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三十六章 融合灵技 下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啊,竟然是活的!”叶朔吓了一跳。紧接着连忙捂住嘴,赔着笑连连摇头:“不不……这位前辈,晚辈只是一时不小心,误闯入此地,还请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怪罪。晚辈即刻退去,绝不敢打搅了前辈的清修。”一边时刻观察着那老者的神态,一边悄悄的朝后挪动脚跟。

    那老者仿佛并未注意到叶朔的小动作,此时的他双目灼灼发亮,一把拖到脚尖的长须无风自飘。

    “啊两千年了!整整两千年啊!”老者的声音低沉沙哑,吐字僵硬迟滞,仿佛因太久未曾开口,已经有些不会说话了一般。但这并不妨碍他高低起伏的语调中,所自然而然带出的极致喜悦。“我已经有两千年不曾看到过活生生的人类、听到过外界的声音了!这追逐梦想的双眼,这独属于年轻人的蓬勃朝气!哈哈哈哈,好!好啊!”说到激动之处,牵动着四肢的铁链都是一阵当啷作响。

    “两千年?”叶朔被他话里的隐藏之意吓了一跳,“难道这位前辈竟然是涅盘境的强者?否则正常的人类谁又可能活上两千年?又或者,只是因为他在此地被关押了太久,已然神智失常?”一想到自己以如今这副灵力枯竭的状态,与这样一个敌友难辨、甚至很有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做什么的诡异老人独处,背脊便是一阵阵的发寒。可他又不敢公然惹怒老者,只能一边表面打着哈哈,同时继续偷偷朝后迈步。

    然而,这一次没等他迈出几步,忽然感到自己的双脚仿佛生根一般,牢牢的钉在了地面上,无法移动了。四面如同形成了一个密闭的灵力屏障,不单是让他进退不得,甚至连他体内的灵力波动都受到了压制,像打了败仗一般萎靡在他的苦海中了。这令叶朔惊怒之余,不禁更是在肚里暗骂。

    那老者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忽然收起了狂笑,干枯的面容竟还隐约透出几分和蔼:“小家伙,你不要害怕。作为两千年来唯一一个替我排遣这无边寂寞的人,本王绝不会对你不利。请你再走得近些,待我好好看看……看到你们这些逐渐成长起来的后生晚辈,知道家国后继有人,仿佛也看到了本王的生命在你们身上延续!本王真是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啊!”

    “本王?”叶朔又被他这个忽然冒出来的自称震了一下。

    他的历史知识面一向极为匮乏,连他所生活的邑西国是在灵界大陆历的哪一年建立,又究竟已经建立了多少年,都是一无所知。只是如果真如老者所言,他已经在此地被困了两千多年,他却并不记得邑西国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哪位国主失踪的消息啊?既然不是邑西国的国主,难道是某个敌对帝国的皇室成员?

    无论如何,叶朔在这个倒霉的岩洞中已经受够了。像这样的地方,让他待上一天也是不愿,那老者却在没有任何人陪伴的情况下,在这里足足被囚禁了两千多年,吃了两千多年的苦头?即使是对待敌人,这样的手段也未免太残忍了。任何人受了这么久的活罪,脾气变得乖戾一些,似乎也都可以理解了。一思及此,叶朔不再为老者无端禁锢了自己而恼怒,反而有些同情起眼前的老者来。

    “那么,您究竟是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的呢?”若是换了另外一人在此,对于老者的生平最大恨事,或许就会识相的选择避而不谈。但叶朔心里装不住事,兼之胸无城府,既然这是眼下最关心的问题,不假思索的也就问了出来。

    那老者似乎也未料到他会如此直率,当即一愣,而后却是仰天怒吼!

    “那一对狗男女,我不会放过他们……不会放过他们的!有朝一日待我从这里出去,定要将他们掏心挖肝!……不,单是如此,太便宜他们了,这千年来的折磨,又岂是那两个贱人一死所能偿清?我要把他们千刀万剐,让他们也饱尝当日我所受到的痛苦!”

    老者几乎目眦尽裂,仿佛要将心中沉积千年的怨怒全部发泄出来!那暴怒的咆哮音波不断冲击岩壁,四处回荡,震耳欲聋,这个问题看来是当真触到了他的心头痛处!

    与此同时,一旁的叶朔只感到周身空间一阵混乱,随后竟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

    叶朔疑惑间只感到一片虚无中,一阵信息涌入脑中,居然是那石壁中老者的过往!

    千年之前,黑密林曾是一个繁华的小国家紫楚国。

    那被囚禁于石洞中的老者名叫卓逸,便是紫楚国的国主。卓逸年少气盛,既有一统天下的豪情,又有英雄美人的夙愿。凭着凝气级的实力、精明谋士的辅佐、精兵强将的冲锋以及巨大财力的支持,他曾毅然向周边的众多国家发起战争。那些小国虽然怨声载道,但又哪里是国力强盛的紫楚国的对手,没多久就相继败下阵来,呈上一纸降表,从此将自己的国家列入了紫楚国的势力版图。也因为这种种的丰功伟绩,他被各国的人民尊称为“卓逸王”。

    为何我会知道老者的过往?叶朔不明所以,他曾听说过有搜魂之术可以探寻他人的记忆,可是叶朔非但没有学习过搜魂术,更没向老者发动,他又为何会知道老者的记忆?

