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十五章 质疑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安静的小屋内,只有细微的呼吸声。

    叶朔盘膝坐在铺着草席的地上,双手捏着引诀拢在胸前,大量的天地灵气从极意峰四处奔涌而至,如洪水般疯狂的自叶朔的头顶灌入,又在第一时间被均匀的分配到四肢百骸中。

    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进行灵气吸收的修炼,但无论哪一次,叶朔体内的所有筋骨、血肉、乃至每一个细胞,就如不知疲倦一般,来者不拒,灵气一来便收入其中,可即便如此,他却依然像一个喂不饱的恶汉般,贪婪的吸收着。

    这一切顾问看在眼里,时常担心叶朔的身体会出问题。依照常理来说,一个人每次所能吸收的灵气是有限的。在吸收到一定程度,体内达到饱和之后,就需要一个缓冲期,之后则需要修灵者慢慢的去炼化这些灵力,进而巩固自身的修为。若是急于求成,体内的灵脉都可能会被这过于狂躁的灵气撑爆。而最终的结果,也只会是落得一个极为凄惨的下场罢了。

    在反复确认过叶朔体内确实没有任何异常后,顾问又开始陷入了另一个疑惑中。如果叶朔真的没吸出毛病来,就照他这个夜以继日的修炼方式,所吸收的灵气应该也达到一个相当惊人的量了。这些灵气完全足以让一个蓄气一段的新人连升几级,但叶朔的灵气波动却依然稳稳停留在最初的蓄气一段。并且据他所说,吸收到的灵气都被身体各处迅速吸收了,根本没有多余的灵气储备,可以用来在苦海中凝聚气旋。这就更是令顾问吃惊不已了。

    “叶朔,现在感觉怎样?”看到叶朔结束了修炼状态,顾问也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思绪,走上前关心道。

    叶朔缓缓张开双眼,用力眨了眨,接着就在顾问关切的眼神中,呆呆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觉得好饿啊!”

    顾问一时哭笑不得:“啊,弟子房那边应该马上就要开饭了吧?比起这个,我问的是你的修炼情况,感觉怎么样?”

    “我就是在说这个啊。”叶朔认真的点了点头,以示郑重,“这种饿,不像是想吃饭时胃里的饿,而是一种身体的饿。我觉得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是饥饿的,那是一种极致的空虚,需要灵气来填满。可是就算这些日子以来,我吸收了再多的天地灵气,这种饥饿和空虚感依然得不到缓解,反而愈演愈烈。那种感觉,怎么说才好呢……对了,你有没有体会过,就好像在你已经很饿的时候,拿着一块小小的肉在你面前晃。你看得到又吃不着,而你又明知道即使吃到了也吃不饱,于是就会感到加倍的饥饿……啊呀,我到底在说些什么?”

    顾问听得更奇:“这怎么会?在修炼时的感觉分明应该是很舒爽的啊!那种感觉是体内的各个灵脉充斥着雄浑的灵气,刺激着每一条血液的流动,乃至每一次心脏的跳动,那才真正像你所说,是一种空虚与满足的极致感受。而你怎么会跟别人反过来?”

    “咦?”叶朔敏感的抓住重点,“顾问你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说你已经突破了么?你怎么不告诉我呀?”

    顾问一愣,暗自责怪自己嘴快,随即又匆忙掩饰过去:“当然还没有。我也是听外头其他师兄弟说的,他们总说突破了阶段之后是怎样怎样……哎?你说会不会因为你平时就是个大胃王,即使吸收灵气,你的体内依然像个无底洞?”

    叶朔看了看顾问,又自己寻思了一下,脸上竟出现了一副你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与此同时。昇龙殿。

    各大长老们盘膝坐在蒲团上,神色肃穆,正是一派商议要事的严肃场面。

    “了尘,你托口闭关,将训练那两个小子的任务都交给了天遥,究竟是何用意?况且皓月峰与极意峰相隔遥远,如此一来势必会耽误他自己的修行。今天这一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此时发话的,正是脸色极为不善的无尘道长。

    其余几位长老默默对视一眼,神色不由都闪过了几分诙谐之意。谁都知道,这无尘道长几次三番对此事不依不饶,除了他自己对楚天遥极其看重外,其中必然也少不了他那个宝贝女儿的胡搅蛮缠。

