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二百九十三章 胶着的战局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天遥!”齐玎莎惊呼一声,手中紫雾幻影剑挽出朵朵剑花,“可恶的噬血龙,放了天遥!”

    噬血龙显然是没把齐玎莎的攻击放在眼里,面对这铺天盖地的紫色剑影,仅仅是慢吞吞的摇晃着尾巴,将袭到身前的光圈气泡逐一抽碎。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最后似是没了耐性,一张口喷出一道火浪,将残存幻影一扫而空。

    火势浩浩荡荡,齐玎莎虽已及时架起灵晶盾,仍是被推得一路笔直跌出,后背才一撞上树干,那火焰也是借此机会来了个猛烈的冲击。震荡余波已是穿透灵晶盾,波及到了齐玎莎周身,顿时,她身上的彩虹罗盘也从绿阶初级跌到了黄阶中级。

    “可恶,可恶,我才不会输给你!”齐玎莎喘了几口气,抹一把脸上的汗,脚跟在树干上一蹬,身形已是直跃而起,半空中朝着噬血龙撒出大把飞针:“玉女金针!”

    噬血龙不避不闪,身周瞬间笼罩起了一层金黄色的球形薄膜。那玉女金针才一接触薄膜,就像是撞上了一面极其坚固的盾牌,顿时三三两两的都被反弹了回来。有几枚在陷入草地之后也就消失不见,但大多数还是正面扑向了齐玎莎。

    齐玎莎只能以袖掩面,仓促的抵挡着这一阵无规律的针雨。好在这一次噬血龙仅仅是将她自身的攻击反弹,经验值掉的还不是特别厉害,黄阶中级的颜色仅仅是变得略微暗淡了几分。

    血色光茧中的凶芒跳动得愈发激烈起来,噬血龙的尾巴也正在得意的不断摇动。似乎它是存心要先将一个队员吸收到出局了。

    姜碧莹替换下了齐玎莎,手中寒月弯刀出鞘。一道半月形的白光径直砍向噬血龙:“冷月寒芒!”

    噬血龙的防护罩坚固如昔。这一次虽然因为姜碧莹是贴身近战,她的攻击还不会被反击自身,但也依然砍不破噬血龙的防护罩,反而是震得手腕都有些微微发麻。

    姜玉莹看得心急如焚,正想上前支援,一道身影忽然拦住了她面前。

    司徒煜城缓缓提起手中的黑色重剑,双指间缭绕起了一层金色的光芒,贴着剑身缓缓的擦拭而过,而被他所拂过的剑面上,似乎也有一种沉睡的古老力量正在逐渐苏醒。看这情形,就像是在解除着某种封印一般。

    “你们暂时站开一些,以免误伤。”司徒煜城一边在剑身上灌注灵力,同时抽空向聚集在身侧的其他人道。

    此时不用他说,众人也看得出他是要放大招了。当下都是老老实实的让到了一旁。

    当司徒煜城终于将整把剑都完全擦拭过一遍后,那把剑在众人的感应中,简直是已经换了一副样子。<>虽然外表还是没有变化,但漆黑的剑锋却似是凭空锋利了一倍。一层层的寒气透过剑尖蔓延而出,竟是连空中的灵气波动都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开锋!”司徒煜城清喝一声,猛地将重剑抛起,身形疾冲到噬血龙面前时又一把接住:“泰山剑·二十四式!”

    这一套灵技,属于这把兵器“泰山重剑”的封印技法。

    封印技,这也是某些兵器的一种神奇特性。

    一般来说,修灵者学习灵技,都是需要通过参阅秘籍,和兵器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一次学会了,今后就算再更换其他的兵器,还是照样能用。

    不过封印技则不同,它属于兵器中的一种“自带灵技”,最初是处在封印状态,只有当使用者的综合能力满足了兵器中的某种要求,才能够将封印解开。

    只不过,封印技往往都是被设计得与所属兵器最为契合,将来如果改换了兵器,这一招也就等于是废了。这也实在是个不小的遗憾。

    “一式!二式!……六式!七式!”

    泰山剑二十四式,施展而出如同狂风暴雨,一式强过一式,同时每一式之间相互叠加,威力更是呈几何倍数的暴涨。

    司徒煜城一剑又一剑的攻击向噬血龙的防护罩,同时也是搅动起道道狂猛如海浪般的金色气流。气流冲击之处,成片的草木尽数爆裂成了一滩滩粉末。这也看得众人一阵惊叹,如果这样的招式是向自己身上招呼过来,又该如何抵御?

