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一百九十章 复赛开始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推荐: ?

    炼药房里,很安静。

    一百人整齐的站在自己的药鼎前,每两个人为一个小组,但是这两人,公用同一个药鼎,拥有同样的原料,但他们却不是合作者,而是最危险的竞争者关系。

    祈岚站的离充书瑶远远的。仿佛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一个避之不及的瘟神一般。

    他向叶朔投去求助的眼光。但是叶朔也好不到哪里去,和叶朔一组的,是那名天才少女,周玲琅。

    叶朔向来不擅长对付小孩子,尤其是一个看起来脾气还不好的小孩子。

    周玲琅看起来颇有些狂妄,“喂,那边的那个,你想要什么就自己拿吧,按照你的水平就算原料全给你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炼制的出来。”

    她咂咂嘴又说道:“但是我就不一样了,即使原材料有所损耗,我照样能够炼制得出来。”周玲琅在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丝天真的孩子气,眼中却又是满满的自信,那是一种超乎同龄人的自信。

    不过周玲琅这么说,反倒让叶朔压力不小。

    叶朔总有一种感觉,自己是在欺负小孩子。

    “要是到时候失败了,你可不能哭鼻子哦。”听着周玲琅的话,叶朔这样回答她。

    “你!你什么意思!?谁会哭鼻子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似乎周玲琅十分讨厌被人当做小孩。

    尽管她的的确确还是一个小女孩,“哼!不睬你了,我不想跟你说话!”周玲琅气鼓鼓地转过身,不再理会叶朔,但是很快她又回过身:“哼!你要是再敢说我是小孩子,我过会儿就把原材料统统抢光光!让你一个人哭鼻子去!”

    “看吧,果真还是个孩子。

    ”叶朔在心里默默说道。

    此时,比赛所需要炼制的丹药,已经在药鼎前方的纸上显现出来。

    而所需要的原材料也放在一边的石台之上。

    叶朔随意的扫了一眼石台上的原材料,大多都是一些品级在一品到二品之间的原材料。

    而纸上显现出来的,仅仅是所要炼制的丹药名称。至于,如何炼制,配方什么的一概全无,更别提炼制时所需要注意的细节了。

    毕竟,这是炼药师们的比赛,不会提醒到如此详细的地步,但是却连个大概都没有。叶朔觉得这一次的比赛估计真心悬了。

    毕竟,上一次海选的时候,他异想天开的烤鱼丹,完全可以自由发挥,炼制成个什么样,都不会有人来计较。

    但是这一次,却是要按照纸上显现出来的丹药炼制。原材料也不是自己寻找的,这样按部就班的炼制丹药,上一次,叶朔想了想,还是炼制天雷丹的时候,当时炼制天雷丹他大约尝试了十次有余。

    按照这个概率看来,既需要自己去把握细节,又要按照比赛规定的丹药炼制,这样的失败率……叶朔摇摇头,他已经完全不想继续想象下去了。

    炼药嘛,比赛嘛,开心就好。

    目前叶朔是这么想的,但是祈岚却是那么想的。

    炼药啊,比赛啊,当然是保命要紧!!

    祈岚那边的气氛很是尴尬。

    充书瑶靠近一步,祈岚后退一步。充书瑶靠近两步,祈岚后退不止两步。

    随着充书瑶的不断靠近,最后祈岚绕着药鼎绕了一个圈。

    由于先前的主持人,被祈岚扔出来的灵石割断了身上吊着的细线,他现在对祈岚很是不满,看着祈岚的反应,主持人扬声喊道:“各位参加比赛的炼药师们!请大家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

    但是主持人的扬声喊叫,并没有阻止祈岚的不断后退,他差一点点跑到了别人的药鼎前面。

    主持人在那里叫喊着:“不能离自己的药鼎太远啊,否则算作弊,算作弊啊,听到了没有,喂,我说你呢!”

