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五十三章 交易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黑市,顾名思义,也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市场,是大量的违禁生意盛行交汇之处!

    在这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法制的概念,只要你出得起足够的价钱,你就可以予取予求。同时,虽然黑市从未被各大郡城正式承认,但因其人脉广阔,背后更是有着庞大势力支撑,只须每年缴纳一笔重金,填满了同城官员的腰包,他们的存在也就可以继续得到默许,这几乎已经成了一条心照不宣的暗中协议。

    旁人不可以在城中斗殴,但是他们可以。甚至即使是杀了人,只要事后及时的将痕迹抹除干净,不要给人抓住了把柄,主事者依然会选择睁一眼、闭一眼。甚至有些官员在权位竞争中,为了铲除竞争对手,同样会前来黑市进行委托,也可说是各自有些把柄被掌握在了对方手中,这也就使得双方的合作关系更为牢不可破了。

    将叶朔的消息卖给黑市,到时既可探知他身上有无秘典残卷,即便是运气差些,一无所获,至少也先得到了一笔情报交易的酬金,这才真正是将自己的仇人吃干抹净,不放过任何一丝所能在他身上榨取的好处。

    “原来如此,还是父亲高明!”阮石心悦诚服。

    当下两人走街串巷,一路来到一家生意兴隆的赌坊。这里表面上是一家赌坊,殊不知它还是进入黑市的入口之一。

    在知道了他们的来意后,赌坊的负责人带着他们走进一条秘道,一直走到地下密室。这里环境幽暗,四壁空空,只在密室正中摆着一张方桌,方桌上点着一盏油灯,晃动的火苗在墙壁上投射出歪歪斜斜的暗影,望去满眼尽是鬼影幢幢。

    方桌后坐着个老者。一头灰白的头发,面容苍白平板,犹如地狱中的无常恶鬼。右眼戴着黑色眼罩。虽是如此,仍能看到一条深长伤疤自他额前垂下,直挂到了嘴角,为他一张本就是阴森可怖的脸更平添了几分狰狞。

    那负责人将他们引领入内后,也就识趣的躬身退下,不忘周到的将门掩上。

    古老的铁门开合,发出长长的“吱呀”一声,在这幽暗的环境中听来尤显凄厉,充斥着诡异的不吉。

    “坐。”那老者却似听而不觉。眼皮也没抬一下,只随意向两人道。

    “鹜先生。”阮威向那老者拱了拱手。他只听旁人说起过,这黑市的负责人被称为鹜先生,至于他的其他讯息,他究竟替何人效力,却是没有人知道了。

    阮石却是不敢向那诡异的老人主动招呼,战战兢兢的随着父亲在椅中落坐。既是第一次来到此地,虽然心中害怕,却仍是忍不住转动着眼珠,好奇的朝四面打量。

    “年轻人,在这个地方,通常聋子和瞎子的命会比较长。”正在他四处看得暗暗称奇时,一道嘶哑的嗓音忽然在这密室中响起。

    阮石吓了一跳,刚转过头,就看到鹜先生两道冰冷的视线直直的落在了自己脸上,话中的杀机几乎是不加掩饰,阮石只觉一股森然寒意直透到了心底,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当即正襟危坐,双眼只盯着自己的鼻尖,再不敢有任何多余动作了。

    鹜先生似乎对阮石的配合很是满意,又或者他根本就从未将这等后生晚辈放在心上。冷冷道:“既然到了这里,就应该清楚这黑市的规矩,我也不多啰嗦了。二位此来,是做货物交易,情报交易,还是发布任务?”