    “是啊,了尘道兄,眼下七大门派比试会迫在眉睫,天遥可是我玄天派一雪前耻的希望啊!焚天派新近刚崛起的那个天才,墨凉城,你应该也是有所耳闻的吧?听说不久前已经突破到了聚气六段的境界,放眼玄天派,除了天遥,还有谁能与他抗衡?”另一位长老见了尘道长只是笑眯眯的闭目养神,似乎并没有出言解释之意,也忍不住的开口询问道。

    “哼,不过是一个聚气六段的小崽子,要是落在天影手上,根本不值一提!”五长老晃了晃头,语气大是不屑。

    “天影要是能回来,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但你我扪心自问,你当真相信天影还会再回来?”六长老说道。

    “天影固然不会回来,但是,只要再创造出一个天影不就好了?”一直是笑而不言的了尘道长忽然主动说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句话立时在众位长老间掀起轩然大波。

    “那墨凉城单论境界就已稳压天遥一筹,况且焚天派又一向是以阴谋诡计闻名,谁知道他们还会有多少我们所不知的手段?这一战,天遥要想取胜,很难。所以这一次,我准备把赌注都押在这个新来的小家伙身上。也许,他才是能带给我们惊喜的人。”了尘道长笑道。

    “把赌注都押在他身上?哼,你倒是对他信心十足啊!那我倒要敢问道兄,你的信心从何而来?”无尘道长听了解释以后更生气,气得眉毛胡须都在不住颤抖,“我知道他是你的故人之子,你想对他多些关照,这也是情理之常!但就为了一个连是否尚在人间都未可知的兄弟,就要这样埋没天遥,这是拿玄天派在比试会上的排名开玩笑,你自己觉得这样做公平么?”

    无尘道长的煽动,让殿中长老们的情绪也激动起来。一时间质疑声纷纷响起。

    即使是在这漫天的质疑声中,了尘道长依然云淡风轻:“我做的决定,自然就是有我的道理。让天遥把朔儿找回来,便是我的决定,此事当时你们也反对,可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他的实力不会比任何一个生活在玄天派的外室弟子差!而且无尘道兄,你虽然口口声声是为天遥着想,但也许你没有注意到,那孩子最近的修炼其实是进入了一个瓶颈期,就算再让他按部就班的修炼几年,恐怕也无法突破聚气六段。况且我看得出来,近日天影离开玄天派,对他的影响也不小。他们两个都是从小在皓月峰我看着长大的,天影对于天遥而言,一直就是一个让他去追逐的目标,如今这个目标突然不在了,他很容易对今后的修炼道路陷入迷茫。在这种时候,让他去指导一下后辈弟子,重走一遍当年天影所走过的路,对于他的心境,以及他的领悟,都会是大有助益的。”

    经此一说,一些原本议论纷纷的长老,也都渐渐平息了起来。

    “是啊,这叶朔说不定还真的大有可为。当初在擂台上,连天遥都不是施展禁咒的安云对手,但他却轻易的挡住了攻击。”

    “不错,你们还记不记得,当年这叶朔刚刚入我玄天派时的灵根测试,他可是相当罕见的天灵根哪!”

    “虽然还不知他的真实境界,但他的敛息术既如此高明,连我们这些长老都看不破他,也足以说明他的厉害之处!”

    无尘道长重重冷哼一声:“打败了安云,当真就有那么了不起么?连玎莎也看得出来,当时的安云已经跟天影拼得两败俱伤,同时还要承受禁咒的反噬,便是随意一个弟子上去,也能击败他。要我说,那小子也不过是撞大运碰上的!况且他曾私下与我两名徒儿斗殴,将他们打得鼻青眼肿,几日前在山门又与守门弟子发生冲突,性格如此蛮横招摇,足见品行不端!这样的人,也值得你们百般赞扬?”

    了尘道长正色道:“此事前因后果,我已全部调查清楚。所谓的私下与你两名徒儿斗殴,分明是元基和范成挑衅在先,至于在山门又与守门弟子发生冲突,那守门弟子假公济私,偷收灵石,本就应该罚。”

    无尘道长还是冷哼了一声:“空口无凭!真要将那小子当成玄天派的种子选手培养,首先也得知道他真实的境界到底是处在什么位置!依我说,将他捉来,用我的灵器‘锋灵瑟’测试一番,便可知道那小子的底细!”

    “这样也好,那我们就双方各退一步,让叶朔来测试好了。”另一位长老劝说道。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