    在主持人的叫喊中,充书瑶一把抓过了祈岚,被充书瑶触碰到的祈岚浑身都抖了一下。

    “我说,祈岚,你没有必要这么想逃离我啊。毕竟,我若是对你下了灵降,你无论离我多远,我一旦想要操控你,你还不是得乖乖的听我的话吗?”充书瑶说这话的时候轻声细语,温柔的不像话,仿佛如沐春风。

    但是听在祈岚的耳朵中,却是像一把充满着寒意的锋刃,带着冰冻三尺的气息,直接插进了他的心里。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你对我下了灵降!?”祈岚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在颤抖了。

    “哈哈!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看着祈岚的反应,充书瑶居然露出了一个小孩子一般,恶趣味的笑容。

    “看你那担惊受怕的模样。真是太可爱了。”充书瑶说着摆摆手。“祈岚,你放心好了,我没有对你下什么恶毒的咒术。当初在海选的时候,还不是为了让你答应我。”

    “答应你……?”祈岚还是无法相信充书瑶说的话,她这人心思诡秘,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对呀!我还不是为了帮你,让你能够顺利的从海选中脱颖而出。你要是在那里安安分分的排队,不知道要排到猴年马月呢!

    比赛的时间只剩下那么一点了,所以我才想让两个药鼎给你们,可是我知道,你对我素来有敌意,我的帮助,你怎么会老老实实地接受呢。

    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用一个强硬些的手段。总之让你答应就好了。”充书瑶慢条斯理的说着,听她的语气,似乎还有些在责怪祈岚不近人情。

    “你会这么好心想要帮我?背后还有目的的吧!”祈岚听着充书瑶的一通解释,心里是越来越不相信她的话了。

    充书瑶会想来帮自己,那一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哎呀~本来我也没有什么理由要帮你,何况,我们还是竞争对手,但是毕竟是玲琅的请求。既然小师妹这样说了,我也不好拒绝不是吗?”

    “为什么周玲琅要拜托你这种请求?”

    充书瑶轻声一笑,像是在揶揄她的那位小师妹,“小孩子脾气嘛。你也是知道的。何况还是玲琅那种不服输的性格。

    上一次比赛玲琅连决赛都没有进,炼制太阴回魂煞丹,结果却被反噬真元。自然也就无法和你一决高下。

    这种方式输了,她自然是不服气的,所以她想趁着这一次炼药师大赛的机会,再度与你一决高下,看一下谁才是真正的炼药师大赛冠军。

    所以玲琅提前拜托我前期不论发生什么,一定要让她和你在决赛会面。

    哎……我这个师姐也真够操心的。难得做一次好人,还要这样被人猜忌。”充书瑶说起这事,语气也显得尤为无奈,似乎真为这个小师妹操碎了心。

    “难道就因为这种理由,你就给我下了灵降,简直是太过分了!”显然祈岚并没有因为这种理由而原谅充书瑶,相反显得更加生气了,“帮我解开!”

    “可以呀!”充书瑶笑了笑,又说道,“但是这得看你的表现。”

    方才充书瑶所说的那些话,叶朔也都听到了,原先为了防止祈岚发生不测,心神被控制住而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叶朔在祈岚的身上布置了一道灵魂力的防御,同时也融入了自己一部分的神识进去。

    所以充书瑶所说的话,叶朔一句不落的都听见了,他转身向周玲琅问道:“你拜托过你师姐?”

    “拜托什么呀?!”周玲琅噘着小嘴,“虽然我的确年纪不大。可是我对我的基于水平还是很有信心的。我可从来没有拜托过师姐要来帮我。”

    “哦,那没事了。”叶朔不再理会周玲琅,他一阵沉默。

    “各位准备的差不多了吧!”又是那主持人的声音响起,此刻在炼药房的最上方,竟然出现了一个计时器。

    “各位炼药师,要在计时器归零之前,把丹药炼制成功。如若完成不了的话,就要跟接下来的晋级说再见了。”那主持人说完,咻的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叶朔无奈的看了看身边还是气鼓鼓的周玲琅,他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很多炼药师脸上都显得略微的无奈,毕竟这种比赛规则,究竟是谁想出来的!?

