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四十五章 搜魂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拿到了冥影氤幽花,叶朔和楚天遥赶忙离开黑密林,就在快要走到边境时,忽然发现,幽暗的环境中,有东西在发光,漂浮在他们面前,一闪一闪的。

    “哼,又是什么山野精怪之物敢来纠缠不清。”楚天遥此时已经失去了继续磨练叶朔的耐心,手中直接聚集起了一个灵力光球,欲要将那团灵魂体直接湮灭。

    “等等。”叶朔却是静静的看着那个灵魂体,轻轻吐出口气,“它的气息,好忧伤啊……”

    “不要再充内行了!哼,说什么忧伤,就算这些东西真有情绪,你以为是你能感应得到的?”在叶朔收服了天苍兽后,对楚天遥的冲击无异于五雷轰顶,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内心再次掀起滔天壮阔。在内心中,虽然他已经将叶朔对自己的威胁程度提升到了一个很高的档次,但是在言语上,他就是不愿意认同叶朔。

    “你真的听不出来么?它好像在说着什么啊。”叶朔却是坚信自己的判断。自从在山洞中修炼了那套御魂心法,灵魂力量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飞跃后,再走在这黑密林中,只要他着意去感应,甚至可以感应出一里范围内,一切动植物的灵魂波动。眼前这个不知名的物体,自己虽然还不能确切的听清它在说什么,只是那股无孔不入的悲伤气息,浓烈得仿佛就在哭泣一般,连带着自己的灵魂也受到了感染,心脏紧随着颤栗起来。

    叶朔双眼紧盯着那个灵魂体,一面将灵魂感知网集中到这一点,并扩散到最大。

    “我已经在这里游荡了多年,你是第一个能够感应到我,并且对我没有敌意的人。”叶朔终于勉强听清了那个灵魂的低语。同时因为此刻高度集中的感知网,即使是以他的灵魂强度,也感到从大脑中不时涌上一层层深沉的疲惫。

    “你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我们帮你吗?你是谁呢?”叶朔问道。

    那灵魂体微微闪烁了一下:“滞留在尘世间的灵魂,不能随意报出生前的名字,也不能喊出从前亲人的名字,否则就会扰乱这世间的秩序。

    只有当人们主动呼唤出她的名字,让她知道自己还存在于亲朋们的记忆中,代表着这世间还留有她的一席之地,这份记忆便会化作能量,成为连接两个次元空间的纽带,让她可以短暂的化为生前形态出现。”

    “啊?可我们根本不认识你啊,那怎么办呢?”叶朔开始苦恼起来。“对了,你有没有玩过猜字谜的游戏?能不能把你的名字隐藏在字谜中,然后说给我们听呢?楚师兄这么聪明,他一定可以猜出来的!”叶朔说着把楚天遥推到那个灵魂体面前。

    楚天遥只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正眼都没看那个灵魂体。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那灵魂体沉默了很久,忽然幽幽的念出了这样一句诗。

    叶朔固然仍是一头雾水,但这句诗落在本是抱着无可无不可态度的楚天遥耳中,却是不啻于晴天霹雳,瞳孔猛然缩小。

    “你是……云珠师姐!”

    “云珠师姐?莫非是?!”叶朔的惊讶声还未等落地,那光球便是微微闪烁了一下,接着在两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变大,一道人影舒展腰肢,披散开一条及腰的长发,逐渐扩散出四肢,面目五官在金光闪烁中逐渐清晰。

    这……就是那位杨云珠师姐!叶朔暗暗惊讶,早在杨云珠意外身亡,使得宫天影与安云兄弟反目,终致一蹶不振时,这位原本应该是最无辜的女子,在很多长老及弟子的口中,就已经成了害人不浅的祸水。而在门派大赛一战,宫天影心灰意冷,离开玄天派之后,这种说法就更是被反复提及。叶朔虽是新晋弟子,也已听得耳熟能详,虽然心中并不认同,但对于这个毁誉参半的女子,自然是产生了浓重的好奇。

    如今一见之下,只觉她的姿色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一张清秀的瓜子脸蛋,周身都萦绕着一层“人淡如菊”的气息,淡雅脱俗,令人一见之下便会心生好感。也难怪安云会为她执着了这么多年。

    “云珠师姐,这么多年了,你一直都在这里徘徊,没有去轮回么?”楚天遥虽然也无比惊讶,但还是很快镇定自若,已经开始发问。

    杨云珠苦笑了一下:“是的。当初在我被杀死,意识离体,魂魄在空中飘飘荡荡的时候,曾经模糊的听到了安云对天影说出的那句话,第一次看到安云那样的表情……那样极致的仇恨,可是那样的表情是不该出现在安云脸上的!我多想……多想去劝说他,让他不要因为我,把自己的内心放逐到仇恨中。我谁也不怪,即使没有我,他还是要继续跟天影做好兄弟、好搭档……可是不管我怎么哭,怎么喊,他们都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的声音……我心中执念未消,无法重入轮回,因此这么多年,始终是在这黑密林中飘飘荡荡,期待着有朝一日可以再看到他们,亲口向他们解释。但是这么多年了,他们一个都没有来……我又无法离开这黑密林,只能在这里担心。如果再等不到人来,我的能量可能就快要耗尽,我也就将要彻底消散在这天地间了。可我不甘心!不甘心啊!今天还好遇到你们,天遥,你可以告诉我,这些年天影,还有玄天派和安云,大家都还好么?”