    情报交易,最常见的一般是近期将有哪座遗迹即将现世,在何时何地开启,又或是有哪一处尚未被发现的远古洞府,总而言之,只要是与宝物相关的情报,总是能令各大王朝前仆后继。谁都想在激烈的竞争中得到第一手消息,在寻宝的过程中,没准也就能比对手多得到几件宝物。为此,他们不惜付出巨额的财富。

    而稍微偏门一些的,又比如某个知名强者,即将在某时某地出现,那么如果他的对头购买了这则消息,就可以亲自出手,或是发布任务,进行暗中截杀!据说也的确曾有不少的强者因此而陨落。

    货物交易,通常是某些人在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得到某件宝物后,无法在正规渠道脱手,就可以选择黑市进行销赃。

    黑市有其固定的贩卖渠道,绝不会出现货物砸在手中,又或是给货主带来麻烦之事。毕竟黑市的名声虽然不大好,但信誉还是相当不错的。当然,这也是在货物确实具有相应价值的前提下。

    而发布任务,虽然是天南地北无所不包,但大多数时候接到的,却还是以杀人越货的委托为主。

    “情报交易。”阮威几乎是在瞬间就做出了判断,“我有顶级情报出售。”

    “嗯。”鹜先生随手抛出一块玉简,“玉简不会骗人。只需将要交易的情报注入在其中,它自会判断。”

    阮威接过玉简,稍一动念,大量的信息快速融入玉简。在片刻的沉寂后,玉简表面开始发出碧绿的青色光芒。

    “竟然是中级一等情报?”鹜先生此时也隐有动容。在阮威将玉简捧上后,他几乎是立刻就夺了过来,神识迅速融入其中,简略浏览后,重新抬起视线。

    “情报交易皆须提供凭证。你可有证据?”

    “有,就在这里。”阮威连忙取出冥灵玉珠,他此前也正是为了获取这凭证,才专门用此宝刻录下了卷轴首页。注入灵力后,朝一旁的墙壁上一扫。一道柔和的光芒射出,大量的文字在光芒中旋转放大,最终映满了整块墙壁。这虽然只是投影,却依然有一股始自远古的沧桑气息,在那文字之间,毫无保留的散发了出来。

    “嗯,这的确是远古的灵魂心法。”鹜先生缓缓点了点头,随即唤进一名小厮,吩咐道:“你立刻去拍卖场确认,今日这鉴宝交易可曾属实。”

    阮石心中不忿。这又何须确认方可,难道他还怀疑我们会说谎不成?更何况当着客人的面便如此不信任,也实在是太不尊重。但抱怨归抱怨,他可没胆子当面出声质疑。

    实际上他还不知道,这种便于确认的情报还好说,另有些例如一些大人物行踪的情报,只是某个修灵者偶然探得,根本就找不出第二个证人,更拿不出可以当做物证的东西。

    若是仍要进行交易,就只有主动放开神识,让对方以搜魂术检测记忆,虽然受尽屈辱,但也无计可施,毕竟在这种本来就没有规矩的地方,当然不会有任何人来跟你讲规矩。

    不一会儿,那小厮就回了转来,低声在鹜先生耳边说了几句,。

    “情报属实,可以进行交易。”鹜先生又想了想,“不过你说那小子身上可能另有残卷,只是出于你的推测,做不得准。因此你提供的情报,只能作为‘远古心法现世’收录,相应的,情报等级也就只有中级二等了。中级二等情报的价格,在一万灵石到一万五千灵石之间,你这一条,一万吧。”说着取出储物戒指放在桌上。

    阮威一路恭敬应声,阮石却是肚里暗骂:“真是无商不奸,连你那玉简都探测出是中级一等情报了,你现在上下嘴皮这么一碰,就莫名其妙成了中级二等!”

    “对了,鹜先生,除此之外,在下还想同您做一笔交易……此事希望可以与您私下达成,不宜为外人所知……”阮威又开口道。

    “交易?这黑市就是做交易的地方,但是一切都得照规矩来!”鹜先生的脸色又是一沉,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

    “不不,您千万不要误会……”阮威忙摆手解释,“我的意思是,如果击杀了那个小子,从他身上得到了剩余的远古秘典,我愿意以市场价与您进行交易!希望您能第一个通知我,暂时先不要把这卷轴卖给别人。”

    鹜先生目光闪烁了一下,饶有兴味的交叉起双手:“没有人说过要去击杀那个小子。既然这是你的意愿,很好,”推过另一块墨绿色玉简,“这里记录有发布任务的详细说明,你看一遍,然后按照规定,输入任务的具体信息。等到任务完成,我们再来谈具体的卷轴交易问题。对了,你这属于二级上等任务,需要支付两万灵石。”

    “……”阮威的嘴角都在抽搐。以黑市的作风,得到消息后不可能不去击杀叶朔,而如今只因阮威多嘴确认了一句,那鹜先生竟然就不动声色的将这事推了个一干二净,反而要求他另行发布任务,这简直是要求自己为他们的行为买单!