    在叶朔的纸上,写的是两种丹药。

    分别是“玄阳聚魄丹”和“太阴回魂丹”

    “你想炼制哪一种?”叶朔对着周玲琅问道。

    “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你想炼制哪种就哪种吧,我先前说了,原料你随便用。”周玲琅看了看纸上显现出的那两种丹药。“不过就是两种二品丹药而已,“说起来,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炼制过二品丹药了呢!”周玲琅特别刻意的强调了“很久”两个字。

    的确,作为炼药师大赛的复赛,炼制二品丹药,在品级上而言,是低了些。但是很明显,这一次的比赛,真正竞争的中心点,并非是炼制丹药的水平,而是……

    已经开始有炼药师两两之间开始闹矛盾了,炼药房里开始变得嘈杂起来。

    既然周玲琅都已经这么说了,叶朔也不再佯装大度,大大方方的选起原材料来。

    按照叶朔那天被强行灌进大脑的知识中看来,“玄阳聚魄丹”,应该就是由“玄阳散”为主的,用于聚魄的一种丹药,似乎是在以前的资料中没有见到过,可能是这次比赛新配置出来。这倒也不奇怪,二品阶层的丹药,纵然有稀奇古怪的,过程也是殊途同归,随意搭配,很容易就能调配出新的配方来。

    所以,现在只需要在原材料里面找出“玄阳散”。

    叶朔在原材料里面搜寻了一番,发现并没有“玄阳散”的出现。“这个……这个,居然没有?难道是要自己调配的吗?”

    “让我想想,玄阳散是需要什么东西才能够配制出来来着?

    ……算了先不想了,看看第二种丹药吧!”叶朔表示放弃了。

    第二种丹药,是“太阴回魂丹”,这个名字看起来似乎很熟悉呢!

    哦对了,好像是祈岚先前提到过的,上一次比赛中周玲琅所炼制的那种丹药,但是好像略有不同,它的名字中间少了一个“煞”。

    按照叶朔所得到的情报。“太阴回魂煞丹”炼制的过程十分苛刻,甚至失败之后还会被反噬真元。而周玲琅说,“太阴回魂丹”只是二品丹药,它们显然不是一个档次的。

    那炼制这个“太阴回魂丹”会不会简单一点呢!

    可是光从名字看来,完全看不出它是由什么配方配制而成的啊……叶朔犹豫了一下,算了还是炼制第一种吧!

    周玲琅冷笑一声,“不要再犹豫不决了,我来告诉你好了。这两种丹药中,比较容易炼制的是‘玄阳聚魄丹’,它唯一的难度,就是‘玄阳散’的配置需要自己调制。‘太阴回魂丹’稍稍难度高一些,所以由你来配置!”

    周玲琅的话说到最后,居然是咬牙切齿,恶狠狠说出来的。

    看着叶朔无动于衷的样子,心高气傲的周玲琅又说道:“你不要想到别的地方去,这并非是因为,我不会炼制‘太阴回魂丹’,所以才让你去炼制的。而是!我不想看到‘太阴回魂丹’那五个字!!”

    看来她对“太阴回魂煞丹”有了心理阴影。

    “好吧好吧,随便你。”随便敷衍一下周玲琅,叶朔开始思考起如何炼制他的“太阴回魂丹”了。

    把名字拆开来看,“太阴”,“回魂”。

    应该“太阴”是原料,“回魂”则是丹药的用途。

    “能够被称为是太阴的……”叶朔沉思着,“一般指的是极盛的阴气,或者指北方或北极,那是阴气极重的药草吗?还是北边的药草?又或者,是指八卦的四象之一?总不可能是指月亮吧??”

    叶朔仔细看了看原材料,想要找出一种与“阴”相符合的原材料来,突然之间,他看到一株奇特的小草,真的是非常的小,连上枝干,也不过两只手指指节那样,却是给叶朔一种无比的熟悉感。

    叶朔将那棵小草举在手里仔细看着,“这好像是……缩小了的夏枯草啊!”..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