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二百十八章 破月派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推荐: ?天澜秘境之内,焚天派的争执依旧。本文由。。首发

    如果今天这场争端仅仅发生在郭阳云和墨凉城之间,或许郭阳云还会选择坚决的抗争到底。

    然而事实却是,他从来就没有得到过那个平等竞争的资格。

    面对墨凉城手中令牌的剧烈冲击反而令郭阳云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思,他狠狠一甩头:“反正我是不会道歉的!

    罗帝星邀请的是你,我们这些废物在不在边上,反正也没有什么两样,你一个人去跟他们合作就够了!老子自己走!大不了回去以后,我再向师父请罪就是了!”几句话撂下,当真是头也不回,大踏步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

    晋鹏和高畅傻在原地,直是左右为难。

    这一路上郭阳云和墨凉城的冲突也不是第一次了,往常大不了拌几句嘴也就过去了,如今竟是直接演变到了分道扬镳。他一个人闹脾气走人也罢了,到头来最难做的还不是他们这些中间人?

    好一会儿,晋鹏才想起结结巴巴的向墨凉城解释:“那个,凉城师弟,你不要太介意啊……大师兄他也不是故意的……”

    “我明白。”此时的墨凉城,周身煞气收敛,笑容安然和煦,又隐隐恢复成了叶朔在酒楼初见时的那个天真少年。“你们还是快去追他吧,师兄那个莽撞的性子,一个人走也实在令人担心。”

    “……多谢凉城师弟体谅!”晋鹏和高畅匆匆一点头,连忙快步追赶郭阳云而去。

    虽然从本心说来,他们更愿意继续跟着墨凉城,毕竟在这危机四伏的天澜秘境,还是待在这位神通广大的师弟身边,安全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保障。

    但同时,他们还是郭阳云的小弟,再加上,就如墨凉城所言,让他一个人上路,实在是令人不能省心……

    虽然晋鹏和高畅很快就追赶上了郭阳云,但他们最后与墨凉城的几句对话仍是清晰的听在郭阳云耳中,这对于正处在气头上的他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因此这两个忠心小弟的头上难免又各自挨了几拳。

    墨凉城注视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听着风里仍不时飘来的几句嬉笑怒骂,嘴角渐渐划开了一丝浅淡笑意。

    这,才是焚天派啊。

    随即,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传音玉简。从表面流转的淡淡光泽看来,这块玉简从刚才起,就是始终维持在传讯状态的。

    罗帝星,破月派的首席精英,一向以心狠手辣闻名。他可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对手。虽然自己还不至于怕他,但是,那个往往祸从口出的师兄就不一定了。

    因此这个约,自己还是单独去赴的好。

    一道灵力再次注入,这一次是真正切断了传讯。

    罗帝星,归元秘境一别,已逾数月,我可是很期待与你的再次交锋啊——

    天香魔骨域,“地运河”。

    名字虽然叫河,但是,河的内部流淌的却不是水。那是一条由移动的流沙组成的河流。究其原因,应该是沙子之下,有着流动的地下河水。

    当然,叶朔与祈岚并不过多的关注于这些,只要知道一旦陷进了这流沙之中,想要再把身体拔出来,就是难于上青天了。

    顺着“地运河”逆流而上,一直向前走,走过一段一段的陡坡,两人终于回到了天香魔骨域的第一层。

    有地图,按照地图寻找,找到天澜花并不难。只不过叶朔这时才发现,整个天香魔骨域简直大得可怕。

    从地图上看,通往天澜花生长之地的区域,看起来似乎并不大。但事实上想要前往那里,几乎是需要跋山涉水的。

    其实这一点,当初在地图上看到“天露泉”的时候,叶朔就差不多已经知道了。“天露泉”在地图上面,只是一个比指甲盖还要小的小小圆圈,但事实上,那却是一个有的百丈之宽,如同一个巨大湖泊一般的深坑。