    况且刚才在鹜先生推过玉简时,阮威分明曾在他一贯冷漠的双眼中,看到了一丝飞快划过的狡黠笑意,这就更是令他大叹黑市的奸诈了。

    “对了,那个小子,他是什么等级的修灵者?”鹜先生忽然问道。

    “蓄……蓄气一段!”阮石抢先道,在他的认知中,对方的境界越低,对付的难度也就越低,这酬劳或许也就可以支付得少些。

    “蓄气一段?你他妈在逗我?”谁知听了阮石的回答后,鹜先生忽然破口大骂。“蓄气一段的实力就能拥有远古心法?你真当我是第一天在这道上混?”

    阮石心想假如真有一个蓄气一段的小子,人家就是运气好,那又怎么样呢。但是这话他是不敢说出口的。

    “这……那小子掌握有极高明的敛息术,我们也探测不出他的真实境界。只知道如今他的表面实力的确是在蓄气一段。”阮威也只能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哼,掌握有极高明的敛息术,连你也探测不出,就是说他的实力起码也在凝气级以上了?要对付一个凝气级强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佣金再追加三成。同时黑市容不得欺骗,念你们是初犯,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了,再交一万灵石。”鹜先生还是一贯的冷漠,但还带着一丝奸商的笑意。

    “他的敛息术……”阮威本想说这样的算法不公平。叶朔真正的境界可能也就在聚气级左右,主要是他的敛息术格外高明。

    但转念心想这样一说,没准鹜先生又会借机曲解成:以聚气级实力就能让你也探测不出,他的敛息术如此高明,必然有非凡际遇,或许身上就另有其他重宝,击杀的难度又会上升一倍,然后再让他加钱。到时自己也的确无法反驳,只能越描越黑。因此话到嘴边,生生的咽了回去。

    “哦?他的敛息术怎样?”鹜先生追问道。看他的样子,显然也正是等着继续抓阮威的把柄。

    “不……没有了,没有什么。”阮威连忙摆手。

    “在这里留下灵魂烙印,任务一旦完成,会立刻通知你们。”

    这灵魂烙印,一来是便于黑市与卖家进行联系,另一方面,也是防止卖家在外透露对黑市不利的讯息。一旦发现,他们也可以最快的施加惩罚。阮威也知道规矩,依言留下烙印,准备带阮石离开。

    “年轻人,轮到你了。”不料鹜先生忽然转向阮石。

    “我?”一直在努力装扮着透明人的阮石大惊,“我又没有参与交易,为什么连我也要?”留下灵魂烙印,等于是从此受制于人,而他,却并不想在外界留下一个如此棘手的把柄。要知道,他生性谨慎,就连碎星派中的一众师兄弟,都很少有人能令他全心信任,交换灵魂烙印,更何况是对鹜先生这样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任何一个人,只要踏进了这里,不管有未进行交易,都需要留下灵魂烙印,这是黑市的规矩!说到底,也不过是以防万一的手段。你若是并无不轨之心,何必心虚?我手中的灵魂烙印成百上千,只要你没有犯到我手里,我也懒得理会你这种小屁孩。”鹜先生还是那张冷漠的脸,却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阮威为了息事宁人,也只得劝阮石依言行事。

    最后阮威发现,不仅卖情报赚到的灵石全还回去了,自己又另外贴进去了不少。而至于叶朔手中是否真有远古心法,却还是未知之数。此番这黑市交易,真可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让他悔得连肠子都青了。

    另一边,叶朔和楚天遥走了一路,却在一条偏僻的小巷前停下。

    “几位,鬼鬼祟祟跟了我们一路,有何贵干?”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