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二百四十九章 幻境 心魔本体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意识穿过层层浓雾,叶朔感到自己现在的神识应该已经融入了墨凉城的意识中。这说明,叶朔已经潜入了他的幻境之中。

    这过程并不算顺利。一重黑雾,又是一重黑雾,前方总有着什么拨不开的迷雾,阻挡着叶朔探索的脚步。叶朔在墨凉城的意识中兜兜转转,却怎么也找不出那个唯一的幻境入口。

    再加大一层念力,叶朔感到这一次的探索之深。他与墨凉城两人的意识,两者几乎已经相互融合在了一起。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叶朔才看到眼前的黑雾,似乎终于是有些减淡的趋势。

    前方似乎有光。

    叶朔顺着光源的方向一路前行。光越来越强烈,走到最后,叶朔觉得自己几乎睁不开眼来。就像正午的阳光,刺得人根本就无法看清前方的一切。叶朔只能微闭上眼睛,凭着直觉,继续往前走。

    而忽然之间,光源消失了,消失的那么迅速,那么突兀。

    这时叶朔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难道说他已经进入了墨凉城的幻境中吗?环顾四周,感觉这是一个十分苍凉的地方,叶朔并没有找到墨凉城的任何身影。

    这片荒凉之地,空无一人。

    真是一个奇怪的幻境。叶朔看着这肃杀的环境,“也难怪墨凉城会那样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了。身处于这样的幻境……”叶朔感到自己的情绪也莫名的开始变得低落沮丧。

    难道说是这幻境的环境在影响自己?或者严格地说,因为与墨凉城意识相互融合,此时墨凉城的负面情绪已经开始影响到了自己!?

    不能再这样无所事事的兜兜转转了。叶朔随便挑了一条路,赶紧往前跑去。总之现在快些,抓紧时间,但愿墨凉城的身影能够在前方出现。

    下雨了。

    叶朔来到了一个荒凉的古镇,那里没有人烟很久了,看起来十分的破败。那里的房子,瓦房是青的,土灰色的墙。一片又一片整齐有序的瓦片在木头架子里井井有序的排列着,既不单调又不乏味。斑驳的墙面,留下一年又一年的印记,一排排房屋整齐排列,檐角向上轻轻翘起,似乎是一个绝美的笑容。褪色后的红砖青瓦也倍显沧桑。这个古镇的神秘让人捉摸不透。

    而这份神秘感,尤其还是在这样的阴雨笼罩之下,更是让人心情说不出的压抑。

    阴霾聚集在古镇的天空,细雨从檐上翘角聚多而滴,它们跌落下来,打在地面的小坑洼里,溅起一小点水花,碎了、散了、又聚了。于是不多时,檐上的天和檐下的地都被笼罩了起来,一片迷茫的白,似乎笼络了整个世界。

    但是,叶朔没有淋到任何的雨水。仿佛是他所在的那片天空处在另一个时空,只有他的头顶没有下雨。这样的感觉,反倒是让整个古镇的细雨成了一种背景。亦或者,整个古镇都是背景,叶朔并未融入这片空间之中。

    忽然之间,叶朔看到了前方隐隐约约似有一个人影。那人影从一个小点大小,迅速扩展变大,等他整个身形出现在叶朔面前的时候,不过才几个眨眼工夫,可见那个人影是以一种极不正常的速度移动过来的。毕竟现在的叶朔身处幻境之中,有些事情当然不能以常理来衡量。

    叶朔也不少见多怪,毕竟在自己的幻境里,自己都成为邪世帝尊了,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值得惊奇呢!

    那是一位身披紫色长袍的中年人。

    墨重山?

    叶朔的脑海中涌出这样一个概念,眼前的人叫墨重山。也许正是因为他与墨凉城意识相融的原因,他能够知道墨凉城幻境之中的人物身份。

    但是很奇怪,他能够知道眼前之人姓甚名谁,甚至家住何方,但是他却偏偏无法得知他与墨凉城之间的关系。难道说这是墨凉城的潜意识在作祟吗?

    只见墨重山披头散发,踉踉跄跄,目光散乱,他正在街道上跌跌撞撞的走着,一边走着一边喃喃自语道:“孤城,孤城啊——你在哪里?年轻人,你看到我的儿子了么?”

    这毕竟是叶朔在幻境之中见到的第一个“活人”,于是他连忙走过去说道:“老人家,你先冷静一点,我帮你去找,能否先告诉我你儿子的一些情况,嗯……你儿子的一些特点?”

    叶朔一边说着,一边祈祷墨重山千万不要把他当成背景,直接忽略了他,或者直接从他的身体中间穿过。这样的话,自己就永远只能够在墨凉城的幻境之中作为一个看客,却无法改变什么,倘若这样,他要怎么唤醒墨凉城呢?

    墨重山没有焦距的眼睛忽然有了神,“你能?你能帮我忙吗?”

    “太好了,他没有把我忽略过去。”叶朔暗自庆幸,既然能够与墨凉城幻境中的人物对话,甚至交流,这样的话就证明了叶朔或许能够改变墨凉城的幻境,从而唤醒他。

    墨重山接着情绪激动的说道:“我的孤城啊,在人群中你一眼就可以认出来的!他是那么的优秀,他是我的骄傲啊!”他又握着叶朔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孤城是我的独子,也许是我这个无能的父亲,不能提供一切他所应得的辉煌,所以他在几年前就离家出走了!可是如今,我父子阴阳相隔,我只盼他能够回来收殓我的尸骨!送我入土为安啊!”

    叶朔为了打探线索只能耐着性子听。一边听一边暗暗吐槽墨孤城,再怎么优秀,家人始终还是家人啊,这点连最起码的孝顺都不讲的人,就算将来的修为通天彻地,又怎么配被称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又怎么配真正的得到万众敬仰?

    叶朔还在暗自吐槽中,却是心中突然又接收到了一个新的概念。这个新的概念,让叶朔顿时心中一惊。

    他眼前的墨重山,是墨凉城的父亲!

    “等等!”叶朔忽然反应过来:“你说墨孤城是你的独子?那墨凉城呢?你还有第二个儿子啊!他叫墨凉城,你不记得了吗?”

    墨重山剧烈摇头:“什么墨凉城,我不认得!我没有第二个儿子,没有!我的儿子只有孤城,有资格为我拓写墓碑的只有孤城!”似乎提到墨凉城让墨重山很生气,他趔趔趄趄的继续往前走了。

    然而墨重山走着走着,叶朔忽然看到他的胸前浮现出了大量的血洞,已经腐烂出了中空的白骨。

    最后墨重山化为了一地的白骨。

    这……这是在幻境中,不能太讲逻辑……叶朔努力提醒自己,好让

    <!--over--><><>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