    但是……这条“地运河”在地图的最边缘,从地图上看来,从头至尾不过只是一条小小的小蚯蚓长度,而叶朔与祈岚本人却是走得几乎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由于没有昼夜之分,他们两人身上也没有带计时的仪器,那种感觉就好像,整条“地运河”根本没有尽头一般。

    祈岚几乎都觉得自己顺着这条“地运河”走了将近一个月。要不是最后看到了“地运河”尽头一块巨大的石壁,知道自己的艰苦徒步之旅终于要到尽头了,只怕祈岚几乎要坚持不下去了。

    当然,时间并没有那么长。叶朔与祈岚大约在“地运河”上面花了三天的时间。但是这短暂的三天时间,足以让大批的人马进入到天澜秘境的深处。

    “前面居然有打斗的声音!?”叶朔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兵戎相交之声。

    “天澜秘境里面还有别人吗?莫非是那三个老头?他们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来了?”祈岚急忙跑着向前看去。

    “这声音听起来……远远不止三人,起码有十几人之多。”叶朔沉思了一下,“莫非是因为我们打开了天澜秘境的禁制,有人正巧发现了这个秘密,而且将其传播了出去。这才吸引了大批的人马。”

    祈岚恍然大悟状说道:“这样说来,那些人还真是占了个大便宜。”随后又面带不屑说道:“天澜秘境的内部禁制比外部更加惊险。连外部禁制都打不开的人,就算现在能跑进来,还不是平白无故的送命。

    ”

    叶朔倒不在意那些人会不会送命,他现在在意的,只有天澜花。

    两人同时想到了这一点,于是赶忙继续往前跑着。

    此时,兵刃相交之声更近了,还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名老者骂骂咧咧的声音。

    没错了,那几名骂骂咧咧的老者,正是先前叶朔他们遇到的那三名老者。

    那三名老者身上通通都有负伤,尤其是二长老看起来伤得不轻。而他们的对手,则是一群年纪不大的小年轻,年龄大约20岁都不到,这是年轻气盛的时候。

    他们服饰统一,手中都握着同一款式的长剑,想来出自于同一门派。

    “黄口小儿,若不是我们兄弟三人受了重伤。几时会怕过你们?”二长老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怒目圆睁。

    看来这三名老者身上受的伤,并非是这一群年轻人造成的。

    “几位前辈,我们也不想留下‘不尊老’的名号,所以还请你们乖乖地将手中的宝器交出来。这样我们立马就放过你们。”为首的一人轻挑一下眉毛,略嘲讽的说道。

    “哈哈哈,可笑,放过我们!?没有了宝器,怎么可能在这险境重重的天澜秘境之内活着走出去!?”江云冷笑一声,手中紧握的名风古剑寒光凛冽,似乎正在表达他主人心中的不满。

    “破月派!?”叶朔你看那群人身上的服饰便明白了,这些人身上所穿的衣着与当初韩娣月所穿衣着,是同一款式。

    “破月派?”祈岚看了看叶朔的表情,“破月派和你的关系不好吗?感觉师兄你脸上的表情不太友善。”

    “倒也不能说不好,但也说不上好。”叶朔摇摇头。

    “师兄,我看情形对那三个老头似乎有些不利啊……”祈岚躲在一块岩壁之后,悄悄打量着正在对持的两方人。

    叶朔自然是知道祈岚心中在想什么,虽然这三名老者本身就有想要进入天澜秘境,获得宝物的野心。但是不论怎么讲,他与祈岚当初能够顺利的进入天澜秘境,还是依托了这三位老者的帮助。

    更何况,之前还坑了那三名老者几次。现在这三名老者受了重伤,还被人以多欺少,趁人之危。顺手帮他们一下也是应该的。

    叶朔看了看那几名破月派弟子,祈岚问道:“怎么样?那些人难对付吗?”

