷正在全力调息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一声冷冷的讥嘲。

    罗帝星就站在她的面前,几片破碎的花瓣从指缝间缓缓漏下。

    “雕虫小技。”

    距此不远的一块空地上,阮石和付清站在那里怔怔的出神。

    “阮石师兄,我们该怎么办啊?”好半天付清才弱弱的问了一句。

    “你问我我去问谁!”阮石恶狠狠的顶了回去。“可恶,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叶朔,这都要怪你……”他也和楚天遥一样,已经养成了事事都迁怒叶朔的习惯。

    另一边,战局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林嘉祥在领域内强提灵力,韩娣月的实力究竟逊他一筹,最终领域被突破,两人在他的疯狂攻击下毫无还手之力,没几个回合就被打倒在地,彩虹罗盘中的经验值被尽数吸光。

    “升到蓝阶初级了!我终于也有蓝阶初级了!”林嘉祥凝视着手中的彩虹罗盘,半条手臂都在因激动而不断颤抖。在一连吸收了两个青阶初级之后,他也终于从那半死不活的绿阶中级,爬上了象征着成功者的蓝阶初级!他第一次感觉,蓝色竟然是那样蓝得迷人……

    同一时间。

    林凯轩和赵青的徒劳抵抗,就像是两只蚂蚁正在给狮子抓痒,过不了多久就被双双按倒在地。他们的彩虹罗盘也从青阶初级一路下跌,没一会儿就跌到了橙阶高级。

    “滚开!”彩虹罗盘的增减时刻牵动参赛者的心绪,赵青急怒之下不知从哪里涌上一股力气,顺手在地上抓起一把沙子就朝张家栋的眼睛撒过去。趁着他这片刻的分神,两人都是一骨碌爬起来,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分散奔逃。

    “我看你们能逃到哪里去!”张家栋揉了揉眼睛站起身,“碎星秘法?混元梭!”一道锥形虚影凭空浮现,先追上了朝西边逃的林凯轩,锥形虚影将他的身子笔直贯穿后,又瞬间加速追上了赵青。张家栋猛一掐诀:“爆!”赵青的身形被隐没在了一片火光之中。

    “刚好倒在两个方向,真是麻烦。”张家栋骂了一声,随便挑了个方向先走向林凯轩。在将他的经验值完全吸收后,彩虹罗盘也一路攀升到了青阶高级。

    “还差一点啊。再把那只小崽子也吸收掉估计就差不多了。”张家栋转身又走向赵青。

    “家栋师兄,我要先撤了。你那边完事以后也赶紧跟上来,否则等罗帝星腾出手就麻烦了!”林嘉祥向张家栋吼了一句,身形已经纵跃而起。

    “拖住他!”破月派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林凯轩和赵青同时双手结印:“破月秘法?追星弓!”灵力在半空交融,逐渐幻化出了一把银白色弯弓。

    付莫生和韩娣月对视一眼,也是紧随其后:“破月秘法?逐日箭!”灵力化为了一根银白色长箭,稳稳的搭在弓弦之上,箭尖直指张家栋和林嘉祥!

    “去!”韩娣月轻喝一声,长箭激贯而出。

    张家栋和林嘉祥的面色微微一变。两人虽然距离较远,但从方位来说倒是刚好连成一线。虽然他们并没有什么师兄弟义气,但此时甩下另一人自己也逃不掉。

    最终张家栋双手掐诀:“灵晶盾!”竖起一面晶绿色盾牌挡在身前,仍是被逐日箭中的威压一路推到了林嘉祥身前。这一次,两人是更加的唇亡齿寒了!

    林凯轩和赵青都在拼命的朝逐日箭中灌注着灵力。但这套秘法,本来最适宜的是由七人同使,到时即可脚踏北斗七星方位,将灵技的攻击力发挥到最大化。如今他们只有两人,这一招也自然是大打折扣,否则起码也够张家栋和林嘉祥喝上一壶了。

    “把经验值还回来!”韩娣月手持长剑,从侧面绕过灵晶盾,杀向张家栋和林嘉祥。

    “噬骨手!”剑尖刺到张家栋身前时,林嘉祥的左手忽然化为白骨,牢牢的捏住了韩娣月的剑身。随后,右手中闪电般的凝聚起一个灵力光球,朝着韩娣月小腹推了出去。

    当韩娣月再次拖着一路烟尘栽出数米后,张家栋也已经以灵晶盾彻底抵消了逐日箭的冲力,形势再一次颠倒了过来。

    “罗帝星,看来你那群师弟妹都快不行了啊。”沈雅婷远远的看着,讥嘲的冷笑一声。

    罗帝星面色不变:“那又如何?”