    当司徒煜城的攻击进展到了第十二式时,噬血龙的防护罩终于现出了道道裂纹。到了第十四式,只听得一阵阵的“咔擦”声,曾经坚固的防护罩终于是裂成了一地碎片。

    紧接着,威力更胜一筹的第十五式狠狠的劈在了噬血龙的身上,在这一剑之下,天空中仿佛都是出现了一把巨大的剑形虚影。

    那被天地之威镇压的小小噬血龙,此时仰头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周身缭绕的血光都出现了一阵明显的虚化。显然这一击已是让它真正的伤了本源,无法再维持那一层血色蚕茧。楚天遥狼狈的身形也重新显现了出来。

    彩虹罗盘……楚天遥双眼发直的盯着手中的彩虹罗盘。刚才身处在那血色蚕茧之中,交织全身的道道血线他没有什么感觉,反正也不过是虚拟出来的东西,但是他却是眼睁睁的感应到自己的彩虹罗盘,从绿阶中级一路跌到了橙阶高级。那种感受让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黑密林直面天苍兽之时,那是一种真切的死亡威胁!

    要出局了吗?难道我会成为第一个出局的?这怎么可以……我还要参加擂台大赛啊!我还要在所有人面前证明我自己啊!我怎么可以就在这里完了……叶朔,叶朔现在可还好端端的站在外面啊!

    当彩虹罗盘跌破绿阶的时候,楚天遥已经暗暗在指尖蕴起了一层灵力。<>但是,他还没有真正的释放而出。

    毕竟,自己现在佩戴着彩虹罗盘,在赛场中所做的一切都会被清晰的记录下来,万一从这个鬼东西中脱身之后,却暴露了自己……因此他还是在苦苦的等待,他在期待着情况会出现转机,比如司徒煜城,甚至是叶朔都好,他们能把自己从这里救出去。

    直到经验值再次跌下黄阶,楚天遥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经验值越到后面就越不值钱,绿阶的时候还能多扛两下,现在已经到了橙阶高级,再跌下去,很可能是一个眨眼就跌没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从这里出去再说,到时候就算被那些评委问起,再随便编一个理由就是了……

    正当楚天遥准备孤注一掷时,周身的捆缚自动脱落,光明在他眼前重现。楚天遥狂喜之余,立刻散去了指尖的灵力。同时借着躬身调息之机,他也在仔细的回想着,刚才到底有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天遥,你没事吧!”齐玎莎冲到他身边扶住了他。楚天遥对她关切的神色视而不见,冷冷的目光只是凝注在她手中黄阶中级的彩虹罗盘上。那一道黄色,黄得还真是刺眼啊,自己竟然已经沦落到连她都不如了么?!

    “……听我说。”楚天遥不动声色的甩开齐玎莎,慢慢的站起身来,“这噬血龙除了物理攻击和法术攻击,它还擅长灵魂攻击。但是,中它的灵魂攻击并不会扣经验值,反倒是一旦由于灵魂攻击而出现疏忽,面对接下来的法术攻击,经验值也就会被扣得更厉害!”

    “所以,那又如何?”当姜玉莹挥动着长鞭,辅助司徒煜城左右夹击时,姜碧莹侧过视线,冷冷的回了一句。

    “……”楚天遥竟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也仅仅是在陈述一个自己刚发现的事实而已,虽然敏感的猜测到,或许这一点是值得利用的,或许这一点可能会成为最终打败噬血龙的契机!但是,究竟要如何利用,在他脑中仍然是一片空白。

    现在被姜碧莹这么轻飘飘的反问了一句“那又如何”,顿时让楚天遥感觉,刚才他就好像说了一句废话一样!

    一直站在战场边缘,“安全地带”的赫连凤,她所处的角度刚好是在噬血龙的目光死角。并且,司徒煜城和姜玉莹的夹击也从来不会挡住她的视角,那么……

    赫连凤左手翘起个兰花指,依着她的手势,在她的手指间竟是当真绽放出了一朵娇艳的莲花。<>右手三指在花蕊前方虚搭,拉开了一杆透明的灵力短箭,几次调整角度瞄准了噬血龙后,右手骤松,那灵力短箭也向噬血龙暴射而去。

    “葬花龙破!”