    忽然,混沌中有道微光闪现。叶朔四周的一切逐渐明晰起来。叶朔发现自己竟处在一片密林中,他伸手想要触摸眼前的树枝,手却穿枝而过,什么都触碰不到。

    虚影?这是……那位老者的记忆?是我在他的记忆中吗?这是我进入了他的记忆,还是因为心法的缘故,将老者的记忆具象化了?叶朔寻思了一下,一定要给这种反常的现象找一个理由,那就只有他在岩洞中所学的那套心法了,既然心法使他的灵魂力量变得更强大,能在山洞内洞察一切生灵气息,小怪们的活动轨迹,那么说不定他就可以凭借灵魂力量追溯老者的记忆,并且洞察他的情绪。

    正在叶朔四处打量时,耳畔传来一阵女子的惊呼,循声望去,是几名山贼正在为难一名女子,手中利刃明晃晃的折射出森然寒光,那女子不住颤抖,已是怕得要哭了出来。

    “哼,在我紫楚国的统治下,一向都是国泰民安。这几个蟊贼是哪条山沟里冒出来的,竟敢在本王的领地上撒野!”是卓逸王的声音。

    卓逸王素日里虽然穷兵黩武,但从不允许自己的国家中有欺凌弱小的现象发生。见此情形,当即弯弓搭箭,一箭射出,将那把刀远远的射了出去,钉在树上。

    那山贼吓了一跳,却随后见到卓逸王只有一个人,胆子也大了起来,喝道:“你是什么人?敢管老子的闲事,活得不耐烦了么?”

    卓逸王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凌空几次点指,一道道强绝的深紫色灵力自指间射出,但只给那些山贼都造成了一点小伤,并不致命。末了一挥袍袖:“还不快滚!”

    山贼们自知不敌,都连滚带爬的跑了。

    卓逸王想劝女子也早点回家,于是走上前,但当他站在女子面前,而女子也刚好抬起头,秀发被扑面清风微微掀起,露出一张半遮半掩的清丽娇颜。一双玲珑秀目像受了惊吓的小鹿般,正带点紧张,又带点好奇的悄悄打量着他。

    卓逸王一时竟看得痴了。他虽然年纪轻轻,却堪称阅女无数,但那群臣下献上来的美女看来看去,却都是一个套路的庸脂俗粉,从来没有一个能够真正闯入他的心扉。今日也不知怎的,那初次见面的女子身上似乎有种神奇的力量,让他感到自己死寂已久的内心,仿佛突然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填满了……

    当两人再回过神来,已经相互执起了对方的双手。四目相对,眼底都涌动着一片柔情。微风乍起,秋叶飞旋,时间仿佛也为这一对恋人静止。

    此情此景,叶朔看得好尴尬……他这是真的进入的老者的记忆吗!?

    正在叶朔狐疑间,眼前的情景飞快的掠过,快到他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接着又是一段信息进入脑海。

    在那之后,两人坠入爱河,一向理智的卓逸王在这场突来的爱情面前也变得不理智了。他会为了女子的一句话,出兵山寨,喝令“敢欺负我的女人,把这山给我踏平了!”他会随意带着女子出入自己的军事重地,会带着女子去参观自己的弹药库房、练功场,会把每一次战争的地图都详细给她讲解。不顾身边一群老成持重的谋士的反对,只因他只想把自己亲手打出来的一片天下送给自己最心爱的人。他甚至想过,等到收拾了负隅顽抗至今的苍平国,就正式向女子求婚,迎娶她做自己的王后。

    并且叶朔知道了那名女子的名字,叫做芷泠。

    待时空再次稳定下来,出现在叶朔前方的是一片平静的小湖,而叶朔正站在湖面上,让他有一种会随时掉进湖里的感觉。

    卓逸王和芷泠正泛舟湖上,卓逸王忽然敏感的察觉到了芷泠情绪低落。

    经不起卓逸王一再询问,芷泠才抹着眼泪道:“大王,您身边的那些近臣们,都说我是红颜祸水呢……”

    卓逸王这些日子早已将芷泠爱在了心尖上,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哪容得有人让她受了这等委屈?当即大发雷霆:“谁敢这样说你,谁敢!我这就去寻他们算账!”

    芷泠拉住卓逸王,苦苦哀求:“大王您不要这样,他们也是为国家好……这都是芷泠的错,如果我能再坚强一些,在大王面前忍住情绪,就不会让您这么生气了。如果因为我的过失,累得你们君臣失和,那芷泠就更是万死难赎了!”

    这几句话不劝还好,一劝之下卓逸王就更是暴怒:“什么为国家好!仗着自己是前朝遗臣,一个两个的都不把本王放在眼里,总想着要架空我的王权!我绝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