    楚天遥处事向来圆滑,即使处在初见杨云珠的惊愕中,依然是习惯性的报喜不报忧:“师姐放心,大家都挺好的。”

    但还没等他说完,就被叶朔冲动的打断了:“不!云珠师姐你不知道……”

    “你闭嘴!”楚天遥急切的阻止他说下去。

    “可是……可是云珠师姐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叶朔如此说道。

    以一些老成持重者的眼光看来,叶朔此举或许非常鲁莽,实则不然,在他心中同样有着另一番考量。一味的善意欺瞒毫无意义,即便今日为她构建出一派虚假的美好,另一边宫天影和安云的生死大仇却依然无法化解。这两人的恩怨由来已久,非人力所能扭转,长此以往,他们若不是再来一场生死相搏,便是互相怨恨,直至终老。而这样的结果,绝不是杨云珠所希望看到的。照顾她的感受一时,却会让这三人间留下遗憾一世!他日如果让她知道,自己曾经有能力为那两人做点什么,而她却没有去做,那时的绝望将远不能与此时相比。

    眼下好不容易有了化解误会的机会,他自然以此为最优先。就算楚天遥要指责他自私,他也宁愿来当这个恶人!

    “天遥,你让他说下去吧。”杨云珠阻止了火气上涌的楚天遥,“你们不要欺瞒我,我也很想知道,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朔得到杨云珠鼓励,于是继续说道:“安云师兄不能接受你的离去,跟天影师兄反目成仇。而天影师兄也因此一蹶不振。门派大赛上,安云师兄更是不惜使用禁咒与天影师兄一决生死,最终他们打得两败俱伤,安云师兄依旧在被长老们逼问禁咒的来源,而天影师兄为了不让安云师兄为难,已经主动离开玄天派了。

    随着叶朔的叙述,那一幕一幕仿佛真实的在眼前重现,杨云珠听得泪水涟涟,末了发出一声叹息:“这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两个也不会搞成这样……”

    楚天遥没有答话。也许在他的内心深处,也着实存在着几分对杨云珠的怨怪之意。而叶朔却是大声道:“这怎么会是你的错呢?你才是受害者啊!要怪,也该怪安云师兄自己看不开!唉,其实说真的,从第一次见面我就不是很喜欢他,感觉他这个人总是阴阳怪气的,还特别爱钻牛角尖,别人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杨云珠泪水涟涟。回忆起了过去的安云,那真是一个非常单纯善良的少年。“这位小兄弟,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请你带安云到这里来?我想当面跟他谈一次,劝他放下仇恨……”

    “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叶朔大喜,拿出定魂珠:“对了,师姐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进到这里面来。虽然它已经没有搜魂的功效了,但是还是可以暂时作为灵魂的居所。而且它里面也含有一种能量,可以温养待在其中的灵魂,使其不致消散。我直接带你到玄泽峰见安云师兄。”

    “那真是谢谢你了!”杨云珠向叶朔行了个礼。

    本是事不关己的楚天遥忽然像被雷劈了一样双眼瞪大,呼吸都急促起来!带杨云珠去见安云?此番虽然未能顺利取得天苍兽的魔源精魄,但是相比之下,杨云珠的灵魂显然会是一个更好的礼物。如果自己带她过去的话,安云必将对自己知恩感激,对自己的任何请求,自然再无不允之理。如此天大的便宜,怎能平白让给叶朔?

    “天遥,你怎么了?”杨云珠如今身为灵魂体,自然对灵魂波动极为敏感,轻易的就感觉到了楚天遥的异样。

    “不,没有什么。”楚天遥迅速平静了一下,看到叶朔已经取出了魂珠正在擦拭,而杨云珠也随时做着进入魂珠的准备,咬了咬牙,尽量神色如常的传音道:“只是云珠师姐,你仔细感应一下他身上的灵力波动,有没有发现什么?”

    杨云珠仔细感应了一下,结果大吃一惊。

    “是天苍兽!他身上怎么会有天苍兽的气息?”对于死亡前深刻感受到的绝望气息,那股熟悉的灵魂之力早已铭刻入骨。如今陡然在叶朔身上感应到,令杨云珠大惊失色。

    “我也是担心师姐如果寄居在他的魂珠中,时刻感应到天苍兽的灵魂气息,会害怕,这才不得不提出来。”楚天遥继续传音道。

    “这……难道他跟天苍兽竟是一伙的么!”杨云珠声音非常惊怖。

    “那倒不是,他只是这一届的新晋核心弟子。”楚天遥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毕竟杨云珠很快就将与安云见面,就算自己此刻在此事上捏造,不久后还是会被拆穿,到时反而会造成两人的疑心。“只不过就在不久之前,天苍兽不知何故,曾经主动提出要做他的契约魔兽。

    “真是难以置信!”杨云珠还是无法想象,“我曾经听说过,魔兽主动认主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对方的实力非常强大,魔兽天生有向强者臣服之心,便会自愿追随着他的脚步。而另一种,就是对方本性邪恶,会吸引着某些凶兽根据气息,主动接近拥有着相同灵魂属性的同类。如今这位师弟的灵力波动只有蓄气一段,显然不符合第一种情况,难道他的本性是邪恶的么?”

    “也许是吧。”楚天遥先附和了几句,又劝杨云珠不要多想,“说不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理由呢?”

    “可是根据刚才的灵魂交流,我觉得他并不是坏人呀?”杨云珠并不愿意怀疑这位师弟。

    “也许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样的例子还少么?”楚天遥说道。

    杨云珠最终还是被他说服,主动向叶朔道:“抱歉,叶师弟,我与天遥好久不曾见面了,想借此机会跟他叙叙旧。”这时候她面对叶朔,已经带有了几分恐惧的情绪,但是神经大条的叶朔并没有感觉到。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