    透明箭杆划破虚空,正正射入了噬血龙腹部。当那短箭穿透龙鳞的一瞬间,在箭尖处缓缓的扩散开了大片涟漪,倒像是将一根手指插入水中一般。接着,那一层层涟漪都变成了一朵朵粉色的小花,乍看就像是赫连凤方才幻化出那一朵的缩小版。

    花朵大片大片的蔓延,转眼已经扩散到了噬血龙全身,定格数息后,花朵全部消失,噬血龙的身影掠过一阵强烈的血光后,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之前众人联手攻击噬血龙,还从未见过它这种周身血光虚化的状态。刚才在司徒煜城施展泰山剑二十四式时,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出现,而现在赫连凤一招“葬花龙破”使出,这种情况又出现了,看样子,这是代表对噬血龙造成了高强度的伤害。如果再看到相似的血影,那会被他们视作胜利的信号!

    “啊,竟然这么厉害……”赫连凤看到一道道对她投射过来的震撼目光,心里也是一阵怦怦乱跳。

    当时师父好像的确是跟她说过,这一招对付龙类生物会特别有效一些,但她也没觉得自己会跟龙扯上什么关系。仅仅是觉得这个拈花一笑的招式很好看而已……刚才更是为了让场外的评委觉得,自己也是在努力战斗,这才发出了一招试探攻击。

    “哼,竟然意外的有效。”楚天遥没来由的又是一阵不爽。

    他看待凡人,一向都是有种居高临下的蔑视,这个当初在溪临山谷救下的凡人少女,他离开拥封城之后早就已经忘了。直到此次出关,才知道她竟然也加入了玄天派。

    不过就算她在长老中得到了一致好评,能跟自己一起参加这次的竞技赛,但是那又如何?凡人也始终都是凡人。就让她彻底的认清楚,自己跟我们这些修灵者究竟存在着多大的差距吧。

    所以从比赛开场直到现在,虽然赫连凤并没有做错过任何事,楚天遥还是始终在用一种“拖后腿的”眼光看待她。就连每次杀死巨魔之后要分给她经验值,都会让楚天遥觉得不舒服。如果没有她的那一份,自己明明还可以吸收得更多,彩虹罗盘的色阶也可以增长得更快。

    而她,却始终没有一点身为“拖后腿的”自觉,照样死皮赖脸的缠着叶朔,在自己面前展示着他们的打情骂俏……到了现在,就是这个他百般蔑视的少女,对噬血龙造成了连他都做不到的伤害?!

    楚天遥做了这么多年的精英弟子,除了看不起凡人,推崇禁咒之外,他的性格也还算是非常平和。因此跟众位师兄弟们相处得也一向融洽。

    原本,他并不是一个那么善妒的人。只是也记不清是从何时开始了,总之就是在叶朔出现之后,他就一天比一天更容易受到妒火的折磨。有时候仅仅是一个普通弟子被师父夸奖了一句,也能让他妒忌得两眼发红。

    有时深夜自省,他自己都会为这样的自己感到可怕,但是,这偶尔的良心发现,也会一次次的被新一波妒火重新淹没。

    就好像是,他原本是生活在一个以他为中心的世界里,但是某一天,这个世界的重心忽然偏移了,那个主角变成了叶朔,他身边所有关注他的人,都渐渐离开了他,迎向了叶朔。生活在这个沦为配角的世界里,他每一天都感觉肚子里憋着一团火,这团火烧得就快要炸了!

    这一次的闭关,虽然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但是他的心的确越来越乱。他时不时的就会分心去想,现在叶朔在做些什么?他会不会又有了新的奇遇?会不会又捡到了宝物?会不会又打败了一个凝气级以上的强者?

    这些思绪搅得他的心静不下来。最后始终没能突破到聚气六段,与此事绝对也是有着极大关系的。

    “赫连师妹,你可以继续施展这一招么?叶师弟,我们从正面攻击,为赫连师妹打掩护。”这时司徒煜城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

    “真的吗!我可以和叶朔搭档战斗了!——”赫连凤顿时又变成了一个满脑袋粉色泡泡的单纯少女。

    你根本就没有把这当成是比赛……!楚天遥心中再次掠过了一阵怒意。你来参加,为的仅仅是叶朔,把你们那点********的破事带到这样高规格的比赛中来……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荣誉!司徒煜城,你们这些人竟然还围观得很开心么?!叶朔,叶朔,每一个人眼里都只有叶朔!师父是这样,墨凉城,甚至就连你也是这样……

    本书来自//x.html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