    沈雅婷苍白的一笑,强撑起虚弱的身体:“也许,你很快也要去步他们的后尘了……”她的双手也重新扣在了胸前:“雷咒?黄泉雷罚!”

    罗帝星略一皱眉。定天山脉能将雷咒施展到第三种形态的人不多,如果沈雅婷也能做到,那的确可以让他稍稍吃惊一下。然而只是这么片刻的疏忽,沈雅婷的身形忽然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再转身时,就见她已经在以极限速度朝赵青逼近。

    “……竟然是声东击西?可笑啊。”罗帝星的速度远比沈雅婷更快,当她刚刚控制住赵青,还没等掏出彩虹罗盘时,罗帝星已经闪电般的出现在她身后,五指牢牢的扣上了她的额头,刚好是将她的半个脑袋都笼罩在内。

    对罗帝星来说,破月派其他人的经验值无所谓。但他绝不能容忍自己的敌人在战到一半的时候偷溜。

    沈雅婷处在他的控制之下,虽然全身都骇得僵直,口头上却还要强撑硬气:“你……你不敢杀我的。这是在比赛,如果在比赛当中杀人,你也会被取消资格的!”

    罗帝星冷冷一笑:“我当然知道。但只要我现在灵力稍稍一震,你虽然不会死,多半也会变成白痴,比赛规则里,可没规定过不能把人打残啊?你不相信的话,咱们就来试试。”

    沈雅婷咬了咬牙,想到罗帝星往日在擂台上的毒辣手段,也只能承认他这绝不仅是一句威胁而已。慢慢的放开了赵青,在他也渐渐放松对自己控制的时候,忽然疾转过身,双掌劈出。

    罗帝星竟似早有准备,在她攻击时也以双掌回击。蛮横的灵力瞬间将沈雅婷击垮,踉踉跄跄的后跌了几步,罗帝星欺身迎上,一手掐上了她的脖子,一掐再掐,算是对她之前的冒犯做出了充足的教训。等到沈雅婷已经半死不活了,才将她随意朝身旁一甩,手中迅速结印:“十方光牢!”

    沈雅婷被掐得瞬间几欲窒息,眼前黑星直冒,还来不及稍稍揉一下脖子,周身就被套上了一层以光柱结成的枷锁。那些条条框框的光柱,就像是收缩在人身上的一个小型监牢,困在其中,半点都动弹不得。

    罗帝星刚刚禁锢了沈雅婷,下一刻已是化掌为锥,深深插入了脚下的地面:“开山裂石!”

    在正要逃走的张家栋和林嘉祥脚底同时冲出了一道灵力气浪,这两人还没等反应过来,已经齐齐被掀翻倒地。

    这一场破月派与碎星派的争斗,最终以罗帝星大获全胜而告终。当他逐一经过那三个手下败将身边收取经验值后,彩虹罗盘的蓝色也正在变得越来越浓郁。

    沈雅婷也还罢了,只有绿阶高级,对他蓝阶所需的经验值而言,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但是张家栋和林嘉祥却是分别吸收了破月派三名弟子的经验值(赵青最终幸运的留在了橙阶高级),那也相当于是噬血龙的一半经验值啊!

    因此在他接连吸收了一个蓝阶初级,一个青阶高级,再加上付清的一个塞牙缝的绿阶初级之后,他的彩虹罗盘终于突破蓝阶,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紫色。

    “终于升到紫阶了!!”罗帝星这一刻的心情简直比他刚刚突破聚气六段的时候还激动。只剩最后一个了,虽然只有绿阶中级,但是再多一点也是好啊!多一点他也可以彻底稳固紫阶初级了!

    然而,当两只彩虹罗盘正要接触之时,对面却忽然猛地一缩。这也令罗帝星一怔,现在竟然还有人敢反抗他?!

    当他刚一抬起头,就接触到了阮石充斥着哀求和恐惧的眼神。那只彩虹罗盘正被他紧紧捏在手里,攥得指骨都有些泛青了。

    这样的眼神令罗帝星有些发愣。两人之间出现了一阵漫长的僵持,两只彩虹罗盘也始终保持着那不长不短的距离。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