    “那些人,一脸炮灰相。”丝毫不用去释放灵魂力量去探测什么,叶朔就能够感受到破月派弟子他们身上低迷的灵力波动。

    通常情况下,灵力波动低迷的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实力强大,刻意隐藏自己的灵力波动,另外一种……他的灵力波动就是这么低迷。

    很明显破月派的那些弟子,绝对不可能是第一种情况。

    那些弟子手中统一形制的长剑,只是普普通通得用铁所打造的,是一种最为普通的武器装备,想来他们在派内的地位也不会太高。

    “我觉得其实我们根本用不着出手。”叶朔忽然笑道:“也许那些破月派弟子连受了重伤的那三名老者都打不过。”

    似乎是在印证叶朔的说法,破月派弟子不再对那三名老者冷嘲热讽,我手的那名弟子长剑一挥,伴随着一阵从体内发出的灵力波动,便向那三名老者攻击而去。

    “二长老,后退!”江云狠狠地一咬牙,手中紧握的名风古剑散发出耀眼的光辉,在名风古剑的寸托下,更是显得那么名弟子手中的长剑寒酸无比。

    那冲上前去的弟子看到这一幕,竟然是心中一阵雀跃,“真是一把好剑,要是那人死了,此间自然就归入我的名下。”

    “砰!砰!”两声巨响之后,随着一阵不大的能量波动逐渐散开,江云手中的名风古剑闪耀依旧,倒是那破月派弟子手中的长剑已然断成了好几截。

    不但手中的长剑断了,那名破月派弟子更是被这能量波动逼得后退了好几步。

    虽然这一场正面迎击,看起来江云胜的毫无悬念,然而他的脸上却是毫无喜悦之情,相反他面色惨白,冷汗连连,似乎在痛苦的忍受着什么。

    “噗……”江云终于是撑不住,反手将名风古剑插在地上,支撑住他几乎要摔倒在地上的身躯,狠狠喷出了一口鲜血。

    不但如此,他握着名风古剑的右手虎口处,也是流出了一道道黑色的血。

    “哈哈哈!”破月派弟子见此情景,更是得意一笑,也不顾手中的长剑已然断裂,双手化掌为刃,将灵力聚于手中,对着那三名老者劈打去。

    三名老者见状,立马做出了防御的姿势。但真正能够防御得了的只有文渊一人。江云的身体一看就知道是动不了了。而至于二长老,他一旦要运起灵力,便是体内一阵气血翻涌,头晕眼花。

    文渊将自身的灵力,在三人之前形成一道气流状的屏障,至于能不能躲得过那名破月派弟子的攻击他心中也没有底。先前在已入险地之内的激战,已经消耗了他大量的灵力。

    他也不敢去想,即使防御得这名破月派弟子的攻击,那之后的十几名破月派弟子的攻击,他又该如何抵挡?

    也罢,不去想这些了。正当文渊正要使出全力抵挡这轮攻击时,此时,对面的那名破月派弟子忽然惨叫一声,随后被掀翻在地。整个人都呈一个“大”字的形状,扑倒在了地上。

    而文渊的身前却是出现了里面晶莹剔透的灵晶盾。

    那被掀翻在地的破月派弟子显然是因为撞上了这面灵晶盾,被自己的力量所反弹,才摔的这么惨的。

    “师兄!”站在后面的一堆破月派弟子围过去查看情况。

    “你这三个老东西,又使了什么手段?”为首的那名破月派弟子,吃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那么能抵抗!?”

    在一堆师弟面前,他被摆了一道,让师弟们看到了他这副惨状。那名弟子心中,自然是极为不爽,他转身对其他弟子说道:“何必和这几个老家伙客气!?我们一起上!”

    而文渊则是不明所以,但又十分庆幸地看着身前的这一面灵晶盾,他回头看向二长老与江云。但是二长老与江云一脸茫然的表情告诉了文渊,这并不是他们所为。

    “真是奇怪,这三名老者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叶朔躲在岩壁后面碎碎念,“按理说,他们的实力并不差,手中还有这么多宝器加成,怎么会连这些炮灰一样的弟子都打不过?”叶朔收回了不远处释放出的灵晶盾,不解道。

    ...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